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九十章 小樱桃卧榻 络腮胡叙旧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43  |  更新时间:2019-09-01 16:37:23 全文阅读

那两名大汉听了小樱桃的话,竟也不敢说话了,反而弓着身子,十分恭敬又怯弱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小樱桃看着这两名大汉,忽然间叹了口气道:“大风堂最近风光的紧我又不是不知道,只是我们快活楼这么些年来,什么时候怕过谁,你们可不要弱了兄弟们的士气。”

  那两名彪形大汉闻言赶紧答道:“是,小的知道了。”

  小樱桃的媚眼里带着几分倦意,慵懒的坐到椅子上,又看了那两名彪形大汉一眼,摆摆手道:“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两名彪形大汉躬身行礼道:“那姑娘早些休息。”

  金碧辉煌的快活楼,通明如昼的一层层楼阁,一间间粉红的厢房,让人听了浑身都酥软的叫声,仿佛与小樱桃休息的地方格格不入。

  小樱桃即便是二楼的头牌,但她怎么说也只是个舞女。可是小樱桃这个舞女的厢房,却并不在二楼,而在四楼上。

  快活楼不是只有三层吗?快活楼的四层在哪里?

  快活楼的四层当然就和其他楼阁的四层一样,落在三层楼的上面,只是快活楼这个所谓的第四层楼,却只有一间房子。

  一间不大也不小,不高也不矮,不够富丽堂皇但也绝不简陋清贫的房子。

  这间房子就在三楼楼顶的中央。三楼的飞檐凤角刚好将这个所谓的四楼,这间精致的刚刚好的房子巧妙的隐藏起来。

  小樱桃就在这间房子里休息。房子里的梳妆台上只简单的放了几个必须的脂粉和花油,梳妆台正中摆了一面接近银色的铜镜,一切都摆放的简单而有序。

  就连房间里的味道,也是淡淡的,若吴铭他们方才闻到的小樱桃的香气是浓艳的花香,那么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味道就是清新而淡然的山竹的味道。

  小樱桃已经换下了方才薄的透明的纱衣,穿了一件纯黑的得体的素衣。她安静的坐在窗前,望着天上寒冷的月光。

  寒冷的月光里仿佛又有一袭青衣飞来,飘飘而下,就像是九天的仙子。

  月亮,为什么又是月亮?月宫上面,不是只住了嫦娥和玉兔吗?什么时候,月宫上多出来个小和尚,现在又多了这么一个一袭青衣,美如仙子的人影。

  难道这将要飞下来的人影,就是天上的嫦娥吗?

  吴铭和小和尚已经跑出了好远的一段距离,他们已经跑出了那片奇怪的密林,已经到了绝望山的山脚下。

  “吴铭,你先赶紧回去吧,今天我不能送你了,我得赶紧回去给师父请安了,师父昨天说了,让我今天早点起床找他。”小和尚放开了吴铭的手,脸上满是歉意。

  “嗯……,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吴铭心中却仍然有些不舍,突然有扭头道:“明天我们还来玩还不好?”

  “好啊好啊。”小和尚高兴的说道,接着他又笑着道:“赶紧回去吧,一会儿天该亮了,被他们发现就不好了。”

  “为什么你总是怕让碧泪姐姐和怜人她们发现你的存在啊,她们很平易近人的,你不必这样啊。”吴铭问道。这个问题,他已经忍了好久,从他第二次见到那个小和尚的时候开始,这个小和尚就在反复跟他说不要把他们俩的玩的事情让第三个人知道,吴铭往常也没有理会,只是应了一声。

  可是日子久了,他总觉得这样偷偷摸摸的玩有那里不对,但他又说不上来。直到今天小和尚带着他到这个他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玩,他才忽然想到,这个小和尚不让他把他们两玩的事情讲给别人,是不是因为有什么别的目的。

  那小和尚看看满脸疑惑的吴铭,忽然瞪眼道:“你傻不傻,我们这样偷偷摸摸的大晚上出来玩,若是被你师父或者我师父发现了,那还不得挨板子吗?咱们虽然都是习武之人,挨几下板子倒也没什么。可是下次若再想出来,不就费难了吗?”

  “可是……”吴铭这个可是还没有说完,那小和尚佛珠上怪异而耀眼的白光就忽然映入吴铭的眼帘。吴铭就像是着了魔是的念头一转,他自己心道,哎,也对啊。这小和尚说的也不无道理。

  这个不无道理的小和尚看见吴铭已经认同了他的看法,笑着摆了摆手,道:“好啦,赶紧回去罢。”

  他摆手的时候,手里的佛珠仍然发着惨白的耀眼的光。

  光秃秃的绝望山上无风,天上月亮的光已经开始淡了下来,是不是太阳出来的时候,月亮就得收起自己的光辉?

  吴铭就在这淡淡的月光下,在绝望山的沟壑之间轻盈的跳着,跑着。

  而那个小和尚呢?小和尚是不是也飞到了月亮上。

  “你这个王八蛋,你知不知道老子这把扇子他妈的值多少钱?你他妈的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就给老子当了?”正在大声的嚷嚷着的这人,竟然正是那个小和尚,那小和尚竟并没有飞回月亮上去。

  那个小和尚此刻正在怒气冲天的吼着一个人,而这个人,竟正是方才在二楼上骂他们的那个络腮胡,那个大风会罗塞堂的堂主。而听这小和尚话里的意思,方才赌场里的那个与吴铭赌钱的弱冠书生,竟也是这络腮胡堂主的乔装假扮的。

  这个所谓的罗塞堂的堂主被一个小孩子这么一骂,当然觉得很没面子,他虽然低着头,但眼睛却狠狠的瞪着小和尚。他两只手明明没被绑住,可是却偏偏没有出手。他像是根本不敢打这个小和尚。

  “怎么,你他妈还想打老子不成,说你几句你还不乐意了?”这小和尚的嘴不仅碎,而且毒。那络腮胡还没出手,只是狠狠的瞪了他几眼,他显然就已经生气的很。

  小和尚继续道:“马勒戈壁的,你个死赌鬼,倒霉催的赌鬼,就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连快活楼的两个看大门的都打不过,还他妈想打老子?此刻若不是老子,你他妈早就被那两个看门的王八蛋生吃了。”

  这小和尚嘴里一边说着话,一边“啪”的一声扇了一个耳光到络腮胡的脸上。和尚虽小,耳光却是十足十的耳光。

  那络腮胡的脸上立时便有了一个虽然很小但却殷红的巴掌印。骂人不骂娘,打人不打脸。这本是江湖上不成文的规矩。

  此刻这络腮胡的娘不知被这小和尚骂了多少次,脸此刻也被打成了猪肝色,却连丝毫的生气都没有,甚至就连方才瞪着小和尚那恶狠狠的眼神,此刻也被这一耳光打的烟消云散。

  “是是是,是小的不对,是小的不识小仙子的大驾,小的瞎了眼,小的该打。”

  “啪、啪、啪”,那络腮胡一边说话,一边又开始自己扇自己的耳光,脸蛋虽然已经成了猪肝色,但脸上却连一点怒气都没有,反而是满满的歉意和恐惧。他方才在打自己的时候,竟然比小和尚打他打的还狠。

  “哼,没想到那两个看大门的竟然还他妈的能认识我。我老人家大概快有五十年未出江湖,他们还能认出我来,倒也眼毒的很。”那小和尚对络腮胡拍的几句马屁,以及他扇自己的那几个耳光仿佛很是受用,注意力一转移,开始聊起别的来。

  那络腮胡见小和尚脸色缓和下来不少,赶紧顺杆往上爬,腆着猪肝色的脸笑道:“那是那是,小仙子的大驾,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即便您早已仙游神界,但是凡间还是流传着您的美名啊,您的美名永流传啊。”

  小和尚听了,更是受用的紧,不由接口道:“只是我老人家在天上呆的太久,人间的事情,倒理会的少了,竟然还不知道江湖上近几年来出了这么两个吃人的人物。”

  小和尚略微思考了一下,斜着眼看着那络腮胡道:“喂,你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吗?”

  那络腮胡听了赶紧应道:“这两人其实根本就不是江湖上的人,他们原来本来就是快活楼看大门的,但却不是打手,只是替来客牵马送鞍的奴才而已。”

  那小和尚的火气仿佛大的很,此刻不由又怒道:“妈的他们现在不也是看大门的吗?”

  小和尚边骂边想,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你是说他们本来就是看大门的,但并没有这么高强的武功,只是后来忽然一下子变成了这样而已?”

  那络腮胡悄悄往后退了一步,他心里好像真的已经怕了这个小和尚,但他还是恭敬的笑着道:“是的,是的。”

  小和尚听了,点点头沉吟着没有说话,显然是在等络腮胡的下文。而那络腮胡也赶忙继续说起那阿二阿三的故事。

  络腮胡讲起那两个看大门的人来,眼神里的神色也渐渐的变得害怕起来。他继续道:“这两个人叫做阿二和阿三。据说他们本来生在京城的富贵人家,他们家一共三个儿子,据说还都是才子。”

  小和尚疑惑道:“这两个人看起来傻乎乎的,没有一个是有才子的样子的啊。”

  络腮胡接着道:“他们的武功没有变得高强之前,就已经傻乎乎的了。”

  小和尚道:“啊?这是为什么啊?”

  络腮胡道:“据说是几年前烧遍天出现的那个时候,京城出现了食人的老道,后来京城发生混乱,他们家遭到抢劫,家里人全死光了,只剩下他们两,后来流落至此。快活楼的主人看他俩的样子可怜的很,又考虑到他们虽然傻乎乎的,但为人倒也老实,于是便让他们两干了个看大门的差事。”

  小和尚已然对这件事情越来越有兴趣了,又问道:“那他们又为什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了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