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九十五章 快活楼二访 小吴铭再赌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19-09-04 16:25:24 全文阅读

“是快活楼吗”弓怜人一边讨厌着这个小和尚,一边忍不住问道。

  “咦,你竟然知道快活楼?”小和尚不禁惊讶道。

  ”切,我知道的东西多着呢。“弓怜人不屑道。

  那小和尚吃了瘪,默默低下头,不再说话。小和尚当然还不知道昨天吴铭已经对弓怜人几乎全盘托出。

  一旁的弓怜人见小和尚吃了瘪,也不禁吐吐舌头对吴铭笑起来。吴铭没有理弓怜人,却插嘴对那小和尚道:“我昨天告诉她了。”

  “你!”弓怜人瞪了一眼嘴碎的吴铭,弓怜人显然不愿吴铭对这小和尚比对她还亲。但不知为什么,弓怜人总觉得,吴铭对这小和尚,确实比对他还亲。

  嘴碎的吴铭根本没有理会弓怜人的瞪眼,一脸兴奋的对小和尚说道:“那我们现在赶紧走吧。”。

  “走吧。”小和尚也开心道。

  “好的,那走吧。”弓怜人道,这也是弓怜人在离开碧海血泪后,到达快活楼之前,说的唯一一句话。

  通往快活楼的路上,弓怜人根本没有插嘴说话的机会,只有小和尚和吴铭在那里兴高采烈的高谈阔论。

  而弓怜人,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弓怜人只有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身后。

  夜越来越黑,黑的简直伸手不见五指,亦步亦趋的弓怜人只有紧紧的拉着吴铭的衣角。

  吴铭虽然没有甩开弓怜人,却也没有拉弓怜人的手,只是稍微放慢了些脚步。

  越来越黑的夜色下,三个小孩就这样走在荒凉的绝望山上,往山脚下走去。

  而就在他们的身后,竟然还有两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那两双眼睛虽然与在前面行走的这三个小孩拉开了很大的一截距离,却亮如星辰。

  其中一双眼睛,内中似有秋波荡漾,却又锐似鹰隼,而另一双眼睛,看似如枯井无波,却又利如豺狼。

  前面三人万万没想到会有人跟踪他们,心里不存戒备,走的倒也自在逍遥。

  就连被吴铭称作武功很高的小和尚,也根本没有戒心,只是一个劲跟吴铭吹牛扯皮,还不忘时不时的扭头看看弓怜人。

  弓怜人一路上除却拉着吴铭的衣襟外,再无他话,加上吴铭和小和尚二人吹的极为兴高采烈,弓怜人更是乐于得个清闲自在。

  而那小和尚见弓怜人没有说话的心思,也到识趣,不去主动勾搭弓怜人。

  跟在他们后面的那两双眼睛,安静之中,也飘忽的出奇,山上有风,那两双眼睛后的身影,像是已经化在了风中。

  即便是皇宫大内里的两朝元老,断案如神却困于黄金失窃案的假包公,此刻若是在这里,也绝难发现后面还有这么两双眼睛飘忽在身后。更何况是吴铭他们。

  连绵不绝的绝望山倘是常人行走,再快也得三两个时辰。但是吴铭和小和尚还有弓怜人三人,毕竟不是凡俗之辈,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已到了快活楼的门前。

  而跟着他们的那两双眼睛,在看着他们进了快活楼之后,就忽然间不见了。这两双来也倏忽,去也倏忽的眼睛,随着方才转了向的大风,又吹回到了的绝望山上。

  吴铭他们已经穿过那片长着黑色树叶的树林,弓怜人拉着吴铭的衣襟,走在陌生奇怪的道路上,出奇的没有感觉害怕。

  等到那两双眼睛消失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快活楼里,已经进了快活楼的一楼。

  “吴铭,这就是快活楼吗?“弓怜人还在拉着吴铭的衣襟,怯怯的问道。

  ”是啊,这就是快活楼的一楼。“吴铭扭过头笑着对弓怜人说,他像是才刚刚发现弓怜人在自己身后,直到这时才拉起了弓怜人的手。

  他虽然拉着弓怜人的手,但是眼睛却还是不在弓怜人身上,而是在各张赌桌之上四处张望。

  反倒是那小和尚,自见到弓怜人后,总是时不时的瞅一眼弓怜人。弓怜人已然看到他瞅着自己,却不知为何没来由的恶心。只是碍于吴铭的面子,倒是没有说出来。

  而方才还在张望的吴铭,此刻显然已找到了去处,他左手拉着弓怜人的手,右手拉着小和尚,眼里发着光,往一个妇人桌旁跑了过去。

  弓怜人倒是什么都不知道,吴铭拉着她去哪里,弓怜人就跟着去哪里,但那小和尚却知道,吴铭这是又要去赌了。

  这小和尚这几天不知道得罪了那路的财神,怎么赌怎么输,现在一看到赌桌就莫名其妙的头疼,也实实在在不想赌。因而虽然被吴铭拉着,却走的十分艰难。

  小和尚一边被吴铭拉着,一边苦着脸道:“吴铭,吴铭,昨天我们还没去三楼,今晚我们先去三楼看看怎么样?”

  小和尚虽不想赌,吴铭却是想赌的很。昨天夜晚赢的那七十五万两银票,现在还在他的怀里,昨天的甜头,他现在还意犹未尽。

  吴铭虽听到了小和尚的话,但脚步却丝毫没有减缓,他边跑边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就玩几把。”

  那本来不想赌的小和尚,此刻也只好跟着吴铭跑了过去。

  赌桌不大,也不若别的赌桌那般热火朝天,确切的说,这张赌桌上的人,还没有开始赌。

  赌桌上也已经围了一圈人,而坐在上首的,却是个妇人。妇人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大把银票,竟也是万通钱庄的银票,每一张,竟也都是崭新的一万两。

  “姑娘,我们已经围了这么些人,你看,可以开赌了吧。”

  “姑娘,我们张家三君子在赌坛可是颇有威名的,你赶紧入赌吧。”

  “是啊,姑娘,有张家三君子在,你还怕有人出老千不成?”

  原来这些人之所以还没有开赌,竟就是在等这妇人也加入进来。

  这妇人年纪至少也有四十开外,即便是保养得不错,穿着得体,那看起来最少也得有三十五六了,而这些人,却还是一口一个姑娘的喊着这个妇人。

  是不是他们也觉得这妇人可欺,是不是在这些赌徒的眼里,女人总比男人好对付些。而单纯的女人,总是比较容易相信别人的夸奖的。所以他们才一口一个姑娘的叫着。

  没想到那妇人被夸了几句后,紧紧抓着银票的手果然放松了许多。她稍微犹豫了一下,竟真的一拍桌子道:“来,我们赌起来。”

  这妇人捋起袖子,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嘴上还叼了一只旱烟,方才手里还紧紧撰着的银票,现在也已被拍到了桌子。一下子摆开豪赌的架势,甚至就连妇人自己,也觉得她现在一定是个很野蛮、很张狂的赌徒的样子。

  只是桌上其他真正的赌鬼早就知道,这女人不仅赌钱是第一次,就连抽旱烟,也是第一次。

  一个真正的赌鬼,必然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一个真正的烟鬼,也绝对不可能半天功夫都只叼着烟嘴却不去点燃烟叶。

  而这女人手里的钞票,也足够喂饱这一圈赌鬼了,要不他们怎么都会像无头苍蝇一样的扎在这妇人这里。

  赌局马上要开始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挤进来。

  “等等,等等,算我一个!”

  喊这句话的当然就是方才眼睛就已经开始放光的吴铭,吴铭已然已经挤到了赌桌跟前,他的手里,当然也举着一大把崭新的万通钱庄的银票。

  而本来因被打断面色不太好的一群赌鬼见了吴铭,或者说是见了吴铭手里举着的银票,脸色马上缓和了好多。

  吴铭很快就被像是迎接财神一样的迎接到了赌桌上。

  赌局很快就已经开始,众人推推嚷嚷,自然而然的将吴铭和那妇人拼作庄家,两个冤大头,总归是要在一起的。

  两人坐庄虽然罕见,但到也不是没有。庄家若是输了,两人各付一半,若是赢了,两人五五分成。

  这回玩的不是骰子,而是小牌九,小牌九虽不如骰子简单,但赌起来倒也干净利落。

  只是吴铭今天不知走了什么霉运,开局三把,把把都是杂牌,即便是天王地杠这样的牌,吴铭也赢不了。

  转眼之间,手里厚厚的一沓银票,已经只剩下了一半。小和尚和弓怜人不禁开始皱起了眉头。

  小和尚是怕输,而弓怜人对输赢的感觉到在其次,她皱眉头只是单纯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就像是莫名的不喜欢那个小和尚一样。

  第四把又开始发牌,这一次吴铭索性一起把两张牌都握到了手上,那妇人和小和尚都紧紧的盯着吴铭手里的牌,即使很不喜欢这里的弓怜人,也不由跟着紧盯着的吴铭手里的牌。

  其他人已经把赌注压在了桌上。厚厚的银票票一堆一堆,加起来至少也有一百万两。这一把若是再输了,恐怕吴铭就是把手里全部的钱都发给他们,也还得欠上十几万两。

  “双天!”

  “双地!”

  “双人!”

  “双和!”

  ……

  牌已经亮了出来,天地人和梅板三,斧十猫高下四烂。最先亮牌的那人,竟然是和牌一对。

  而再往后看,竟还有天牌一对,地牌一对,人牌一对。天地人和四大善,竟然在这桌子全都上聚齐了。

  那几个赌鬼不由的已经兴奋起来,还有几个烟鬼,不由点了一斗烟。真正的烟鬼,不仅惆怅的时候会抽上一斗,高兴的时候,岂非也是会抽上一斗的。

  只是让几个赌鬼惊奇的是,吴铭看了他们的牌,竟然也兴奋的很。

  本来兴奋的赌鬼不由迷糊起来,难道这两个冤大头竟然也拿了一对好牌。但是天地人和已经在他们手上,难道这小子拿的是至尊宝?

  不可能啊,至尊宝,猴王对,这得要多好的运气才能发到啊。

  而且看这两个冤大头的衰样,怎么可能拿到至尊宝?尤其是拿了一对天牌的那人,更是对这两个冤大头拿不到至尊宝深信不疑。

  是不是因为他们拿到的牌已经是相当好的,所以他们才更不希望,有人的运气比他们更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