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八十四章 午夜间玩伴 小和尚过往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19-08-21 18:53:07 全文阅读

荒凉的绝望山,荒凉的沟壑之间,弯弯的月光照在沟壑之中的急流上,闪着绿色的发黑的粼粼的波光。

  白天里平淡如枯木的吴铭,此刻又回到了原来的那副活跃的样子。他蹦,他跳,他欢呼,他雀跃。

  而那个拉着他出来的小男孩,脸上也有腼腆的笑容,仿佛也开心的很。他一边看着吴铭,一边摸摸头笑笑,只是那双黑色的眸子,有深不可测的幽光。

  “小哥哥,那日你打着灯笼来和我匆匆说了几句话之后,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啊。”吴铭跑着跑着,突然停下来问道。

  那本来摸头的小和尚忽然间不再摸头了,他却突然好像呆住了,本来放在头上的手并没有拿下来,他好像在思考,好像还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吴铭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接着又问道:“小哥哥,那日你和我说的对《心经》的看法我现在还记得,后来师父又给我讲起《心经》,竟然和你表述的一模一样。你真的好厉害啊。”

  吴铭瞪着真诚的眼睛看着那个小和尚,可是那个小和尚,眼神中却有一些躲闪。

  那小和尚像是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而且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心经不心经的。”

  只是他自己嘟囔的这一声,声音太小,也太快,还没等吴铭听见这句话,他忽然又笑着大声道:“走,我们去玩更好玩的,我教你更好玩的东西。”

  说罢,那小和尚竟然拉着吴铭朝那邪恶的急流的源头跑去,而吴铭,竟也乖乖的跟着他一起跑。

  只是吴铭心里已经在想,那天的这个小和尚,看起来并没有这些日子和他玩的这么野。难道只是因为那天接触的不多而已?

  可是这个小哥哥,为什么就再也不和自己谈论心经,不和自己谈论佛法了呢?

  吴铭心里虽然在疑问,但是并没有怀疑。毕竟,这个小男孩,和那天的那个小男孩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同样柔软,同样唯唯诺诺。

  吴铭不禁又想到那天他和碧泪还有弓怜人准备一起去往少林,吴铭准备正式进入碧海血泪,和不闻师父告别的时候。

  想到了那天天还未亮的时候上的那个厕所,想到了那个和自己谈论心经,谈论佛法的小和尚。

  “倘若道可言,相不空,那世上有怎么会有千种修行者,万般波折事?”那个小和尚当时如得道高僧般醍醐灌顶的提问至今还在尤在耳侧。

  这个小和尚自那日离开吴铭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吴铭就在想,不知何时,还能再见这个小和尚一面,不知何时,还能再和这个小和尚谈论谈论佛法。

  而就在前些日子,就在碧泪中了上古上蛊之后不久,吴铭竟真的又一次见到了这个小和尚。

  那天仍然是夜晚时分,那天晚上一更已快过完了,天上的月亮已经很圆,星辰也美的很,马上就要到二更。

  民间有一句俗语叫做‘一更人,二更火,三更鬼,四更贼。’

  一更刚到的时候,人们往往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回到家中吃饭聊天,这一段时光,也往往是人们最热闹的一段时光,因而说是一更人。

  而到了二更的时候,人们饭已吃饱,酒已喝足,开始熄灭灯火,准备休息,因此便有二更火的说法。

  三更时分,阴气变重,正是人们进入梦乡,百鬼夜行,幽魂出没的时候,四更时分,人们睡的最死,所以贼若想行窃,四更是最佳的时机。

  吴铭现在正好就是在已经吃完了饭,还和弓怜人玩了一会儿,然后回到房间,准备吹熄烛灯,上床睡觉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和尚就来了。小和尚当然没有忽然之间就出现吴铭的面前,当然没有那么神奇和恐怖。

  小和尚是在门外的,小和尚在敲吴铭的门,轻轻地敲吴铭的门。

  当时虽然还没有入冬,但是天气也已转凉了。所以碧泪在吃完饭看着两个小孩进入各自的房间休息的时候,还特意嘱咐过,睡觉的时候脱了外套就好,要把背角掖好,千万不要着了凉。

  吴铭现在已经脱了他的外套,已经上了床,已经掖好了背角。他在这个时候才看到桌上的烛灯还没有吹熄。

  天气实在太冷,吴铭实在不想再下一次床去吹熄那桌上的烛火。他拥着被子坐起来,深吸一口气,竟准备用这几天修炼的内功化气去吹熄那桌上的烛火。

  但是很显然,他的内功修炼的还不是很到位,他还没有达到能够熟练的调动自己的内力的时候。

  所以他第一次用内力化气去吹熄灯火的时候,毫无意外的失败了。但还好,他虽然是个有一点小懒的小孩,但并不是一个经不起失败的小孩。

  他很快就准备第二次尝试,‘心诚恒久,泪竭有时。有海如碧,诚心转意’。这一次,他还结合了一点皇天清歌决的心法。

  “呼……”一口凉气绵绵延延吹了出去,明明隔了好远的烛火,摇晃了两下,一下子熄灭了。

  四下变得一片漆黑,吴铭却开心的笑了起来,开心的笑着躺了下去。能把所学变为所用,这一次的小试牛刀,让吴铭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

  “咚、咚、咚”,敲门声就是在这个时候想起的,刚躺下的吴铭翻了个身,高声说到:“谁啊,已经熄灯了。”

  “咚、咚、咚”,没人答话,只是又想起了几下很轻的敲门声。

  吴铭这一次坐了起来,望着问外问道:“是怜人吗?明天再玩好不好,我有些困了。”

  这时门外终于有声音传来,但却不是怜人,是一个怯弱而绵软的男孩的声音。

  “我……我也是来找你玩的,我不是怜人。”这个小男孩虽然说话唯唯诺诺,但是事情倒交代清楚了。他是来找吴铭玩的,他不是弓怜人。

  吴铭毕竟还是个孩子,孩子毕竟还小,还没有什么防备,而且在绝望山上,吴铭也不需要防备什么?

  所以吴铭披着被子下了床来开门,吴铭打开门,就见到了这个小和尚。

  小和尚还是和吴铭那天见到的时候一样。他穿了一件灰白色的僧衣,僧衣已经洗的有一些发白,甚至在腰边,还用细细密密的针线缝了两个补丁。

  只是这次,这个小和尚并没有提着灯笼,而是在手里拿着一串佛珠。而那佛珠的光芒,竟然比灯笼还要亮上几分。

  这串佛珠上,竟然整整串了二九一十八颗又圆又亮的夜明珠。这些夜明珠没有特别大,但是却足够圆融、光滑、洁白、细腻。

  这样质地通透,晶莹温和的夜明珠,能找到一颗已是不易。而这个穿了一件洗的发白的僧衣,甚至僧衣上还打了两块补丁的小和尚,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拿了一串这么珍贵的佛珠。

  只是吴铭并不知道这件佛珠的价值,当然也没有关注到为何这个小和尚身上的穿搭会有如此大的落差。

  他只是关注到了这个小和尚本身,他只是对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小和尚来了兴趣,他忍不住问这个小和尚:“你是来找我玩的。”

  那小和尚两只手轻轻地玩着自己手里的那串佛珠,然后低着头轻轻地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他在说‘嗯’的时候,脸就已经红了,仿佛生怕自己的这个邀请会被吴铭拒绝。

  “好,我们去玩吧,你等我一下,我穿个衣服。”方才本来说困,本来以为怜人来找他玩也没有出去的吴铭,此刻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答应了这个小和尚的请求。

  其实吴铭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吴铭感觉心里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情绪,在告诉自己,要找这个小和尚玩,要和他一起去玩。

  虽然吴铭也在告诉自己,时间已经很晚了,这么晚不应该出去玩,而且这个小和尚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碧泪姐姐说过,不要和陌生人玩,但是吴铭就是控制不住,就是不自觉的,便跟着这个小和尚走了出去。

  自从那天开始,每天晚上,那个小和尚都会来找吴铭玩,吴铭也会和那个小和尚出去玩。

  渐渐的,吴铭知道这个小和尚在一座遥远的不知名的山上,他有一个师父,还有几个师兄弟,他们和常人不同的是,他们永远都不用吃饭。

  这个小和尚还和吴铭吹各种各样的牛,玩各种各样的游戏,甚至还教给吴铭一些他修习的武功。

  只是这个小和尚从来都不说他们为什么不吃饭,他们到底是哪门哪派,而这个小和尚也从来没有再和吴铭谈论过佛法。

  他们明明每天会说好多话,会聊好多天,但是吴铭却偏偏对这个小和尚一无所知。

  吴铭只是知道,他和这个小和尚聊天的时候,会觉得很快乐,很新奇,甚至,很刺激。因为这些东西,碧泪姐姐她们,从来都没有和他提过。

  而吴铭知道,这个小和尚,有很厉害很高强的武功,因为这个小和尚教给他的武功当中,十招里最起码有九招都能将人一下子杀死。有时候吴铭甚至觉得,他的武功,有点太过凶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