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五十九章 神仙入地府 凡人斗鬼差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19-08-08 19:39:59 全文阅读

“什么?”

  这次的这个什么,是不闻问出来的。不闻问这句话时语气当中的惊讶,比假包公方才问为什么要让他们去当官时的惊讶不知重了多少倍。

  假如世上还有什么是不闻放不下的,那就是吴铭了。吴铭毕竟是不闻的最后一个徒弟,也是不闻最小最可爱的一个徒弟,更重要的,是吴铭他还小啊。

  以吴铭的年纪,让他来做地府的一殿阎王,不是不合适,而是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首先,吴铭即便学了心经和皇天清歌决,甚至在这之前吴铭就已经将十二怪经修了个大概。但是就像碧泪之前说的那样,在他没有足够的内力之前,根本就连世上的人都斗不过,更何况现在是让他统摄地狱的幽魂呢?

  其次,地狱的阎王还有换班的?这不闻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啊,十殿之中殿殿有主,但是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这些本就是定好了的。倘若是吴铭接了这秦广王的位置,那么现在的秦广王又该去往何处呢?。

  难道就连鬼魂也有寿命,神仙也会经历生老病死?这,这不合常理啊。

  不闻瞪大眼睛看着秦广王,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破袋子和假包公也用惊讶的眼光看着高高坐在殿上的秦广王。

  破袋子和假包公对吴铭的感情虽然没有不闻对吴铭的感情那么浓,但是即便以常理来度量,让一个小孩子去当阎王,这件事情也充满了蹊跷。

  让一个凡间的小孩子来当地府当中的一殿阎王,这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像是说书人口中的奇怪情节,而且是十分扯淡十分不尽职的说书人写出来的荒唐段子。

  而不闻和假包公他们在殿堂之上说的所有的话,也只有这两个‘什么’了。因为秦广王好像并没有给他们太多质疑和反驳的机会。就在不闻刚刚问完什么,破袋子假包公仍然在用惊讶的眼睛看着秦广王的时候,秦广王就又开始说话。

  坐在殿上的秦广王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们的惊讶,也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他自顾自接着说道:“几位穿越阳世阴间,现在想来已经累了,先去休息吧。稍后本王会命人将批文发给几位英雄。”

  “不是……”

  “大王……额……”

  “哎……”

  破袋子、不闻和假包公几乎同时想要再问几句。但是不等他们三人再问,大殿突然神奇般的消失了。

  那本来千年燃烧的火,矮几上的珍果美酒,殿上的阎王,突然之间消失。一阵好大的风吹过,黑色的风,夹杂着呼啸的风声。

  仿佛就是这黑风,吹走了千年的火,吹散了矮几上的珍果,那殿上的阎王,是不是也随着这古怪的黑风倏忽而去?

  不知道,不闻他们虽然不知道那些个大殿上的东西和那个神秘的秦广王到底是不是被这阵奇怪的风吹走的。但是他们却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自己就是被这阵风给吹起来的。

  炎热的夏天,微风拂面可以带来阵阵清爽,凌冽的冬天,寒风刺骨入髓让人发自内心觉得寒冷,龙卷风狂躁,初春的风温柔。

  但是从来没有一种风,是这么阴气逼人而又强大无比。它不似狂风肆虐,但又比狂风残暴,它不似春风温柔,但又比春风轻了好多。

  这样的一阵风吹过来,仿佛带来了无边的黑暗。不闻等人的脚已经不由自主的脱离了地面。

  不闻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猛地往下沉,想要不被吹起,破袋子翻了个跟头,想要接近地面,假包公干脆四肢朝地,想要爬到地面上。

  但是没有用,完全没有用。这些个在人间叱咤风云的英雄,到了地府,竟然连一阵风都挡不住。哪怕是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也还是被吹走了。

  阴风肆虐,等到阴风再停的时候,不闻等人已经被吹到了一处庭院之中。庭院里无花无草,唯一的植物,就是院中那株硕大的仙人掌。

  仙人掌发着绿色的光,阴暗的绿色,就像是聚集的鬼火。除此外,四下无声。四处静的可以听得到呼吸。

  “不闻大师,您看?”假包公问道,却背靠着不闻,警惕的看着四周。

  而破袋子,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握住了打狗棍。这个丐帮当中的老帮主,即便到了地府,也拿着自己的武器。叫花子总是要带着根棍子的。

  再看不闻,佛珠仍然在手,佛祖仍在心中。不闻看了半晌周围的环境,忽然道:“这也许就是那位秦广王和我们所讲的休息的地方。”

  接着,不闻继续说道:“大家分散一点看看周围有何异样,一切小心。”

  假包公和破袋子闻言而动,轻轻四散开来。他们几人虽然不是幽灵,脚步间的轻盈却不比幽灵差了多少。

  四下无人,除了不闻三人的呼吸之外,就连他们的脚步,也是无声的。这样的轻功造诣,除了不闻破袋子之外,假包公的步伐竟然也轻盈灵动的很。

  地府,何必要来,来了又有什么用?假包公的心中已经有一点后悔。假包公一边查看周围的环境,一边在想,破袋子和不闻会不会也在后悔。假包公也在想,除了他们三人之外,恐怕再也不会有人能够活着来到地狱了吧。

  当然有,既然他们能来,别人当然也就能来。吴铭和碧泪就已经来了地府之中,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接他们的那位董奉董神医。

  和不闻等人不同的是,吴铭和碧泪醒过来的时候,仍然在船上。董奉仍然在他们的身边。

  只是那船,已经不是行走在江面上,而是行走在空中,黑暗的空中。天上没有阳光也没有月光,只有无边的黑暗的乌云一浪一浪,一浪一浪的乌云下有点点火光在闪烁。

  “这里就是地狱了。”董奉说道。

  董奉又道:“我们并没有地狱的请柬,所以没有办法从正门进入。不请自来的客人,地府往往是不欢迎的。你们想要说话可以,但是一定要小声,除了我们几人之外,不可被其他几人听见。”

  吴铭捏着嗓子轻声道:“那我们现在是在地府的哪里啊?”

  董奉道:“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地府的上空。你看,那里灯光比较亮的地方,就是地府当中的第一殿,那第一殿当中的主人,便是秦广王。你们在凡间,应该已经听说过了很多传闻,其实那些个传闻,大部分都是真的。十殿阎王的传说,也是真的。”

  碧泪和吴铭点点头,不敢在言语。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董奉的话,到了地府,反而多了起来。

  董奉接着道:“看到那株巨大的仙人掌了没有。那处庭院,便是地府当中唯一的待客之处。地府虽然恐怖,但是唯有那处有仙人掌的院落,是绝对安全的。”

  碧泪仔细瞅了瞅那处院落,看着院门上的牌匾,小声到:“仙人掌院?这院子的名字,就叫仙人掌院?”

  董奉道:“是,这院子的名字,就叫做仙人掌院。茫茫的沙漠之中,除了仙人掌,又有什么能够存活?满是幽魂的地府之中,除了这处院落,又有哪里不是阴风肆掠?”

  董奉的慢慢的说着,说道最后,仿佛成了轻轻地梦呓。这位神医,这位也许是神仙的董奉,在说起地府来,竟然隐隐约约透露出了一些恐惧。

  此刻阴风更甚,飘荡的小船仿佛越来越慢。而一旁的董奉仿佛有一点慌张。忽然袍袖一挥,御船急往上飞去。

  董奉抽身对吴铭和碧泪喊道:“坐稳了!”

  地府仿佛渐远,但是阴风仍然不散。阴风之中,夹杂着零星的鬼火。小船虽快,但是却穿不过那阴风,摆不脱那鬼火。

  “董神医慢走,且将那孩儿留下。”小船旁忽然有个声音在喊,声音沙哑而且尖锐,这是来自地狱的呼唤。

  那声音言语之间,阴风忽然变得肆掠起来,小船一下子变的寸步难行。

  鬼火忽然间停下,地府当中的牛头和马面二鬼,一下子幽灵一般出现在小船的旁边。他们手里拿着钢叉和利斧。方才的那鬼火,竟然就是他们头上那顶熊熊燃烧的帽子。

  “哼,天上的客人,你们也有胆子拦?”董奉冷哼道,双袍中的真气却仍然鼓鼓荡荡。并没有正眼去看这牛头马面二鬼。

  但是显然,天上的客人,牛头马面二鬼当然是敢拦的。

  “董使者,都是为人差事。你就通润一下呗。咱们只要这个小娃娃,那个女娃,你带到天上去罢了。”牛头鬼嬉皮笑脸道。

  见着二人嬉皮笑脸,董奉更加生气,怒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嘿嘿,咱们都非凡间人,要王法干什么?”马面鬼嘻嘻一笑,头上的火苗,却燃烧的更加炽烈。

  这一战,似乎已经不可避免。

  “哼,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了。”董奉冷哼一声。

  “嘻嘻,嘿嘿,那您可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牛头和马面二鬼言语之间,便已经欺身而上。

  地狱当中的鬼差,竟然不怕天上的仙人。这话说出来,又有谁敢相信?但见这两位鬼使,拿着钢叉和利斧,已经劈头盖脸的砍了过来。

  阴风再一次开始肆掠,地府当中的厉鬼,已经发出了刺耳的怒吼。这牛头和马面,脸上写满了狰狞。

  董奉见势不对,忙跳下船来,用尽双袍当中的真气,将那小船一推,推出地府当中。而他自己,已然下了决心,要和这牛头马面,拼个你死我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