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为所欲为 > 第一卷 初创时
“第一章 梦醒时分”
作者:红沉之旅  |  字数:3265  |  更新时间:2019-07-04 11:24:48 全文阅读

“叮!叮!叮……”

  “靠!哪儿来的铃声。”迷迷糊糊的抱怨声中,被窝里伸出一只手,胡乱探索着噪音的来源。

  片刻后,随着一阵经典国骂,熬夜看了半个通宵抖乐的段磊,睁着惺忪的眼睛,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一骨碌从床上滚下来。操作失误。

  走到写字台关掉叫个不停的闹钟,嘀咕了句:“不是坏了好些年么?”

  找了半天没找到他那千元旗舰版。打开房门对着客厅喊道:“我手机呢!妈!我手机呢!!!”

  隔了好半天,才传来何丽云的声音,很年轻:“大清早叫什么叫!村口小卖部呢,三毛钱一分钟,你一星期生活费。”

  ……

  愣了愣神,段磊终于回过神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睁眼一看:“我去!怎么是台黑白电视,不是刚换了43寸的液晶吗……黑白黑白!”叨叨着转身扫视了一遍客厅,反身走回卧室。看着那台崭新的唐老鸭闹钟,脑中闪过一道闪电。

  重生???使劲拍了拍脑袋,有点痛。作为新世纪五年老书虫的段磊,别慌、稳住、捋捋,我们能赢!

  “我是一星期前,姥爷过世周年回来的,忙了几天昨天才忙完。然后躺床上睡不着刷抖乐来着,好像最后刷到了一个段子,应该是某电影学院门口一排豪车?”

  好像梦里还做梦自己重新来过会怎么改写人生。

  推开窗,淅淅沥沥的春雨中一排桃花正艳艳绽放着。耳边还传来广播声“金融危机过去了,在国家的号召中(国家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成立了,经国务院批准,魔都撤销黄埔县和南城区,成立新的黄埔区。”

  春风拂面,丝丝细雨飘到脸上,惊醒了入神的段磊。拔腿冲到客厅摸索着打开了这台古董级的黑白电视,摸着灰黑的塑胶外壳,没错!是国产的。

  调到省级卫视“大家好!这里是川南省早间新闻,今天是国历2000年4月4日农历二月三十号,清明节……”

  “2000年、2000……我去真是重生了。还记得前两天还抱着一本官路商图看呢,居然真的重生了,缓缓、缓缓、让我找到静静先……”

  段磊黄兴镇人,今年刚上初一,靠着家里的一点余荫,成绩还行,作文比较突出。是那种还算耐看的人,单独看还行,丢到人群里半天都找不到。比较早熟,小学就对女同学有好感,家教比较严,造就了比较闷骚的性格。

  直到初二接触了小说(一入小说深似海,从此上课不抬头)。自从接触了别人递给他的一本小说“终极道”之后,成绩就跟那初春的落雪遇见太阳似的,除了语文还能勉强吃老本外,其他科目一到考试就是两眼一抹黑,也曾一度想拾起课本努力学习奋斗,但悔之晚矣,一个字一个字认识,连起来就一脸懵比。初中毕业就上了技校,早早分配到工厂,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工厂倒闭时,还有两年工资没拿到,刚交往不久的女友也跑了,留下一句话“没钱滚蛋,没钱陪你玩个蛋?”十几年的社会大染缸里面,别的没见识到,就见识到了钱的重要性(有钱能使磨推鬼、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房上一个拆-全家笑嗨嗨、孩子-你一出生就输了、辛辛苦苦三十年-房奴回到解放前……)

  “小磊,吃饭了。”何丽云的一句吃饭了惊醒了沉思中的段磊。

  “还好看了几本重生小说之后去了解了下金融风暴,等等”摸了摸下巴:“不过,好像97那阵已经过了,08年好像还有一次金融危机。”忙坐到写字台前,拉开抽屉拿出一本记事本:经融危机2008年、非典好像是03年,川南的地震是08年5月12日下午2点过,奥运会好像是01年初申办成功的,智能机,移动互联网时代……

  “吃不吃饭?不去上学了?”听着老妈中气十足略带生气的声音,段磊忙回了句:“来了,来了。”

  走出房门看着刚刷白不久的墙,好像是年前修好搬进来房子,一住就是十几年啊,甩甩头提步走进厨房。

  农村的饭桌都摆在厨房,微微翘起的梨木桌面,灶台里冒着一缕炊烟。

  何丽云揭开锅盖用手抓起两个鸡蛋,摸着耳朵看着站在门口发呆的傻儿子有些纳闷“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大清早就有些不正常。”

  端起饭菜放到桌上,锁起眉心敲敲桌子:“嘿!干什么呢!吃饭,发什么呆。”

  段磊没说什么,坐下只管刨饭,不时看看何丽云,浓密油亮的长是那么的乌黑,白净的脸上嵌着一双充满神采的眼睛。心里想着“妈!我已经快记不住你年轻时的样子了。”

  “吃完饭,别忘吃了那两个鸡蛋,碗自己记得刷了。早点去上学,记得打伞,上次就忘了拿伞淋感冒了,路上注意安全,上课专业听讲,不要开小差,放学早点回家。”老妈还是那么唠唠叨叨,那时觉得很烦躁,现在却只感觉到浓浓的关怀,这大概就是小时候大多数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特殊产物。

  “我吃饱了,碗我晚上回来刷,鸡蛋我吃不下你吃吧,走了。”也不等何丽云反应过来,出门抓上书包就跑,鸡蛋还是留给要做农活的老妈吧。

  黄兴镇位于临水县东南方,每天有早中傍晚三趟客车往返两地,而黄兴镇初中则是附近几个镇中唯一的中学,这也造就了学员杂多,老师眼中的好坏学生参半。

  段磊现在正是初一下期,离前世步入小说之旅还有一年之久。

  经过一路的调整,段磊已经基本适应的重生这个角色,来到班上看着那群折着千纸鹤,小星星的同学,大多数人已经忘了。

  也就一两个之后还在断断续续联系着,还有一个想着却不敢联系的人。到后面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来。

  整个班有三分之一不良儿童,四分之一都不来教室的,所以基本每节课后面都有空位置。

  趴在桌上往左前方小心看了看她几眼,听着耳边的早读声,无感。

  老师还没来,提上书包往后操场走去,老师根本不管后排的学生来不来的问题,学费是自己的,管好前排的想学习的学生就行了。

  坐在塌了一截的围墙上,既然重新来过,那我就得想别人不敢想,做以前不敢做,圆前世没有圆的梦。

  第一步:赚钱,完成原始积累。起步资金,这是个问题,前世看的重生小说里跟我没有匹配的,有的太扯了。而且家里也没钱,刚搬进新家,家里还欠了一大笔债。

  大伯,二伯,大舅,二舅,三姨,也就大舅家比较富裕,是农村第一批开上小车的人,以前还经常坐那车。向大舅借?不行不行,不说我才13岁,就算说服大舅,舅妈也不肯。

  舅妈向着娘家,前几年三姨夫给大舅手下干活,工资都让舅妈拖了大半年,还是表妹上学要钱才给的。

  想想!想想……

  有了!段磊太过兴奋起身,以至于踩到了一块松动的墙砖,摔了个狗啃大地。段磊没有丝毫不适,拿起书包往姥姥家跑去。

  记得太姥爷是前朝殿阁大学士,后因变法失败,不满后宫屡干朝政愤而辞官,带着整个家族来到川南,朝野震动。

  临水县令点头哈腰。后来整个段氏宗族就在黄兴镇安家了,可惜后来的新朝运动拆了宗祠,毁了家族藏书,砸了大多数古物文献,还好先皇传下来的元青花汉王筑坛拜将瓶藏到后山保存了下来。

  但是后面不知道怎么的就失踪了,翻遍了整个镇子都没找到,再见到时,已是在某杂志上了。

  蜀都某个拍卖行拍了800万元,价格倒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象征意义:汉王筑坛拜将韩信,荣耀于800万而言不知几何。姥爷吐血而出之后就常年卧病在床。

  好像就是在今年不见的,具体段磊也不清楚。是之后拍卖了他才知道原委,原来一直在爷爷卧室书柜里的就是所谓的元青花汉王筑坛拜将瓶。

  段磊越想越着急“不行我得赶紧去看看,对我而言这瓷瓶反倒没那么重要,毕竟斯人已逝,生者如斯,当初为了保护这瓶子,太爷爷也被卫兵抓进了囚牢。”

  先去看看再说,段磊甩甩头,带着蒙蒙细雨跑起来。

  路边田野里还有个干活的人,他姓孙,待人很好、很勤劳、很善良,眼睛不大,牙齿不很整齐,时常挂着笑容。全身常年被太阳晒,显得黄中带棕。雨水加上汗水的浸泡,浑身油光闪亮。他时常戴一顶草帽,光着膀子,左肩搭一条毛巾,穿一条短裤,脚下穿着一双草鞋。

  “孙叔,在下雨呢,还干呢!”段磊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说话语气已经跟初中生不太一样了。

  孙全往上挽了挽快要掉下去的裤脚,抬头笑道:“这也叫雨?嘿!真是读书的小娃娃,小磊你怎么回来了?应该上课了吧,我家那小子早去了,可惜啊,每天起早贪黑的成绩还是拿不上去,你有空帮我辅导辅导他啊,叔哪天带你上后山打野味儿!”

  孙叔那儿子,段磊很清楚,孙强基本天天都不去上课,出门就去游戏厅了,没钱也去看人家玩过过眼瘾,都是青春啊!

  初中毕业和他一起上的技校,一起进厂。除了没一起扛过枪,其他能干的都干了,人挺好,打架是把好手,就是学不进去,自己都放弃了,打算早点出去打工早点挣钱。

  段磊也不好多说,含含糊糊道:“恩。互相学习,互相进步!”

红沉之旅
作者的话

新书上传 20万存稿。 推荐求收藏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