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四十五章 包公二进宫 昆仑再踏足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2019-08-01 19:49:48 全文阅读

“哦,好吧。”小吴铭应了一声。往前一瞄,看到了不闻手中的铁尺,忽然眼睛一亮,问道:“咦,你们从哪找来的铁尺呀?”

  在小孩子的眼里,什么都是新鲜的。即便是一把铁尺,也对它充满好奇。不闻笑呵呵的看着吴铭,把手中的铁尺递给了他。坐在一旁的假包公也并没有说什么。

  吴铭高兴的接过铁尺,拿在手中把玩,突然笑道:“师父,这明明就是一把铁尺,但是为什么昆仑派的那个第四任昆仑老祖也要取个铁尺的名字呀?难道这铁尺也是一种象征?”

  “哈哈,你这孩子的想法倒是天马行空。那第四任昆仑老祖之所以叫做铁尺,是因为他的一柄铁尺在早年间就已经使用的出神入化。

  以至于到了后来天底下的铁尺,无论那一柄到了这昆仑老祖的手里,都会变成极其厉害的兵刃,不亚于任何一件神兵利器。因而昆仑老祖也以这铁尺为名。倒和这柄普通的铁尺没有一点关系。”

  假包公也被小吴铭这跳跃的思维打破了,乐呵呵的对吴铭解释道。这位朝廷的命官,对江湖上的事情,显然也了解不少。一旁的不闻等人听了,也乐呵呵的笑着。

在一旁笑着的碧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笑声顿住,突然讲道:“这柄铁尺,会不会就是昆仑老祖铁尺丢在那里的?”

这也就意味着,那三千万两黄金,也是铁尺盗走的。

  碧泪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众人的笑声一下子停顿。显然,经碧泪这么一提醒,大家也觉得极有可能。但是如果是铁尺盗走了这三千万两黄金,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昆仑作为武林中的名门正派,明显是不缺钱的。

而且昆仑老祖既然都已经进入了九霄殿,要钱又有什么用呢?

  吴铭看见一旁的众人都在沉思,问道:“师父,你们在想什么呢?”这小小的孩子,也想要为他们奉献出自己的一点力量,和他们一起去思考问题。

  “嗯,没什么。”不闻仍然在沉思,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声。

  “噢,好吧。”吴铭觉得有点失落,他觉得大家还是将自己当一个孩子来看。所以小声嘟囔了一句,便自顾自的离开了。

  不能够像一个大人一样去勇敢的解决困难,岂非就是人们在孩童时期所拥有的最大的无奈。

  然而吴铭却并不了解,不闻只是并不想让他卷入这件谜案中。江湖险恶,人心难测,当真不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能够体会到的。有时候,限制,就是一种保护。

  可是如果不去接触,不去尝试和受伤,又有谁能够羽翼渐丰?吴铭呆在一旁半晌,看着大家仍然在那里沉默不语,也悄悄的不说话。

  弓怜人在一旁小声对吴铭说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呀,怎么这么久了都不说话。如果实在想不通,那就去看看或者去试试不就行了吗?”

  “我也不知道,他们大人想起事情来总是有很多顾虑。真是搞不懂大人。”小吴铭撅着小嘴,已经有一点生气了。

  弓怜人拉拉吴铭的衣袖,道:“我们既然帮不了他们,不如出去玩吧。”女孩子,有时候总是比男孩子懂事一点。弓怜人觉得大人在想事的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好,那我们便出去玩吧。”小吴铭一听要出去玩,又高兴起来。走过去小声对不闻讲道:“师父,我们出去玩啦。”

  “嗯,好。”不闻仍然在想,并没有把太多心思放在吴铭身上,不经意的恩了一声。

  “怜人,我们走罢。”吴铭急着去玩,拉着弓怜人的手便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弓怜人和吴铭走后,几人仍然在沉默。

  假包公心道,倘若真的是第四任昆仑老祖窃得了这三千万两黄金,那事情就变得更加棘手的很了。听说这第四任昆仑老祖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看来首先来找不闻大师却是对的。

  不闻心想,昆仑老祖铁尺如果真的盗走了这三千万两黄金,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难道自己听来的消息不尽然全部为真?难道这地府幽冥当中也需要很多钱?

  而铁桐也在想,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一会儿盗钱,一会儿成仙。难不成真的有鬼有神?铁桐现在,还是不能够完全相信鬼神这一类事情。

  而碧泪想的和几人完全不同,她现在竟然想到了自己的妹妹默泪。碧泪在想,倘若地府幽冥真的需要钱,那么默泪身上的到底够不够,是不是还缺了很多。

  想到这里,默泪不由得暗暗嗔怪默泪一句,心道:“这死妮子,花钱总是大手大脚。那么细心温柔的一个女孩,偏偏就这一点不好。”

  一想到此,碧泪不禁悲从中来,这从此以后,再难见到默泪,也不知她在天上是瘦了还是胖了。瞬即,碧泪又转念一想,默泪已然成了仙,自己再想这些不是瞎操心吗?不禁宛然失笑。

  这是不闻终于开口,不闻道:“我们大家在这里苦苦思索,看来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若就去昆仑看看,是真是假,看了才知道。”

  “嗯,不闻大师说的不错,那我们四人此刻便动身吧。”不闻话音刚落,假包公便急忙回道,嘴上说的四人,显然是想要碧泪和铁桐两人一同前去。

  假包公心道,既然昆仑老祖铁尺武功奇高,那当然是去的人越多越好。何况碧泪和铁桐都非凡品,定然是得力的助手。

  尽管假包公这样想,但是不闻却另有打算。不闻道:“以老和尚看,还是大人您带着老和尚和铁桐师弟我们三人一起去罢。

  碧泪掌门就先不要去昆仑了。铭儿再过几日便在少林当中呆满一年,不妨就带着铭儿先到碧海血泪去熟悉熟悉环境也是好的。”

  不闻说罢,看向碧泪,碧泪听了后点点头,没有异议。假包公听说碧泪不去,感到一丝失望。又觉得既然不闻这样安排,那么定然是有把握对付铁尺,倒也没有担心。

  实际上不闻的想法,却恰恰和假包公相反。不闻那日已见识到了铁尺的武功,心中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不闻觉得,即便是他们四人同去,也定然不会是铁尺的对手,既然如此,还不如让碧泪留下,以防万一。

  当然,他们几人定然不能就这样大张旗鼓的到昆仑当中查案。毕竟现在没有一点可靠的证据能够说明就是铁尺盗走了三千万两黄金,而昆仑当中,也是说翻就翻,说查就查的。

  师出无名当然不行,即便是暗中查探,但是也要找一个明访的理由。几人商议过后,决定从少林中就地取材,准备一些素斋鸡蛋,前去看望一下那日被吴铭打伤了的刘氏风。

  当然这只是个借口,因而带的东西也略显单薄。好在这些并不是重点,几人收拾完毕,便朝昆仑出发。而碧泪,则带着吴铭和弓怜人回到碧海血泪。

  山色青青,昆仑的这条路,几人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已经是第二次踏足。这一次,他们并不是来赴约,反而是查案。几人心中的疑虑更深。自然也更加小心。

  不闻等人急着见到铁尺,赶路自然很急。几人一路飞奔而去,也无人闲言碎语。假包公一路同样疾行,也没有被落下。这位大内侍卫的轻功,竟已经和碧泪不相上下。

  不假时日,几人已经赶至昆仑,昆仑门前壁竹高耸,在外筑成的剑墙寒气森森。不闻等人看也没看一眼,大步走了进去。

  “不知不闻大师仙架,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刘氏风听闻客来,已经赶出迎接,令人惊讶的是,刘氏风竟然仍然和气的很。

  “哈哈,老和尚叨扰了。那日顽徒不知深浅,伤及刘掌门,还请刘掌门宽宏大量,不要介意。”不闻合掌笑道。言语间也是十分客气,但是心中当然不会这么想。

  刘氏风面色微变,显见对那日被吴铭打伤还心存怨怼。但是随即又恢复正常,笑道:“那里那里,在下学艺不精,令徒聪明机警,着实是在下技不如人,惭愧惭愧。”

  刘氏风回的这几句话,当然也十分客气,但是心中却早已咬牙切齿。有时候,嘴上说的话,和心里想的事,完完全全是两回事。

  “刘掌门大人有大量,那老和尚先在这里代劣徒谢过了。这里备了一点薄礼,还请刘掌门千万收下。”不闻说着,拿出一只竹篮,蓝中放有两斤鸡蛋,些许素斋。

  刘氏风却听得满腹狐疑,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江湖上的儿女,生死本就放在刀刃上,何况自己那日尽管看上去鲜血淋漓,但是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

  而这些,不闻一定是能够看到出来的。但是现在不闻又是道歉,又是送礼,到底卖的是什么关子?刘氏风想不出,也只有小心翼翼的回应。

  刘氏风道:“哎呦呦,这怎么当得起,令高徒那日佛手慈心,并未伤及在下要害,都只是些皮外伤而已,不必如此,不必如此的。”

  刘氏风嘴里说着,但是双手已将那一篮素斋接下。有时候,人们手上做的事情,岂非也和嘴里说的事情,完完全全不同。

  当然,刘氏风倒不是对那篮素斋和几颗鸡蛋有什么意思?只是不闻执意要送,他若是不收,便太不给不闻面子了,所以只好收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