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九章 父母皆无踪 吴铭出城外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316  |  更新时间:2019-07-07 15:19:53 全文阅读

这可恨又无耻的无赖,竟然起了歹意。想要捅死吴起生!只见他一咬牙,心一横。便从拥挤的人群之中,将刀捅向了吴起生的小腹。

  吴起生暴怒之下,哪里还能看到捅过来的尖刀。一心只有妻子被人抢夺的愤怒之火。不顾一切的往前冲了上去。倒是吴氏挣扎之中不经意间看到张三竟然拿出了刀。

  要知这些人都只是平常的市井老百姓,并不是刀口舔血的江湖中人。杀人的事,不仅未曾做过,见得亦是很少。如今吴氏眼看着尖刀已抵入吴起生的小腹。自然是又惊又急。

  吴氏急忙想要呼喊,提醒吴起生小心。吴起生却早已被怒火冲了头,愤怒的往前冲去。吴氏的呼声还未发出,张三的钢刀,却已经捅入了吴起生的小腹。

  “刺——”刀尖划破衣服,划破骨肉的声音响起。刹时,吴起生的小腹处血流如注。一下子,吴氏愣了,吴起生愣了。那无赖张三,也傻傻的愣在原地。

  “啊——,起生——起生——。”突然,吴起生的老婆吴氏大声的哭了起来。凄惨而痛楚的哭声,像是尖钉划过钢板。

  吴起生捂着小腹,艰难的睁开双眼。看着自己被捅的小腹,满是惊讶与不信。再回首看着与自己结发多年,同甘苦,共患难的妻子。眼角流下两行清泪。

  吴起生没有去管同在一旁吓傻了眼的无赖张三,反而温柔的看着吴氏,艰难的说道“我——我可能不行了。照顾好我们的孩子。让他读书,将来做大官。——这些年,委屈你了——”小腹还在流血,生命在流逝。吴起生的双眼已经将要合上。

  “不……不……你不能就这样没了啊。”吴起生的老婆吴氏撕心裂肺的哭着。涌动的人流突然静止了。所有的人都看着这悲惨的一幕。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还在逃亡之中。

  “孩子!我们的孩子呢?吴铭——吴铭——”那吴氏悲痛之中,竟然忘了自己的孩子吴铭。如今经吴起生这么一说,才想起自己的儿子。

  吴氏这才举目四望,但那里还有吴铭的身影。自己的孩子吴铭竟然不见了!像是已被人流涌至了他处。滚滚人流中,只能看的到一个一个奔走逃亡的身影。

  自己的孩子呢?吴氏更急了,吴起生的血仍然在流个不止,脸色已经变得惨白。现在连吴铭也不见了,这可让吴氏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办啊?

  一时之间,丧夫之痛,失子之悲,全部涌上了吴氏的心头。一个弱小的平民女子怎么能够承受的了这么大的打击?吴氏一下子懵了。神智也开始变得疯狂。

  儿子没了,丈夫也没了,往后的日子,同样也没了。与其风雨飘摇,不若一死百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只能够这么想。吴氏的双目变得赤红,银牙紧咬,头发也已经乱的不像样子。像是一只发怒的老虎,又像是索命的女鬼,冲向了那无赖张三。

  这吴氏心中想,如今现在这般处境。丈夫生死未卜,儿子不知所踪,全是拜这无赖所赐。于是吴氏将一切都归罪于无赖张三。归罪于这个乱中加乱,雪上加霜的王八蛋!恨不得能够生饮其血,生食其肉。将他千刀万剐也未必解恨。一个连生命都不再留恋的人,哪怕是弱女子,也是极有杀伤力的。

  只见吴氏充满怨毒眼睛死死的盯着张三,不顾一切的冲向了他。要知那张三手里边还握着刚刚捅入吴起生小腹的钢刀。这张三虽是个无赖,但同时也只是个市井小民。

  他捅完吴起生以后,当然也被吓得不轻。手中紧握着钢刀,嘴里却不停地呢喃着“我杀了人,我杀了人——”全然没有见到吴氏已经冲了过来。

  那吴氏当然也未曾看到还留在张三手里的钢刀,直挺挺的冲了上去。悲剧,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张三的钢刀,已经捅入了吴氏的肚子里。或者说,吴氏,冲到了张三的钢刀上。

  “刺——”同样是刀剑划破血肉的声音。接着,一种更加恐怖的声音发生。像是生锈的锯条划过铁皮。那吴氏,竟然硬生生的咬住了无赖张三的脖子!

  吴氏的那嘴银牙,再也不像平时那么洁白可爱。现在吴氏的牙上,沾满了张三的鲜血,更像是地狱中索命的铁钩。

  张三瞪着大眼睛,惊讶的看着这疯狂的一幕,满脸的是不相信的神色。慢慢的倒下。那吴氏,满嘴鲜血,疯狂的大笑。尽是肆虐的报复的快意。

  因果总是循环的。张三色心大起,奔着这吴氏而来,又死在这吴氏的尖牙之下。可谓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只可惜吴起生和这吴氏。吴氏的肚子里还插着那柄要了他二人性命的钢刀。疯狂的大笑了几声之后,便在也不能发出声音。

  人流还在涌动,人们为这悲惨的事情感到愤恨和同情,但同时也无可奈何。人们的性命仍然被那食人老道的谣言恐吓着,不知内情的人们只能继续拼命的盲目的逃跑。

  刚才在吴氏他们打斗的地方停驻的人们已经被涌上了前去。后面的人,又被涌了上来。再往后的人,跑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只能看到了张三一个人的尸体了。

  那吴起生和吴氏的尸体竟然不见了。只是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已经被挤到了前面。后面的人却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是以他们的尸体什么时候消失,如何消失,便再也没有人知道。

  再说那小吴铭,刚才慌乱之中被吴起生放到地上。后来吴起生冲上前去和张三理论,吴铭想要前去找爸爸。但是仅仅三岁的小孩个子不高,力气又微薄。

  是以即便吴铭用力往前挤,也仍被人流涌出了一大截。现在,吴铭仍然跟着人流涌动,心中还想着父亲和母亲在哪里。可怜的小吴铭,现在还不知道父亲和母亲的遭遇。

  冥冥之中却又像有神明相助。这小吴铭,在人流的涌动之中,竟被挤出了长安城外。

  长安之外,天地一片辽阔,人们四散逃跑。吴铭在这人群之中,显得越发的孤单和渺小。虽然父母都已经不知所踪,但这小小的孩子却没有太多的眼泪流出。他相信父母不会抛下自己不管,相信父母一定会来找到他。

  这小吴铭,出奇的冷静和坚强。往往相信,可以让人变得乐观。哪怕事实并不尽人意。中途也有一些好心人见这孩子生的可爱水灵。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心中不免起了爱怜之意。

  “你是谁家的小孩子啊?你的父母呢?”

  “这孩子长得真可爱,但是怎么只有他自己啊?孩子,你的爸爸妈妈呢?”

  好心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问着。那小小的吴铭却像个大人似的回答这些人的活。

  “逃亡的时候,我和爸爸妈妈走散了。后来出了城,就找不到了他们。”

  “孩子,你的爸爸妈妈叫什么呀?长什么样?我们兴许见过呢。”有好心的人询问。

  吴铭扬起小脸,说“我的爸爸叫吴起生,妈妈吴氏。爸爸是一个小贩,妈妈长了一嘴漂亮的牙齿。妈妈是最好看的妈妈。”

  小吴铭抱着期盼的眼神看着这些人,期望可以从这些人口中到一些关于父母的消息。

  但是世界上怎么能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群人里面,并没有能认识吴起生夫妇的,也没有见过吴起生夫妇的。

  于是人们纷纷摇头,又有好心的人对吴铭说“孩子,这世道不太平,兵荒马乱的,近来又出现的食人的疯老道。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能走下去。你不若就和我们一起走罢。”

  那知道小吴铭却倔强的摇摇头,“不。谢谢你们,我还要找我的父母。你们先走罢。一会儿坏人来了便走不了了。”

  这三岁大的孩子,不仅孝顺坚强,还如此勇敢大义。危难之中,不慌乱不惧怕,竟还懂得让别人先走,不拖累别人。也当真让人诧异。

  人们对这孩子的行为自然感到十分的惊奇。但是同时也很无奈,这小小的孩子非要自己寻找。好心想要帮助的人们也只好作罢。

  小小的吴铭一路走一路问。虽然年纪不大,却没有什么惧怕之意。反倒是一路上看来望去,多少舒缓了一些一开始的心急之意。

  父母俱都不见了,谁都会有心急上火之情。再加上这吴铭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相应的也会有惧怕之意。

  方才与人们镇定的谈话,固然是天性使然,多少也有许多强装镇定的成分。吴铭走着寻着,不知不觉到了一片山谷之中。

  只见山谷清幽僻静,花草飘香,竟是个优雅的所在。吴铭不自觉的便被这山谷的美丽所迷住了。三岁多的孩子,本就是好奇爱玩的年纪。

  何况如今吴铭实在已经累极了。一个三岁的孩子,走了这么长的路,怎么能够不累?是以吴铭也想碰碰运气,看看里面是不是有茅屋什么的,也好讨口饭吃。

  走入这山谷之中,茅屋虽然没有见到。但吴铭见到的,竟是一座极其漂亮的华丽的房子。房子的墙上嵌有金花,院中的小路用半透明的石头铺成。

  这房子美丽异常,却又坐落在十分幽静偏僻的山谷之中。不免让人不解,怀疑。只是这吴铭只是个小孩子,哪有这些江湖经验,更没有太多的怀疑。

  吴铭只知现在他已经疲惫交加,这栋房子或许便是可以歇息的地方。是以直接走了进去。

  只见这房子宽阔敞亮,装饰虽然大气硬朗,十分有男子气概。却偏偏又有牡丹,月季,玫瑰等花修饰,各种刺绣装裱,香气扑鼻,又像极了女子的闺房。

  一时间,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居住。片刻,吴铭已走了进去。边走边用稚嫩的声音问道“有人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