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二十章 不闻夜中梦 铁桐祖上人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55  |  更新时间:2019-07-13 14:06:13 全文阅读

反倒是铁桐,听了之后,没有一点惊讶的神色,反倒是满脸疑惑的神情。仿佛此事并不惊奇,只是让他感觉不解而已。

  不闻当然已经将那日与烧遍天大战一事告诉了铁桐,因而铁桐也已经了解了那日的情况。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尤其是烧遍天用那种特殊的手法将不闻废了武功之后,按理说不闻是绝对不可能再有武功的,更不要提精进了。

  可是事实就在面前,铁桐却不能不信。信归信,但为什么会这样,铁桐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再看那不闻,只是巴巴的看着铁桐,也不说话。二人就这么干巴巴的坐着,铁桐一直思考,不闻一直在看。

  半晌,铁桐思前想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他也知道这方丈老哥的脾气。你不问,他是绝不说的。你问,他也许有可能告诉你。于是铁桐硬着头皮问道

  “方丈老哥,你就直接告诉咱家吧。铁桐愚笨,实在是想不出来啊。这,这根本不可能吗!难不成你吃了什么仙丹不成。”

  “咄,你这厮,倒想的真多!连仙丹都扯出来了。世上哪有什么仙丹?恩,不过,这境遇,也和吃了仙丹差不多了。”不闻笑斥了一声,接着又开始叨叨起来。仿佛是真的老了一样。

  接着又道“这事说起来实在是话长,就算是我亲身经历,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现在讲给你,你也未必会信。你可知道空了师祖?”

  “空了师祖?”铁桐一听这名字,便吃了一惊。说明这空了大师,铁桐他显然是知道的。果然,他又问道“就是那位百年之前,一人独胜胡河十二怪,后将我门佛法又传至西域的那位佛门前辈?”

  不闻点头道,“正是。我武功的恢复和精进,都与这前辈有莫大的关系。”

  铁桐惊道“你是说那位前辈还活着?可那位前辈明明在百年前便已仙逝了。倘他活至今日,只怕……亦有二百,不,亦有三百多岁了啊。这怎么可能?”

  不闻亦沉吟道“是啊,因此我至今还是不怎么相信。而且,我可能也并未真正的见到这位空了师祖。”

  没有见到?那不闻怎么知道这空了大师还活着?他又怎么能够说这空了大师对他有莫大的帮助呢?这岂不是空口说白话吗?铁桐更加不懂,不闻又絮絮叨叨的讲了半天,铁桐这才隐约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还要从不闻等人与烧遍天大战那日说起。前文提到,那日独石舍弃生命与烧遍天同归于尽。后被神秘人带走。那时不闻便疑心神秘人之中有百年前便已逝世的空了大师和声道子二人。

  甚至,不闻还怀疑有天山圣教中的天山老祖!但是事情蹊跷,带有太多的不可思议,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是以那日不闻并没有与众人讲明。

  后来回到少林之中以后,不闻想来想去仍然是想不通。那时不闻武功已废,嘴上虽然对众人说无妨。但心中仍然不由得有些许潜在的低落。

  不闻心想,自己年龄已老,而今武功亦废。不管怎么说,都算是废人一个了。何不用余生之力,将这神秘的事情探个究竟,也算是为少林,为江湖,再做一点事情。

  是以又重回到以前的方丈室中居住。期望可以再听到或见到一些什么事情,可对那神秘之人,神秘之事解释一二。寻得一些有用的线索。于是便有了不闻在方丈室中久坐不眠,静坐冥思一幕。

  那日不闻在方丈室中盘膝端而坐,静静感知,希望再像那日一样,听到一些神秘的声音。谁知端坐许久,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有轻轻的风吹,婆娑作响,灯光如豆,静的出奇。

  夜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寂。一股浓重的睡意袭来,不闻虽然强打着精神,但还是忍不住困意。强烈的疲惫感不断的涌入脑海,让不闻不由的打了个恍惚。

  朦胧之间,方丈室中竟突现一个人,那人七尺余高,身材健壮。双眸亮若星辰,耳朵肥大,手中拿着一串佛珠,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那样子,真的像是弥勒佛一样。

  不闻突然看到不知何时室中竟然来来了人,自己却浑然不觉,不由得吃了一惊。一个愣怔,坐直起来,睡意一下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在仔细端详走过来的这人,不闻不由得想起了空了大师,心中一下被怔一下。也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

  只是见这人年纪,看来也不过三十出头。虽是个和尚,但也绝不像是个百岁之人的样子。又不像是空了大师,不闻心中疑问,立起身来,合掌问道“不知是何处高僧?”

  那人笑道“你今日整夜不寐,不正是在等我来吗?”似乎早已经知道他心中所想。

  不闻一听,惊道“您是……空了师祖?”想想不闻这一生,不知经历多少雨雪沧桑,早就勘破了一切。平时遇到任何事,也都能够做到淡然处之了。

  即便是见那烧遍天男女同身,不断互换。也未曾太过惊讶,但今日看到这自称是空了大师的人站在眼前。嘴巴不禁长得奇大,恐怕都能放下一个大大的鸭蛋了。

  那空了大师见不闻这般模样,不禁朗声大笑起来。笑道“有疑问且放心间,命中自有定格,天机不可道破。你不必多问。来来,我先为你把伤治好再说。”

  不闻更是惊奇不已,心中惊奇更深。自己武功已废,这想来便是伤了。但这空了大师却说帮自己将伤治好。岂不是在开玩笑?这修炼多年的武功,岂是一下子便可以补回来的?

  不闻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却不由得走了过去。那空了大师笑呵呵的看了一眼不闻,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像是不闻当时看吴铭那样,说了一句,“恩,倒也算是颇具慧根。”

  接着,便命那不闻盘膝坐下。只见他双掌平推,缓缓向下推去。双掌中蕴藏内力,竟向不闻天灵盖拍去!不闻见状,自然也是大吃一惊。眼见一双巨掌落下,却偏偏无法躲闪。

  只见他边拍下去,嘴间还边念念有词。声声若电,字字如雷,只听他道“苦难终有时,何为生或死?巨掌要你命,不过梦中事。”接着,猛然喝了一声“着!”

  这一声“着”恍若是晴天霹雳,将不闻一下子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不闻也是一惊,这人,难道真的是鬼魂,难道来这里就是为了要自己的命的?那一掌,仿佛已拍下,仿佛已再无挽回的余地。不闻不知不觉的坠落。

  “咚”一声巨响之下,不闻,像是被拍到了地狱的底层。不闻自然被惊得非同小可,猛然间一睁眼。看向周围,咦,这不是地板吗?不闻在往四周一看,竟还是在方丈室中。桌上灯亮如豆,虽在深夜,却还是人间。

  不闻不由安下心来,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再一看自己,呵,原来是困得不行打了个顿,不小心摔倒了地上,碰到了地板而已。方才的那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

  不闻想到此,不禁哑然失笑。但仔细一感觉,忽然发现不对!自己怎么像是浑身充满了力量?不闻不由得试着一掌平推了过去,轻若无风,却气如山岳。这气力,与从前想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闻一惊,恍然想到方才‘梦’中那位不闻师祖说要给自己疗伤,现在想想,难道这是真的?是梦,还是真,不闻也开始分不清楚了。

  思来想去,也只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便是那空了大师真的存在,真的并未死去。但是这话和见云见空他们讲,他们想必也不会信啊。

  但是今日,竟将这事情告诉铁桐。一来此事之奇令人惊讶,二来,这铁桐究竟是何身份,竟如此不同寻常,让不闻如此信任。也是十分的令人好奇。

  那不闻说罢,铁桐亦是感到惊奇。沉吟道“这空了大师,师父当年说过一句,却并没有说太多。”接着,又挠头尴尬的笑道“嘿,方丈老哥你也知道,我自入佛门。便少守门规,我师父在世之时,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打我了。这些事情到没有多说。”

  不闻一听,朗声一笑,道“哈哈,你这厮,即知常犯门规,又怎的不约束自己一点?你这是明知故犯啊。”铁桐听了,也是嘿嘿一笑,到没有再说话。

  不闻说完,表情又不禁严肃起来。对铁桐说道“实际上空了大师……说起来,算是你的本门师祖。”

  “什么?”铁桐不禁惊讶道。铁桐虽然知道师父净缘在少林门中地位超然,但是师父的师父,乃至再往上的,他却不知道了。

  要知少林门中,亦有不同的师祖师门。就如一个人有一个太爷爷,那么他太爷爷如果有个兄弟的话,他应该叫这人叫二太爷爷,或是几太爷爷。这两位‘太爷爷’同属一脉,却是两家。

  少林中的师祖亦是这个道理。因而按理说,铁桐应当是十分的熟悉自己的师祖是谁的。这就像是一个人倘若不知道自己的祖辈,岂不是大逆不道吗。

  但是铁桐,偏偏就是不知道。当然,这也并不是全怪他。只因这净缘当时虽说是铁桐师父,但是并没有真的行过拜师之礼。净缘当时也只是偶尔指点指点铁桐。所以这二人的关系,实际上很复杂,说来,话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