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六十章 船往九霄去 棍自天上来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19-08-08 19:40:55 全文阅读

小船已经飞走,飞行的小船如剑,穿过阴风,内中自有一股正气把持。而仍在地狱上空的董奉,已经和牛头马面战成了一团。

  你有没有见过厉鬼的板斧劈来,你有没有闻到过钢叉没有一点声音就破空而来迎面而上的死亡气息?

  董奉见到过,董奉闻到过。仙人,也会分出一个法力高低。董奉作为仙界的医者,接待客人的来使,法力自然低了一些。

  倘若说他救人的本事,那当然是没有几个人可以比得上的,而会救人的人,往往也精于杀人,所以董奉杀人的本事,按理说应该同样厉害才是。

  但是一个常常救人的人,又怎么会去想着杀人呢?这话听着虽然拗口,但是你若仔细想想,就会发现的的确确是有那么一些道理。

  所以要是论起董奉杀人打架的功夫,实际上不知道要比牛头马面生涩了多少。

  你看那两个鬼差身形鬼魅,磷火点点,好似吸血的蚊蝇,缠在董神医的两边。周边的空气,都变的阴冷和稀薄。

  牛头和马面二鬼,一会儿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时而又一名在左一名在右。忽而使个招数佯攻,忽而又一起攻向董神医的下盘。

  直将我们的神医逼的一会儿退一会儿躲,一会儿以银针挡一下那牛头马面二鬼的来路,一会又迅疾的撒出毒粉希望能够扳回一城。

  只是,董神医两只手里打出去的银针,不知怎么,全部都落了空。本来撒在牛头马面脸上的毒粉,不知怎么,被那阴风一吹,就一下子变得不知所踪。

  是不是天上的神也会被打败,是不是董神医已经无人可救?利斧已经碰到了皮肤,再往前一寸,就将血溅五尺;钢叉已经划破衣衫,再稍过片刻,就将深入骨髓。

  那只小船呢?小船是不是已经在董神医灌注了真力之后一飞而上,到了天庭,到了弥罗宫之中?

  没有,那只董神医方才全力一搏而推上去的小船,现在突然又返回来了。

  黑暗的地狱里没有光,但那船上却自带着光芒。那光芒,好像是太阳的光芒,终将冲破所有的黑暗云层,给人温暖,让人勇敢。

  方才如箭般飞出的小船,回来的时候,竟然比箭还要急,比箭还要快。碧泪和吴铭,竟然仍然在船上。

  一个弹指间就是六十个刹那,而连一个刹那都不到,那只载着碧泪和吴铭的小船就已经飞了过来,飞到董奉和牛头马面的身边。

  牛头和马面的利斧和钢叉,遇着那船就像是遇到了炙热的火焰,一下子就化成铁水。温暖的太阳的力量岂非本就比阴冷的风的力量要大的多得多。

  小船又已经飞离地府,带着吴铭和碧泪,带着董奉。吴铭和碧泪整个人的感觉都是蒙的。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知道,这本来疾飞而上的小船忽然之间拐了一个弯,又原路返回。速度快到他们看不到天上的云,看不到地下的草,看不到天上的灯光。

  等到他们再看到眼前的风景时,董神医已经重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方才那阴气逼人的地府,那狰狞的厉鬼,已经不知去向。

  而董奉,又已经坐在了船尾。

  唯有董奉两颊留下的汗珠,告诉吴铭和碧泪,方才的那一切,隔开的大江,滚落的巨石,还有无天无日的地府,都真真实实存在过。并不是一个梦。

  而坐在船尾的董奉,朝着船边抱拳道:“多谢上仙相助,这二人小仙定当带回弥罗宫。”

  上仙?上仙在哪。碧泪和吴铭左看右看,都没有发现上仙的踪迹。只是往下一望,突然间看到一根巨大的铁棒深入地府之中,仿佛将一处庭院当中的什么东西捣的稀烂。

  吴铭和碧泪再想去问董奉,董奉竟然又回到当当初的冷漠和淡然,对方才发生的一切,竟然又只字不提了。

  “咚”。巨响,只有一声巨响。好不容易才发现仙人掌院落是一处没有危险的院落的不闻三人,就在刚刚安定下来的时候,突然之间听到了这么一声巨响。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根火红的棍子板板正正的插在仙人掌上。那株本来泛着绿光的仙人掌,现在就像一个被烤焦了的土豆,变成一团黑色的灰。

  仙人掌上根根挺立的刺,现在都已经枯萎成了一根根软毛,挂在那团黑灰之上。

  而那根长棍,竟然在鼓捣完这株仙人掌之后,转了个圈,又飘然而上。这根自天上而来的棍子,竟然又重新飞到天上去了。

  原来董奉的话不尽然全对,这地府之中的仙人掌院,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再安全的地方,也有人敢让他变得不安全。而让安全的仙人掌院变得不安全的是谁?是不是那个董奉口中的上仙。

  仙人掌院中,除了不闻和破袋子三人,不知何时,竟又多出来好多人。那为首的十个人,将那株仙人掌,啊不,那团黑灰团团围住,脸上的怒容,也已经烧成了一团火。

  那十人当中的一人,豹眼师鼻,头上仍然带着顶方冠,正是方才接待不闻他们三人的秦广王。

  再看那其余九人,一人身着长袍,短脸阔口;一人横眉怒眼,双手抱在胸前捧笏;一人皱着双眉,长着连耳的长髯;一人脸孔倒是白净,两侧却以垂香袋护耳;一人竖着双眉,长着大口,头上竟然带着顶战盔;一人也带着顶方冠,却是生的扁鼻凹脸;一人面皮白净,双手捧笏;还有一位老者,长着连鬓的长髯,而挨着秦广王的那人,长得倒也端庄,脸上却有短短的胡须。

  原来这十人,正是十殿的阎王。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这十个殿的阎王,竟然悉数到齐了。

  “谁?这是谁弄的?”秦广王怒道。

  “到底他妈的是谁?有种就他娘的站出来!”白净面皮的阎罗王脾气竟然最大,一怒之间,爆出了粗口。

  “大哥五弟先不要着急,先问问这院中的三人为妙。”五官王讲道。

  “我们,我们什么也没看到啊。就看到一根棍子下来,然后就成了这样了。”十殿阎王还没问,假包公就先将方才的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讲了出来。方才发生的事,其实就这么简单,就是关于一根棍子。

  只是假包公刚刚讲完这句话,破袋子赶紧将手中的打狗棍往后藏了藏,狠狠的瞪了假包公一眼。仿佛在说,那根棍子不是我这跟棍子。

  而不闻仍然捻着佛珠,并没有搭话,不闻是不是已经真的修炼到了连鬼神发怒都已不怕的程度。

  十殿的阎王一起盯了这三个人半晌,秦广王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他们再厉害,现在也不过是凡人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秦广王接着道:“兄弟几个,我们还是到议事堂再商议这事罢。黑白二使,你们先安顿三位在院中歇息,守好了周围,不可再出了乱子。”

  “得令。”黑白无常二位使者得令留守在仙人掌院中,而其他鬼使又幽灵一般散去,几位鬼王飘然而走。

  “三位便在这院落之中歇息几日罢,这院中的所有厢房,皆可居住。”黑白无常讲完这句话之后,便出了院门外,如门神一般,立在两旁,再不言语。

  而不闻三人,此刻才有时间仔仔细细的打量一下这处所谓的仙人掌院。

  仙人掌院当中已经没有了仙人掌,当然也没有仙人。但是仙人掌院当中的厢房,却毫发无损。

  院落之内的厢房,竟然隐约间有着帝王的气派,雕梁上,刻着翱翔九天的飞龙,画栋上,画着浴火重生的飞凤。

  而厢房之内,竟然有灯,灯如豆,却照的整个厢房亮亮堂堂。为保险起见,不闻破袋子和假包公三人并没有一人选择一个厢房居住,而是三人都待在了一个厢房之中。

  “假大人,您上报圣上之后,圣上可有回话?”不闻问道,从假包公重返少林到现在,不闻还没有时间问一下那三千万两黄金的事情。

  “哎,别提了,皇上大发雷霆,不信有鬼。反倒认为下官实在敷衍了事。但多少也是体恤下官几分,没有步步紧逼。只是给了最后一个月的期限,倘若一个月之后下官还是查不出那三千万两黄金的下落,只怕难免要成了这地府当中的常客了。”

  假包公言语之间,满是无奈和苍凉。自古以来的帝王和大臣,上级与下级,哪一个不是依靠着价值维系着关系。

  如果你对你的上级没有价值,那么你的上级当然会抛弃你。废物,废物这个词往往是相对而言的。

  当你对一个人有用的时候,那么你就不能算作是一个废物,如果没用,那么你就是一个废物无疑了。

  假包公现在无疑就已经游走在了废物的边缘。所以他叹息,所以他还没到下地狱的时候就提前到了地狱一探究竟。

  但是就在这处仙人掌院落之中,就在这个厢房里,又能够查探到什么线索呢?

  破袋子皱起眉头,仿佛也在为假包公发愁,而不闻看着手里已经不再转动的佛珠半晌,突然到:“走,我们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