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起云华 > 正文
第一章:沧月海云
作者:顾归弈  |  字数:4155  |  更新时间:2019-10-06 03:11:53 全文阅读

天地初分,日月同辉。

九州四海,浩瀚无边。

万物之灵,生生不息。

话说天地混沌如鸡子,亦为太古鸿蒙,后历一万八千年之久,天地乃始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世界于此形成,万物初始。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有着诸般奇异之事,我们的故事便要从这里说起......

苍穹如洗,烈阳高照炙烤着大地,时至盛夏,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燥热与烦闷,快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沧月城,位立于中州之腹,这里曾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亦是中州的一块风水宝地,聚天下之交通枢纽,经济要塞!

海云客栈。

说起这海云客栈,乃是沧月城中远近驰名的“沧月四楼”之一,接待的无一不是当地的达官贵族,或是有身份地位之人。

这日,整座酒楼看去竟是全无虚席,门庭若市,客似云来......

只看酒柜前,一个穿着绸缎衣袍的微胖掌柜,正低着头卖力地敲打着算盘,那臃肿而短的手指头别说看去还很灵巧。

此刻,他正摇头晃脑着嘴里不时地哼出小曲儿……想来是瞧着这红火的生意,心中怕早已是乐不可支了。

在一楼的正中央靠里处,有一处高台,上面放着张不大的书桌,再摆上几本陈旧的古籍。只见台子之上,端坐着一个身形枯瘦,须发花白的老者,这会儿正滔滔不绝地说起书来......

在场中的众食客是边听着,边不停地拍手叫绝,可见那老者说书的功底深厚,怕是在这里说书已有几十年了吧!

不觉之间,时间已过了半柱香,那说书老者一气呵成,语毕,故事告一段落。

酒楼中众食客听罢,都纷纷全拍手叫好!

“哎呀......”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后脑勺被一记“啪”声给敲得是龇牙咧嘴疼叫了一声。那少年赶忙扭头一看,乃是一个大腹便便满脸胡茬的壮汉,正凶神恶煞的瞪着自己,那人看去是一个中年屠户。

趴在客栈窗外边的少年,他用手摸了摸敲疼的脑瓜子,白了一眼中年屠户,随即笑嘻嘻地道:“大叔你怎么能这样,一天就知道敲我的头,会变傻的你知道不!”

这时,中年屠户双手交叉抱胸,他没好气地道:“快来帮我腌猪肉,客栈里腌肉快没了,不然掌柜的要发飙了,臭小子,天天就知道躲在窗外偷听说书,你学到啥了?”

那少年不与他争辩,一本正经地摇头晃脑思考道:“学的东西可多了,这不!刚刚那位老先生讲了一个诛妖伏魔的精彩故事,我长大了也要当一位大侠,锄强扶弱,打倒邪魔!”说完后少年离开窗户拍拍身上的灰尘,面上一脸得意。

“嘿嘿!小屁孩天天做白日梦,大侠可不是谁都能当的,你还是乖乖继承我的绝技,杀好每一头猪,这样也不枉我白养你这几年。”中年屠户倒是有些可笑的神情道。

“......”

少年白眼无语,心里嘀咕着他心中这美好的梦想刚刚萌芽,就被中年屠户泼了一盆冷水,于是乎,他含糊不清地低声咒骂了几句。

“还在嘀咕啥呢,还不快去啊!”中年屠户有些怒道。

机灵的少年那里还傻傻的等他凶骂,早一溜烟已消失在那中年屠户眼中了......

入夜。

柔和的月光洒在海云客栈的院子中,简陋的茅屋里,漏光的屋顶上方稀疏洒下几道光柱。光线打在了白天那小小少年稚嫩的脸颊上,顿时黝黑的皮肤显得白净了许多。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双手抱头,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望着房顶若有所思在想着什么。

屋外,不知何时起响起了磨刀霍霍的声响,少年并无睡意一骨碌翻下床推门走了出去。

对面柴房边上出现了一个弯着腰的背影,只见那人拿起手中锋利的杀猪刀不停来回磨刀,在月光的映射下,那刀时不时会闪出亮眼的光芒。这人不是白天那中年屠户又是谁?

少年略带些疲惫,缓步走了过来在他旁边的小石凳上坐下。

“小野儿,怎么,睡不着啊?”中年屠户看也不看他,一时停下手中的活儿,随即拿起石桌上的小酒瓶泯了几口瓮声瓮气道。

听着那中年屠户叫他的名字,原来这少年叫小野儿,也不知道谁给起的名字,既俗又土气,想必是为了好养活才起这个名儿吧!因为普通百姓家的孩子,基本都是这种叫法。

这时候,小野儿显得有些不耐烦,他嘟囔道:“大叔,你大晚上不睡觉起来磨刀,吵到我了,当然睡不着啦!”

“哦!”

中年屠户迟疑了一下,然后有些不满道:“你以为我想干活啊,客栈的伙计说了,明早要多杀几头猪呢,这不!我把刀磨锋利点嘛。”

此时的中年屠户看起来没有白天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反而多了几分平和,虽然光线阴暗,能看得出那屠户眼中流露出是一种莫名的慈爱神色。

中年屠户话说完后,小野儿也明白,也懒得与他再做计较。

时间过去了片刻,小野儿抬起了头,用明亮的双眼望着中年屠户,看到中年屠户已坐下,于是便起身走到了他的后面,替他捶起了背......

“大叔!背舒服点了吗?”小野儿用关心的语气说道。

中年屠户这刻只觉很是满意,他呵呵一笑:“嗯......我这背疼的老毛病怕是这辈子也好不了啦,你小子手法越来越娴熟了啊,现在舒服多了。”

“那是当然,这几天跟客栈里的王阿娘学的!”小野儿得意地回答道。

中年屠户再拿起他最爱的小酒,又喝了几口酒,喝完后还用嘴巴咂咂嘴,不停的摇着头,似乎很是不满意这酒的味道。

接着,他叹息一声,道:“这酒虽好,可比不得我们客栈里埋藏了百年的“红尘笑”啊,要是能喝上一口,那该多好呀......”

中年屠户背对着小野儿,只听后面捶背的小野儿嬉笑着说道:“大叔,等我长大挣钱了,我一定要买最好的酒给你喝,别说‘红尘笑’了,就是天下间最名贵的酒也给你弄来,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

中年屠户听后,脸色一沉,他不满意了,装着一副严厉的样子,怒斥道:“臭小子,我等着你给我养老送终,别想一壶酒就把我给打发了,我可不答应啊!”

“大叔当真啦,那我罚酒一杯赔罪,如何呀!”小野儿说完后,便停下了手中的捶背动作,一手抢过中年屠户手中的小酒瓶,学着大人模样喝上了一小口。

小野儿喝了一口后,中年屠户看了他五味杂陈的脸色,脸庞不一会变得红扑扑的,看样子还算清醒,他这模样一下就把中年屠户给逗乐了。

中年屠户竖起大拇指,夸赞地道:“臭小子,这回没有倒下,不错哦!”

别看小野儿这小小的年纪,他喝酒的本事当真不敢恭维,去年倔着性子非要与中年屠户小饮一杯,没想到一杯酒下肚,辣得是他龇牙咧嘴,满脸通红,摇摇晃晃不多时就倒在中年屠户怀里睡着了......

寂静的院落,高悬清冷的孤月,夜深人静,院子里的一角却有着温情的一幕,让这个夜不再是死寂。

话说到这小野儿与中年屠户两人,虽然日子是过得平淡,平时吵吵闹闹的,但二人的感情却犹如父子一般,极为深厚。

小野儿自幼父母双亡,几年前中年屠户在一个大雪纷飞的荒野之地把他捡了回来,让他从此有了个归宿,这几年来,日子过得清苦,却也是很知足。

海云客栈一如既往的生意红火,这些日子以来甚至到了都腾不出住房的窘境,很多旅客有钱也住不了好的房子,只好委屈求全下榻别家。虽然别家酒楼也还算可以,但要与城中有着“沧月四楼”美誉之一的海云楼比较,确实差了不少。

按道理客栈里的伙计工钱都应该有所上涨,忙完之余,不免有人怨声载道。因为干活的时间长了,后院打杂的伙计们干起活来没精打采,懒洋洋的。

某日,马厩里几个伙计一边喂马草一边发牢骚,说的就是掌柜如何的黑心,还抠扣工钱,不体谅他们的辛劳等等......

一个小小的人影不知何时已躲在马厩旁,偷听到这几个伙计的对话,这人不是谁,正是那晚喝酒的小野儿。

小野儿心里寻思着,他的大叔也每天那么辛苦,估计工钱也没多少。虽然自己帮着打理些小事务,但好像也帮不到什么,而且他还没有工钱发放,顶多就是个混吃混喝的穷小子。

他知道大叔平日里就好一口酒,可微薄的工钱那里能够买到好酒,酒可是大叔的命啊。

入夜,凉风习习,夜晚的凉爽让人更是喜爱,客栈里的工人们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可以安稳地睡个踏实的好觉。

客栈后院,旧茅草屋里,小野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究其是何原因,怕是要看看他旁边睡得挺沉且鼾声大作的中年屠户,再加上他也有自己那么点小小心事,更是了无睡意。

想着他大叔一直对客栈里的“红尘笑”垂涎已久。他知道,在客栈里当下人的只能是安守本分,辛勤劳作,那里还敢妄想有其他的想法。

于是,小野儿心生一计,他今晚决定要去做一件从未做过的大事儿。

说起这“红尘笑”,这酒本在沧月城小有名气,也是海云客栈的珍藏佳酿,招牌名酒。故引得江湖中人接踵而至,甚至是文人墨客竟相追捧的佳酿。

客栈的后院中,房屋错落有致,从一排排的住房靠北往后面是几间基本封闭的小房子。这里较为隐蔽,很少有人会在这里逗留走动,显然是客栈的库房没错了。

在月色的清辉笼罩下,此刻夜已深深,只看到一个小少年蹑手蹑脚,探头探脑在试探前行着,一看之下,原来小野儿。

小野儿身形灵活,小心翼翼,手里拿着一根绳索和一只挂钩。当他来到某处墙角时,摇头观望了四下寂静无声,他一只手拿起挂钩,挂钩的一头被绳索拴住,待他几番甩出了挂钩好不容易勾在了墙头上,他撸了撸袖子,开始向墙上攀爬起来......

由于是初次,小野儿显得有些急切和担心,看样子费了好大劲才爬上了差不多一人多高的围墙。

这时,小野儿面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检查了绳索是否稳固妥当,正当他抓好绳索准备往下吊时,不远处隐隐听到有脚步的急促响动声传来,他立时额头上冒了一股冷汗,以为是被发现了,吓得他心神失措一屁股重重的摔在墙下的草丛里,疼得是手摸屁股,龇牙咧嘴,差点叫了出来。

小野儿心里暗怒道:还好不是很高,不然这条小命酒没有偷成,反倒白搭上了,原来这他是为偷酒而来的。

他缓慢爬起身子,疼得眯起眼望了望周围,找了一个有几株小树的地方隐藏起来,静静地观望着四下。

小野儿不知道这酒到底放在何处,看到前面的几间屋子,严实紧闭,想想那酒“红尘笑”应该会在这里边了。他眼见四下无人,便要准备从树丛里钻出来。

忽然,刚才听见的那脚步急促声响又开始响了起来,而且离他这边越来越近,有人向院子中快步走来。他差点一脚就踏出去了,还好急忙蹲下身子,看他惊恐的脸色,应该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让他心虚害怕起来。

幸运的是他没有被发现,小野儿心惊胆战的躲在树丛里偷观望着前方的动静。

只见来人有四五人之多,一个穿着华贵衣袍的微胖男人,见他神情严肃又极为紧张,匆匆忙忙快步往屋子那边走去,如此这般偷偷摸摸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小野儿定睛一看,这不是他们的掌柜还能是谁?

他后面那四人自然是护院家丁,他们看起来强壮有力,只是肩上都却架着一人多长的灰色麻布袋子,看不到里头装的是什么东西,紧跟着掌柜其后快速进入了那几间房其中的一道门里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却不见屋里的人出来过,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