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四十八章 两小孩习武 三辈人做饭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29  |  更新时间:2019-08-02 18:00:02 全文阅读

“吴铭,你怎么也起的这么早啊?难道你也是起来练功的吗?”弓怜人微笑着问道。

  “对呀,昨日碧泪姐姐刚刚教给我的皇天清歌决我想再练习练习。”吴铭讲道,“怜人你对皇天清歌决不是很熟悉了吗?怎么还出来练习?”

  弓怜人轻轻点了一下吴铭的鼻子,讲道“你怎么这么不上进呀,碧泪姐姐说有一位圣人说过‘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我多练习几次,总是没错的。”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嗯,这又是什么意思呀?”吴铭问道。

  “这就是说呀,如果能够一天新,就要保持天天新,新了以后,还要更新。就拿这皇天清歌决来说,尽管只是记载在了薄薄一本簿子里,但它却是碧海血泪历代祖师掌门的心血和结晶。每一次练习的时候,都会有与以往不同的发现。这其中所记载的东西,哪怕是让我再练习和研究个十年二十年,我也会练习的有滋有味。”弓怜人仔细的对吴铭解释道。

  “嗯……,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当时不闻师父一开始叫我练功的时候,除了一卷《心经》,什么也不让我看。但那卷经文尽管只有短短两百多字,我却到现在仍然觉得仍然有很多道理没有悟透。应该就是这个道理。”吴铭讲道。

  “两百多字你到现在没有学懂,你怎么这么傻呀,不闻师父不会打你吗?”弓怜人好奇的问道。实际上她也知道这部经文不同寻常,吴铭能够理解一些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但是她就是想和吴铭开个玩笑。

  “不是不是。”没想到吴铭仍然认真的回答道:“实际上师父说,说我所悟到的,实际上已经超过绝大多数的人。但是只是我自己感觉我有很多仍然不懂。越读就越发现,这卷经文实在是不简单,越来越发现这经文深奥高深。”

  弓怜人听后,认真的想了想,讲道:“吴铭,要不这样吧。你来教我《心经》,我来指点你皇天清歌决,如此一来我们可以互相指点,互相理解。你看怎么样?”

  “当然可以呀。我先将《心经》经文讲给你一遍,你首先要将经文记牢了。”吴铭讲道。

  月亮仍然高悬在天上,太阳露出一点小小的边,羞涩的慢慢升起一点。鸡啼的更紧,像是想要叫醒仍在睡梦当中的人们赶快起床,莫负春光。

  碧泪在这时候,已经打完了一趟拳。她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碧海血泪的掌门,并非偶然。十几年如一日的早起晚睡,勤学苦练,才让她更加优于别人,更加出众。

  时间的眼睛,的的确确是雪亮的。它不辜负每一份努力,不辜负每一滴汗水和希望。

  方练完一趟拳,碧泪顿觉心情舒畅。心中牵念吴铭和弓怜人两个孩子,便想要行至两人住处看看。

  碧泪还未进院中,便听到吴铭正在给弓怜人讲解《心经》。碧泪不禁放轻脚步,悄悄走了进去。

  此刻正好看到弓怜人在听,小吴铭在讲。这两个孩子,一个讲的仔细,一个听得认真,倒真像是那么回事。

  碧泪见了,不禁心中欢喜。吴铭背对着碧泪,并未发现碧泪已经进入庭院。倒是弓怜人抬眼看到了碧泪。

  弓怜人呼道:“碧泪姐姐来啦。”弓怜人一边欢呼一边小跑到碧泪怀里。

  吴铭这时也看到了碧泪,转过身来作了个揖道:“碧泪姐姐好。”

  碧泪开心的看着两个孩子,微笑这问道:“你们两怎么起的这么早呀?昨日舟车劳顿,姐姐还想着让你俩多睡一会儿呢。”

  吴铭听了,答道:“在少林时每日这个时辰师父便把我叫起来练功了。久而久之便习惯了,到了这个时候就睡不着了。便想着起来练功,没想到怜人也已经起床了。”

  “恩恩,早些起床也好。你们练得怎么样呀?”碧泪问道。

  “吴铭在教我《心经》呢。碧泪姐姐,你也指点指点吴铭皇天清歌决吧。”弓怜人讲道。

  “对呀,碧泪姐姐,这皇天清歌决,我还有好多不懂。你能教教我吗?”吴铭也讲道。

  “当然可以呀,吴铭有哪里不懂呢,姐姐帮你解答。”碧泪爽声应允。

  天色已经微亮,吴铭和弓怜人端端的坐在那里,认真的看着,碧泪时而解答,时而亲自上手比划。

  不多久时间,倒真的教了吴铭不少东西。再加上吴铭好学能记,短短一个早上的时间,倒也颇有收获。

  片刻过后,吴铭已问的差不多,碧泪也已教的差不多。

  碧泪道:“吴铭和怜人先在这里练习。现在时辰也已不早,想来你们也饿了。姐姐去厨房为你们寻些吃的。”

  吴铭懂事的点点头,弓怜人脆声道:“姐姐,怜人要吃点心。”

  碧泪宠溺道:“好,姐姐亲自给怜人做点心吃。”

  弓怜人听到碧泪要亲自动手给她做吃的,高兴的笑了起来。碧泪做的点心,脆而不腻,酥而不散,当真是难得的美味。一旁的吴铭讲道:“姐姐,我也同怜人一起吃些点心罢。这样姐姐做起来倒也省事些。”

  碧泪看着这个小小的孩子,喜爱之情更甚,脱口夸赞道:“小小年纪倒是懂事。”

  碧海血泪地处荒远,整整一个绝望山上,几乎都是碧海血泪的地域。因而碧海血泪地势较高,庭院众多。

  而碧海血泪的后厨,便占了整整两处庭院。一处庭院主熟食热菜,而另一处庭院则是各种点心和饮品。

  碧泪离开吴铭和弓怜人,便走向那处专做点心和饮品的庭院当中。这一处庭院当中,每日都有门中弟子值班。

  在后厨这两座庭院当中值班的,定然是碧海血泪当中出类拔萃之辈。因为在碧泪等人看来,烹饪做饭,是件极其享受之事。倘若武功不到位,修为不够深,是没有资格到后厨来学习烹饪的。

  也正因如此,后厨当中的人,大抵都和碧泪同辈之交,甚至有的,单单按照辈分而论,碧泪还要称上人家一声师叔。

  因而后厨当中值班的弟子们,平日大都与碧泪嘻嘻哈哈惯了,到没有那么多礼数讲究。

  这不,碧泪刚刚走进庭院当中,就碰到了一名弟子。这名弟子实际比碧泪小一辈,但是却是小辈当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一个。而这名弟子,不仅武功不错,长得也算得上是标致。

  她鹅圆脸蛋,挺直鼻梁,嘴虽不能够比上樱桃,却也不大,一双眼睛倒也是不大不小,虽不算丑,却倒也不能说的上是传神。

  只是她那眉毛,却当真是柳叶弯弯,眉黛青颦,如远山般青翠。整个人一下子便因这柳叶弯眉而变得精神秀丽起来。这女子便也因此取名叫做秀梅。

  碧泪方踏入庭院,正在外面的盛酒的秀梅便一路小跑迎了过来。秀梅笑道:“碧泪师叔,你老人家这些日子去哪里啦。秀梅这里有新酿的好酒,碧泪师叔要不先来喝上一壶?”

  碧泪笑嗔道:“疯丫头,一大早起来便让你师叔喝酒。喝的多了还想看你师叔打醉拳是不是。”

  秀梅吐吐舌头笑道:“不是不是,师叔海量,小小一壶酒怎么能够喝的醉师叔呢。对了师叔,您来后院,莫不是又要亲自下厨做点心了?”

  碧泪笑道:“你这鬼丫头,什么也瞒不过你。“

  秀梅笑笑,到:“对了,我得先去把这酒给师叔祖送去,师叔祖一会等不到酒,又该骂我了。”秀梅说完,便转身要往正房跑去。

  “你这疯丫头,还知道师叔祖会骂你。师叔祖当你已在外面喝醉了呢。”秀梅还没走进正房,便有一个妇人声音自正房当中传来。

  听那声音,也不过三十多岁。待那妇人出来后,再看面貌,才发现那女子也不过二十七八而已。这名女子,正是碧泪的师叔血樱。

  实际上血樱已经四十有三,只是保养得当,护体有方,看上去倒不显老。

   秀梅一听师叔祖已经出来,忙吐吐舌头,拿着酒壶小跑了进去。

  血樱走出门来,看到碧泪,笑道:“碧泪丫头,师叔刚刚和好面,拌好桃酥,你便来做点心,倒是赶巧。”

  碧泪见血樱出来,也轻快的走了过去,拉起血樱的手道:“师叔多日不见,倒是更显年轻了。”

  血樱笑道:“你这丫头,倒是嘴甜。这点心是给那两个小娃儿做的?”

  “恩恩,两个小娃娃凌晨便起来练功,现在想来饿了。我来给他们做点吃的。”碧泪道。

  “刚好,我这里有刚刚热好的牛奶,一会做好点心后,我随你一道把这些牛奶也端过去。两个娃娃还小,早上这一餐,可马虎不得。”血樱道。

  血樱本就比碧泪要大一辈,只是后来无心江湖事务,醉心于养生,便在碧海血泪后厨当中负责起了整个后厨的饮食。

  自血樱负责后厨以来,碧海血泪的饮食更是讲究。不仅花样繁多,而且讲究搭配,注重养生。

  此刻血樱听说是两个娃娃要吃的点心,更是多用了点心思。和碧泪一起在后厨当中忙乎起来。

  秀梅本就在后厨当中帮着血樱打理,此刻也跟着碧泪二人一起做起点心来。他们三人,你递水,我和面,明明是只是做饭而已,那身姿看起来却偏偏美的不可胜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