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十九章 习武上心法 见打狼和尚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19-07-12 14:44:56 全文阅读

吴铭看着这薄薄的经书,竟像是懂得了些什么,又像是没懂。寥寥百字的经文,在他眼里,像是包含了世间万物,人世沧桑。可是世事纷繁,又怎么会是一个仅仅三岁的孩子可以看得明白的呢?而偏偏,吴铭就真的有了这种感觉。

  今日无风,禅室香烟袅袅,弥勒的双眼似开似合,仿佛对吴铭的想法感到满意,又仿佛故作神秘。仿佛在说,佛法,本就不可云。

  而吴铭,却仍然在思索,去一点一点的感觉。那种感觉,模模糊糊,马上要想到了,却偏又捕捉不到,缥缈至极。像是之前玩的泡泡,明明是真的,却偏偏一触就破,化为虚无。

  片刻之后,小吴铭再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想到了要问一下不闻师傅。回头一看,师傅竟然睡着了。额……,竟然睡着了。方才还严肃的像是个私塾先生的不闻,竟已酣然睡去。

  好歹也是拜师第一天,好歹也是武学的集大成者。关键是,刚刚还和吴铭说,要认真学习,不准睡觉的啊。看着不闻睡得那么香,他前段时间那个和蔼威严的形象都开始在吴铭的心中动摇了。

  小吴铭才不管师傅会不会发火,跑过去便将不闻摇醒了:“师傅师傅,我有问题。”小吴铭嘟着小嘴,用最大的声音在不闻身边喊道。

  “有就是没有,没有就是有。佛法深奥,你且自己去悟,我也不懂。”不闻喃喃道,似是说给吴铭听,又似是梦中呢喃。

  吴铭对这样的答复自然不满意,嘟着的小嘴噘的更长。“不懂就是懂,懂就是不懂。我就是似懂非懂才来问你,你却睡着了……”

  “咦”不闻突的睁开眼,略带惊讶的看着吴铭。心道,呦,这小和尚竟和我老和尚打起机锋来了。吴铭见不闻已睁开了双眼,顽皮的一笑。道:“师傅,这经文我看了好久。明明感觉像是懂了什么,仔细一想却又什么不懂,好深奥呀。”

  不闻道:“哦,那到底是懂还是不懂呢?”尽管嘴上这么问,但心里却是非常开心的。须知佛门一道,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悟字。吴铭初读经文,就可以感悟到这一层,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这《心经》尽管只有百字,但是其内容丰富,福德深厚,却是远非其他经文可以比拟的。倘若是给没有缘法的人看来,也只能看到书面上的寥寥几个字而已。

  唯有与佛门有缘者,才从中悟得人生百味。吴铭能够琢磨到一点虚无缥缈的东西,说明他还是颇具慧根的。何况他年纪又这么小,又是第一次读。不闻看着这个小徒弟,越来越觉得心中欢喜。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过了十几日,吴铭把经文读的越来越纯熟,也越来越有兴趣。平时闲下来的时候也和见云他们学一些少林中简单的功夫,倒也自在。

  只是不闻却一日怪过一日。渐渐睡觉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有时甚至睡到下午还未起床。每日除了指点一下吴铭,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方丈室中。

  他也不诵经,也不参禅,只是坐在那里,片刻便入睡,却又像是未睡。见云等又怕师傅是在前些日子与烧遍天那一战中留下了隐疾,却又偏偏发现不了异样,只好作罢。

  反倒是不闻,成日乐呵呵的像个孩子一样,除了睡觉便是笑。吴铭问的愈多他不懂的就愈多。徒弟问的,师傅竟答不上来,都分不清谁是师傅谁是徒弟了。

  到了后来,吴铭干脆不问了。多数时候都是自己去悟,倒也明白了不少东西。日子过得也算是平静。

  直到一日寺中竟来了个打狼的和尚。才为这平静中增添了一点新意,几分乐趣。那日不是晴天,天上有黑云席卷,却又偏偏无风,天地像是一个不透气的盒子,让人感觉呼吸都是那么困难。

  寺中的僧人照例扫地,挑水,参禅。吴铭也一如往日在云香阁中诵读《心经》,不闻的面色,也愈显红润,也同吴铭在云香阁内诵经,出奇的没有睡觉。

  “师傅,铁桐师叔回来啦。”外面的呼声还未停,就有一人推门而入。随即而来的,是爽朗的笑声。正在同吴铭说话的不闻听到笑声,不由摇头苦笑:“这厮又回来了。”

  吴铭还未来得及问不闻是谁,那人便已进来了。

  但见那人七尺长,浓眉眼,黑面皮,四肢又粗又长,尤那两条腿,好像是粗壮的树干一般。而他的手里,竟提着两只野狼。

  脖上的一串佛珠,用极精细的工笔刻着十八罗汉,个个面目狰狞,莫说十世的恶鬼,便是九天的魔王,也被狰狞的面目骇破了胆。只是这人,竟也是个和尚。正是方才呼声中所指的铁桐师叔。

  吴铭不禁看得痴了。铁桐走进去便大马金刀的一坐,朗声笑道:“嘿嘿,老哥,咱家回来啦。”老哥显是在叫不闻。他明明是个和尚,理当叫不闻师兄才是。却偏偏要叫什么老哥,吴铭不禁更加奇怪了。

  “你这厮,哪里还有一点佛家人的样子。”不闻怒道“非但穿的不伦不类,还破戒杀生,你还敢回来?”

  “嘿嘿,嘿嘿嘿”铁桐讪讪笑道“万物生灵皆有定数,这两头畜生,本当戊时死,咱家不过是送它一程罢了。”说的又偏偏像是个神棍一样,难道,他竟然知道万物存亡之定数?

  不过显然,铁桐并不怕不闻。方才不闻的吹胡子瞪眼对铁桐没有一丝作用。而且,仿佛二人关系甚是亲密。

  看来不闻当然也知道这一点。缓下脸色说道:“这十余年又去哪里云游去了?怎的没你的消息。”再无责备之意。

  “哈哈哈,大好河山,山河好大,天地间又有哪里不是咱的家。”铁桐笑声似洪钟,答非所问的应了一句。一双如牛的眼睛又黑又亮,仿佛这世上,没有他放不下,想不开的事。

  “咦,不闻老哥,十年未见,你这武功竟然精进到这种地步了?”铁桐方说完,接着又惊讶道,惊讶的无头无脑。

  见云等人听了铁桐的疑问,心中也在嘀咕,莫不是这师叔在外面许久,脑子出了什么毛病了?师傅的武功明明已经在烧遍天一战中废掉了,他怎么还这样问。

  那料到不闻的反应竟更让人奇怪,他反问道:“咦,你竟看得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师傅竟真的恢复了?可是,数年的修为,又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呢?

  吴铭对这些到还不是很懂,但是见云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呢?有时候,越是明白,反而越是想不通,越想不通反而越好奇。

  而不闻既然这么久都没有告诉他们,现在当然也不会讲给他们听了。于是就在见云等人惊讶的眼神中,不闻竟摆摆手,出去了……出去了。

  面对众人的惊讶和疑问,他竟置若罔闻,大步走了出去。

  既然师傅不愿再提,徒弟当然也不必再问。铁桐却不甘心。心中有了打算,心道晚上一定去找不闻老哥好好聊聊,争取问出个一二三来。

  这已经是后话,重点是,片刻之后,从未开过荤腥的少林,竟摆了满满一桌肉菜。

  火腿炖肘子、酒酿清蒸鸭子、鸡皮虾丸汤、烤鹿肉、胭脂鹅脯,一张八仙桌上,不仅满满都是荤菜,而且竟都是罕见的美味。

  更令人惊奇的是竟然还用一具巨大的托盘,盛了一只烤全狼!

  炊烟袅袅,肉香渐渐飘开来,金黄的托盘,金黄的阳光,金灿灿的烤肉。莫说少林,人间也难得。

  一旁扫地的僧人,已经看的呆了。铁桐却仍然挂着那仿佛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顾的微笑。大马金刀的坐在木桌上,满满的为自己斟了一盅上好的竹叶青。

  “东风吹山花,安可不尽杯?哈哈,谪仙人一生逍遥,词句多少带些禅味。不闻老哥,你说是也不是?”铁桐将杯中酒仰头而尽,朗声笑道。

  对面不闻微微额首,竟也夹了一块肉吃。而他一双竹筷夹到的,赫然是烤全狼的狼舌!他手腕轻轻一弯,便抛进了嘴里。大口嚼了几下,吞了下去。

  “那里有仙,那里有佛;谁又是妖,谁又是魔?当时能够尽杯,懂得与天地同乐,便算是入了道了。”不闻不仅行为越来越怪,言语更是怪。似是回答,又不似回答。

  铁桐却偏偏听的津津有味,摇头晃脑道“当时尽杯,与天同乐。世人又有几人能够做到。”无忧的眼中,有了些许愁意。但却对不闻破了荤戒毫不惊奇。

  难道少林的僧人,竟然都可以开荤了不成?当然不是。只因不闻自烧遍天那一战后,行为处处透着古怪,食肉这个怪癖(当然对常人来说无可厚非)便是在那时遗留下来的。而铁桐,连杀生都不忌,开荤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不闻在少林中年岁己高,威望又深,便是有些非常之处,也无人会讲什么。

  唯有见云见空与师傅关系非常,又怕是战后留下了什么恶疾。不时会和师傅讲几句,但也效果寥寥。后来便也不说了。

  天色渐晚,杯盘已然狼藉。不闻似来了兴致,开始和铁桐讲起之前的事情来,本当他会大吃一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