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四章 烧遍天真容 南昌国盗物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19-07-05 15:41:57 全文阅读

这听风庄自然堂上的三人,无论是我们的武林盟主独石,还是少林不闻,南昌智位,那一个不是久经江湖血与泪洗炼过的精英。什么样的事情,什么样的挑战,他们都已经历的差不多。

  因而独石虽知这烧遍天刁蛮凶恶,狡猾神秘,但也是毫无惧意。那不闻大师虽是来此做客恰逢此事,却也不大担心。倒是那南昌国智位大师,进来没有多久,却一直愁眉不展。

  聊了不久,独石也已察觉到了智位大师的异样。于是关切的问道“大师进来未有许久,却一直愁眉不展。莫不是有什么心事不成?”

  智位叹道“不瞒二位,老夫自南昌国千里而来,确有一事相商。然而今日这事,哎——”那智位说到此处,不禁又捻须摇头,叹息不语。似乎有难言之隐,但却又不得不说。

  不闻与独石二人具是绝顶聪明之人,一看这智位大师的言语,便知了一二。方丈问道“大师要说之事,难道与这烧遍天有关不成?”

  要知这烧遍天近日来早已是武林公敌,江湖大害。那个门派一旦有何祸事,第一个便先往这烧遍天身上想。如今三人正在谈论着这烧遍天,那智位却越听越愁眉不展。想必是与这烧遍天有关。

  “正是与这烧遍天有莫大的关系!”智位大师点头应到,眼里像是燃起火一般。竟似对这烧遍天有说不出的憎恨厌恶之意。

  独石奇道“又与这烧遍天有关。不知到底所谓何事,大师不妨说来听听。”不闻大师亦点头称是,他二人都对此事十分好奇。

  看这二人问的甚紧,又十分关切,那智位大师这才详细的讲到前几日发生在南昌国大力门中的这件怪事。先说这南昌国大力门乃是南昌国中第一大帮。数年之前便几乎等同于少林在江湖中的地位。

  后来江湖一统,不分邦内番外,大力门便也并入江湖,成为江湖一大帮派。虽与少林武当等比之不如,但也实力雄厚,不容小觑。

  这智位大师虽为国师,但也是大力门中的高足。与大力门自有生死相依,无法分清的关系。大力门中有一宝物,名为沧海泪滴。这沧海泪滴非但是大力门中重宝,亦是南昌国的重宝。

  这沧海泪滴的来历,自然也是十分的奇妙神幻。原来南昌国毗邻沧海。建国初,大力门众人与南昌国民众,齐聚沧海之边,举国凝神,对天祈福。

  是时,天呈吉像。南昌国千里无云,旭日高升。沧海之上虹光一束。和着这虹光,自沧海之中飞出三粒水滴。

  那水滴形状似泪,遇热不化气,遇冷不结冰。有甘香若花之味。人们遂为之取名唤作沧海泪滴。南昌国举国上下将之当做重宝珍藏。藏于大力门中,时时供奉,日日守候。

  自此物出现后,南昌国年年风调雨顺,国家昌和。再没受什么大灾大难。由此一来这沧海泪滴更显珍贵,甚至上至国王,都对这沧海泪滴极为重视。

  然而近日,这被视为重宝的沧海泪滴,竟然丢了!或者确切的说,是被盗了!这沧海泪滴原本是在大力门主殿中的水晶琥珀盒中珍藏。

  哪知前几日,竟不翼而飞。那放置水晶琥珀盒的桌上,还被以白灰之类的东西留下几个大字。大力门中高人众多,但竟无一人发现。

  那几个大字写到:“全国不知此物重,大力门中猪脑多。”而留这大字的人,竟然还留有落款。赫然竟正是烧遍天三个大字!”

  独石和不闻二人听智位说罢,不禁哑然。这烧遍天的恶毒自不必说。脸皮之后也是让人佩服。偷了别人的东西,还如此的嚣张无耻。

  不可思议之余。也明了为何方才智位大师左右不肯启齿,还带有忿恨之意。倘若换做是谁,宝物被盗之后,还被这盗物的窃贼辱骂一番,都不会太高兴的。

  这智位大师此番前来,便正是要同中原武林中人一同商量对策的。众人惊讶之时,有仆人来报,有两名白衣人前来求见。这二人,正是天山圣教天混火,天雾成。

  这二人一路快马加鞭,终于也赶到了听风庄中。独石等人听闻有客前来,都起身迎接。但见那天山圣教中的二人,进入自然堂中,也是满面愁色。

  “天山圣教地处偏远,今日不远千里而来,快请坐请坐”独石先开口道。

  “天山圣教低调谦和,不常下山行走。老衲与混火兄也是数年前有一面之缘。不知混火老兄此番下山所谓何事?”

  “久闻天山圣教人才济济,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天山圣教的风采,果是非同一般。不知这位小老弟是?”独石等人将他二人迎接进来,就别难免要问询一番。

  “二位大师言重了。他乃是我们中雾字辈弟子天雾成。”天雾成开口介绍到,那天雾成亦向独石等人微笑行礼。

  众人一番寒暄过后,天混火便着忙向独石等人讲述了在聚金阁中所听之事,紧接着说了天山圣教的圣体被盗一事。独石一众人听罢,惊讶之意更甚。

  前文说过,这近日的门派祸事,都会习惯性的先往这烧遍天身上去想。于是众人齐问道,“莫不是这烧遍天所为?”

  那天混火听罢,竟回问了一句“这烧遍天,究竟是何人?”众人不禁又是惊奇,又是觉得滑稽。中原武林已快被这烧遍天搅得天翻地覆。这天山圣教二人竟还不知烧遍天是谁。

  天山圣教教众久不下山,对江湖事亦不是能够及时了解。是以这烧遍天的“辉煌”事迹,还未能尽知。是以他二人刚才听说这烧遍天要想独石挑战,也并不是多么的惊讶。

  倒是那天雾成生性灵敏,想问题也比他师傅想的快了些。问道“这烧遍天难道是近来新起的大盗不成?”

  “岂止是大盗,他简直就是恶魔,杂碎!”智位大师恨然道。

  独石这才将烧遍天最近在江湖杀人放火,盗物劫掠的种种恶行讲与天混火师徒二人听。天混火二人听罢自然亦是感到惊奇难信。但转念一想,圣体被盗之处,并未留下什么信息。这却不像是那烧遍天的作风。

  众人商议之中,不觉已到夜晚。茶饭过后,独石安排众人在听风庄内歇息。自己也已回房。

  夜色已深,独石却难以入睡,独自一人怔怔的坐在桌旁,手中握着那烧遍天留下的纸条。不禁又想起这纸条神秘而来的情景。

  那日正是本月初一,无风无月之夜。独石睡梦之中。突听到一声细响,烧遍天猛然惊觉,当即惊起。只见似鹅毛般飘下一片血红色信纸,上面书到

  “适才逢君熟睡,不免打扰。欲起割喉之意,又恐这般夺尔性命,难令江湖臣服。是以下月此时,本尊亲来听风庄与君一战,一决生死。”

  这信上所言,狂妄自大之极,独石看着这二寸长的纸条,不禁升起一丝寒意,也激发了他的斗志。

  这转眼间已是月圆之时,时间已过了一半。烧遍天的底细独石却还一点都不知道。不免心生担忧。神思之间,忽听房外一人喊道“蟊贼莫跑!”

  这一声大喊,将独石从思绪之中拉了回来。方转头望向窗外,只见两道残影飘过。而那声音,竟正是少林方丈不闻的声音。

  独石急忙冲出,动若脱兔一般,朝着残影的方向追去。后面还有三道残影相随,先后有快慢之分。正是天山圣教天混火,南昌智位,天山圣教天雾成三人。

  众人追赶之间,那前面之人却已停在了树梢上,不再往前跑了。轻蔑一笑,似对几人满是不屑之意。独石等人还在后面未到,只不闻离那人最近。是以看的最是真切。

  不闻不看到还罢,一见这人竟像是十分的看不起这些在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好汉,更是生气。一怒之下,使出少林飞檐走壁的绝技,借力腾挪与大树之间,正待要抓着那人。

  靠近了看,只见那人柳腰盈盈,玉臂似藕,赫然竟是个女子。不免一怔。哪知那女子竟也会少林中飞檐走壁的功夫。不闻这一怔之间,却又被那厮逃了去。

  不闻未免大惊,但仍紧跟其后。谁又料到这女子竟掉过头来,笑脸盈盈,兰花指一指,竟对不闻说到“师兄追的这紧,教我如何逃脱?”

  不闻听罢,只当这人是在调戏与他,不禁又羞又怒,大声喝道“你是何人?怎会我少林武功?”

  那人再次回首道“食肉帮烧遍天是也。”

  见闻大惊之余,又是一个愣神。这三个愣神之间,已与那烧遍天拉下大节距离。待众人追上来之时,那烧遍天早已跑的无影无踪了。

  众人见那人已然跑远,再追也是无济于事。便回首忙问不闻到底是何人何事,这才得知那人竟是烧遍天。并得知这烧遍天竟然还是个女流之辈。

  听不闻描述,那烧遍天柳叶峨眉,丹凤眼,两腮淡红,朱砂红唇,端的生的是一副美人模样。谁又料的到这样一个女人,竟是那样的蛇蝎心肠。

  独石正待再问一些关于这烧遍天的其他情况。但那不闻却是魂不守舍之态,仿佛着魔一般,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的惊呼“不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