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二章 小贩喜得子 吴铭为姻缘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87  |  更新时间:2019-07-04 10:00:14 全文阅读

话说少林寺众人在少林大雄宝殿中再议起南昌国一事。原来竟有许多曲折奇诡,令人惊叹之处。据那见空述说。那日见空在南昌国国都丽宝郡相约好与国中高手巨花陀切磋武艺,探讨精髓。

  那一日,南昌国国度丽宝郡,城墙之外,当时正是和风天气。凌风阁边杏花方绽,更加增添了几分诗意。见空和那南昌国的高手相对而视,肃杀中更让这亭阁多了几分豪气。

  那南昌国高手乃是一名头陀,身长七尺二寸。虎背熊腰,鹰鼻牛眼,好不精壮。他身着着虎皮短袄,脚踩红花绿底鞋,头戴黑铁雕花箍,初看觉得不伦不类,时间久了竟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之感。

  见空虽然也是阔背熊腰,十分高壮。但二人站到一起,却仍显得比那巨花陀低了几分。再加上那一身怪异服装给人的怪异感觉,竟让见空不由恍惚起来。

  好在当下只是切磋,不决生死。但也仍然让见空感到一种危机感。二人登时便展开架势,打将起来。只见见空双手做合十状,腹背微曲,有谦虚恭让之意。同时也将全身守得无一处空门。

  此时同处于凌风阁中观战的,还有南昌国的一些其他高手。其中有南昌国国师智位大师,流浪剑客柳吉等人。

  观战众人虽对少林武功所知甚少,但这一众高手见见空这双掌合十中的防守之妙亦觉惊奇。心道中原少林武学果然博大精深。平日坊间传闻果然不是虚言。

  再看那头陀,此刻仍然是以方才那样的姿势站立。那虎皮短袄紧裹着上身。明明是站着,却又偏偏让人感觉十分的不舒服,似乎微风一吹,便倒将下去。明明是在笑,却总让人觉得是在哭。

  总之,众人看着这头陀的的姿势,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说话间,见空和那头陀二人,片刻便打成一团。两人交手起来,刹时竟然不分胜负。那头陀心急,使出怪招。

  只见那头陀将身子拱成一个球状,滚将过来。速度竟丝毫不慢,近乎一个刹那。加上两人距离不远,别的尚且不说,就是这一滚之力,也足以将见空撞个够呛。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那头陀已经滚了过来。只见见空腰往后挺,头往前冲,双掌护腰外翻,冲着那头陀也滚将过去。

  在外人眼里开来,像是一个大圈套了一个小圈。说不清的滑稽可笑。然而激战中的二人并无一丝轻松的感觉。

  两人一招战罢。见空屈右膝下蹲,成右弓左扑腿势,上体前倾,双手撑地,用的竟正是易筋经中的卧虎扑食势。那头陀却仍以那种奇怪的姿势站立。二人方待再战。

  “且慢”

  只听那国师朗声制止道:“二位且恕在下中途阻断之莽。实则这战已不必再战了。见空高僧武艺高强,巨花陀实已输了。”

  那头陀本已经蓄势待发,如今被这国师贸然拦截。满脸都充满了不解之色,方才见空虽然堪堪躲过,但是未决输赢。

  尽管见空临危应变的机智实在令人敬佩。但二人谁都未占上风,输赢更是未定。如今却说他输了,巨花陀自然不服。

  国师智位看巨花陀满脸不解之色,知他心中疑虑,便缓缓解释起这其中的缘由。

  原来,那头陀翻滚过来之时,双掌自腰部外翻,以拳做掌,借头的一顶之劲,向上冲出。要知道这时见空也在这一滚当中,腰部向下,尽是空门。无论这一拳挥到哪里,都是不小的伤害。

  谁知见空却像是浑身有眼一般。左手分指,疾点那头陀手腕上阳谷、外关二穴;右手分指,轻抚那头陀腰上厥阴俞、肾俞二穴。

  须知这厥阴俞、肾俞二穴,被击中者轻则截瘫,重则死亡。方才见空右手轻抚巨花陀腰上二穴,未曾用力。想是那头陀紧急之中,不曾察觉。

  如今听智位大师一讲。才明了刚刚刹那的凶险。不禁惭愧与惊惧交加。朝着见空拱手道:“多蒙大师承让,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那见空亦是摇头一笑,抱手言道:“哪里哪里,方才头陀的那一招实是奇诡之极。不知可否详述一二?”

  原来这见空刚与那巨花陀过招之时,一来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二来本是过招比试,不该存伤人之心;三则见空亦爱武心切,想看看这头陀怪招之后,还有何怪招。

  是以一招过后,虽然心中明了已经决出胜负。但是却未曾言明。如今既然智位大师已经说明了,便只能以言语详询这招式之中的意味了。

  见空问时本当这是他门武学,自有其独特之处,亦有些不便告人之密,还怕头陀不肯明讲。那知那巨花陀仿佛完全不将这当一回事,仰头朗声大笑。

  坦言道“哈哈,见空大师见笑了。这招式本是自贵派所学,何来奇怪之说?”

  见空听罢,更加惊奇。少林武学,他虽说并未全部学会。但自幼便在藏经阁苦读专研,是以少林的招式、心法,他知道的甚至比他的师兄见云还要多。

  若有这一招式,他又岂能不知?何况这招式奇特诡异,从风格上都不像是少林武学。见空心中疑问更甚,但看这巨花陀所言,却又不像是说瞎话。

  见空正思量间,只听那巨花陀又说道。

  “实则这招式亦是贵派一位妙僧相授。那位神僧数日前路经此地,与在下有过一面之缘。切磋时,在下也觉得招式甚是惊奇,便偷着学了来。”

  那头陀愈说愈乐,武道痴人,竟丝毫未觉偷着学来有何不对。见空却是越听越奇,这招式绝非少林武功,但听那头陀所说,并不像是信口雌黄。

  于是跟着问了一句:“不知这人可曾留名道姓?”然而头陀的话更让见空惊奇。

  那巨花陀道“那奇士乃是不闻大师的二弟子,后来还俗,名为烧遍天。”

  见空听了自然惊奇万分。因为这不闻大师,便是自己的师傅。自己便是师傅的二弟子。再说他虽然每年有半年多云游在外,但何曾还俗。又哪来烧遍天这奇怪的名字?

  见空愈想愈奇,便匆忙赶回寺中。这便经历了前面说的种种。众人听罢,便更感惊奇。这烧遍天的名字与身影。仿佛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烧遍天,烧遍天,这烧遍天为何要将江湖中小的门派剿灭吞并,为何要冒充少林的弟子,为何江湖上到处是他的身影,却仍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底细。

  这烧遍天,当真要把天烧遍了。烧遍天将这本来平静的江湖,搅得再也不能平静了。然而平民百姓家,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长安城中,天子脚下。

  “大米小米花生豆喽——稀饭糖包豆沙包勒——”小贩的吆喝一声一声,喧闹了整个皇城。也正是有这样的小贩,有不断来往的行人,才让这皇城显得更加的繁华和热闹。

  吴起生也是当中的一名平平凡凡的小贩。今日还未到傍晚,便早早的收拾了东西,将要回家。

  “小吴啊,这么急着回家。不摆摊啦。离太阳落还早着那。”同是摆摊的小贩李老二热心的问道。

  吴起生呵呵的傻笑一声,说家里有好事,今天就早早的回去了。李老二一怔,问道“好事?什么好事?”

  吴起生微带兴奋的讲明原委。原来是吴起生家中的老婆快要生了。算来生孩子的日子,也就在这几天了。吴起生要早些回去照顾老婆。

  李老二一听哈哈大笑这说道“哈哈,恭喜恭喜啊。原来是你媳妇要给你生大胖小子喽。”

  吴起生也跟着哈哈笑道“是啊,我要先赶快回去了。家里老婆没人照顾,估计明天就要生了。我得赶紧回去照顾去。说罢,便急匆匆的赶回了家。

  哪知道吴起生刚刚回去,便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吴起生急忙进入屋内,便见到隔壁的张婆婆抱着一个啼哭的孩子。

  吴起生本还当是这孩子明日出生,看来今日就已生下来了。急忙乐颠颠跑过去张婆婆那里看孩子。

  只见那孩子虎头虎脑,眸亮如星,哭声洪亮。初生下来,便让人觉得可爱至极。

  “恭喜恭喜啊,哈哈。看这孩子长得多可爱,连我老婆子看了都喜欢的很呢。”

  张婆婆乐呵呵的恭喜到。轻轻的抱着孩子,显见其爱怜之色。吴起生的老婆也是满脸疲惫与幸福之情。

  吴起生更是难掩欣喜之情。急忙问“是个小子?”

  “是个大胖小子呦,这孩子真可爱。”张婆婆答道。便轻轻的抱着那孩子,眼中满是爱怜之色。仿佛是抱着自己的儿子一样。

  吴起生也是十分的高兴。双手高高的举向天空,兴奋的摇晃着,高兴的呼道“我做爸爸了,我做爸爸了。”

  他老婆虚弱躺在床上,幸福的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和同像是孩子的吴起生。满是幸福的轻斥道“看你,多大个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吴起生还是难掩心中的幸福欣喜之情。又十分关心的看着旁边虚弱的老婆,关切的问到“你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有点累,今天多亏了张婆婆碰巧在我们家。可帮了我们的大忙啊。可得好好谢谢张婆婆啊。看我们的孩子多可爱啊”吴氏虽然仍显疲惫,但脸上却也满是幸福的笑容。

  吴起生说道“幸苦你了。也多谢张婆婆了,多亏了您啊。今晚就留在我们家吃饭吧”

  张婆婆笑着推辞“不必了不必了,都是邻里乡亲的客气什么。”

  吴氏微笑着道“张婆婆您就别推辞了,再客气可就见外了”又回首对吴起生说道“对了,我们的孩子起名叫吴铭好不好。这可是我答应了人家的一段姻缘呢。”

  “姻缘?”吴起生问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