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三卷 古籍胜法 天上地下
第一百章 两小儿回家 小和尚吸毒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55  |  更新时间:2019-09-06 23:00:04 全文阅读

那中年妇人放下手中的茶盏,没有直接回答小樱桃的话,只是站起来负着手来回踱步道:“你们七个姊妹当中,你那七个姐姐俱已上了九霄殿中,封了职位,只剩下你一人,修为不够,奉献也少,因而过了这么些年,还未到九霄殿中。”

  这中年妇人说起话来,端的是直截了当,小樱桃是何种情况,她就如实说来,也不顾小樱桃的感受。

  再看小樱桃,此时眼眶已然红了,她武功如何暂且放在一旁不说,但是就凭这些年来一直在快活楼兢兢业业的工作,最后还是落了个‘奉献也少’的评价,就已经足够让小樱桃红了眼眶了。

  只是那中年妇女根本没有理会小樱桃在一旁不声不响的委屈,转过身来话锋一转道:“近两年来,自从独石盟主自人间消失,你兢兢业业,终于将快活楼搞出了一番名堂,上头商量过后,决定命我下来带你上去看看。”

  小樱桃本来红着的眼眶此刻忽然间亮了起来,她瞪着晶莹的双眼问道:“上面终于要让我上到九霄殿当中去了吗。”

  那中年妇人道:“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但是应该快了。”

  小樱桃听了中年妇人的话,本来活跃起来的心又突然间变的七上八下的。

  中年妇人看着小樱桃短短片刻间不断的表情变化,不由笑了起来,语气中也温柔了许多:“你这小妮子,这快活楼虽是人间的产业,但是你在这里一家独大,楼中所有人还不都是听你指挥,岂不是快活也哉。即便是上了九霄殿,又有什么好的。”

  小樱桃见那中年妇人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也不由得说起了俏皮话,但她还是不敢大声说出,只是小声嘀咕道:“您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自己在九霄殿呆了那么久,当然已经习惯了。”

  那中年妇人不知何时又把方才手中把玩的那个茶盏拿了起来,她拿茶盏轻轻往弓怜人头上磕了一下,笑着叱道:“你这小丫头,尽知道小声嘀咕,走罢,我们先上去看看再说。”

  小樱桃用手揉揉自己的脑袋,一脸茫然道:“现在就去吗,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收拾啊,而且快活楼还什么都没嘱咐。”

  也许就连小樱桃也不知道,不知何时,这快活楼已经成了她心心念念的一栋大房子。这种不易察觉的感觉,或许是小樱桃日日夜夜都在快活楼当中呆着的缘故吧。

  人们对自己身边的东西,岂非大都是不知道珍惜的,非等到可能要分别,也许要失去的时刻,才想起来珍惜。

  中年妇人笑道:“我们此行只是上去看看,用不了太久的。你离开一天半天,快活楼出不了什么事的。”

  小樱桃还在犹豫:“可是,可是我总该……”

  没想到中年妇人原来也是个急性子,没等小樱桃说完,就拉着小樱桃的手自窗外飞了出去,边飞边说道:“可是什么可是,我们先上去了再说。”

  月亮的光亮愈发亮了,可是天色也亮了很多,太阳还未从地平线上升起,但是太阳光芒的触角已经伸到了大地上。

  那愈发亮的月亮悬在空中,却只像是一个发白的薄面饼一样。月亮的光芒,终究还是难以与太阳争辉。哪怕是那太阳的光芒,还未普照大地。

  而此刻,碧泪已然带着弓怜人和吴铭回到碧海血泪。

  “师父,你怎么来啦?”吴铭刚进入正厅之中,就看到不闻大师已然坐在厅中正首的座上。与不闻师父阔别多日,再次见到这个如亲人般的师父,吴铭心中自然欢喜。

  弓怜人心中当然也是开心的,她松开碧泪拉着她的手,小跑到不闻大师身边,笑着问道:“不闻师父,你几时来的碧海血泪啊。”

  不闻大师笑着摸摸弓怜人的头,眼中满是温暖,但是扭过头看向吴铭时,脸色便沉了下来,问道:“铭儿,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去哪里疯去了?”

  吴铭听了师父责问,知道师父已经大概知道了些许,但是又不知道师父到底知道多少,只是低下头,闭着嘴,不敢说话。

  “不闻师父,你别骂他了,他知道错了。”不闻只是板着脸瞪了吴铭一眼,弓怜人就急忙拉着不闻的衣袖说道,像是生怕不闻一生气会打吴铭,骂吴铭。

  一旁已经坐下的碧泪这时见状,不禁笑道:“怜人,看样子,你也知道这几日吴铭干什么去了?”

  弓怜人看看碧泪,又看看不闻,再看看吴铭,心想此事大概是瞒不过去了,于是一股脑将吴铭如何认识小和尚,为何会晚上出去,为何要瞒着大家等等这些近日里吴铭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碧泪和不闻大师听了,互相对视了一眼,又微微的点点头,一副果然是这样的神情。

  前文提到,吴铭带着弓怜人和小和尚去快活楼的时候,后面曾经有人跟着他们,只是吴铭等三人并未发现而已。现在看来,跟着吴铭的那两人,定然就是碧泪和不闻无疑了。

  因此现在碧泪和不闻听了,才会互相点头致意,心中暗道,弓怜人说的和他们所知道的,果然出入不大。

  而那不闻大师与碧泪点头致意之后,转过头来装作刚刚知道前因后果,看着吴铭吹胡子瞪眼道:“好啊你个小兔崽子,离开少林这些日子长能耐了,还学会打架了是不是?师父在少林的时候是怎么嘱托你的?师父是不是说不要轻易的在外人面前显露武功,不要和别人打架,即便是日后不在少林了也不可以,是不是?”

  这不闻瞪着眼絮絮叨叨了一大堆话,直把吴铭吓的缩肩捂头,生怕不闻师父一言不合就要打自己,这样的情况,吴铭还是第一次见。

  弓怜人见了不闻这般生气,也着急了,急忙拦到不闻和吴铭两人中间,伸着小小的双臂,对不闻道:“不闻师父,不闻师父,这事儿真的不怪吴铭,吴铭不是非要打架的。”

  不闻看起来气还未消,但是听了弓怜人的话,好歹坐正了身形。不闻看了弓怜人一眼,忍住怒气大声道:“你知道,你说。”

  弓怜人听了这话,一下子垂下双臂,低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俩为何打起来了。”

  在一旁看着的碧泪忍不住笑道:“怜人你又不知道铭儿和那小和尚是为何就打起来了,怎么就知道不怪他了呢?”

  弓怜人低头拉着衣襟道:“那时,那时我和吴铭不在一起,我和小樱桃姐姐下去的时候他们就打起来了,但是我就是觉得应该不怪他。”

  弓怜人说和吴铭不在一起的时候,语气中明显就弱了好多,显然方才她和碧泪不闻讲吴铭这几日发生的事时,并没有将她自己与吴铭中间发生矛盾的那个插曲讲出来。

  弓怜人似乎不想再说起那件事,又一下子从不闻和吴铭中间抽出身来,指着吴铭道:“不闻师父,碧泪姐姐,吴铭知道,你们问他。”

  这时,碧泪、不闻、弓怜人三人一起看向吴铭,尤其是不闻,不闻瞪眼道:“你既然说你打架这事不怪你,那你说,你为何要和别人打架。”

  吴铭听了,这才抬起头来说道:“那我就从开始说起吧。”

  不闻道:“好,那你且说来。”

  吴铭道:“那日怜人发现我,我就带着怜人一起去快活楼……”

  碧泪这时摆手道:“这些怜人方才都说过了,铭儿你从方才怜人没说的,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开始说。”

  吴铭听了,道了一声好,又接着说道:“我看那舞女姐姐生的漂亮,就说了一句‘舞女姐姐好漂亮啊!’,谁知怜人这时就问我‘你不是喜欢我吗?’,后来我们就生气了,我就找她……”

  怜人听到这里赶忙摆手道:“去去去,谁让你说这个了,你就说你为何和那个小和尚打起来了?”

  女孩子本就害羞,再加上这些两个人之间的情话痴话气话,本就是说给对方听的,又不是用来评理的。弓怜人此时那受得了吴铭在碧泪和不闻跟前讲这些。而不闻和碧泪听在耳中看在眼里,不由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吴铭尴尬的挠挠头,这才又说到:“我在二楼找不到怜人,心想着怜人莫不是上了三楼去,于是就绕过人群,上了三楼。”

  这时怜人小声嘀咕道:“呆子,找人的时候,你倒是不笨了。”

  吴铭没有理会怜人的嘀咕,接着讲道:“我上了三楼,还没有找到怜人,就先见到了带我们到快活楼的小和尚。

  我见到那小和尚时,那小和尚手中正捧着一勺多点的白色面粉,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用四五张万通钱庄的银票卷成的纸管。

  他当时正在那里用那根纸管抵在鼻子上,吸着手里的白色面粉。我再看看周围,竟有很多人和他一样,拿着不同材料做成的吸管,吸食这种白色粉末。

  小和尚见到我,很高兴的迎了过来,还问我要不要试一试。我说面粉是用来蒸馒头吃的,那能吸到鼻子里啊。小和尚说这可不是面粉,这可是罂粟炼成的花粉,那可比面粉贵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只要吸上这么一小勺,人就好像要上天一样,快活极了。”

  弓怜人听到这里不禁哑声道:“这小和尚竟然还吸毒,这罂粟花粉,可是能致人疯狂的毒药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