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五十八章 不闻入地狱 阎王吴铭替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19-08-07 20:40:27 全文阅读

只见汹涌波涛的江面上,竟真的有一辆马车在江面行走。远处健马长嘶,疏忽间便已不见了踪影。

  吴铭和碧泪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马车出现在江面上,又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马车驶入滚滚江水当中。

  吴铭甚至狠狠的眨了眨眼,接着又用小手用力揉了揉眼睛,他实在不能够相信这是真的。

  这时江面突然开始下潜,莫说是天上的白云朵朵,就连地面上的花花草草,也都像是长在天上一样,吴铭等人抬头望去,那些人间的花草也突然变得高不可攀。

  这滚滚江水,好像是硬生生要将地面分为两半一般,两边的泥土和乱石,源源不断的砸了下来,眼看就要砸到吴铭他们坐的这艘小船上。

  说时迟那时快,董奉突然间自船尾掠到船头,一只手便把吴铭和碧泪两人紧紧抓住,沉声吼道:“闭目,屏气!”

  董奉方说罢,便用闲下来的那只手握紧小船的船沿,用力一掀,便把小船掀了个底朝天。

  “咚、咚、砰、咔嚓。”董奉刚刚把小船掀过来,人大的乱石和一块块黑色的泥土便砸到了这小船上。

  只是这小船当真结实的很,经过不断的重击和拍打之后,仍然安然无恙。而在船底的吴铭和碧泪经那江水一泡,竟然像是一下子喝了十二斤的蒙汗药,突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闭目,屏气!”这是继‘请君入棺’这句话之后不闻等人听到的第二句话,但是不闻等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这句话,更想不到他们会和碧泪吴铭听到相同的话。尽管他们听得的这话,是黑白无常说的,并不是董奉。

  不闻、假包公和破袋子上车之后,马车门便立马合上了。这时不闻等人才开始打量这辆形似棺材的马车。

  与别的马车不同,这辆马车没有一扇窗户,但是内中倒也不黑。原来马车四个角上,都挂了一盏白色的灯笼,虽然诡异,但是倒将马车车厢内照的白茫茫亮堂堂。

  马车上除有供不闻三人所坐卧的软椅之外,竟然还有一方小小的桌子。那桌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菜肴,仔细望去,竟都是人间少有的奇珍异果,佳肴美味。

  你看那一盘盘,有冷荤,有蜜饯,有点心,有甜碗;再看那一盏盏,有鸭翅羹,有鱼翅羹,有蟹肉羹,还有三鲜木樨羹。

  荤素各色菜样样味美,煎煮南北饭种种色鲜。小桌虽然不大,但菜倒着实摆了不少。

  有菜怎能无酒?桌上摆的酒竟然也是世上少有,血色的酒里散发着一阵阵的果香,那是自关外而来的葡萄美酒;还有琥珀盅盛满了无色的清酒,酒香清冽而又绵远流长,竟然是当时大内皇宫当中都少见的秋露白。

  假包公正在大口大口的吸着秋露白,破袋子竟也将他的叫化鸡放到了桌上,他一手拿着鸡腿,一手还抽出空来和假包公碰了一下杯。

  旁边的不闻,竟然也拿了一盏玻璃清杯,杯里盛了半杯血色的葡萄美酒。此刻,不闻正剥了一颗广东运来的荔枝,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就在假包公和破袋子碰杯,不闻将荔枝送进嘴里的时候,车厢的门突然之间打开了。

  不闻和破袋子假包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所乘坐的马车早就已经脱离了地面。他们更没有想到那匹瘦马竟然突然一下子一头扎进江水之中,朝着那巨浪滔天处冲去。

  突然打开的车厢门使得江水一下子全部倒灌到了车厢之内,“闭目,屏气。”这句话,这四个字,不闻他们就是在江水灌入车子内的时候听到的。

  假包公咕噜一下咽下了那一大口秋露白,破袋子的嘴里还含着半块鸡肉,不闻的那颗荔枝,连核一并被吞了下去。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有然后的意思就是不闻等人在听完这四个字以后,就也和吴铭碧泪一样,晕了过去。同样什么也不知道了。

  地狱,地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地狱里面的恶鬼是不是真的能够勾魂,里面的冤魂是不是总是在绝望的呼喊,里面的恶灵是不是真的面目狰狞。

  此时不闻和破袋子以及假包公三人已经到了地府的门口。

  他们当然没有死,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只是当时江水倒灌时,即便黑白无常不同他们说,他们也会出自本能的闭目和屏气。

  等到他们再醒来时,便已经站到了这里,站到了幽冥地府的门口。不闻当然也并不认得幽冥地府到底是什么样,只是那城门之上挂着大大的一块铜牌,上面书了“地府幽冥”四个大字。

  黑白无常不知何时已到了他们三个跟前,那位白无常白爷道:“请。”然后这黑白二使便自顾自的向城门内走去。

  而不闻等人便不自觉的跟上了前去。所谓艺高人胆大,这三个人,有一个依国法判尽天下是非,有一个拿破袋游遍山河大川,有一个捻佛珠堪破人情冷暖。

  但是唯独的,真的地狱是什么样,他们都没有去过。今日有幸得见,当然不能错过。

  我们想象当中的地狱是不是有油锅,有枷锁,有狰狞的鬼魂。但是等到不闻他们真正的踏进地府幽冥之后,才知道我们想象的那些,不过只是一直以来的想象而已。

  不闻和破袋子假包公三人跟着黑白无常进入幽冥地府城中,只见天上无光,地面满是黑土,四周悬吊着巨大的铁锅,铁锅里烧着千年不灭的火,算是幽冥当中的灯光。

  幽冥里的鬼使,带领着死去的鬼魂前往轮回之地,刚入地府的新魂,竟然还在一处柜台上进行着仔细的登记。牛头和马面二鬼,手持着钢叉利斧,维持着各路鬼使魂灵的秩序。

  地府之中,竟然并没有听到无望的惨呼,也没有见到太多狰狞的恶灵。但是不闻等三人仍然在心中泛起阵阵寒意。

  尤其是不闻,心中的那股寒意更甚。不闻总是觉得,在这地府当中,布满了死亡的气息,充斥着一种不可抗拒的毁灭一切的力量。

  这种力量,仿佛有着巨大的野心,无论是凡人还是高在九天之上的弥罗宫之中的神,都将被这种力量毁灭。

  高高的城墙仿佛遮住了不闻等人的眼,也遮住了他们的心。不知在这巨大的城池之中拐了几次弯,过了几道桥,才看到一处宫殿,那石门的边上只刻了两个字“壹殿”。

  古老相传,地府分为九泉十殿,十殿当中殿殿有主,也就是后世所称的十殿阎王。现下不闻等人看到的这处宫殿,想必就是地府十殿当中的第一殿。

  不闻等随着黑白无常走入殿中,便看到了坐在厅堂之上的一殿阎王秦广王。秦广王坐在宽大的鬼头鳖腿的铜椅之上。

  而在秦广王身旁,竟然还有六个生的美貌的鬼妾女使在旁侍奉。两旁列座着文武判官,在那里批阅文案,勾勾画画。

  再看秦广王,端的是豹眼狮鼻,络腮须长可及地,脚蹬官靴,头戴方冠。当真是威风凛凛,气貌堂堂。

  那黑白无常见了秦广王,也不下跪行礼,只是弯腰拱手作揖。

  反倒是秦广王先开口道:“老七老八回来了。”

  那黑白二使这时才答道:“是,人已带到。”

  秦广王道:“好,你二人退下吧。”

  接着看了看左右判官,身边侍妾,又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

  这几个鬼差侍妾退下之时,才真的像是幽灵一般,悄无声息时,已经全都不见。

  大殿上只剩下秦广王和不闻几人。不闻等人也已坐下,矮几竟然也放了几碟珍果和一壶清酒。尤其那清酒,闻起来绝不比他们方才在马车上喝的秋露白差。

  这时破袋子不禁又想起了方才马车上的菜还热,酒还多,无奈全都被那大水全部冲了去,当真是可惜的很。爱吃和会吃的人,不管到了那里,都是把吃先放到第一位的。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破袋子只顾想那些吃的,此刻他的手已经抓了一枚桌上的苹果,大口大口咔嚓咔嚓的咬了起来。对殿上的阎王,根本理也不理。

  而不闻本就是佛门的高僧,早就将生死看的极淡。下一刻会怎样,他根本想也不会去想,既然秦广王无话,他干脆就闭目养神起来。

  唯有假包公,他在人间本就名满利满,这一趟下到地狱,本来就是为了追查那黄金被盗之事。此刻无人说话,又是怎么个查法?

  要说是他们三人阳寿已尽,但是又不见二位鬼使带着他们二人去登记。更何况,假包公活了这么些年,也没听有那个人快死的时候还会接到地府幽冥的邀请函啊。

  想来想去,直急的假包公在一旁抓耳挠腮,好不自在。

  但那秦广王仍然是一言不发,直等到破袋子将那苹果吃完,假包公不再抓耳挠腮,秦广王才终于开口。

  秦广王道:“本王此次请三位英雄前来,有两件事相商,这第一件,便是想聘请三位到地府做官,协助我们十殿阎王管理阴世。”

  “什么?”假包公一听便大吃一惊,到地府当官?假包公在人间的官职虽然不是将军,但是却不知比将军风光多少,又何必来地府当官?

  假包公还想再说,却被不闻和破袋子一起用眼色制止了。

  不闻问道:“那第二件事呢。”

  秦广王道:“本王想请吴铭前来接替本王一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