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八十章 现上古上蛊 叙碧海旧事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19-08-19 19:12:46 全文阅读

血樱和弓怜人呆呆的看着这突然之间发生的这一切,不由的愣住了。她们方才还在担心碧泪的安危,还在想碧泪到底因为什么变成了那么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

  可是现在,方才还痴痴呆呆的碧泪,突然之间又一下子清醒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们实在是想不清楚。

  天公不救人,人自救人。难道碧泪方才是自己救了自己?可是方才她并未用功行气,也没有服药疗伤,她是怎么救了自己的?更何况,她并没有任何伤病的症状。

  碧泪此刻坐在桌旁,怀里还抱着吴铭,她虽仍然痴痴的望着前方,但是眼神中却已经有了昔日的光泽。

  而被她抱在手里的吴铭,早就已经被骇的手足无措了,此刻不知是从碧泪怀里挣脱好,还是呆在碧泪的怀里好,他一时间竟变得无所适从起来。

  吴铭正犹豫间,只见碧泪的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慢慢的松开怀里正在犹豫着该怎么办的吴铭。忽然间一字字沉重道:“这,这怎么可能?”

  血樱听到碧泪开始说话,但又听她说话说的没头没脑,也不知道碧泪疑问所谓何事,只能顺着她的话问道:“什么?什么不可能?”

  碧泪此刻虽然已经恢复了正常,但却像是刚刚打过了一场极其激烈的仗一样,身子虚弱的很。

  她虽然已经听到血樱在问她,但却还没来的及回答血樱的话,就忍不住‘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让人惊讶万分的是,碧泪吐出一口鲜血过后,方才些许苍白的面色反而变得更加红润起来。而那鲜血,也与普通的鲜血有些不同。

  那鲜血虽然也是红色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让人觉得这红色妖异的很,这红色的鲜血之中,竟然隐隐约约的泛着星星点点的光。

  血樱见到碧泪口吐鲜血,赶忙过去扶住她。

  等到血樱见到碧泪突出那口鲜血时,竟然不是第一时间去关心碧泪的安慰,而是脸上浮现出和方才碧泪一样的那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相信的怀疑的神色。

  血樱看着地上红的刺眼的鲜血,呆了半晌,竟也说了句和碧泪同样的话。她同样惊讶道:“这,这怎么可能?!”

  而一旁的吴铭和弓怜人,却自始自终都是蒙的,短短的一夜时间,碧泪姐姐突然痴呆,然后又突然恢复,见到碧泪所吐鲜血时两人又如此惊讶。

  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碧泪到底经历了什么,血樱和碧泪到底在惊讶些什么?这几件事,他们两个孩子,完完全全一点都不知道。

  所以吴铭轻轻地拉一下血樱的衣袖,他还是不敢去问碧泪,他还不知道碧泪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铭悄悄的问道:“血樱师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你们到底在惊讶什么?”

  血樱并没有看吴铭,反而回过头看向碧泪,问道:“这,这难道是上古上蛊?”

  她的语气中还是有一些怀疑,有一些惊讶,所以她需要问碧泪,需要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碧泪仍然盯着地上的鲜血,慢慢的点点头,皱着眉头道:“怎么会,不可能啊,不可能。”

  血樱道:“可是这的确是上古上蛊啊,而且竟然连你都能中蛊,这人的上古上蛊,显然已经修炼到了极致。”

  上古上蛊!碧泪难道竟然是中了上古上蛊?就是独石与烧遍天那一战之后,他们发现的那些个烧遍天的徒众所中的上古上蛊?

  “等等,等等啊血樱师叔,不对,不对不对…”

  这时,吴铭忽然打断了血樱的话,连连否定道:“血樱师叔,碧泪姐姐中的不会是上古上蛊,绝对不会。”

  吴铭那语气当中,好像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说的极其肯定。而血樱却也极肯定的说:“是的,就是上古上蛊。”

  吴铭却仍然疑问道:“不会啊,这上古上蛊碧泪姐姐在那日烧遍天和独石帮主一战之后和我们大家提到过啊,它不是这样子的啊。”

  弓怜人听这两人互相顶嘴,也来了兴致,不禁问道:“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法?”

  吴铭道:“碧泪姐姐那天曾经讲过,这上古上蛊也是碧海血泪当中的一门武功,而且极邪极恶,所以碧海血泪当中早已无人修炼。这些到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上古上蛊的施蛊手法十分特别,它要先将人杀死之后,才能继续施蛊。”

  弓怜人听得瞪大了眼睛,她显然之前根本不知道有上古上蛊这门功法存在。

  她虽然有时便入了碧海血泪,但是这上古上蛊失传已久,倒是从来没有人对弓怜人提起过。

  吴铭却是因为机缘巧合,知道了碧海血泪这门鲜为人知的武功。吴铭讲他心中的疑问讲完之后,不由踟蹰道:“可是,可是碧泪姐姐,并没有,并没有……”

  他言下之意自然是碧泪并没有被人杀死,而且碧泪现在本来就好端端的坐在这里,所以说碧泪死,反倒显得像是在诅咒碧泪。因而他虽然犹豫再三,却并没有说出口。

  反倒是碧泪,现在已然完全清醒了过来,她看看吴铭,笑着问道:“现在碧泪姐姐并没有死,对不对?”

  “嗯。”吴铭又开始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指,弱弱的恩了一声。

  血樱道:“铭儿,你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上古上蛊的的确确是存在你方才说的那个前提条件,甚至之前几乎全部碧海血泪当中修炼过上古上蛊的弟子,他们所施的上古上蛊再高明,也都必须在死人身上下蛊。”

  吴铭喃喃道:“血樱师叔说几乎全部,但却不是全部,难道这里头还有例外的情况?”

  血樱点头道:“有例外。”

  碧泪接着血樱的话道:“有一人,在碧海血泪的历史上,只有一个人是可以做到给活人下上古上蛊的。”

  “谁啊?”吴铭脱口问道。

  “瓷花掌门。”血樱答道:“上古上蛊这门武功,就是瓷花掌门所创的。”

  血樱这时也已经坐了下来,而碧泪也带着弓怜人和吴铭坐到一旁,听血樱讲很久以前的故事。

  那远在西方的神秘之海碧海的急流徘徊至绝望山止步不前后,碧海血泪两名各就地势创出两套功法的弟子当中,一名叫做晴阳,就是这位晴阳祖师,创立了皇天清歌决。

  而另一位,就是瓷花掌门。瓷花和晴阳二人各创绝世功法之后,并未一走了之,反而主动提出将这两门功法教给碧海血泪每个弟子修炼。

  当时掌门听了她们二人的汇报之后,自然欣慰无比,欣然应允。

  从此,碧海血泪主修的就是上古上蛊和皇天清歌决这两门功夫。

  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门中弟子就发现,凡是同时修炼了这两门功法的人,不仅功力没有长进,反而竟然有大不如从前的感觉。

  后来当时掌门反复研究发现,这两门功法虽然都能起到防御那恶毒急流伤害的作用,但是其功法属性却截然不同。

  上古上蛊至阴,要说防御那急流是假,反倒是借那急流当中的恶毒之气是真。

  而皇天清歌决至阳,反倒是以如大海般广阔的内功心法来化解那急流当中的幽怨恶毒。

  这两门功法截然不同的原因虽然是由于瓷花和晴阳两个人的不同性格所决定,但这也到不是说瓷花就是为人阴邪恶毒。

  只是因为瓷花虽然不如晴阳刻苦,但却比晴阳要聪明许多。

  瓷花认为既然这恶毒之流萦绕不去,倒不如将它化为己用,只要用的得当,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瓷花想的也果然没错,当时上古上蛊和皇天清歌决虽然同时而出,同样为门中弟子所修习。

  但是上古上蛊依势所创,而皇天清歌决却是想将那恶毒之流化为晴阳正气,不仅武功心法上要比上蛊上蛊繁复的多,而且真正练出来的效果,竟然也落了下乘。

  因而当时老掌门退位之后,将掌门之位传给了瓷花,并没有传给晴阳。

  晴阳本来淡泊名利,对这掌门一事也并未在意,反倒很用心的帮助瓷花一起打理碧海血泪。

  而瓷花也感念晴阳的不争之恩,与晴阳的关系愈发不错。当时门中事务不多,她便更加潜心的研究和改进起上古上蛊来。

  门中弟子也在瓷花的带领下,修习甚好,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一时间,上古上蛊大有发扬光大的意思。

  但是人总有一死,几十年过后,瓷花和晴阳竟然同时仙去。碧海血泪也换了新掌门。

  这新掌门也是碧海血泪当中德望高,品行正的一位,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问题,出在上古上蛊身上,当时瓷花在世时,知道这恶毒之流虽然可以化为己用,但是一定要注意得当二字。因而她也十分注重强调这些。

  强调归强调,可是否得当的那个衡量的标尺,只能在她心中,只能她自己知道,也无法向别人描述。

  等她去世之后,得当这一标尺,只能留给后人揣摩,这一揣摩之下,便出了岔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