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五十四章 使者再上山 梦中奇异事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17  |  更新时间:2019-08-05 22:50:57 全文阅读

烟雾依然朦胧,然而眼前的情况却逐渐清晰。铁桐一下子从方才的出神当中醒了过来。他左手抄起扫把,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站住,你到底是什么人。”铁桐大吼道。

  奇怪的是,铁桐这声震耳欲聋的吼声,那小沙弥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而就连少林寺当中的其他僧人,也根本没有听到铁桐的这声怒吼。

  按理说,铁桐就在少林门口大吼,少林寺当中是理应听得到的,但是并没有。而这短短的时间里,那小沙弥已经到了铁桐的眼前。

  “圣僧您好,我只是来送信的。”那小沙弥用细如蚊蝇般的声音讲道。他双手缩在袖中,本来个子就不高,头却仍然在低着。虽然是在铁桐说话,却只是畏畏缩缩的盯着铁桐的脚,显得既害怕又不自然。

  “哈哈哈,咱家活了这么久,也有人叫咱家花和尚,也有人叫咱家铁疯子,咱那老哥更是管咱莽撞鬼、疯和尚各种各样的乱叫。但被别人叫做圣僧,这还是头一遭。不过不管你是谁,还是莫要再这样叫的好。圣僧这么大的名头,咱家可当不起”

  铁桐一听那小沙弥竟然叫自己圣僧,不由觉得好笑,话也变得多了些。但他又确确实实感觉担不起这个名称。

  “嗯,嗯嗯,那个……大师,我只是来送信的。”那小沙弥听了铁桐的话,果然不再叫了,却仍然畏畏缩缩的,头仍然低着。

  铁桐打量着这个小沙弥,却根本看不出这小沙弥身上曾经练过任何武功。半晌,铁桐忽然用右手托起那小沙弥的脑袋。

  那小沙弥的头,终于被迫的抬了起来,眼神中却仍然在躲闪,还是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真的就像是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邻家小孩。寻常人家腼腆的孩子,见到陌生人,总是有些害怕的。

  铁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甚至觉得自己方才的那几句话是不是说的有些太冲了点,以至于吓到了这个小孩。

  想到这里,铁桐不由温柔道:“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头抬起来。尤其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一定要看着他的眼睛。自信和尊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

  铁桐说的这几句话,确确实实是发自肺腑。发自肺腑的话,通常是能够起到一点点作用的,那小沙弥的眼神终于不再飘移,但是语气中仍然带有几分怯弱,小沙弥道:“恩恩,我知道了。”

  看到小沙弥的这般表现,铁桐心想,或许之前和不闻等人在一起时进行的那个猜测是错的。这个小孩也许并不是什么幽冥使者。

  这个小孩,也许只不过被别人雇来送信的一个普通的小孩而已。甚至只要一颗糖,一个橘子作为薪酬,就可以让这个小孩把信送来了。

  想到这里,铁桐的心中不禁多了些愧疚,而对这个小孩又多了一些同情。铁桐此刻已经认定,这个小孩只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

  也许就是那个神秘的幽冥使者,化妆成一个看起来像是好人的样子,拿着一颗糖,找到了这个小孩。

  那个所谓的好人,拉着这个小孩的手,装作温柔的问道:“小朋友,帮我把这封信送到少林寺去给谁谁谁吧,把信送到,这颗糖就是你的了。”

  穷人家的孩子,见到糖果,就像是见到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梦。为了这个美好的梦,送封信又算得了什么呢。这样的交易,小男孩当然不会拒绝。于是这个头秃秃的像是小沙弥一样的小男孩就拿着这封信来了。

  铁桐越想越觉得难过,语气愈发温柔。他把手里的扫把放了下去,俯下身子,拉着小沙弥的双手温柔的问道:“好孩子,你告诉我,是谁让你来送信的呀。”

  那小沙弥仍然怯怯的道:“我只是来送信的。”

  铁桐道:“我知道你只是来送信的,我是问你,是谁要你来的呀。是谁把这封信交到你手中的呀。”

  铁桐感觉自己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楚了,但是没想到那小沙弥仍然是那一句话:“我只是来送信的。”

  铁桐也开始急了,声音不由提高了一些,道:“我知道啊,我是问,我是问……哎呀,不是,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那小沙弥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翻来覆去还是一句话:“我只是来送信的。”

  听到这里,本来就是急性子的铁桐终于不耐烦了,大声道:“好好,好,你是来送信的,那你倒是把信拿出来啊!”

  那小沙弥听了,慢慢把双手从铁桐的手里抽出来,伸入怀中,掏出一封信来。

  铁桐心道‘靠,这句倒是听懂了。’伸手一把将那信封夺了过来。

  铁桐正待将那信封拆开时,那小沙弥低声细语一句:“信已送到,我先走了。”便自顾自的准备离开。

  铁桐拿过那只信封,又想了想,突然一下子瞪着那小沙弥的背影,大吼道:“呔,你先站住。”

  因为在小沙弥离开那一刻,铁桐才恍然发现自己方才的猜测是完全错误的。如果这个小沙弥完全不会武功,如果他只是一个平凡人家的孩子。

  那么这小沙弥走起路来,怎么会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再说少林山高,他一人徒步爬上来,怎么会连汗都没有一滴?

  若是这样,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小沙弥方才那畏畏缩缩的状态,根本就是装出来的。甚至那个小沙弥,根本就和之前不闻等人设想的一样,他就是幽冥使者!

  但铁桐方才偏偏就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既然想到了,当然不能就这样让他走了。

  更加让人感觉反常的是,那小沙弥听了铁桐的呼喊,竟突然间开始加快了脚步,轻飘飘飞了起来。

  烟雾又变得迷蒙起来,烟雾迷蒙之中,那小沙弥的布衫飞扬,霎时间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真的像是来自地狱的幽魂。

  这景象倘若给一般人看了,定然不敢再追上去。但是铁桐仿佛也有一颗铁胆。好和尚!他大步流星的就往前行去,想要追上这小沙弥。

  谁知铁桐虽快,那小沙弥却更快。烟雾朦胧之中,天上的月亮却仍然清晰可见。而那小沙弥飘飘然而去,竟是朝着那月亮的方向。

  铁桐见那小沙弥愈飞愈远,不由也开始施展轻功,想要快些追上去。哪里知道平日里轻功超群的铁桐,今日这一口真气竟怎么也提不上来。

  还没跃上树梢,真气便已散尽,竟不由自主的摔了下来。眼睁睁看着那小沙弥愈飞愈远,铁桐却无能为力。

  “啪。”三百多斤的大和尚,就这样脸朝地摔了下来。

  “呸,呸呸呸……”铁桐自地上爬起,吐了吐嘴里的沙子,再放眼望去,哪里还有什么小沙弥。

  那些个烟雾,不知何时早已散尽了,而铁桐周围,不知何时,竟多了好几位少林当中的僧人。

  “铁桐师叔,您做梦了?”

  “瞎说,咱家在门口扫地怎么做梦?”

  “可是铁桐师叔,这……这,刚才弟子们还看到您流哈拉子了啊。”

  “不会不会,怎么可能?”铁桐嘴里虽然说着不会,却不由自主的擦了擦嘴角。

  “铁桐师叔,主要是,主要是您还说梦话了呀。”

  “啥?说啥梦话?”

  “您说,您说不要叫您圣僧,您还说要自信一点,讲话的时候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其中的一个僧人回答道,但是他在讲这句话的时候,却并没有看铁桐的眼睛,而是低头抿着嘴,抿着嘴在偷笑。

  “放屁,不可能不可能。”铁桐大声道,顿了顿,又道:“难道我真的睡着了?”

  “对啊对啊,您的确是睡着了。您方才不仅说梦话,您还梦游了呢。”

  “梦游?”

  “您说了一会儿梦话,不知怎么的,就向前跑了去,跑到前面那棵上百年的梧桐树下就停了下来。”

  “停了下来,然后呢?”

  铁桐问完,旁边的僧人都低下了头,仿佛不好意思再讲。

  铁桐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然后呢?”

  过了半晌,终于有僧人板着脸开口道:“然后您就开始爬树,只是您可能手脚在梦中不太灵便,从树上摔下来了……脸朝地。”

  那僧人说到这里,其他僧人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铁桐听到此也不由一阵脸红,一边挥手,一边驱赶道:“去、去、去,你这厮,倒开起了你铁桐师叔的玩笑来。该敲钟的敲钟,该诵经的诵经,都散了去。”

  众僧人见平日里十分放得开的铁桐师叔像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不由作鸟兽散,都一溜小跑回到了寺中。

  寺门外又留下铁桐一人,铁桐捏捏自己的脸,又看看手中的烟斗,烟丝早已燃尽,哪里还有什么烟雾。

  铁桐不由自失的一笑,心道原来方才只不过是南柯一梦而已。许是这些时日太过紧张了,所以梦到了所思之事。倒是让那些小兔崽子们看了笑话。

  但是人生在世,谁又没有几件糗事呢?这些看起来笨笨傻傻的事情,倘若能够博得别人一笑,自己客观的去想想也觉得开心,那么就算出一点糗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铁桐不禁又爽朗的大笑起来,心中又变的了无挂碍。于是弯腰捡起地上的扫把,准备继续扫他的地。

  绝望山,碧海血泪,院落中,门庭外,那个前几天还轻功略显拙劣,未能彻底参透皇天清歌决的小孩,现在竟已完全变了样。

  他时而如春燕般穿梭在枝叶之间,时而轻羽般落到地面,不带风声,不惊飞鸟,却偏偏让人觉着如风似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