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道至九尊 > 正文
第一章 小药铺大掌柜
作者:丑人爱看书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19-07-04 19:04:36 全文阅读

“韭菜,韭菜,在不在”

听到这个声音的菜黄九只能摇摇头,轻轻合上那本拿在手里的《长生诀》回了一句

“在的,进来吧”

然后起身从内屋走出来到柜台前,笑问道:“小掌柜啥事?”进来一个约莫六七岁大的小孩子,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店里的板凳上一脸贼贼兮兮的说到:“好事,好事,大好事啊”也不等小孩子把话说完,菜黄九就已经是扶额只摇头:“你先回去晚上我就去找大掌柜”,小掌柜也不在磨蹭起身就跑回自家店铺。

菜黄九自己是开药铺的,而刚才进来的那个小孩是隔壁开布庄张子文的小儿子张志远,至于事情就更简单了,就是给你他做媒,这让菜黄九每次都很头大,虽说二十岁出头的他长的不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但也还算五官整齐,最主要的是不管做媒成与不成,每次人家给你做媒又不好意思空手去,再不济也是一坛酒得带,更何况到现在一次也没成过,菜黄九只能苦笑转身进屋继续去看那本泛黄的《长生诀》。

而“韭菜”这个外号的由来更是让他哭笑不得,就是张志远那个小孩子口无禁忌的叫出来的,而后左邻右舍乃至整条街的人都这样称呼,久而久之也就是成了习惯。至于张子文是个妻管严,故意叫他“大掌柜”的意思就……

菜黄九所在的城名叫临沧城,是一座位于恒天大陆西北部辽国偏西的中型城市,东西长,南北窄。城外有条河名曰临河,自东而西流淌,大概临沧城的名字也是这么来的吧,暂且不去深究。反正菜黄九十年前来到这个城便这样称呼了。

他六七岁大的时候,被所谓的老道人便宜师傅带着离家寻仙求长生,其实那时候的菜黄九傻乎乎的啥也不懂,只听父母说跟着老道人能吃饱饭,父母都是泥腿子没读过书,从菜黄九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来,父母的姓氏加上一个在家的排行。跟着师傅那些年走了很多路,去过很多地方,一路上师傅教他读书识字,一边说着这个世界的道理。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田间辛苦劳作的老农,富甲一方的豪绅,恶贯满盈的大盗,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满身恶臭沿街乞讨的乞丐……,让自小就贫寒的他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是多不易。当然师傅也教了他一些算卦看风水行医救人的本事,另外就是这本《长生诀》和一个有禁止的储物袋。

直到十年前师傅带着他来到现在的临河城,把他交给了这个药铺的掌柜后就匆匆离去,临走时叮嘱他,千万不能将长生诀的事情说给他人听,再三让他切记切记,也没说自己要去哪里办什么事。交代他要好好在这里跟药铺掌柜学医,为此他还偷偷哭了好几天,毕竟跟师傅相处那些年。再后来就跟着药铺掌柜史从在这药铺打杂做学徒。

史从四十多岁,膝下无子,可能是常年不曾做劳力活,看起来就像三十多,加之穿着素洁长袍为人比较和煦,给人一股仙风道骨的感觉,比起他那个师傅更像是个道人。医术也是对他倾囊相授,菜黄九也是努力研习医术,没有辜负史从的期望,在他十五六岁的时候便能独自出医,这是一个行医出师的标志,史从也慢慢将药铺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他打理。李掌柜的医术,在临河城也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无论是走江湖的武人,还是在衙门当差的小吏。都要给这位李掌柜几分薄面。

两年前的一个晚上,一向从不喝酒的史从,一边喝着酒,一边笑着问他“可曾怨恨过你师傅?” 这是来到药铺之后第一次向他笑,笑容中透露着长辈对晚辈的慈爱,平时教他医术的时候,这个长辈严厉到有时甚至是苛刻。菜黄九只是腼腆的摇了摇头,但是他心里却是非常清楚,这是真正对他的慈爱,才会对他严苛。然而接下来的一段话,却把性子一向沉稳而内敛的菜黄九,震惊得无以复加。

史从轻声说道:“你师傅他从来就不是一般人,我和你师傅是同行中人,只是他走的比我远,。”当听到这番话后菜黄酒露出了震惊且警惕的神情,震惊只因他谨记师傅临走时的叮嘱,不曾向其他人透露过这件事。警惕是因为他跟师傅走了那么多路以后,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师傅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然而史从却对他的警惕混不在意,继续说道:“别紧张,那是你的机缘,再说我也看不上,你现在虽说是练气八层的修为,但对我来说远远不够看”。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这个是师傅给他最大的依仗,别看跟着这位李掌柜学医五六年了,但是他修炼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偷偷修炼。平时外人看来他们应该是师徒关系,可实际上 菜黄久从来都没叫过史从一声师傅,更不曾施拜师礼。除了对这位中年人的敬重和内心深处一丝戒备。

菜黄九也不知如何作答,只能尴尬的笑道:“是师傅老人家走时叮嘱过修炼的事情谁都不能提及,还望掌柜的谅解。”

史从:“无妨,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以后修炼你也不必躲躲藏藏的,大可光明正大的修炼,如有不懂的地方也可向我询问”,菜黄九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这位长辈,似在询问这是唱哪出?史从也不解释什么,让他回去休息。

带着疑惑的菜黄九也只能回到房中修炼,他的师傅曾说过修仙者能看破彼此修为的只能是高出一个境界的,同境界的修仙者虽能相互察觉但不能判断出修为高低,除非彼此出手切磋才能从术法灵气浑厚程度作出准确的判断,要么修习了什么能看穿修为的术法神通,但类似的术法现在的末法时代少之又少。所以修仙界是不轻易结仇的,一但结仇那就生死大仇,修仙者本来就是万中无一还能踏上修炼道路就更惜命。而史从能准确说出自己的修为,那最少也是筑基期甚至更高境界的修仙者。

菜黄九不傻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试探史从的深浅,他虽然遗憾为何今晚史从会对他说这么多,是好是坏总比相互猜忌对方要踏实多了。即便史从要对他出手,他也没有还手之力,还不如放宽心修炼。

自那晚以后,菜黄九修炼也更加努力,同时史从也对他的修炼疑难都是有问必答,让他的修炼更顺畅。也不是说以前的老道师傅就不上心他的修炼。相反,师傅的对他修炼的指点比史从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限于他自己修炼资质—地上,修炼资质有九品之分:天上、天中、天下,地上、地中、地下,玄上、玄中、玄下,修炼依次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 化神,炼虚,合体,大乘、渡劫。修炼资质的好坏决定了每个修仙者以后所能到高度,修炼资质越好吸收天地灵气速度和炼化速度就越快,另一方面就是悟性,资质好悟性差,破镜就难,修炼到后期难度也是逐渐增加。他的资质也只能是万中无一还达不到千百年难遇,好在他悟性很好。

史从在解惑授道之余也会说一些修仙界的常识,有些师傅以前也说过,有些则是他第一次听说,总之他都默默记在心里。相处久了,菜黄九也慢慢了解了当初为何师傅把他留在药铺。史从不但在修炼上学识渊博,同时还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炼丹师,并且是天品炼丹师,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到底有多厉害他不知道,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后来菜黄九除了修炼又多一门功课—炼丹。炼丹与世俗间的医理是相通,药草有金木水土相生相克,只是炼丹层次更高而已,这五年来史从只是教他医术医理只是再给他打基础,同时观察他的心性,到合适的时候才教他炼丹,那时菜黄九才明白师傅和史从的用意。

半年前,史从也走了。临行前史从给了他一枚玉简,史从说是这些年他炼丹的心得,让他有时间可以多看看,玉简的最后说了两件事情,一件是让谨记对任何人不能提起他和他师傅,另一件是如果他要筑基,在临沧城西北部有座骑鹤山,那边有史从很久以前开辟的一座洞府,可在那里筑基,做个自由自在的散修。或是拜入仙家门派筑基。破境时最忌讳被人打扰,一但破境失败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轻则跌境,重则生死道消。毕竟修仙本来就是逆天而行。

他们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走的那天史从和一年半前一样喝着酒,不一样的是这次有菜黄九陪他再喝,也是菜黄九第一次喝酒,呛的鼻涕眼泪直流,不知是不是即将分别总之眼泪怎么擦都擦不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