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三十五章 破袋子出手 神秘人救命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33  |  更新时间:2019-07-21 21:20:27 全文阅读

不闻和碧泪等人面对迎面而来的黑白无常,变得说不出的压抑。这两人自左右两侧夹攻而来,没有给不闻等人留任何空门,更没有丝毫破绽。

  这两人的武功,仿佛已经登峰造极。明明是两个人围攻,但却偏偏比方才那二十二人围攻所织成的网要密的多,严的多。黑白无常的漫天残影,丝毫没有给不闻他们喘息的机会。

  就在这时,不闻手中的佛珠突然挥出,珠线断,佛珠飞。一粒粒上好檀木制成的佛珠,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飞向黑白无常。

  但是那漫天残影里面,哪一个是真的黑白无常,哪一个又只是幻象。佛珠找不到,不闻当然更加找不到。所以佛珠飞出又飞回,却始终近不了黑白无常的身子。

  碧泪一声清啸,啸声响彻九天。正是使出了皇天清歌决的最后一式“青天一碧”,身形如蛟龙盘跃空中,却仍然无法摆脱那黑白无常的身影。

  冯氏婆婆手中的水刺已如毒蛇般刺出。峨眉九刺这门武功,她从六岁就开始练,练到现在,已经有十三年。但是现在施展开来,却次次刺空。

  黑白无常漫天的残影围成了四面都不透风的墙,越来越小,越来越密。仿佛幻化成几千几万个黑白无常,拿着招魂索命的白幡,来取这几人的性命。

  而被困在其中的不闻等人,却像是身处火炉之中,闷热难耐,却又无法冲出。不闻的额头已经渗出一层密密的细汗。

  再看碧泪和冯氏,早已经汗湿衣衫,豆大的汗珠自二人身上滴下,就连地上,都有零星的被汗水浸湿的斑点。

  “铭儿,快,默诵心经,就地打坐!怜人也是!”不闻一边应付黑白无常,一边抽身对吴铭和弓怜人喊道。

  本来已经快要被闷的昏昏沉沉的吴铭,赶忙就地盘腿坐下,诵读起心经来。而小小的弓怜人已经支撑不住,倒在地上不住呻吟。

  刚刚诵了两句佛号的吴铭见状,又赶忙去将弓怜人扶起,先搀她盘腿坐下。而后嘱咐道:“怜人,听我说,等一下我诵一句,你便跟着读一句。跟着读便是,什么也不要想。明白了么?”

  弓怜人那里受过这样的境遇,早已经没了任何主意,昏沉中勉强点了点头,发白的嘴唇挤出一声:“嗯。”

  吴铭见弓怜人还有知觉,自己赶忙也面对着弓怜人盘腿坐下。字正腔圆,心无旁骛的诵读起心经来。弓怜人也是十分听话,吴铭读一句,她便跟着读一句。

  此刻的吴铭,完全不像是个五岁的孩子。处乱而不惊,每一桩事都在不闻的知道下做的井然有序。

  或许是这孩子从小经历的种种变故太多,苦难,总是能够让一个人成长的更加快速一些。

  同时,黑白无常的漫天残影围成的那个圈子,已经越来越小。不闻等人勉强支撑着,每一个人的武功都已经挥发到了极限。

  不闻手上那一粒粒佛珠飞出的频率越来越快,飞回的时间也越来越快。但是仍然无济于事。

  碧泪的身形更急,冯氏的水刺已经擦出破空的火花,但是仍然伤不了黑白无常分毫。仿佛天地之间,一下子变得暗无光泽,只剩下来自幽冥的恶鬼,发出残忍肆意的狂笑。

  而吴铭和弓怜人,听了不闻的话,在那里心无旁骛的诵读心经,反倒是渐渐安定了下来。仿佛一束佛光照进心中,得到一丝光明。

  但是这光明又能够维持多久呢?当这圈子变得越来越小,小到不闻等人再也施展不开的时候,是不是就是吴铭和弓怜人光明尽失的时候?

  圈子已然越来越小了,碧泪的身形渐渐变缓,越来越小的圈子当中,仍然找不到空门。

  冯氏的水刺仿佛已经和她的人都融为一体,但就在这越来越小的圈子里,仍然找不到漏洞。

  不闻的佛珠,飞的更快,却仍然打不到黑白无常的一丝衣角,更不要说对他们造成伤害。他们就像是陷入一个封闭的大圆球内,无法呼吸,也无法生存。

  无常的笑声更加狂戾,仿佛在对困在其中的不闻等人讲:“不要再挣扎了,拿命来罢。”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让你活过五更。难道不闻等人,已经被判了死刑?

  碧泪和冯氏勉强支撑着,而不闻的佛珠也像是流星般飞来飞去。如流星般的佛珠,忽然变得少了起来。一颗,两颗,都由同一个方向飞出。

  这漫天残影当中,终于有了一点漏洞。不闻见状大喜,高呼道:“快,佛珠消失的方向,便是漏洞所在。”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黑白无常听得到听不到,便高声呼喊了出来。

  碧泪和冯氏听了,当然喜形于色。冯氏忙向那漏洞处刺去,同时碧泪也早已环绕周围,拍出三七二十一掌,封住了所有修复这漏洞的可能。

  就在水刺刺出的同时,冯氏也跟着飞了出去,紧接着是碧泪。然后不闻一手抱着吴铭,一手抱着弓怜人,也冲了出去。

  残影散,无常现,天地明。一缕清风吹过,带来了最新鲜的空气,也带来生机。不闻怔怔的看着旁边几人,忽然发现多了一个。而对面的黑白无常,变得更加狠毒。

  “破袋子,你怎么来啦?”多出来的那一个,赫然竟是丐帮的帮主破袋子。

  “我下山路过此间,听到打斗声,便过来探个究竟。不想里面困着的,是不闻老兄你,便急忙赶过来帮忙。”破袋子言道。

  原来方才那缺口,便是破袋子在外面相助,百般周折过后,勉强打开的缺口。而方才不闻飞出的佛珠,已经悉数落入破袋子的那一口破袋当中。

  “哼,又来了一个送死的。”对面黑白无常阴测测笑道,话方说完,便又铺天盖地的向不闻等人扑过去。竟然还是和方才同样的套路。

  “大家小心,莫要被这二人全包了进去。”不闻见这二人故技重施,急忙高声喊道。

  但不闻喊的,终究还是晚了一点。顷刻间,那密不透风的墙又重新组成。不闻等人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到外面去。

  同样的阵法,同样的套路。漫天的残影飞舞,不断的逼近,逼近,再逼近。片刻的光明转瞬即逝,不闻等人又陷入暗无天日的怪圈当中。

  即使功力深厚的破袋子这次也加入其中,但是仍然无济于事。破袋子的那口破袋,收人收物本是一绝。但是此刻若是想破开这由无数残影织成的密网,却是万万不能。

  不闻重新到手的佛珠又重新飞旋开来,冯氏的水刺已然变得滚烫,碧泪的身形,仍然疾如蛟龙。即便是这样,那残影织成的网,依旧在不断的缩小。

  只不过相对上次而言,这残影缩小的速度,显然慢了一些。但即便是慢,也仍然无法阻挡这奇怪的圈子变得越来越小。里面的人何时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不能够落败,落败便是死。但是就当下的情形看,不闻他们又偏偏没有任何生机可言。

  吴铭和弓怜人有相对盘腿而坐,默默的诵起了心经。面对这奇怪的残影,他们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仅此而已。

  好在弓怜人耳聪目明,头脑过人。跟着吴铭读了几遍心经过后,便已经熟记在心。此刻两人均可以在心中默默诵读心经,省下了不少气力。较之方才的情况,反倒更好一些。

  但是他们又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呢?再也不会有下一个破袋子偶然路过,再也不会有另一个人在这圈外帮助他们。所有的人都已经被罩在了这个圈子当中。

  漫天的残影仍然在不断逼近,恶鬼的吼叫充斥耳旁。当这个圈子压迫到最小的时候,是不是不闻等人就已经到了地府幽冥的边界?

  是不是到那时他们也就成了黑白无常钩锁下的鬼魂?是不是会掉下地狱,接受恶鬼无情的折磨?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唯一肯定的是,不闻他们仍然在拼尽全力抵抗。

  他们仍然在争取,哪怕结局已然注定,哪怕再无一线生机,他们却并没放弃。不放弃,不放弃是不是也就是希望的代名词?

  生活当中的好多人,都会对自己的未来做出预想。当前景不容乐观时,他们就会选择放弃。但是局中人又怎么能够看的清局中事?怎么能够轻易放弃呢?

  谁说没有希望?谁说结局已经注定?谁说没有一线生机?不闻等人没有放弃,他们拼命抵抗着,挣扎着。他们没有放弃,没有放弃就会迎来希望!

  漫天的残影仍然在继续,怪圈当中仍然密不透风,没有风声,但是却听到了语声。那语声就像是一道光,一道闪电,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呔,你们这两个小鬼,舒服日子过够了么?那阎王老儿的生死簿难不成又想找撕?”那声音说的又急又快,语声中却另有一种威严。

  但是却又难以从声音中听出是男是女。更让人诧异的是,这人竟然还说要撕阎王的生死簿,难道他竟然是那敢与天斗,敢于佛争的齐天大圣?

  难道这人便是天上的斗战胜佛下凡,来从黑白无常的手中夺回人命的?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只是,这声音一出,那漫天的残影就消失了,黑白无常,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