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四十九章 吴铭再论道 不闻欲上天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77  |  更新时间:2019-08-03 18:03:32 全文阅读

碧泪在厨房之中,白衫若舞,青丝如墨。洁白的面团在她手里,像是有了生命的精灵一样。圆滑而富有弹性。

  而那片片桂花花瓣,雨一般零零碎碎的洒在和的刚刚好的面团上,更是活色生香。李清照诗中书道“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正是写这桂花之美。

  实际上这桂花不仅美得不可方物,经过加工之后,更可食用。碧泪今日给吴铭和弓怜人做的正是以桂花为原料的桂花糕。

  不多时间,桂花糕便已做好。一方玲珑剔透的水晶圆盘中,块块桂花糕规整而列。糕体粉白,片片桂花花瓣嵌于其间,单单是那花瓣所散发出来的清香,就已足够醉人。

  吴铭和弓怜人看着盘里的桂花糕,早已无心再练武。两人手牵着手一溜小跑过来,便一人赶忙拿了一块来吃。

  吴铭是第一次吃碧泪做的点心,一口咬下去,只觉那桂花糕入口柔软,齿间留香。那香味流于舌尖,萦回脑海。仿佛就连身边的空气,也充斥着桂花的清香。

  桂花糕仍然留在口中,吴铭小心翼翼的咀嚼着。瞪大眼睛盯着那水晶盘当中的桂花糕,小手不断的指点着那桂花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弓怜人在一旁看着吴铭,扑哧一声笑嗔道:“怎么样,碧泪姐姐做的点心好不好吃,你倒是说句话呀。”

  半晌,吴铭将一整块桂花糕都吞进肚里,才终于道:“真是太、太、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漂亮这么好吃的桂花糕。”

  碧泪听了,不忍笑道:“小家伙吃的倒是开心,皇天清歌决练得怎么样了?”

  同在一旁的血樱初见吴铭,也觉着这个小孩甚是可爱,不由打趣道:“看人家吃的这么开心,想必皇天清歌决都已习得差不多了。”

  吴铭又夹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嘴里,边吃边道:“这个姐姐说的倒也差不多。这歌诀看似只是心法,但是若没有足够的功力相辅相成,就难以发挥威力。只是我年纪太小,功力不够,即便明白一二,也难以修炼到登峰造极。但单就心法而论,这门心法……”

  吴铭长篇大论了半晌,血樱和碧泪二人却并没有觉得厌烦,只是越听越惊讶。待吴铭讲完后,她二人不由同时惊讶道:“呦!”

  当然她们惊讶的并不是吴铭会叫血樱姐姐,那血樱长得本就年轻,吴铭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叫血樱叫姐姐倒也正常。碧泪和血樱惊讶的,是吴铭对皇天清歌决的理解。

  原来这吴铭看似边吃边讲,无心之谈。然而讲到的,却正是皇天清歌决的关键所在。

  换句话说,吴铭在短短的两天时间之内,对皇天清歌决的理解,已经十分的透彻了。甚至,刨除吴铭本身的功力不说,就单单对皇天清歌决本身的领悟而言,小小的吴铭竟然已经能够和秀梅比肩了。

  秀梅可是碧海血泪当中最为出类拔萃的弟子,吴铭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将这门心法理解的如此透彻,就能够与秀梅比肩。怎么能够不让人惊讶。

  长江水,浪打浪,从来后浪更比前浪强。但是像吴铭这样的后辈,又能够有几人。强也是分程度的。而吴铭,无疑是异常聪明,悟性特别高的那一种。

  有些后辈让人如此希冀,然而有些前辈却不能够让人省心。铁尺无疑就是这样的前辈。

  无论是按辈分还是按年纪来说,铁尺都已经算得上是江湖上的老人。但是现在这位老人不但是好是坏值得商榷,甚至就连他到底是人是鬼都令不闻等人难以捉摸。

  少林寺当中,本来十分好云游四海的铁桐和破袋子却都仍然都呆在少林,假包公也没有走。他们几人都在想一个问题,铁尺到底是不是盗走那三千万两黄金的真凶。

  “我看,这铁尺十有八九就是那自皇宫之中盗走三千万两黄金的大盗了。”假包公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怀疑铁尺并不是没有原因。无论是国库当中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那柄铁尺,还是铁尺神神秘秘的做派,都能够成为假包公怀疑铁尺的理由。

  但是假包公却忘了最为重要的一点,动机!铁尺盗走那三千万两黄金的动机是什么,假包公并没有去想。案子实在太大,也实在太急。已经急的假包公没有了往日的镇静和缜密,只是去凭借自己的直觉去猜测。

  但是不闻和破袋子等人却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想到了又怎样,想到了,却想不通,又和想不到有什么区别。

  “看来那铁尺当真不是人了。”半晌过后,破袋子忽然道。

  “嗯,的确不是。”不闻答道。

  这二人莫名其妙的对话,把假包公和铁桐听懵了。铁尺不是人,这句怎么听怎么像是骂人的话。这二人想了半天,怎么开始骂起街来了呢?

  然而当然并不是他们二人在骂街。不闻和破袋子所说的铁尺不是人,是指的那铁尺已经不是凡人,而是变成了地府幽冥当中的鬼魂。

  而不闻和破袋子的这个怀疑,实际早在昆仑派以武会友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那日铁尺尽管喘着粗气,一动不动。

  但是不闻和破袋子却已经感觉到异样,觉得这铁尺并不简单。只是当时事态并不明了,不便多说。所以二人只是会心对视一眼,并没有去妄下断论。

  之后种种迹象都将矛头指向铁尺,再结合不闻在梦中听到那个看似像是百年前死去的空了师祖所说的话,这才开始盖棺定论,铁尺的的确确却也属于地府幽冥!

  事情发展到这里,实际上已经有了一点答案。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仿佛都有了一点头绪。

  事情的最初,应当从烧遍天修习暗经说起。当烧遍天修习暗经走火入魔时,在人世间引起的轰动,一定也引起了九霄阁当中各路神仙的注意。

  因而后来烧遍天带着帮众与以独石为首的江湖众人一战的时候,九霄阁才会派人下来帮助江湖众人收服烧遍天帮众。

  而后地府幽冥事变,黑白无常逃逸人间,或许那铁尺,便是地府幽冥派来捉拿黑白无常的。

  但是黑白无常并非凡鬼,想要捉拿黑白无常,并非易事。非但要大量人力,更需要大量的财力。这才有了铁尺去偷到皇宫国库当中三千万两黄金的案件。

  待不闻讲这些头绪一点点讲出来之后,铁桐仿佛觉得很有道理的点了点头。许多年来,尽管铁桐少在少林,但是只要他在的时候,就定然会听不闻的话。在他看来,不闻说的,定然有他的道理。在他的印象当中,不闻是不会说出没有根据的话的。

  而一旁的假包公竟然也没有反对,点点头道:“不闻大师说的有道理。在下也早已认为,那三千万两黄金定然就是铁尺盗走的。”他不断认定三千万两黄金就是铁尺盗走的,仿佛定要将这本来只是怀疑的东西变成既定的事实。

  不闻看了看假包公,缓缓的点了点头,但是眼神当中却明显在隐藏着些什么。是怀疑,还是另有秘密?

  半晌过后,不闻忽然道:“大人多日来从未回朝,想必因为盗案挂在心间,难以向皇上回命。现在盗案既已有了下落,还请大人回朝向皇上复命。待禀明圣上之后,老衲等人再与大人从长计议,大人看如此可否?”

  假包公沉吟道:“嗯,如此也好。那么在下就先回去向皇上复命。各位还请在此等候在下,三四天后,在下再来少林与各位汇合。”

  假包公向众人抱拳告别之后,便先行离开了。

  待假包公离开后,破袋子突然转身对不闻道:“不闻大师,你方才的推理尽管看似合理,但是仔细推敲却有一些漏洞,不知你发现了没有。”

  不闻听后哈哈笑道:“岂止是有一些漏洞而已,简直就是漏洞百出。”

  一旁的铁桐问道:“漏洞?什么漏洞?”

  不闻笑笑,缓缓道:“方才我所推理的那些,你可还全部记得?”

  铁桐道:“记得啊。”

  不闻道:“那我问你,烧遍天被杀和地府事变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没有;既然九霄阁是派人下来收服烧遍天,那么为什么又要将独石盟主给收了去;还有,就算是铁尺需要大量财力,但他既已入了地府幽冥,又何愁钱财,何必非要去盗窃人间财富?”

  铁桐想了想,点头问道:“对呀,这是为什么呢?”

  不闻看看铁桐,哈哈笑道:“我问你的这些,我也没有一件是知道的。”

  铁桐只好又自己想了想,忽然道:“难道老哥你方才说的那些话,都是说给那位假包公假大人听的?”

  不闻点头道:“对了。”

  铁桐这才恍大悟道:“嗯,这么说来,我也觉得这假包公有些可疑。他自来以后,先是有意无意告诉我们国库当中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柄铁尺,然后又多次断定那铁尺就是盗案的真凶。仿佛一直想要将盗窃者三千万两黄金的事情往铁尺身上推。仿佛他像是在故意隐瞒些什么。”

  铁桐实际上并不笨,而且简直可以说是聪明的很。只是有不闻在的时候,他就有了一种莫名的习惯性的依赖。但是这些事情倘若交给他用心一想,他也能够很快的想出其中的问题。

  没等不闻答话,铁桐又问道:“那他到底在隐瞒些什么呢?”

  不闻望向云层之后的天空,缓缓道:“看来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九霄阁,倘若我们这些凡人,也能够‘上天’一趟,或许便会有些眉目了。”

  上天,上天兴许已经有所感应。这时,一名小沙弥走了进来,手捧着一封信笺,信笺上的署名,赫然竟是地府幽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