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三卷 古籍胜法 天上地下
第一百零二章 决意下江湖 还需待七天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19-09-07 20:53:03 全文阅读

这卖油翁竟然能把一个简简单单的酌油这一一件小事做到这般地步,吴铭听了,不禁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弓怜人也瞪大了眼睛,而一旁的碧泪也若有所思。

  几人沉默半晌,不闻终于说到:“所以你当时之所以没有能够打得赢那小和尚的信心,主要是因为你的功夫,还练的不够久,练的不够深,练的不够熟。”

  一个人所具有的底气,一个人的信心,除了来自于他本身的心境之外,更重要的,是来自于他的能力。

  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只有你有了,你才有资格去做,你才有信心去做。

  有人说,我想要做富甲一方的富商,但是我没有足够的钱,那我是不是这一辈子都不能成为一方富贾?

  有人说,我想要做天下第一的剑客,但是我没有绝世的剑谱,那么我是不是永远都于天下第一这四个字无缘?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所说的你需要的东西,并非足够的金钱,也非绝世的剑谱。而是准备,是你想要成就一件事情而为这件事情做出的努力和付出的汗水。

  如果你想要成为富甲一方的富贾,你不仅要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赚到足够去并非一定要很多的钱,你还要去了解市场的行情,去提高自己的商货质量。

  如果你想要成为天下闻名的剑客,一本绝世的剑谱可能对你会有一定的帮助,但是请千万记住,和勤奋不懈的努力与明确的目标相比,那本剑谱的作用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绝对的重要。

  吴铭听了不闻的话,也没有回应,只是双手来回抚摸着那块牙牌,像是若有所思。

  不闻见了,知道吴铭已然在想这个道理,于是趁机继续说道:“所以铭儿,武功如此,人世间诸般难事亦是如此。你天生聪颖,但是天生聪颖的人,难免会有些偷懒的小毛病。无论是心经还是皇天清歌决,都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你虽然已经开悟,但是修行之路,道阻且长啊。”

  不闻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了。聪明的人,是不需要提要求的,你把道理讲通,他自会给自己提出要求。

  果然,吴铭沉默了半晌,忽然间说道:“师父,《心经》已是佛门一切经文的总纲,而皇天清歌决更是碧海血泪当中的不传之谜。我如今虽然还没有真的做到精通这两部武功心法,但是也已经铭记于心。而且我在碧泪姐姐这里,不知不觉也已经呆了快一年多了。所以我想,我想去江湖上历练历练。”

  不闻一手捋着自己白色的胡子,一手轻捻佛珠,问道:“历练,你打算怎么个历练法?”

  吴铭听了,挠挠头道:“这个,这个,具体我也不知道,就是去江湖上随便走走,见识见识吧。”

  这时弓怜人道:“见识什么,江湖那么险恶,你去江湖干什么?你一个人去江湖多危险呀。”

  这个小丫头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了方才帮助吴铭打架的时候的嚣张气焰。这个小女孩,一旦不生气的时候,就变的很怂很怂了。

  吴铭听了弓怜人的话,竟也学着弓怜人昨日的样子,给弓怜人投来一个幽怨的眼神,他幽怨道:“你难道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吗?你难道还在生我的气吗?”

  弓怜人听了,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弓怜人亮着眼睛问道:“和你一起去,你难道愿意带着我一起去吗?”

  原来那小和尚的事情,毕竟还是给弓怜人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以至于她觉得和吴铭的关系,没有当初那么亲密了。

  吴铭此时一脸严肃道:“当然,你不和我一起去,谁和我一起去。”

  这是弓怜人笑的更开心了,她不由得看向碧泪,问道:“碧泪姐姐,我和吴铭一起去江湖上历练历练好不好?”

  弓怜人是被奶奶送到碧海血泪的,从小便跟着碧泪一起长大,这样的事情,当然要先征得碧泪的同意。

  碧泪听到这里,却是一脸难色,她不由看向不闻,为难道:“不闻师父,按理说,这两个孩子的武功,在当今武林,想要做到自保也不是那么难的了。但是他们毕竟都还是小孩子,人情世故都还不懂。更何况铭儿现在的处境,先不说人,就连神鬼,也都惦记着他,我们就这么让他两出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闻手中仍然捻着佛珠,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像是仍然在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吴铭见了,不由对这天空举起小手,对不闻和碧泪说道:“不闻师父,碧泪姐姐,我保证出去能安安全全的回来,保证能够保护好弓怜人……”

  而弓怜人干脆跑到碧泪的身边,轻轻地摇着碧泪的胳膊,虽然没有想吴铭保证这个保证那个,但是却是一口一个“碧泪姐姐”的喊。

  又是半晌,不闻忽然间开口道:“碧泪啊,以老和尚看,倒是可以让这两个孩子去山下历练历练。”

  前文讲过,碧泪和不闻,本来关系就亲近,因此在称呼上,倒是没有太多的繁文礼节和假客套。

  碧泪皱了皱眉,道:“这……”

  不闻继续讲到:“当今武林看似很乱,但是几大门派的江湖地位并没有太大动摇。而且丐帮帮主破袋子和我们家的那个疯和尚常年四海遨游,丐帮帮众也多,这两个孩子入了江湖之中,基本的安全保障还是不成问题。”

  碧泪听了,虽然不闻将这件事情说的安全了很多,但是碧泪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妥,不由道:“嗯,说是这么说,可是……”

  谁知不闻竟也像个孩子一样:“碧泪丫头啊,人在江湖,担心的太多反而成了负累,总不至于要让老和尚也想那个小兔崽子一样想你保证一堆吧。”

  不闻在碧泪跟前倚老卖老,这还是头一遭。碧泪听到这里,也只有点头道:“嗯,那孩子们的事情,还是听大师的安排。”

  吴铭和弓怜人一听碧泪松了口,心中自然开心,不由得欢呼起来。

  而不闻又开始板着脸对吴铭说道:“小兔崽子,为何和你碧泪姐姐虽然同意了你们二人可以去江湖上闯荡闯荡,但是现在还不行。”

  本来跳的老高的吴铭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不禁问道:“现在不行,那什么时候可以啊。”

  而一旁的弓怜人平日里本来就被不闻宠惯了,此刻不由嘟囔着嘴道:“现在不行,那要是等到我们七老八十了才能让出去,又何必这么早就和您商量。”

  碧泪听了,不由轻轻地拍了弓怜人一下道:“傻丫头,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不闻听了却忍不住哈哈笑道:“你这个小丫头,近来的火气怎么老是这么大?老和尚说想在还不行,只不过是说得过几天而已。”

  吴铭听了却不解的挠挠头道:“过几天,为什么要过几天啊?”

  弓怜人却比吴铭更快懂得了不闻的意思,方才还嘟囔着抱怨的她此刻不由得拍了一下吴铭的脑袋道:“你这呆子,我们想要出去,不闻师父不得和碧泪姐姐商量商量出去要准备什么,要嘱托些什么啊。“

  吴铭经弓怜人这么一敲,赶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哦……,我明白了。”

  不闻看了不由笑道:“小兔崽子,你明白什么了。怜人说的倒也不错,你们既然想要出去,为师和你碧泪姐姐自然要重新商量计较一番。但是更重要的,是你们要首先通过我们二人的考核,才能独自出去。”

  “考核?”这一声不止是吴铭和弓怜人问出来的,也是碧泪问出来的。

  不闻点点头道:“嗯,等考核过了,你们二人才能下得这绝望山。”

  “什么考核?”吴铭不由问道。

  “既然是考核,自然不能够提前告诉你。”不闻此刻也不念佛珠了,只是抬头望向天边,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碧泪此刻似也明白了不闻的用意,笑着说道:“好啦,你们两个娃娃自回来还没有吃饭呢,我们先去赶紧吃饭吧。”

  吴铭此刻却还不想走,抢着问道:“师父,那你总得告诉我们,加上这考核,我们还得几天才能下山吧。”

  不闻又捻捻佛珠,朗声道:“七天。”

  方才刚刚想到要下山历练的吴铭此刻却像是要着急的下山去,不由抱怨道:“七天啊,时间这么久啊……”

  “好啦,去吃饭吧。”不闻爽朗的声音打断了吴铭的抱怨,吴铭和弓怜人跟在碧泪和不闻的身后,慢慢的走了出去。

  七天,七天的时间能用来干什么,七天的时间能用来干很多事情罢。

  七天的时间虽然还未过去,但是今天,却依然在日升日落当中过去了。

  曾有人问,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是什么,有人回答时间,我们看着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却偏偏留不住它。

  而远在月宫之上,月宫之上那千年来都一直窈窕的倩影,是不是做到了留住时间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