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七十章 心善人则善 心恶人则恶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19-08-13 17:51:30 全文阅读

吴铭揉揉已经哭红的双眼,一边啜泣一边问道:“什么好东西?”

  王母自腰间取出一块牙牌,看了看吴铭,又看了看这块牙牌。轻轻地将牙牌往前一送,牙牌便像是有人托着一般飘了起来。

  那牙牌不急不缓,不偏不倚,轻轻地飘到吴铭手中,就像是有人送到吴铭手中一样。而这途中,竟然还绕过了殿中翩翩起舞的仙女,但却不着衣衫。

  吴铭接过牙牌,却并没有看那牙牌,只因他已被王母的这一手隔空递物功夫惊得呆了。

  凡间的武功,虽然也有不少武学大成者,传闻之中他们的武功练至化境时,便可以以气御力,以力御物,从而实现拈花摘叶,皆为暗器,都能伤人的效果。

  但是但凡御物击人者,大抵都是以内力驱使,而且这样的绝技极难控制,因而手中的物件一旦脱手,速度自然极快,所以大多数都只能直来直去。

  因此这种绝技,往往只能用来击人,却不能用来送物。

  昔年使用飞刀极为厉害的一位大侠,就能够将手中的小刀使用的出神入化,甚至在当时江湖,没有一人能够挡他一刀。

  即便是这样,也只是因为这位大侠聪明绝顶,明察秋毫,而且出手的角度刁钻难测。

  但是如果想要让他以极平缓的速度将这物件平平稳稳的送出去,而且还能拐弯,达到只是送物,却不伤人的目的,却是万万不能的。

  但是这难如登天的隔空送物的功夫,被王母娘娘施展开来,却只是像摆摆手,拢拢头发那般随意。

  王母娘娘这样的功夫,怎么能不让吴铭惊异呢。吴铭不由脱口呼道:“王母娘娘好妙的功夫。”

  功夫再好,也要行内的人才看的出来,因而吴铭小小年纪就能看出这般高深的武林绝学,同样是令人诧异的。但是王母娘娘像是早已知道吴铭不仅会武功,而且识武功一样。因而她并没有在意吴铭这句发自内心的佩服。

  王母娘娘只是微微一笑,道:“这个小物件做的还算精致,吴铭先看看,可还喜欢?”

  吴铭这时才开始看拿在手里的牙牌。这牙牌不是宝玉做成,不是金石镂刻,粗粗看去,却像是由一个扁平的果核雕刻而成。

  简单看来,那果核上面,只是刻了一座大山。但是仔细去端详,就会发现,一座大山应有的花草树木,鸟兽鱼虫,在这块小小的果核上,竟然应有尽有。

  而在山峰上面,还刻有几朵祥云,同那山中所刻之物一样,也是栩栩如生,几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虽然这牙牌没有光泽,但是内中雕刻,却是着实精致秀丽,让人不胜神往。吴铭瞧着这块牙牌,不由看的呆了。

  过了半晌,吴铭才痴痴问道:“娘娘,这世上,真有这牙牌中所刻仙境么?”

  王母娘娘并未直接回答,反而反问道:“你在牙牌上看到了什么?”

  吴铭犹豫了片刻,他像是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准确的形容出这牙牌上所刻的美丽。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道:“这里头有青山一座,山上古树千株,株株参天,奇花万朵,朵朵秀丽,美果无数,粒粒甘甜。还有飞禽万千,走兽多头。”

  不等王母娘娘说话,吴铭又喊道:“哦,对了,还有两眼清泉,一条小溪,数朵祥云。”

  想了半晌,吴铭又略感失望的撇嘴道:“只是这山是何山,花是何花,草是何草,这飞禽走兽,各唤何名,我却一个也看不出了。“

  小小的一块牙牌上,竟然刻了这么多东西,当真是鬼斧神工。而这吴铭,能够观察到这般地步,的确也足够细致。

  吴铭本当自己不仅已将这牙牌上所刻之物看的清清楚楚,而且也已形容的相对准确。

  之所以说相对准确,是因他虽知这牙牌上刻着花草虫鱼,飞禽走兽,但是却没有一个是认识的。但他的描述,却都是正确的。

  哪里知道王母娘娘听完之后,只是笑笑,微微摇了摇头道:“不止这些,你再仔细看看,这牙牌之上,还刻了些什么。”

  吴铭双眉一皱,迷茫道:“除了这些,没什么了啊。”

  王母笑道:“有的,你再看看,用心看。”

  吴铭只得拿起那牙牌,继续端详。吴铭端详了半晌,上看下看,里看外看,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吴铭只好回道:“娘娘,这,这还是什么都没有啊。”

  王母笑着斥道:“你这孩子,聪明过人,韧性又好,只是耐心,却着实欠缺了些。本宫让你用心看,自有用心看的妙义。切记,看人看物,可不能只看表象。”

  吴铭虽然耐心缺了些,但是悟性却高的很,王母说到这个地步,他当然已经明了王母的意思。于是吴铭不由又拿起这块牙牌,仔仔细细的用心盯着看了起来。

  盯着盯着,山还是那山,飞禽还是飞禽,花花草草,仍然依旧。只是吴铭除了这些之外,果真好像又看到了些其他的东西。

  吴铭仿佛看到云朵之上,有阳光洒下,温暖而明媚。而白云之旁的飞禽虽然矫健,但是却毫无掠食之意,飞的自在逍遥。

  而那山间,涓涓流水清澈甘甜,仿佛给人喝上一口,便能身心愉悦。

  再看那走兽虽然四肢健壮,牙齿锋利,却感觉不出一丝杀气。

  吴铭盯着盯着,仿佛已经入了这座山中。山中有零碎的茅屋几座,还有良田几顷。

  有哼着歌扛着锄的老农,虽然肤色已黑,手上也已磨了老茧,但是仍然开心,感谢上天恩泽。

  有年轻的妈妈为小孩扎起可爱的朝天小辫,那妈妈的眼神里,有如阳光般温暖的爱意。

  有青年男女在林间树旁择地而坐,男子为女子插上漂亮的珠花,女子的眼里,有说不尽的柔情蜜意。

  在这座山中,仿佛已经散去了所有的恩怨情仇,仿佛没有了世俗里的追名逐利。这里的人民,每一个都快乐阳光,他们感谢万物恩泽,不仅索取,而且给予。

  “你这回可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王母娘娘笑着问道。

  吴铭闻言而醒,一下子从那不仅景色如仙境,就连环境亦如天堂的地方中跳了出来,回到现实。

  吴铭道:“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时误入一山,山中人质朴安宁,待客有道。山中良田美食,屋舍俨然,一片美好宁静,没有战乱,充满花香。这牙牌上所刻,难道就是五柳先生文中所述的桃花源不成。”

  吴铭年纪虽小,但酷爱读书,因而对古书典籍倒熟悉的很。吴铭记得,这《桃花源记》,自己在《魏晋文选》当中看过,读时便已经心向往之。

  王母娘娘笑道:“五柳先生昔年眼见官场勾心斗角,无力改变,也无心干预。才写了他本人也心之神往的《桃花源记》。实际上这桃花源本就他想象出来的东西,世上哪里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

  吴铭摸摸自己的小脑袋,问道:“难道娘娘让我看的不是这个?”

  王母娘娘道:“不,我让你看的,就是这个。你可知道,我给你的这块牙牌,名字叫做什么吗?”

  吴铭道:“吴铭不知。”

  王母娘娘道:“这块牙牌,名字换做一念之间。这牙牌上所刻山山水水,就是山山水水。内中善恶,都由心生,换句话说,这块牙牌,能够照见你的内心。

  你方才之所以能够看到桃源,只因你现下心善,所以世间万物皆无恶念,天下太平。你现在再想想那个无赖张三,再看这牙牌。”

  吴铭想起那无赖张三,不禁恨由心生,悲从中来。再看那牙牌时,竟发现牙牌中已全然不是方才的景象。

  但见那山虽然还是那山,但天上的祥云不知何时已变成了乌云。天空之上,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劈下,飞禽随着闪电俯冲而下去掠食弱小。

  再看方才那走兽,面目中尽是凶相。锋利的獠牙上赫然挂了一只鲜血淋漓的兔头。

  山间的茅屋不知何时已变成高楼座座,宫院森森。

  只是高楼上,襁褓中的婴儿还在啼哭,但那年轻的妈妈却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眉来眼去,全然没有妇道操守。

  宫廷里,方才憨厚快乐的老农着了官服,将手中藏着的尖刀插到同僚的腹中,嘴角却有得意的微笑。

  小巷间,小偷悄悄的把手伸入小贩的钱袋,劫匪把卖花的小女孩绑到角落,全然不顾小女孩眼神中的惶恐和无助,眼中满是邪恶的笑容。

  看到这些的时候,吴铭已经在喘着粗气。这时吴铭又看到了无赖张三,那个无赖竟然一把抱住的吴铭的妈妈,嘴里还满是污言秽语。

  看到这里,吴铭的眼睛突然变成了野兽般的红色,而他的手里,不知何时拿了一把大锤。

  吴铭怒吼着,拿着大锤便冲了过去,势要将那张三用大锤砸的血肉横飞,甚至他希望,所有活着的人,全变成死尸。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吴铭的脸上。吴铭一惊,手边的大锤忽然间消失了,再看周围,方才所见全部烟消云散,只是还剩一块牙牌而已。

  但吴铭的脸,却着实挨了一记耳光火辣辣的疼。吴铭不由揉揉脸,才发现脸上不过只是有一朵紫云花瓣而已。

  这时吴铭才恍然间明白,方才的一切,不过是幻想而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