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六十九章 默泪仍未死 吴铭又忆亲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69  |  更新时间:2019-08-13 17:50:38 全文阅读

“我们见到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碧泪姐姐悄悄和我说,那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呢。”吴铭神秘的说道。

  “都有什么好玩的啊,快给我说说,快!”弓怜人一听吴铭这样讲,不由挨的吴铭更近了些。

  弓怜人的眼睛,变得更亮了。小孩子对未知的故事,岂非本就是好奇的。更何况,讲故事的那个人是他,是小女孩心目中喜欢的男孩。

  台阶仍然是那个台阶,绝望山上仍然荒凉无比。但是弓怜人拿着手里的花,听着吴铭讲他这些天来经历的那些事情,仿佛觉得荒凉的绝望山一下子变得奇妙起来。

  若是两个人心中有对方,坐在那里都像是天堂。

  吴铭见到的天堂是什么样子的呢?

  听说在遥远的人力所不能及的地方,有九重天,有三十六宫,有七十二殿,这个地方,叫做仙界,叫做天堂。

  吴铭当然没能走完这么多天宫宝殿,但他确实是从南天门进去的。

  南天门,紫雾氤氲,氤氲的雾气当中,有道道金光。

  两边排列着十员猛将,各个都是虎目龙眉,威风凛凛,这难道就是那传说中的镇天元帅?

  而这十员猛将后面,竟然还又跟随着十来个穿着金甲战衣的神兵。

  董奉带着吴铭和碧泪来到南天门旁,有几人手持长枪厚盾,大声问道:“来者何人。”

  董奉自腰间取出一块月牙形状乳白色的腰牌,也高声回到:“接客使者董奉带客人回宫。”

  那几人当中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这时才走近笑道:“原来是董神医回来了,神医此番下凡接人,倒是幸苦了。”

  董奉也笑道:“职责所在,何来辛苦可言。倒是千眼元帅,日日镇守天门,着实辛苦。”

  那明明只有两只眼的千眼元帅道:“哈哈,职责所在,职责所在罢了。”

  董奉道:“那我们便先进去了。”

  千眼元帅道:“董神医且慢,您倒是有玉牌在身,可以免查同行。但是这两位客人,在下还是要查一查的。”

  董奉愣了愣,又笑道:“最近怎的如此之严。”

  千眼元帅小声道:“近来天上多事,这也是必须的章程,在下也没有什么办法啊。”

  董奉道:“恩恩,那便查查吧。”又回首对吴铭和碧泪说道:“你二人先到验区接受检查。”

  吴铭和碧泪正茫然间,一名守卫说道:“请随我来。”便领着吴铭和碧泪往前面一排黑石房子走了过去。

  接着,二人就分别进了一间仅可容三人的小房子中。碧泪进去时,房中竟有一位女官。

  那女官也是金甲神衣,头上却束着一根红绳。她腰上斜挂着一柄宝剑,虽然未镶珠玉,但是着实寒气逼人。

  宝剑虽然寒气森森,但那女官却是笑着的,那女官笑着说道:“请把衣服脱了。”

  “什么?”碧泪觉得自己没有听清楚,不由又问一遍。

  那女官仍然笑着说道:“请把衣服脱了。”只是这时那女官的眼睛,竟变成了眩人的蓝色。

  那妖异的蓝色眼睛,仿佛有种摄人的魔力,逼的你不得不听从她的话。方才还在惊讶的碧泪,此刻竟然乖乖的把衣服脱了。

  待碧泪脱下衣服之后,那女官一眼都没看碧泪那秀美而又强健的身体,只是把碧泪脱下的衣服轻轻地抖了抖,然后又温柔递给了她。

  原来那女官让她脱衣服,只是查验她有没有带什么危险的东西而已。但是作为神仙居住的弥罗宫,有什么东西对他们来说是危险的呢?

  检验完毕以后,那女官的眼睛又变成了黑色,女官笑道:“您已过检,弥罗宫欢迎您。”

  接着后面那面墙不知怎么一下子消失,碧泪就从后面那面墙走了过去。

  碧泪刚走出来,就看到旁边蹦蹦跳跳十分欢喜的吴铭。

  吴铭跑过去拉着碧泪的手道:“姐姐你怎么这么慢啊,走啦走啦,董奉叔叔在前面等着我们那。”

  碧泪被吴铭拉着往前走,心中却不由在嘀咕,天上的人,难道不是一眼就看的人心善恶吗?还需要用这样的检查方式?真是奇怪。

  碧泪二人随着董奉往前走,碧泪心中还在疑惑的时候,董奉已和碧泪和吴铭二人说道:“玉皇近日正在清修,我先带你们去见王母。”

  弓怜人撅起小嘴道:“我还当你上天去见了多少有意思的事情,除去那些看大门的,原来那董奉也只是带你们见到王母一个人而已。”

  吴铭道:“你听我继续讲下去嘛。”

  弓怜人却是实在不想听下去了,她眼睛一转,道:“你不如先和我讲讲天上的建筑到底和人间有什么不同吧。”

  吴铭撇撇嘴,只好先捡弓怜人想听的讲了下去。

   南天门后便是仙道,天上自然云雾缭绕。吴铭他们所走的路,全部都是由青色的玉石铺成。

  玉石本就晶莹,此刻铺在路上,将整条路都铺的光彩夺目,绚丽诱人。与其说是走在上面,不如说是飘在上面更为贴切。

  玉石本就稀缺,此刻却铺了满满的一条路。吴铭和碧泪走在上面,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这些凡人拿来在手上把玩的珍品,此刻却被当作普普通通的石头铺成路,天宫上的奢侈,又岂是人间所有。

  他们慢慢走上前去,但见青云飘荡,祥光温和。根根玉柱洁白无暇,高达数仗。路边名花摇曳,千年不败;台上瑞草轻摆,万载常青。

  来往的仙人扎着玉簪,脚蹬珠履,彩带轻飘似羽,仙巾曼舞如梦。

  琉璃盏上,摆了无数黑的红的仙丹,玛瑙瓶里,插了几株青的紫的珊瑚。碎玉的圆桌上,有金缕丝织成的台布,金杯里,是人间难得的琼浆。

  他们沿着玉石路直走,直走到一处清澈如洗的宫殿前才停下。

  这宫殿晶莹若水,高大如山。他们还未进入宫殿当中,便已经闻到了仿佛是桂花一样的清香。

  “半醉凌风过月旁,水精宫殿桂花香。”难道这就是当年仙女身骑白凤,前来赴宴的瑶池吗?

  讲到这里,吴铭突然间停住了,板着脸道:“我要讲我上天庭后唯一见到的那个王母娘娘了,你还要听吗?”

  弓怜人听到这里,才扑哧一声笑道:“听啦听啦,求求你快点说好不好。”

  吴铭自己也开始笑了起来,继续接着讲了下去。

  吴铭碧泪二人跟着董奉进了瑶池,但见内中果然有数株仙桂开放。

  那仙桂叶绿如玉,花色淡黄,一朵朵花瓣像是小小的精灵,跃动着生命的芬芳。香气不经意间飘入鼻中,竟让人觉得说不出的欢欣愉悦。

  那仙座竟然也是由花藤制成,扶手两旁,开满了银白色的紫云。仙座上那人,头戴一顶方形帽子,身披彩色霞衣。

  她头上发丝随风而飘,散乱中却有一种别样的美丽。仔细看时,丹唇微启间,竟能看到两颗虎齿,显出本不属于她的俏皮可爱。这人,便是西天的王母了。

  董奉在台下躬身行礼,道:“秉王母,吴铭和碧泪,臣已带到。”

  王母微笑摆手:“好了,你下去吧。碧泪和吴铭,你们二人先坐。”

  董奉闻声而退,碧泪和吴铭听令坐下。这位西天的王母,言语间自有威严。

  王母开口道:“你的妹妹默泪未死,只是她现在中毒已深。本宫已命董奉为他医治,碧泪你不必担心。”

  王母并没有问碧泪和吴铭此番来意,也未说她此番让吴铭和碧泪上来又有和用意,只是王母一上来说出来的话,便直击碧泪的内心。

  碧泪听完这话,心中一怔。比起她奇怪王母为什么能够明白她心中的想法,更让她激动的是,默泪未死!

  那个懂事的女孩,果然还在。碧泪一想到这个妹妹,心中便涌起了温暖和无尽的想念。此刻听说默泪中了毒,当然万分担心。

  碧泪赶忙问道:“不知默泪到底是中了什么样的毒,还请王母娘娘告知。”

  王母道:“你妹妹中的毒,你不必知道,只要知道她现在安全了便好。”

  王母又接着道:“好了,你的心事已了,你先下去吧。”

  默泪心中担忧,忍不住欠起身来,想要再问问。

  王母已然已经看出默泪心中的想法,摆摆手温柔道:“本宫说了你不必担心,你便可不必担心,下去吧。”

  这时,碧泪才终于心有不舍得慢慢退了出去。王母的话,她终究是不敢违背的。

  此时殿上已只剩吴铭和王母二人。

  王母还未开口,吴铭就问道:“您就是天上的王母娘娘吗?”

  王母笑道:“是啊,我就是啊。”

  吴铭又盯着王母好久好久,突然间低下了头,流下了两行清泪。

  王母也觉得很诧异,天下众生的心事,她几乎都可以看透,但是放到吴铭身上,她却怎么也看不出来,不知他因何喜,因何悲。

  王母既然无法看出,便只好问,笑着问,王母问道:“小吴铭,你怎么哭了。”

  吴铭轻轻地啜泣道:“没有,我只是觉得,王母娘娘长得和一个人实在太像,我想起了那个人。”

  王母问道:“谁?”

  吴铭道:“我娘,我娘也和娘娘一样,有漂亮的虎牙,我娘也会像娘娘一样温柔的对我笑,我娘的身上,也总有一种,和娘娘一样的桂花香气。”

  王母当然也知道吴铭母亲的遭遇,吴铭的遭遇。王母仿佛又想起了在那条人心攒动,人心惶惶的街上。

  想起了那个万恶的无赖,那个绝望的满头乱发的女子一嘴淌着血的银牙。母爱何其伟大,母爱何其珍贵。

  想到这里,王母不禁也难过起来。但是她有怎么能够让这个孩子继续去想那悲伤的往事。

  于是王母岔开话题讲道:“吴铭不哭,我送给你一样好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