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道爷不好惹 > 正文
第39章黑暗里的斗
作者:狼吞虎咽  |  字数:2069  |  更新时间:2019-09-17 18:24:47 全文阅读

王长生的话使得徐木白又是一阵惊愕不已,她很茫然的问道:“怎么又有人要杀我?”

这个又字用得很好!

但是王长生却没有解释,因为他很懒,懒得去解释,更因为他也知道,无论怎么说都没有人会相信自己今天晚上所有的判断。

这就像没有人会相信,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未卜先知一样。

“开车吧!”

于此同时,在后面那栋大厦里,酒店的某个房间中,窗帘全都拉上了,灯光也都给熄了,一张桌子上放着盏红色的蜡烛,正跳跃着烛火,蜡烛旁边摆着一个草人,就是那种最常见的稻草扎出来的草人,样式很粗糙,跟田间小孩子玩耍时扎的没什么两样,但是这草人的脑袋上贴着张黄纸,纸上写着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正是徐生白的出生年月。

此时,草人脑袋上黄纸的光泽已经暗淡了不少,上面的字迹也略显模糊了一些,桌子前的老者拧着眉头盯着草人,有些疑惑的嘀咕了一声:“她身边,莫非还有什么高人相助不成,居然没能把她困在这里,反倒是给跑了?”

这老人也看不出多大的年纪,看起来就是老态龙钟的,穿着一身唐装,须发皆白,脸上除了几道老褶以外,居然还生着几处脓疱,其中有两个不知道是被他给戳破了还是怎么的,脓疱里流出了淡黄色的脓,味道还有些酸臭。

卜算和风水一道上有种传闻,就是泄露天机太多者会命犯五弊和三缺,更有甚者则就会出现天人五衰之征兆,那就是命不久矣了。

五弊是鳏寡孤独残,三缺为命,钱,权,犯这些症状都是和一个人的命理有关系,唯天道所不容。

有句话说的很好叫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其实这句话说的不是善恶终有报这种事,而是对那些行走在江湖上真正能洞彻天机的算命先生和风水大师们所说的。

天地之间一饮一啄自有定数可言,就像人的生老病死,富贵贫穷一样,这都是定数是已经不可更改和忤逆了的,但算命和看风水的却可以凭借自身改变其定理,从而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又或者是为人卜算前事。

如此一来泄露天机太多,必然会触怒天道,自然就会命犯五弊三缺。

直到最后出现天人五衰,也就是衣服垢秽,腋下流汗,头上华萎,身生浓疮,到最后的不乐本座,死于非命。

这老人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根银针,捻了两下后在烛火上烤了烤,随即他忽然抬手就插在了草人的胸膛上。

“我都已经占了先手,这就是个死局罢了,我看你身边有何高人能一直护着你无恙,今晚我来和他斗斗法……”

其实今个晚上,除了王长生以外,从徐木白开始他们所有人都是云里雾里的谁也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谁也不知道王长生为什么会突然间在宴会厅里就把徐木白给拉走了,也搞不懂明明有电梯可以很快的下去,他却偏偏选择走楼梯,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老说徐木白会出事,然后在下扶梯的时候,她差点就被卷进了电梯里。

哪怕是现在上了车以后,王长生的眉头也没有松开,脸上一直都挂着担忧的表情。

那是他们没人知道,王长生感觉出那栋大厦的风水被人动了以后,徐木白的面上出现了霉运当头的面相,这种事往小了说她可能会走路摔个跟头,吃饭会噎住,严重点也有可能会犯血光之灾,但要是霉运太盛的话,徐木白完全都有可能会死于非命。

在从扶梯上下来的时候,王长生就觉察到了这一点,那位大师级的人物,为徐木白设下了个死局,也就是要她命的算计。

埃尔法从酒店开出来后,行驶在岭南的街道上,徐木白问了他一句要去哪里,是不是回徐行村,王长生跟司机说道快一点开,别顾忌什么违法不违法的了。

司机脚下一踩油门,车子就快速的蹿了出去,王长生伸手就把徐木白的手给拉了过来,说道:“忍着点。”

徐木白茫然问道:“什么?”

王长生也没搭话,随手从长袍里抽出桃木剑和一张符纸,然后将她的手按在了上,桃木剑随即在她的食指上一划,徐木白的一滴血就滴在了上面,她顿时“哎呀”了一声,王长生的手指在符纸上沾着这滴鲜血快速游走,纸上跃然而出了一道符咒。

“把这纸贴身带好,不要弄丢了。”王长生卷好符纸递给了她,徐木白捂着流血的手指,无语的低头看着自己的礼服说道:“你觉得,我有地方可以放么?”

王长生沉默着,忽然一拉她的领子,就把那张符纸给扔了进去,徐木白当场就懵逼了。

这是一道可以挡灾的符箓,总有街头的算命先生为人看卦之后,就会画上一道挡灾符然后说道:“我观你最近有难,这符可以为你挡下一道血光之灾……”

这种符十个人里九个人画的都有可能是假的,因为你不到境界是根本画不出来的,王长生此时也有点遗憾,徐茂公当初给他的那串由慧轮大师炼出来的念珠要是带在身上就好了,前段时间回到岭南就被他放了起来,因为这念珠平时若是带着有点浪费,得需要用红布包上然后供起来,才不会让念珠里的功德消失了,不然今晚给徐木白带上倒是正好了。

徐木白眨了眨眼睛,看着王长生说道:“你这样都要吓坏我了”

“嘎吱”突然之间,埃尔法的车身猛地就急刹顿了一下,车挡风玻璃前,一道强光透了过来,车里的人都被惯性带着往前撞了过去,短暂的视线受阻之后,他们就眼睁睁的看见,前方一辆渣土车横着朝这边撞了过来。

这个地方正直十字路口,一辆超速超载的渣土车来不及刹车,车身顿时失控横着正好撞向了正常行驶的埃尔法。

“咣当”渣土车的车身,撞上了埃尔法之后向前又推了足有四五米远的距离,直接把埃尔法就给撞到了路边的路灯杆上,倾斜的车厢瞬间就压到了埃尔法上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