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七十二章 女掌门下厨 疯和尚要酒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36:23 全文阅读

“咦,今天是碧泪姐姐亲自下厨啊?”吴铭听了秀梅的话,高兴的问道。

  “那当然,碧泪姐姐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哦。”秀梅挑了一下秀眉,说道。

  “碧泪姐姐刚回来就给我们做饭,真的辛苦了。”弓怜人道。

  弓怜人虽然也很饿,虽然也很想吃碧泪做的饭菜,但是相比这些,弓怜人更加舍不得碧泪这么劳累。

  这倒并不是说吴铭就不关心碧泪。只是因为,女孩子的心思本来就比男孩子要细腻一点,女孩子岂非本来就是比男孩子善解人意的。

  秀梅看着这个小丫头,心中不禁更加喜欢这个小丫头了。秀梅温柔的轻轻的抚了一下弓怜人的发丝,温柔道:“好一个体贴的小丫头。”

  一旁的吴铭也学着秀梅一样,轻轻地拍了拍弓怜人的小脸蛋,道:“好温柔的小丫头。”

  弓怜人此刻的脸已经飞红,只是夜色已浓,旁人倒是看不太清。但弓怜人却已不想和他们走在一起了。

  脸皮薄的人,不仅受不了别人的嘲笑,就连夸奖,岂非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

  所以弓怜人此刻恨不得找一个地缝将吴铭塞进去,对,是将吴铭塞进去。如果是这样的话,弓怜人岂非就不会脸红了。

  一个明明温柔的要命但是脑回路又很奇特的女孩子,岂非本来就是十分可爱的。

  但是弓怜人又怎么舍得将吴铭塞进地缝呢?所以她只好自己先一溜烟往前跑了去,她决定不要再和这两个人一起走。

  “你们两个,真的是……,不要和你两一起走啦。”弓怜人一边在前面跑,一边喊道。

  而后面的那两人,一边笑着一边在后面追。

  山上虽然不生草木,但是却不知何时起了浓雾。

  天上的月亮就在这朦胧的雾中,明明雾很朦胧,明明橘黄色的月亮缺了小小的一口。

  但不知为什么,那缺了小小的一个口的橘黄色的月亮,反而显得格外的圆,格外的温暖。

  一个大女孩和两个小孩子已经一边打闹一边玩笑的进入房中。

  碧海血泪中的陈设,虽然比不得地府幽冥当中的诡异奇绝,比不得弥罗宫当中的奢华瑰丽,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

  一张大大的圆桌是上好的梨木制成,上面虽然未雕纹饰,但是发亮的木纹已经显出这张梨木桌的年代久远。

  在其古朴的外形之内,更让人倍觉温暖。而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更增添了一些家的味道。

  碧泪贵为一派掌门,不仅皇天清歌决已经修至化境,厨艺更是一绝。前文讲过,血樱进入后厨之后,碧海血泪的弟子们口福大增。

  而碧泪在碧海血泪就是在自己家中,平时也没有太多掌门人的架子,反而倒是个小女孩的性子,有事没事就往后厨跑。

  碧泪在后厨跟着血樱忙前忙后,不仅吃第一手的饭菜,也跟着血樱学习厨艺。这久而久之,倒多多少少有了些得到血樱厨艺上的真传的意思。

  今天的这一桌菜,更是没有用血樱帮一点忙,全部都是碧泪自己做出来的。

  菜当然也没有弥罗宫当中的华丽,但是小火喂出来的鸡汤泛着乳白色的光泽,青菜炒出来的豆干汤少色鲜。家的味道不知比那弥罗宫当中要浓了多少。

  一尝炒菜的味道,虽入口时觉得有一点咸,却咸的正好,咸的正对北方人的口味。

  再看那红烧肉汁浓味甘,反而是正对了南方人的胃口。

  菜虽然只有五六个,但却将南北各色菜肴的口味都做了出来。更令人叫绝的是,碧泪还做了两份虽然简单却同样色美味鲜的素斋,以供铁桐和不闻二人吃。

  铁桐当然也已看出这两份素斋是给他们两人准备的,但是铁桐好像对这两份素斋也并不是很感兴趣。

  铁桐的一双大手把那素斋往旁边一推,拿起筷子夹了一双红烧肉边吃边嘟囔道:“洒家虽是个和尚,但是酒肉倒也不忌,反倒是辛苦碧泪妹子了,不过光是吃素,这营养不均衡啊。”

  铁桐一边说,一边紧皱着眉头,好像突然对这个饮食问题担心了起来,生怕自己光吃素补不上营养。但他紧皱的眉头又突然一下子展开,瞪大了眼睛四处张望。

  他一边张望一边问道:“对了,碧泪妹子,酒呢,如此好菜,怎能无酒?”

  碧泪和血樱等人见了铁桐的这一番表现不禁都笑了起来,而碧泪一边笑一边朝着坐在下首的秀梅挥手道:“秀梅,去给大和尚师父拿酒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碧泪还特意将大和尚这几个字咬重了几分,一旁的不闻仿佛也已经听得不好意思了。一拍铁桐道:“你这厮,你既然说是营养要均衡,那你倒是吃点素啊。你怎么能一口素的都不吃?”

  铁桐嘿嘿一笑,还带着一点不以为然的语气同不闻说道:“不闻老哥,你就别说我了吧,你……”

  “我?我怎么了?我也是吃素的好吧。”不闻道,果真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素斋放在嘴里。

  他端坐在那里,细嚼慢咽,倒真有些高僧的样子。碧泪和血樱见了,不禁心中赞许,她二人心道,嗯,这才应该是佛门弟子的样子。

  唯有吴铭,看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悄悄的将头埋了起来,几乎都埋到了桌子底下。他难道已经知道了这两个和尚,没有一个是传统意义上的和尚?他们的行为,不能与正常和尚的行为相提并论?难道他怕接下来的事情会让他觉得丢人?

  果然,吴铭的担心是对的。那不闻嘴里的素斋还未嚼完,手中的筷子就又落到了饭菜上。

  但是这次,他夹的却不是素斋,而是红烧肉。不闻一边嚼一边迅速的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他一边吃一边道:“恩恩,这红烧肉倒是做的真的不错,肥而不腻,肥而不腻。”

  ……

  周围的几人都一下子安静了,他们方才还觉得十分庄严的那位高僧,一转眼就变成了和铁桐一般,他们,他们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闻看看周围的众人,仿佛也察觉出一些什么,但他手中的筷子却忍不住又为他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

  不闻又嘟囔着道:“素斋是要吃,但这酒肉,也还是吃得的,还是吃得的。”

  “扑哧。”

  “哈哈哈。”

  方才还在憋笑的那几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两个以前觉得十分厉害的少林高僧,没想到近距离接触下来,真的是太逗了。

  而不闻和铁桐两个人,却并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在那里大口吃肉,大口吃菜。

  他们难道真的不懂礼仪,难道真的脑子有问题,难道真的不仅不守清规,而且看起来很傻?

  当然不是的,当然不是这样。吴铭方才见到不闻一本正经的要教育铁桐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不闻和铁桐,已经没有把碧泪他们当作外人。

  吴铭和不闻在一起生活有一年之久,他当然知道不闻是个什么性子。吴铭非常明白,在不闻这位高僧的心目中,对外人和自己人这两个概念,分的太过清楚和明确。

  如果不闻和这个人不熟,甚至不够熟,他都会以大寺高僧的态度来对待他,彬彬有礼,一本正经。

  而如果不闻真的把你划到了他心中认为的那个亲人一样的圈子里,他就会变得很天真,很率直,甚至,有一点点搞笑。

  其实有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他们在陌生人面前,安安静静,儒雅大方,可是一旦你和他相当了解之后,会发现他虽然已经到了知天晓命的年纪,却仍然天真如孩童。

  你的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有的话,请你珍惜他,因为这样的人的内心深处,往往住着一个孩子,单纯,无邪的孩子。

  其余几人虽然并没有一下子了解这种感受,但到也不会因此而降低对不闻和铁桐的看法,他们反而觉得,这两个和尚,倒真的有些可爱。而一旁的吴铭只好挠挠自己已经长了一点短发的小脑袋,勉勉强强的跟着大家嘿嘿的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酒就已经拿了上来。酒是上好的女儿红,酒坛上的灰尘已经被秀梅用抹布擦掉了,放了好多年的黑瓷坛在抹布擦拭之后,又变的闪闪发亮。

  铁桐见有酒来了,迫不及待的从桌上站了起来,跑过去像是抢一样的把秀梅手中的一坛女儿红一把夺了过来。他夺过女儿红,一边拍开酒封,一边口中言语道:“要说起这开酒来,洒家只认第二,但谁若是敢认第一,洒家就跟他急!”

  “啪。”铁桐说话的功夫,果然就已将那酒坛给打开了。

  而其他几人在惊讶之余,不由又笑了起来。一旁的吴铭却实在不好意思再和大家一起笑下去了。

  他不由小声和铁桐说道:“铁桐师叔,你吃肉喝酒也就算了,可不能再打妄语了啊。出家人的那点戒律清规,全都让你给破了。”

  铁桐听了,反而大笑道:“哈哈,别人是佛法在口在身难在心,而师叔和你不闻师父,又怎么会和那些俗人一样,将这幅躯壳看的那般重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