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三十七章 昆仑事已过 众人分道行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19-07-23 22:26:24 全文阅读

吴铭倒也没有什么主意,怔怔的看向不闻。吴铭自幼时失了父母,多亏得不闻照顾,这才无妄无灾活到今日。

  在吴铭的心里,不闻不仅仅是吴铭的师父,更像是吴铭的父亲。也因为不闻,吴铭的眼界武功并不拘束在无知的状态。所以此刻,下一步究竟该怎么样,吴铭下意识的去看了看了不闻。

  但不闻却恰和吴铭想的相反。不闻心中思量,这个小徒弟天资聪颖,又生性活泼。只是他从小便失了父母,后来见云收留,这才勉强有了食宿。

  但吴铭自那时到现在,没有一桩事情能够自己来拿主意。现下两家武林大派都有意邀他前去,而且碧泪和冯氏又都是极聪慧的女子。吴铭无论到得谁家,都不会受到苦头。

  不若就把这个选择的机会留给吴铭,让吴铭自己决定。于是不闻也笑呵呵的看着吴铭,并不答话。不闻和吴铭等待对方做出决定,碧泪和冯氏等待不闻二人给出答复。

  这短暂的沉默期间,破袋子也明白了个大概。原来这吴铭并不是已经身入了佛门之中,竟是个可怜的孤儿,只由各大门派轮番抚养罢了。

  “小吴铭,你要不嫌我老叫化子糟蹋,可随我同去柴火堂住个一年半载。”呵,这破袋子人老心不老,见了吴铭也是喜爱万分,当即也发出了邀请。

  破袋子心道,既然轮番抚养,当然少不了丐帮的份。而这小吴铭天资聪颖,倘这一年之内能够在丐帮当中学到点东西,倒也是一大乐事。思来想去,他倒也乐得来凑这个热闹。

  只是吴铭,这下更显头大了,无论是破袋子叔叔,还是两个漂亮姐姐,在吴铭的心中,都好的要紧,但是到底去谁家,他却拿不定主意。

  “铭儿,你自己来决定罢。”不闻见吴铭踌躇不定,不断看向自己,知是吴铭犯难。但有意让吴铭自己做主,于是笑呵呵说道。

  师父既然都这样说了,做徒弟的当然不能不听。吴铭看看破袋子,又看看碧泪和冯氏,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坐在旁边轻轻地汲着热汤的弓怜人。

  不大工夫,吴铭展颜笑道:“破袋子叔叔,冯氏姐姐,我当然是去哪里都感觉到高兴,但是峨眉和丐帮,我想着过几年再去也不迟……”

  这吴铭年纪轻轻,又不好直接回绝了冯氏和破袋子的好意,于是委婉拒绝。破袋子和冯氏都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年,焉能听不出吴铭话中的意思。

  但冯氏却也是个孩子的性子,加上又是女子。见吴铭面带笑意,更是忍不住要戏他一番。

  冯氏道:“哎呦,想不到小家伙小小年纪就有了比较之心。倘若觉得丐帮破旧,那怎么连冯姐姐的峨眉也不去?难道冯姐姐没有碧泪姐姐长得漂亮?”

  “不是不是,我不是说冯氏姐姐难看,也不是嫌破袋子叔叔的柴火堂破旧。不是不是,真的不是。”小吴铭听了冯氏的话后,红着脸急忙辩解道。

  原来这吴铭生性机敏,人又活泼,因而平常碰到什么困难也全不当一回事。但偏就一桩,吴铭这孩子生来最怕别人误解自己。

  独石还在的时候,吴铭拿着十二怪经去问独石。独石见十二怪经颇为惊异,语气稍重了些,吴铭只当独石是认为自己偷了别人的东西,训斥自己,便哇的大哭了起来。

  今日冯氏这样讲他,吴铭当然更是着急。实际上冯氏只是玩笑话罢了。莫不说冯氏本就是难得一见的绝色,无需别人评足。

  就是那丐帮破袋子的柴火堂,也并不是吴铭所想的那样。前文就已说过,这丐帮的柴火堂本是极其富足的所在。

  丐帮帮众遍布四海,尤其近几年,更是扩张到中原内外。而那柴火堂,就在天子脚下,京城之中。当时城中建筑,大都平地而起,建起亭台楼阁。但是柴火堂却全然不同。

  这柴火堂却是由地面向下深挖,建在地下的。因而尽管柴火堂建在京城,却少有人知晓。但是柴火堂内部,端的是豪华至极。

  这柴火堂向下建来,共分六层。接近地面那一层,供核心的丐帮长老居住。环境比京城当中酒乐庄最好的上房还要舒适了不知几倍。

  这一层换做跌足楼,意在任何外来想要入侵的人,只在这一层便已失了手,挂了彩,再不能往下走去。因而这一层也是丐帮柴火堂的安全保障。

  再往下去,依次是帮众楼、饭碗楼、棍棒楼、银钱楼、仙花岛。这中间四层,名字虽然粗俗,但是层层名副其实,帮众楼就真的是供新老帮众接洽所用,饭碗楼便是帮众弟子的最后一层饮食保障……

  依此等等,各有各的功能。饮食,开销,保卫等等一应俱全。而那最下一层仙花岛,便是丐帮帮主破袋子的居所。

  这柴火堂自地面挖至地下六层之深,已然挖得水源。因而在这最后一层仙花岛之中,山水花草,不一而足。

  加之通风有道,即便是在地下,也让人不觉烦闷。因而不同于庸俗的富贵居所,倒像是仙境的所在。

  只是柴火堂极为隐秘,管理又极为严格,因而少有人去的。就连碧泪等人,也只是受邀去过三次两次而已。

  此刻吴铭辩解不嫌那柴火堂破旧,端的是大错特错了。不闻破袋子等人不由笑了起来。

  吴铭却只当是不闻等人笑自己年纪轻轻,便有比较之心,势利之眼。脸色更红,语声中更是有了哭腔。

  冯氏见吴铭真的哭了,心中不忍,又夹着些许懊悔,赶忙拉起吴铭的小手哄道:“好孩子,莫要急,姐姐方才逗你玩的。”

  旁边几人只是微笑不语,而吴铭仍然撅着小嘴,没有笑意。

  冯氏看着吴铭,又接着问道:“那吴铭告诉姐姐,为什么下年要去碧海血泪居住呢?”

  “对呀,下年为何要去碧海血泪呢?”破袋子见这孩子甚是有趣,便也问道。

  “我,我只是见怜人生的可爱,想要和怜人去一块玩耍。”吴铭一边用小手抹抹眼泪,一边彳亍的说道。

  听了这话,几人笑的更欢,心道这孩子小小年纪,便有了爱美之心,倒也好玩的紧。

  吴铭见这些人又开始笑自己,但却知道绝不是像方才那般嘲笑自己。抹一把鼻涕,也跟着众人笑了起来。小孩子的脸本就是说变就变的。

  只是吴铭的这一句话,却讲羞了在一旁本就一言不发的弓怜人。弓怜人狠狠看了吴铭一眼,只觉他呆的可以。便又俯首去食那热汤,再也不理这些讨厌的大人了,还有讨厌的吴铭。

  一餐晚饭,因有了吴铭的插科打诨,倒变的其乐融融。不知不觉之间,时间已然过去。

  实际上时间总是一分一刻的在走,对不闻等人如此,对老百姓如此,即便是皇帝来了,也叫它快慢不了分毫。

  只是有人终日惶惶,思慕自己何时才能武功盖世,功成名就;有人昼夜昏沉,总感觉失去的时间才无比可贵。于是时间于他们而言,便活生生浪费了许多。

  但是不闻等人,尽管心中也有牵挂人,但是眼里只有当下事。因而时间对于他们,倒像是格外开恩些,每一分每一刻,都有他的精彩。

  今夜无事,小店的烛火昏黄,天上的星空闪烁。不闻等人晚饭过后,俱已入眠。山色青青,倒也宁静。江湖人士,能够这样安稳的睡上一晚,已经算是难得。

  星光终于渐渐隐去,太阳自遥远的天际露出一角。时间难道从来不需要睡觉的么?它从来不停止,新的一天来临。

  不闻等人都已起床,吴铭起的尤其早。碧泪出来时,吴铭已在庭院之中弓腰扎马,将在少林中学的那些简单套路打了一遍。

  碧泪见了,也甚是惊奇。不由鼓掌道:“好小伙子,这般刻苦。”

  吴铭听了,只是笑笑,回首又继续练习。直到早饭时,吴铭这才停下,去与众人一起进餐。餐后自然便是离别。

  碧泪带着弓怜人回碧海血泪,冯氏自然是回到峨眉,而破袋子却是云游四海,此番见了不闻,倒也不客气,直接跟着不闻,到少林中去喝那功夫茶了。

  几人寒暄过后,便分道扬镳,不能再结伴而行。小吴铭不舍得看了一眼弓怜人,言道:“怜人妹妹,再过些时日,便去找你玩耍。”

  怜人有被他讲的羞红了脸,扭头道:“谁要你来。”那神情之间,却又偏偏像是吴铭倘若真的不来,便再也不理她了一样。

  哎,怜人啊,心思那,难猜啊。当然,吴铭当时并没有想这么多。他只觉怜人就连恼时的样子,也说不出的可爱。

  而旁边变众人,哈哈一乐,互相抱拳告辞,各自踏上归程。不假时日,不闻、冯氏等人都已各自回到少林,峨眉。

  只是碧泪和弓怜人,路上又碰到了些怪事。顺着这怪事一路寻找下去,竟然不知觉间又走到了烧遍天的魔窟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