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道至九尊 > 正文
第十四章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作者:丑人爱看书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19-07-13 02:31:11 全文阅读

不过一会,便又有一个孩子端着小半碗酒来,熟练的倒酒,找书,看书,这次老夫子却是不再像先前那般言语,菜黄九觉得这倒是挺有意思的,以酒换书看,再看看那些孩子多是身着粗布麻衣,应是这锦镇中家境贫寒的凡人,真要是那老夫子收取灵石换书看,估计也不会有小孩子来看了。如此折中的办法倒也妙,对于书能卖出去多少老夫子倒不是太在意,估计即便卖出去了也是拿灵石换酒喝了。

菜黄九看过了几排的小摊,卖的东西杂乱纷繁,法宝,丹药,符箓,功法,妖兽,灵药等等,应有尽有,菜黄九感觉只要金丹境以下的物品,在这集市都能买到,只是价格也确实如袁掌柜说的那般,比他们那边便宜许多,从几颗灵石到几百灵石不等。

菜黄九上前几步,来到老夫子的摊位前,那些看书的小孩子看到有客人挑书,也是很自觉向左右两边挪挪,让出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道,菜黄九也如同那些小孩子一般蹲在书摊前,开始翻翻捡捡,书摊上书籍种类繁多,有那诉说世间缠绵悱恻情爱的,有描写行侠仗义,仗剑走天涯侠客的,这也是他小时最爱看的,还有那讲述精灵鬼怪故事的,当然还有修道的初级道法,神通。

菜黄九挑选了一本名为《恒天通史》的书籍,笑问老夫子道:“老夫子,此书多少灵石?”

老夫只是瞥了一眼,随口答道:“一灵石,两灵石三本,五灵石十本。”便又继续看书。

菜黄九又是一阵的翻检,多挑了两本书,一本名为《符道》,一本名为《道术总录初识》,取出两灵石交于老夫子。

此时,老夫子脸上才有几分笑意,道:“道友不在多挑几本?”

菜黄九尴尬一笑,拱手道:“囊中羞涩。”

老夫子呵呵一笑,道:“无妨,有闲暇可再来选书。”其实,老夫子看到他挑的那三本书,心里便知此人身上灵石肯定不多,那三本书在恒天大陆流传颇广,一般都是由玉简制成,价格也就三五灵石,老夫子修炼之余,便将其誊抄到书纸上,一来是想卖些灵石,二来是方便这些世间凡人翻看。

菜黄九拱手笑道:“老夫子,晚辈有一问,不知能否解惑?”

老夫子答道:“道友请将。”

菜黄九说道:“敢问前辈,锦镇中这些凡人是从何而来?”

老夫子,呡了一口大碗中的酒水,笑道:“道友,应该是刚到锦镇,有所不知,这些凡人便是锦镇中最早的原住民,在锦镇建立之初就已在此地生活,还有些则是店铺管事,掌柜的家眷,千年下来,锦镇不断发展,人数也是不断增多,才有了现在的景象,城中那些店铺中的伙计,大多都是这北城的凡人,甚至有些具有修炼资质的孩子会被仙家门派收取为弟子,或者选进入城王府做个城役,其中不乏资质出众,一飞冲天的。”

“多谢老夫子解惑。”菜黄九说道

说完,菜黄九向老夫子拱手道别,随着人群又开始逛起来,逛到一处,售卖灵兽的摊位前,菜黄九又停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看灵兽,以前只是听说,有些门派会专门培育灵兽,用以增加主人的战力,更多则是代步灵兽,眼前的这两只,一只是乌雕幼鸟,一只寻灵鼠,寻灵鼠如寻常松鼠大小,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灵气,一直在笼子里梳理着毛发,时不时咬上几口笼子,也不知这笼子是何材质,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笼子上有木牌,歪歪扭扭写着:寻灵鼠,售价:七百灵石。

那只乌雕就要大许多了,有半人高,蹲在笼子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偶尔会用稍显发黄的喙在油亮发黑的羽毛上蹭几下,笼子上同样有木牌标着八百灵石。

摊主是一位,虬髯大汉,左脸上有三道伤疤,从左眼睛下斜斜向下,再稍稍往上一点,这大汉便要失了左眼,脸部稍显狰狞的大汉也只闭眼打坐,对于摊前围观的众人也不闻不问。

此时,有个十六七岁身着门派服饰的女孩挤开人群,兴冲冲地跑到寻灵鼠笼子前面,眨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身材婀娜配上她那张瓜子脸,犹如出尘的仙子一般,一下子吸引了周围许多男修士的眼睛,那女孩也不管周围人的眼神,好似习以为常,只是她刚想伸手去逗弄那只寻灵鼠时。

打坐的摊主依旧闭着眼睛,冷冷开口阻拦道:“你要是不想丢了这只手指,劝你还是别逗弄它。”

那女孩对于大汉好心提醒却是有些气恼,道:“逗弄一下怎么啦,别的本小姐还不稀罕逗弄呢,一只破寻灵鼠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云龙……”

只是不等那女孩说完后面那个“宗”字,便被大汉打断,大汉闭着眼睛,只是冷冷的说道:“不买就滚。”声音中夹杂了一丝灵气,这大汉居然是筑基三境的修士。

那女孩被吓得向后连退两步,围观的众人也是被这声吓得,下意识里向外退了退,远处听到这声音的其他修士,则是赶紧向这边围过来等着看热闹。

那女孩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气的脸色铁青,指着大汉,骂道:“臭散修,居然敢对我大喊大叫,你知道我是谁吗?区区一个筑基三境就敢如此狂妄。”作势便要唤出法宝,却被身后一个声音叫住。

“西门师妹,不得无礼。”此时,才有一个约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负手而行,从人群中走出,后面还跟着四五人,看服饰应该是同门。

年轻人,剑眉星目,仪表堂,配合刚才的出场方式,真是有几分武林少侠的气势,看的菜黄九都有些仰慕,世间还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那女孩看到来人,满脸的怒气瞬间换做满脸笑意,楚楚可怜道:“霜师兄,你怎么才来呀,我都被人欺负了,你要帮我出气。”说着便将手指向那虬髯大汉。

年轻人则是看着女孩,眼神温柔,说道:“只要你没事就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便好。”

说罢转身,依旧双手负后,笑道:“在下云龙宗问剑阁霜玉堂,刚才是我西门师妹失礼了,在下代我师妹向道友赔罪。”说完只是对着大汉微微点头,算是致歉。

周围众人则是对这位霜玉堂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谁都知道这种道歉比不道歉更加气人。菜黄九只能从周围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这位霜玉堂在辽国修行界名气可是不小,年纪不过二十,便已是筑基初境的修为,具有天下资质,被云龙宗宗主收为关门弟子,在云龙宗问剑阁修行飞剑,是云龙宗中以后有望成为剑仙的人之一,更是辽国修行界年轻一辈中最强十人之一。有人猜测那女孩应该是云龙宗宗主西门华的孙女西门飘兰。

菜黄九听到这些,心里感觉就那样吧,自己好歹也是地上资质,加之霜玉堂刚才那番作态,好感顿时骤减几分。

那大汉也只是,睁开眼睛,对着霜玉堂微微点头。

看到这,西门飘兰很是不悦,说道:“霜师兄,你干嘛跟他赔礼?他刚才……”

只是不等说完,便被霜玉堂抬手打断,示意西门飘兰不要说话,继续对着大汉笑道:“方才在下已经代师妹赔礼,现在道友是否也该给我师妹道个歉?”

大汉倒是不犹豫,起身便是拱手一礼也不说话,算是道歉了。道完歉后又闭眼继续打坐,大汉脸上明显不快,也只能压在心里,周围看热闹的人对于大汉这种做法,也不笑话,也没人出来为大汉打抱不平,仗义执言,似是习以为常,包括站在外围的几个城役,只要不打起来,他们才懒得管这种打嘴仗的。

谁知霜玉堂只是轻描淡写的对西门飘兰说道:“ 师门可觉得解气?”

西门飘兰答道:“不解气,不解气,看他那样哪有什么诚意嘛,分明是口服心服嘛。”

霜玉堂依旧笑着对大汉说道:“这位道友你刚才也听到,我家师妹对你的道歉觉得很没诚意,不如你将这只寻灵鼠送与我师妹,就当是赔罪了如何?”

大汉被这种无理要求气的脸色铁青,从牙缝中说出几个字,说道:“要买便买,不买请自便。”

霜玉堂也不气恼,依旧微笑,风轻云淡地说道:“看来道友是不愿给我霜玉堂这个薄面了,那我只能请道友生死台一叙了,若是道友获胜,我愿出七百灵石,寻灵鼠依旧归道友所有,若是在下侥幸获胜,这寻灵鼠便归我师妹所有如何?若不接受我霜玉堂的挑战也无妨,只是破费些灵石贴张悬赏令的事情而已,我相信那时不会只有我一人对道友感兴趣了。”

一听要上生死台,周围有那好事之人,便开始大声起哄,更有甚者已经准备开庄做东,别人的性命生死,在冷眼旁观者眼中不过是一场赌局而已,至于谁生谁死不重要,只看自己能否赚的足够多,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莫过于此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