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七十五章 为了权勾心 为了情斗角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19-08-16 14:38:01 全文阅读

不闻摇摇头道:“我们去的那个地府幽冥,和碧泪你们去的这个弥罗宫的情况其实差不多。”

  碧泪不解道:“差不多?”

  不闻点点头道:“嗯,虽然所见所闻全然不同,但是这情况却其实一样的。”

  不闻接着解释道:“我们去的那个地府幽冥,同样和传说当中的阴曹地府有很多不同之处。虽然也有十殿阎君、文武判官、牛头马面,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一点别扭,总有点让人觉得不对的地方。”

  不闻讲到这里,其实已经在想那个他们前些日子所去的地府幽冥,想那些让人感觉奇怪的事情。

  这时铁桐讲道:“感觉不对?嘿,是不是很诡异的感觉?”

  不闻摇头道:“不是。”

  铁桐道:“不闻老哥,你们怎么都有这么个毛病,不要卖关子啊,来来来,赶紧讲讲是怎么个不对法。”

  不闻道:“你丫的又着急,我这不是在酝酿怎么讲会让你们听得明白一点吗。”

  月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边天挂着,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到了下半夜,已经到了四更时分。但是木桌边上坐着的这六人,却毫无倦意。

  就连弓怜人和吴铭,也没有困的想要去睡觉的意思。弓怜人已经打了不知几个哈欠,但她的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认真的听碧泪和不闻等人讲这些个离奇的故事。

  而不闻喝了桌上的一口凉茶,开始讲诉他和破袋子假包公三人在地府幽冥当中的所见所闻。

  这位老僧不仅谈经论道的功夫已经臻至化境,没想到讲起故事来,竟然也是一把好手。

  佛门法空,诸般法本就不可言,不能言。所以高僧传禅法,本就是以故事的形式呈现出来的,至于能不能得道,那就要看你的悟性了。

  所以不闻讲故事的能力,当然也是十分了得的。三更鬼四更贼,三四更的天气,往往比较阴冷。而当不闻开始讲地府幽冥的事情时,其余听的一众人,也不由得自脖颈后面渗起了一阵寒意。

  不闻将他们在地府幽冥中的所见所闻一点点讲出来,从坐上那辆棺材一般的马车开始一直往下讲了下去。

  他讲到那马车出了杏林渡口,走向大江,江水汹涌灌入车内时,几人不禁张口惊呼。而碧泪和吴铭二人,更是浑身打颤,因为那样的大江,那滔天的巨浪,他们也是经历过的。

  等讲到不闻他们进入地府,成为阎王的坐上客,秦广王想要将其招揽到地府中做官时,几人又是心头一紧,心道如果真去当了官,那岂不是永生做鬼,再难为人了?

  唯有铁桐听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却是雪亮的。铁桐心想,要是不闻老哥去地府幽冥当中当了官,吴铭去当了一殿阎王,那他铁桐走出去岂不是倍儿有面子?

  哎,这疯和尚。

  不闻当然没有注意到铁桐此刻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铁桐此刻心中的想法,所以不闻继续往下讲。

  当他讲到那个所谓的绝对安全的仙人掌院,那株巨大的奇怪的发着光的仙人掌时,碧泪和吴铭二人不由对视一眼,因为这株仙人掌,这个仙人掌院,他们也是听董奉介绍过的。

  不闻接着又讲到他们和那位判官钟馗在地府中四处游逛,讲到地府当中大概的陈设和建筑。本来地府当中就阴暗的很,让这位老和尚讲出来,不由得更让人觉得阴气森森。

  但当不闻讲到那位阎王的聘书,以及他们拒绝在地府当中当官阎王对他们的态度时,几人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方才那阴气森森的气氛,也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唯有铁桐一拍大腿抱怨道:“哎呀呀,不闻老哥啊不闻老哥,你这,你这当时是不是一下糊涂了?这么好的肥差,你怎么就给拒绝了呢?你说你,你说你,哎。”

  铁桐话虽说完了,但是脸上的惋惜仍然十分明显,他本来就觉得到地府当中当官是一件十分拉风的事情,方才又听说俸禄竟然是那样的丰厚,当然是惋惜万分。

  这时血樱也笑着说道:“是啊,不闻师傅,这官职不小,俸禄也不少,你们三人怎么就给拒绝了呢。更主要的是,这十殿阎君,听起来怎么这么好玩啊,和传说当中的,完全不是一个样子的啊。”

  不闻听了这二人说的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这时,碧泪问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碧泪问道:“不闻大师,依您看,这十殿阎君,真的像是表现出来的那么真诚和坦率吗?”

  不闻摇摇头道:“不好说,人们心中的嘴脸和脸上的嘴脸,往往是不同的。何况这十位,都是鬼,千年的老鬼,老和尚我实在是看不出来。”

  碧泪又疑问道:“而且那秦广王为什么会有了退位让贤的想法呢,神鬼之类,不都是长生不死的吗?再说了,要是这一殿阎君这个职位就连秦广王干着都累,那吴铭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够胜任的了这样的一个职位呢?这其中,不会是有诈吧。”

  这女人一思考,当真是让人受不了,阎罗王的那点小心思,差一点就让她全给猜透了。

  不闻点点头道:“嗯,碧泪分析的很对,但是我就是想不通,他既然是有诈,那么到底是图的什么?”

  不闻等人当然还不知道,吴铭也许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万物之身,更不知道,他们生拉硬拽,软磨硬泡的想要将吴铭拉近地府,是想束缚吴铭,保护自己而已。

  碧泪微微沉吟,食指轻击桌沿,她自言自语的思索道:“世人勾心斗角,无非是为权为利为情,可是这十殿阎君要是想欺骗我们又是为了什么呢?这要说权,阎王爷的权利大到可以掌控人的生死,要说利,地府当中的光是聘你们几位做官的俸禄就可以做到想用多少就取多少。情,难道他们为的是情?”

  说到这里,铁桐摆摆手大声道:“碧泪妹子,这你就想多了,这情之一字,虽然世人为之痴,为之迷,为之付出所有,也为之拼却所有。但是若说那地府当中的鬼王,也会有情,也会为了情而使出各种阴谋诡计,我这个疯和尚,却是绝对不信的。”

  弓怜人仿佛觉得这个自称疯和尚的叔叔反而越来越有意思了,于是不由插话问道:“那依大和尚叔叔看来,这十殿阎君又是为了什么呢?”

  铁桐沉吟道:“依我看来,这个嘛,我看多半是为了权。”

  弓怜人道:“为了权,碧泪姐姐刚刚不是说过,他们几人的权利,都已经大到可以掌控任何人的生死了,怎么会是为了权呢?”

  铁桐哈哈一笑,摆手道:“哈哈,小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不管是天下人,还是天下鬼,只要是对权力有了欲望,只要这个口子一旦拉开,那就像是无底洞一样,任你官再高,权再大,也仍然还嫌低,仍觉少。依我看呐,这十个鬼王必定是起了内讧,那从二殿到十殿的阎王一定是想要联起手来灭了这一殿阎王哩。”

  弓怜人不解道:“可是这和请吴铭去当一殿阎王有什么关系呢。”

  铁桐又笑了起来,他不仅在笑,而且头也仰起来了一点,好像已经把自己的猜测当成了对的,好像此刻连他自己都被他自己的聪明才智所折服了。其实被他的聪明才智折服的,好像也只有他自己而已。

  铁桐当然没有发现这个,他笑了笑后就认认真真的对弓怜人讲道:“这、这、这,你想啊,那九殿阎王虽然想要灭了这一殿秦广王,但是肯定不能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不是,这样岂不就惊动了天庭?他们一定策划了一场阴谋,而且还自以为是的认为这场阴谋秦广王根本就不知道。但是哪成想秦广王早就发现了他们的诡计,可秦广王又知道寡不敌众,所以,所以就拿吴铭过来先顶个包嘛。”

  弓怜人听到这里,紧张的抓紧了吴铭的袖子,惊恐的问道:“难道那秦广王是想要吴铭去死。”

  弓怜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双肩轻轻地颤栗,她大大的眼睛中,好像已经有眼泪要流出来。

  而一旁的铁桐愁眉不展,也不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回答过了弓怜人。他当然也被自己的推理说服了,此刻他已经在想,该怎么样,才能够将吴铭从这些魔鬼的手中救出来。

  这两个人,一个天真可爱,一个虽粗鲁了些却率直的很。直将旁边的几人看的哈哈大笑。

  就连要被一殿秦广王拿去顶包的吴铭,也在那里捧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

  弓怜人看到不由恨恨道:“傻瓜,你都快死了,你还傻笑什么。”

  吴铭看到弓怜人这副梨花带水的样子,又不由得心疼了起来,他轻轻用自己的小手帮弓怜人擦干脸颊的泪珠,温柔道:“不哭了。”

  如果跟傻笑这个词一样,也有一个词叫做“傻哭”的话,那么吴铭现在一定会和弓怜人说:“傻丫头,你在傻哭什么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