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十二章 吴铭叙旧事 误点独石意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19-07-09 15:13:34 全文阅读

独石在听风庄之中慢慢的踱着步子,眉头已经有些微皱。心中暗自思量着,这烧遍天不仅行踪飘忽,而且武功深浅也没有人清楚。残暴至极,也神秘至极。

  只是知道他练得是十二怪经。而且已经练到《暗经》那一层。至于现在武功又长进了多少。也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对付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主意。

  而且这十二怪经深奥难懂,虽然是博大精深,但也当真不好参悟。自己研究了这么多天。不仅没有研究处什么破解之法。就连这经书的意思,也都没能够了解多少。

  正思量间,见云和吴铭二人已经进入了这听风庄之中。听风庄中来往的江湖中人见了这可爱的孩子自然要忍不住询问一番。

  “见云师傅,这可爱的小孩子是谁啊?”

  “见云大和尚,咱们托你下山采集粮食。你怎的带了个孩子回来?”

  一时间,众人都忍不住问一下这孩子的来历。当然也不乏一些插科打诨,紧张了这许久来和见云开个玩笑的。就比如天山圣教的雾字辈教众天雾成。

  “哈哈,见云秃和尚,你莫不是破了佛门清规不成?”天雾成打趣道。这天雾成自那日和师叔天混火同到了听风庄之中。便一直留在听风庄中没有离开。

  这天雾成本来年纪不大,又聪敏机灵。这些日子以来与江湖上各门各派的人也都熟络了许多。尤其与这见云很对胃口。是以常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

  见云听了哈哈一笑,佯装怒道“去,你这厮没个正形。竟开起了和尚的玩笑。”

  众人也都开怀的大笑。经这天雾成的这一番插科打诨,众人这几日的紧张情绪倒也都缓解了不少。众人笑罢。见云正了正形色,说明了这吴铭的遭遇和来历。

  独石方才在自然堂中便听到了外面一片嘈杂。也已经走入了院中来看看是什么事情。恰好听到了这吴铭的遭遇,又看这吴铭甚小。心中有了打算,有意要将他收留下来。

  于是独石对众人言道“我看这孩子年纪尚小,如今也没有什么依靠。不如且让他先留在听风庄,我们也好保护着他些。各位觉得可好?”

  见云微笑这点头答道“盟主之意与在下不谋而合。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众人亦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于是吴铭便在听风庄之中暂时住下了,也算是暂时的有了一个落脚之处。听风庄之中江湖人众多,也都对吴铭不错。吴铭倒也不觉的孤独和被冷落。

  而且小吴铭本来就聪敏好学。听风庄之中又聚集了几乎所有的江湖上德高望重,武功精妙的前辈。于是小吴铭有机会能够在听风庄中不断找人询问各种武学的基础。

  小吴铭问的本是江湖中人都会的一些基本功。是以人们倒也乐于教他。人们你指点一下,我调教一回。一来一去这一两天之内倒也教了吴铭不少。

  学的虽然杂了些,但是吴铭练起来倒也没有太多的违和感。打马步、踢腿、压跨等等反倒也练得有板有眼。

  来到听风庄的第二日。听风庄中众人都在忙着准备决战和研究这烧遍天的行踪以及最近的举动。

  以防止烧遍天在近几日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损失。独石当然也在与其他一些武林高手研究《暗经》。以求破解之法。

  百忙之中,饮茶之余。独石看着这听风庄之中忙碌的众人,不仅心生万千感慨。

  那独石抿一口清茶,看着这听风庄之中忙碌的江湖中人。略显沧桑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然堂中的众人。

  不知是自语,还是在与自然堂中的人们说话。只听他说道“我江湖中人如今面临大难。此事本只关乎我个人的性命。承蒙武林同道不弃,在此帮忙,共迎外患。独谋实在是无一为谢。”

  言罢,独石不仅摇头叹息。其余众人听了独石的这般言语。自然是感觉十分惊奇。都奇怪独石今日怎会说这些。

  少林不闻大师首先说道“盟主此言差矣。我江湖中人虽然门派有别,但都同气连枝。如今盟主有难,亦是江湖有难。我等岂有不帮之理。”

  那南昌国智位也跟着说“不闻大师说的极是。十多年来我江湖中人俱都安稳。虽然其中亦有些匪患、恶贼,但都在盟主领导之下领导我武林中人一一将之化解。如今这烧遍天再难缠,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想必我们亦能将其降服。”

  丐帮长老赵八亦说“盟主于我丐帮兄弟有如山之恩。我丐帮誓死跟随门主。何况丐帮弟子遍天下。我已命人前去查探这烧遍天的消息。盟主不必担心。”

  听了众人这些发自内心安慰宽心的话,独石不禁自失的一笑。摇头叹惋。

  “当初我本是江湖浪子,四海为家。盟主之名也是各位抬爱所赐。在下也只是奉师傅之名,为江湖同道做一点事情。如今在下只是担心,倘若后天一战,在下若是输了。列位可千万要同仇敌忾,莫被那烧遍天的奸计的得逞。使得江湖不得安稳,生灵涂炭。”

  原来这独石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是担心江湖的前途以及安稳。是以才摇头叹惋。

  再说这独石当年拜于星宿老仙觉冰门下。至今已有四十余年。但自从二十年前踏入江湖以后。独石就再也没有见过星宿老仙了。独石的师傅星宿老仙觉冰,也算是江湖之中的一个另类。

  星宿老仙觉冰不属于江湖中传统的七大派之中的任一门派。来历与武功传承人们俱都不知。但是有生之年浪迹江湖。平不平之事,管难管之情,深受江湖之人爱戴。

  生平只收了一个弟子,便是独石。至于他二人如何相遇,独石如何拜入星宿老仙觉冰门下。他日再做详说,此处不再赘诉。

  只说这独石自拜入觉冰门下,武功进步奇快。不久,天下便难有对手。后来受师傅之命。同样浪迹江湖,在江湖上平不平之事,管难管之情。

  后来江湖一统,各门派公认独石为武林盟主。盛情难却,独石也只好接下这虚名。至于独石的武功高低,众人也都不知。

  但自做盟主以来,未逢敌手。大战山匪鬼头,追袭采花大盗黑菊,乱石岗上生擒华西恶鬼,旧渔村中收服南地毒蛇。

  想来二十多年之中,大战十余,小战更是不计其数,独石都未曾退却。今日竟然起了求败之心。众人自然感觉惊奇。方才虽是为独石宽心,但此时心中亦忐忑了起来。

  自然堂中的一众人正愁眉间。小吴铭一蹦一跳的的进来了。

  “独石叔叔,独……”话刚喊了半句,小吴铭见屋内气氛严肃,不同平时。便不敢再喊了。慢慢的转过身子,正待要退出去。

  独石定了定心情,脸色一缓,笑着喊道“来来,过来孩子。有什么事情要对叔叔说啊?”

  吴铭怯怯的说“叔叔若是有事,我便先不问了。一会儿再问。”

  独石笑道“无妨无妨,你且问吧。”

  吴铭一听,笑着拿出了经书。这吴铭,竟然在研究十二怪经中的第一部经书《虚无经》!只是他基础尚浅。很多地方都不懂。

  那日问了见云一次,见云只是惊讶,但也未想到那经书便是少林之中的十二怪经。是以回来亦未将这经书的事情同众人说。是以独石等人现在还不知道小吴铭持有这十二怪经。

  如今吴铭拿出这经书。独石自然要看一眼。这一看之下,便是十分的惊讶。近几日独石每日研究的便是这经书,自然是十分熟悉。

  独石心道,这孩子怎么会有这经书。于是不等吴铭先问,独石却反问吴铭道“孩子,你这经书是从哪里来的?”神色严肃紧张。

  吴铭见独石见到这经书竟然十分惊讶。还以为是自己惹了祸。一时之间,没有答话,竟先慌的大哭了起来。

  接着呜咽的对独石说道“这书是我自那恶魔处偷来的。倘使叔叔觉得有问题,我以后就不看了。我不该偷别人的东西……呜呜……”

  独石知是自己方才有些过于着急了。忙缓下脸色,对吴铭说“好孩子莫要着急。只是这经书之事十分蹊跷。你且将如何得到的这经书的经过慢慢讲来”

  吴铭一听独石没有怪罪自己之意,又自笑了起来。脸上还挂着泪滴,愈发显得可爱。

  他正了正脸色,便向独石等人讲起那日在烧遍天处的遭遇。讲到凶险处,双手紧紧抱着小脸,小小的身体还在颤栗,仍然心有余悸。

  众人亦听的入胜。听到凶险处。也为危险中的吴铭捏一把汗。待吴铭讲完,不知觉中,这群江湖中豪横一时的豪杰们,额头竟也都渗出了一层细汗。

  独石听吴铭讲完,亦是感觉扑朔离奇。笑着拍拍小吴铭的肩膀,说道“好孩子,现在已经没事了。别怕,乖。”

  吴铭经独石这么一安慰,心中便安稳了许多。不等其他人说话,便兴高采烈的问起经书中的问题。

  “独石叔叔,这经书中说‘功从生出着手,才得熟中趣味。’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不会练这功夫才能够练会这功夫吗?”

  吴铭说的十分拗口,而且小孩子的话往往天马行空,是以别人倒是一点也没听出什么蹊跷来。但是独石最近倒是研究这十二怪经入了迷,是以了解的也更多一些。

  听到这的时候,独石眼睛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竟有些些微的兴奋之情,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的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