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八十一章 再讲从前事 欲寻施蛊人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19-08-20 07:04:32 全文阅读

吴铭听到这里,不由打断问:“什么岔子?”

  血樱继续讲道:“当时瓷花在位时,这上古上蛊虽然是以阴柔著称,但是还远远没有到了邪恶的程度。而且她虽然将上古上蛊的武功心法传给门下弟子,但是却没有法子向他们描述要如何使用这上古上蛊才算的上是得当,如何修炼才算的上是化为己用而不是被那恶毒之流吞噬。”

  血樱又继续道:“但是接替瓷花的下一任掌门却想出了一个极为残忍的法子,她偶然发现这上古上蛊施在死人身上竟然有同样的能够左右他人的效果,而当时恶人颇多,她们便以死人为傀儡,修炼上古上蛊,一时之间,竟也没觉的这样有什么不好。”

  吴铭问道:“也就是说,这上古上蛊在瓷花掌门在位的时候,本来就是能够施蛊在活人身上的了?”

  血樱点头道:“是这样的。”

  吴铭又问道:“那既然是这样,能够将上古上蛊施蛊在活人身上的,应当不只是只有瓷花掌门一人而已,就连瓷花掌门在位时的其他门下弟子,也应当习得此法才是啊。”

  血樱道:“当时无论是上古上蛊还是皇天清歌决,都不过是为了对付这绝望山上突然而来的怨毒急流所创,其本意,只是为了碧海血泪的弟子们的健康,并不是要制敌杀人的。因而大部分弟子,只练到能够抵御急流便不再练了。即便一小部分想再练的,也只是练到能够施蛊到动物身上为止,而能够练到这个地步,也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吴铭猜测道:“那瓷花掌门想必是因为当时既有晴阳祖师相助打理碧海血泪,又聪明绝顶,因而才将这武功练至化境,练成了一门绝世的奇功。”

  吴铭讲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已经放了光,古来的奇侠异人,那些个改变天地,创立新世界的武学大成者,一直是他崇拜的对象。他当然也想当那种人。

  碧泪也不知是看出了吴铭的这个想法,还是本来就身有感触,她黯然道:“可惜此功虽然妙绝天下,但限制条件颇多。首先不在绝望山不能练,其次非女子不能练,最重要的,就是练此功太过容易走火入魔。瓷花掌门死后,就是因为有很多人练功时都走火入魔,邪性大发。才导致后来再无人敢练此功,碧海血泪也有明令禁止门下弟子,任何人不得连此功。”

  吴铭听了不禁感慨道:“没想到这门武功竟然和少林的十二怪经有些许相似之处,虽然神功无双,有盖世之能,却又如此危险,一不小心就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吴铭顿了顿道:“不过想想也是,这种非常之功,一定要非常之人才能练习,而这世上的非常之人,本就寥寥吧。”

  碧泪听了,不禁失笑道:“你这小孩子不但想法天马行空,而且哪来的那么多悲观感慨。这上古上蛊虽然神功盖世,但是皇天清歌决在晴阳祖师的带领下,也已可以与上古上蛊匹敌,而皇天清歌决这门功夫,却是人人都能练的。”

  碧泪接着道:“所以只要你肯努力,也能够通过不懈的努力达到顶峰。”

  吴铭听了,笑笑不答,然而他的眼中,却有一层朦胧但是坚定的薄雾隐隐约约。既然都要努力,那么即便是吃更多的苦,冒更大的风险,也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要想成为一个非常之人,是不是首先要有一颗想要成为非常之人的心。

  只是吴铭的这种打算,朦胧而隐秘,他的决心,下在了心里,不讲与他人知,讲给他人又有何用?很多事,只能自己去做,只能自己救得了自己。

  想到这里,吴铭忽然问道:“那碧泪姐姐你怎么知道你方才是中了上古上蛊的?你又是怎么救了自己的?”

  弓怜人在一旁悄悄戳了戳吴铭,小声讲道:“你一个一个的问啊,你一连串问了出来,碧泪姐姐怎么能够答的过来。”

  碧泪笑笑,道:“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虽然上古上蛊已有多年未有人修习,但是上古上蛊的秘法和瓷花掌门的心得却一直留在碧海血泪。瓷花掌门的心法当中记载,这上古上蛊练至化境,不要说一花一木,就连四周微尘气味,都能够作为施蛊介质。中蛊之人会迷失在自己所担心的事情里,不断恶化心中所想,沉浸在假想的恶境中不能自己,从而失却自我。”

  吴铭恍然大悟道:“碧泪姐姐本来就担心默泪姐姐的安慰,而那施蛊之人一定已经知晓了这一点,所以才能够对碧泪姐姐施蛊。”

  碧泪点头回应,然后又接着道:“这第二点,就是我方才吐出来的这口鲜血了,你可看出来这鲜血与寻常鲜血有何不同?”

  吴铭还在仔细的观察时,弓怜人就已抢着答道:“这鲜血比寻常的红了许多,还隐隐的泛着亮光。更奇怪的是,我本来担心碧泪姐姐吐血过后会更加虚弱,但没想到非但没有,反而变得更精神,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碧泪微笑的看看弓怜人,又看看吴铭,道:“女孩子的心思,果然是男孩子细腻一些。怜人观察的很细致,而这内中的原因,便也与上古上蛊有关了。”

  弓怜人并没有在意碧泪的夸奖,和吴铭一起瞪大眼睛望着碧泪,等着碧泪接着往下讲。

  碧泪接着讲到:“据瓷花掌门记载,这上古上蛊施蛊人身之后,被施蛊者往往会极难摆脱,往往要练体内的五脏都吐出来才能解蛊,而这世上,吐出五脏来还能活下去的,几乎连一个人都没有。不过如果中蛊较浅,中蛊者修为又比较深厚,也得吐几口鲜血。“

  吴铭不解道:“那轻者只是吐口血而已,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啊。像碧泪姐姐这般,吐了口血,反而变得更精神了,可见这上古上蛊也不过如此啊。”

  碧泪笑笑不答,血樱摸摸吴铭的小脑袋解释道:“你碧泪姐姐之所以没事,并不是因为吐了口血而已。方才怜人讲道,那鲜血不仅比寻常的鲜血红了许多,而且还泛着光,这口鲜血,是你碧泪姐姐用皇天清歌决的内功心法逼出来的。鲜血之中,夹杂那恶毒之流中的怨恨之气,当然,也有你碧泪姐姐的心魔。与方才所讲的那种情况并不相同。”

  吴铭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碧泪道:“方才我只觉耳边风声如刀,雷鸣电闪,而就在这黑暗之中,我竟然看到默泪,看到她悲惨的现状,可是我怎么也摸不到她,怎么也救不了她。那时我就已经发现我是中了上古上蛊,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些幻象都不过是我心中的担忧所致,但是我却怎么挣不脱这幻象,怎么也回不到现实。”

  碧泪看了看两个还是很迷茫的小孩子,想了想又道:“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梦魇之中,虽然噩梦如魔,虽然你想带着自己最亲的人逃离,但是却怎么也醒不来,只能在噩梦中绝望的呼喊。”

  吴铭听到这里,一下子懂了,因为,他也做过这样的梦。

  吴铭的梦里,是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拥挤的人流,是一张张绝望的脸,是千声百声绝望的呼喊。

  父亲一只手紧紧的拉着他,另一只手紧紧的拉着妈妈,背着一个粗布做成的包袱,包袱里是有限的数的过来的家产,吴铭就这样被拉着拥挤在这人流之中。

  然而不知为什么,父亲的手忽然被挤开,妈妈的呼喊愈发凄厉。他举目望去,却只能看到那些比自己高了很多的大人们的腿。

  那些腿颤抖,拥挤,逃忙,但是却没有自己的父亲母亲的腿。吴铭想要拨开这拥挤的人流,想要找到自己的父母。

  然而人流却愈发汹涌,他虽然拼尽全力却只能越挤越远。吴铭虽然知道这只是梦境,虽然知道已经过去,但是还是心如刀割,还是无法清醒。

  这个小孩,虽然在佛门中修行了一年,虽然已将《心经》烂熟于心,但是哪能做到完全看开,完全堪破?

  人生里那些刻骨铭心而又难以弥补难以挽救的痛,大概就连佛法,也无法让它复合如初,就连佛法,也无法帮助吴铭回到年幼时温馨的平凡的那个小小的家庭里罢。

  释怀,不过是不去想罢了。若是在清醒的时候,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去忘掉悲伤,就已经做的很好了。毕竟吴铭年纪还小,修为还浅,还没有真的达到佛的高度。

  所以吴铭现在想到了这个噩梦,眼中不禁有了泪珠。

  幸而弓怜人看到后,赶忙一边握着吴铭的手,一边赶忙转移话题问道:“那碧泪姐姐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到用皇天清歌决来对付上古上蛊的啊。”

  碧泪道:“我知道自己中了上古上蛊后,其实一开始虽然神志受惑,但是远远没有到完全被它左右的地步。我当时只是想多耗一会儿,等到那施蛊的人露面。但是等了好久也没有出现,到了我想要捻着皇天清歌决冲出来的时候,铭儿就冲进那幻象里了,我怕他中了蛊,便急忙把他拉了出来。”

  吴铭听到这里,憨笑这挠挠小脑袋,吐吐舌头笑道:“冒失了,冒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