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八十二章 不知施蛊人 不懂吴铭心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19-08-20 22:11:15 全文阅读

弓怜人听到这里不禁扭头问吴铭:“吴铭,你进那个圈之中,难道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吗?”

  吴铭瞪着大大的无辜的双眼,迷茫道:“没有啊,那只是一块空地而已嘛。”

  这个小孩,终究还是学了些东西的,过去的痛虽然已无法忘记,但是往后的沟沟坎坎,都能释怀吧。

  何况这只是幻想,这只是一种邪术,凭借吴铭现在的修为,已经能够达到心静清明不被外物所左右的境界了,只是心伤难愈。

  此时血樱却仍然在想那个会施上古上蛊的人,她问碧泪:“你看那施蛊之人,有没有可能就是瓷花掌门死而复生。”

  血樱说这两句话的时候,两个小孩紧紧的抱着血樱,死而复生,未知的鬼魂,这样的事,无论什么时候听了,都让人觉得恐怖。即便吴铭他们已经去过所谓仙境,已经知道那个神鬼所居,也还是一样,还是会有一种本能的惧怕。

  碧泪听了后沉思道:“我当时也有过这种怀疑,但是后来又否定了。首先,瓷花掌门即便是会上古上蛊,也不会对本门弟子下蛊啊。”

  对啊,瓷花百年前本就是碧海血泪的掌门,而若说她对碧泪这个现任掌门下蛊,的确是想不出一个合理的动机或者是理由来解释这件事情。

  碧泪接着讲到:“其次,这上古上蛊的幽怨之气中,竟隐隐约约的带着很强的毒气,竟像是将上古上蛊施在毒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但是记载中瓷花掌门虽然聪明绝顶,但是极为自负。她自从探究出上古上蛊能够施蛊在活人身上之后,就再也不屑于施蛊到其他活物身上了。”

  聪明的人,那些本来以为自己很聪明的人,岂非大多都有这样的毛病,这种不屑于去干一些自己觉得很小的事情的毛病。不过这也是能够作为证明那施蛊之人不是瓷花的重要依据之一吧。

  碧泪顿了顿,沉吟了一下,才终于说出她认为施蛊之人不是瓷花的最后一个原因:“我,我还是不相信死人能够复生。”

  这大概才是最重要的吧。死而复生,这件事不知已经有多少人提过,也不知已经有多少这样的传闻,但是真正让人见到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吴铭这时忽然问道:“那默泪姐姐呢?碧泪姐姐难道也不相信王母娘娘的话,不相信默泪姐姐能够死而复生吗?”

  默泪听到这里,不由低下头自失的笑笑,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太低,太短,太不易被人发现。

  吴铭他们听到的,只是碧泪叹息之后说的那句话:“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碧泪并没有回答吴铭,碧泪能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她没有办法解释。所有的人都认为弥罗宫是真的,神仙和鬼魂是真的,死而复生是真的。

  甚至这些真实到,碧泪吴铭甚至不闻,他们竟然真的到过那所谓的地府幽冥和九霄殿。

  可即便是这样,碧泪却还是不信世上有鬼,也不信世上有神,这个碧海血泪的女掌门,看问题的时候,太冷静,太客观。

  而且更重要的,瓷花的死碧泪虽然没有见到,但是同样修炼了上古上蛊的默泪的死,却是碧泪亲眼见到的。

  那一缕青烟散去的时候,碧泪就知道,这辈子,再也不能再和默泪见面了。

  但是因为默泪的死去而伤心的,又岂止碧泪一人而已。如果那个所谓的王母娘娘说出来的那些话,能够让一些人相信,能够不那么伤心,那倒不如就随她们,把这件碧泪自己觉得很荒唐的事情看成是真的。

  反倒能让关心和思念默泪的人更加安心一点,比如弓怜人,比如血樱。

  毕竟有时候假象,比事实更容易让人安心。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对于碧泪来说,要先放一放。人是铁饭是钢,上一顿已经没有吃,下一顿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了。

  碗已在手中,饭已在嘴里。血樱不在后厨,中饭是秀梅做的,虽然不及血樱那妙如天人的手艺,但倒也色香味俱全,可口的很。

  碧泪手中虽然拿着碗,嘴里虽然嚼着饭,但是却还是在想那个暗夜里在碧海血泪施上古上蛊的人。

  这些年上古上蛊的秘法一直都在碧海血泪,保存之隐秘,甚至就连当时那烧遍天横行江湖到处盗窃时也没有被盗走。绝不存在上古上蛊落入外人手中的可能。

  但是碧泪也没有察觉出有那个碧海血泪的弟子悄悄的修习过上古上蛊这门功法。

  那么究竟是谁呢?难道真的是默泪或者是那位瓷花掌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

  碧泪的心里,还是不相信有鬼神存在。

  可是,就在碧泪思索这些问题,吴铭他们一起团团坐着吃饭的现在,那半山腰上的那个青衣的女子,又是谁?

  但那徘徊在绝望山上的女子,几度徘徊之后,终究还是离开了。而绝望山上碧海血泪的众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这名女子,他们也不知道,这名女子曾经来过。

  日子总是不经意间过去好多,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吴铭继续修习碧泪姐姐交给他的皇天清歌决,而弓怜人,也时不时在旁指导。

  碧海血泪所处的绝望山,自从那天整整阴沉了一天之后,一个月内竟再无乌云。

  天空总是晴朗的一碧如洗,就连白白的云彩,也难见到几次。这些人,练功的练功,修习的修习,也到过的安稳。

  碧泪虽然仍然在苦苦思索到底那施蛊之人是谁,但是这一个月以来,都没有思索出个头绪。

  反倒是眼见着吴铭和弓怜人一天天长大,练功也一天比一天精湛,碧泪心中,倒也欢喜的很。

  只是吴铭这些日子,倒是没有之前那么活泼了。不是那种低落或者情绪低沉,而是,而是让碧泪感觉这个孩子越来越成熟了。

  甚至有时候,吴铭表现出来的成熟,让碧泪觉得,有一点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应当在成长过程中所拥有的成熟,反倒像是一个对一切世事都满不在乎的老者。

  这个感觉,弓怜人也能够感觉的到,但是弓怜人这个小女孩更说不清吴铭到底有哪里不对。

  只是弓怜人以前去和吴铭玩闹的时候,吴铭总会和弓怜人闹个不可开交。两个人一边闹一边笑,嬉闹之间,欢喜的很。

  而现在吴铭却像是不想再和弓怜人闹了,那种处处让着弓怜人的感觉,隐隐约约像是一种敷衍,吴铭的这种容忍,让弓怜人一时间竟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弓怜人喊他去院中玩耍,他也会应声而去。但是却只是平平淡淡的走出去,脸上虽然仍然带着笑,却笑的很陌生。

  弓怜人当然也问过吴铭:“吴铭吴铭,你这是怎么了。”

  吴铭仍然带着那让人觉得陌生的笑,笑着道:“没有怎么啊。”言语当中,仍然听不出任何感情。

  弓怜人当然不依,接着问道:“可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啊,以前我喊你出来丢沙包,喊你出来弹石子的时候,你即便是躺在床上,你也会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蹦蹦跳跳的出来和我玩,可你现在,可你现在…”

  弓怜人说到这里,已不知怎么往下说下去,弓怜人已急的快要哭了。她不知道吴铭的情绪为什么一直这么平静,平静到让她感觉陌生。

  那个从前只要看到弓怜人有一点点不开心,就会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哄她开心的吴铭此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吴铭淡淡的笑了笑道:“我现在怎么了?”

  “铭儿,你现在好像有点太过平静了。”碧泪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弓怜人的身后,碧泪轻轻地搂着弓怜人的双肩,温柔的对吴铭说道。

  吴铭看着碧泪,看着已经在轻轻啜泣的弓怜人,看着那轻轻耸动着的,之前一直是自己搂着的瘦弱幼小的双肩,却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上的波动。

  吴铭只是笑笑,我敢保证,如果你也看到吴铭此时的笑的时候,你一定也可以看出来,吴铭这样的笑,只是出于礼貌而已。

  吴铭礼貌的笑了笑道:“你们啊,胡思乱想什么。”

  接着,吴铭从弓怜人手中拿过那只已经被他们玩的有一些旧了的沙包。这只沙包,是吴明和弓怜人一起缝制出来的。

  沙包上的针线痕迹拙劣的很,甚至有的地方,来来回回的缝了好几次。那是吴铭缝的。

  弓怜人还记得吴铭笨拙的用针线在那只沙包上来来回回缝了个包,还打了几个不好看的疙瘩的时候,还偏偏嘴硬说自己不是笨,而是想要将弓怜人和自己就像这只沙包上的两块布一样,紧紧的绑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

  可是现在吴铭拿着这只沙包的时候,就像是随随便便拿起一张纸,拿起一块石头,没有一点感情。

  沙包上不甚美观但却是两个小孩一起用心缝的线还在,可沙包的两块布之间,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像是隔了很远。

  吴铭正拿出沙包要和弓怜人玩的时候,弓怜人却嘟着嘴道:“我不想玩了。”

  弓怜人说罢,便拉着碧泪往房间里走去。

  碧泪被弓怜人拉着往回走,却忍不住回头担心的看看吴铭。

  可是碧泪没有看到吴铭有任何异样,只是看到吴铭把那沙包轻轻地收起来,嘴里平静的说道:“不玩就不玩了吧。”

  待他说完之后,竟自顾自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的脸上,没有担心,没有焦急,也像是根本没有看出,弓怜人在生他的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