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日失落帝国 > 正文
楔子
作者:五亮河  |  字数:5478  |  更新时间:2019-07-03 18:06:12 全文阅读

龙神号核动力科考船,满载着科研团队的所有收获和喜悦,驶入南海海域的第一时间,就听到了来自祖国的第一声问候,满含着家的温暖的问候。

  7月21日星期二上午十点多,盛夏的烈日没有给这艘四万多吨排水量的轮船带来更多的酷暑,几个年轻的水手站在舰桥上层甲板吹着海风,银牙耳机里就传出了中国量子网络时代的甜美声音,“您好,欢迎您回家,中国通讯提醒您,及时与家人联络……”

  这是中国通讯网络的新时代,人们无需手机和电脑屏幕,只需一个银牙耳机就够了,它既可以完成电话通讯,也可以即时实现全息影像VR情景的视频交流,这一切都是得益于中国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机技术的快速发展。对于这些年轻的船员,当然也就没有过历史上5G、6G网络的体验,也就感受不到这种新技术网络的优越性。

  林晓曼走出舰桥指挥室,走到上层甲板,迎着海风感受到了全身心的舒畅,脑子里瞬间忘记了一切。她在刚才的指挥室里,感觉实在太憋闷了,她好像根本没有想到,舰桥上的海风竟然是这么的舒服。此时林晓曼的银牙耳机响了起来,“您好,欢迎您回家,中国通讯提醒您,及时与家人联络,回复母亲留言三次,朋友留言十二次,机器人任务更改信息一次,恢复心理医生约谈……”

  林晓曼打开了银牙耳机,面前出现全息投影,是妈妈的留言,“晓曼,妈妈还在墨尔本,需要再等几天,签完合同就回去。”从画面里的背景,林晓曼就知道这是在墨尔本的山间别墅里发回的留言。林晓曼是个单亲女孩,爸爸因病去世,从小跟着妈妈长大,妈妈是个保健品营销商,资产过亿,她怎么都算是个富二代。

  关上投影的时候,林晓曼终于看见了自己手里的传真文件,这是天狼矿业集团南海氘气开采基地,发送给集团地球物理研究所副所长李方坤,和他带领的科研团队,要求他们在氘气基地短暂靠岸,携带息壤换乘潜航器秘密前往北京总部。龙神号科考船则继续按照原定线路航行。林晓曼不敢怠慢,赶紧朝后面的休息舱走去。

  息壤是中国神话传说中,能够无限生长的土壤,典故出自《山海经》,《内经》记载:“红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红水,不侍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鱼渊。女鲧腹生禹,帝乃命禹率布土以定九州。”讲述的是上古年代的尧舜时期,天下洪水泛滥,大洪水泛上天际。鲧被推举治理大洪水,他偷窃了帝尧的息壤用来堵塞洪水,却没有经过帝尧的同意。帝尧便让祝融在鱼渊处死鲧。鲧的遗腹子大禹成人后,帝尧又命禹治水并确定古代中国九州地界。晋代时期郭璞所著《山海经注》有:“息壤者,言土自长息无限,故可以塞洪水也。”

  从人类第一次在太阳系地球行星轨道的陨石带,发现了息壤的真实存在,到各国专家组织的不止一次的跟踪研究,最终发现了这是一种来自于巨大黑洞的喷射物,具有高能、高热、高辐射特性的神奇物质,它的强大的能量和无限生长的特殊性质,成为人类永久性解决能源问题的最大希望,也成为解决曲速引擎动力的唯一选择,一旦掌握了这种存在于宇宙中的神秘能源,人类的太空旅行将会变得易如反掌。

  然而在经历不止一次的失败之后,各国科学家们终于意识到,这种神奇的物质由于能量异常强大,运动速度极快,破坏力极强,很难找到一种办法在外太空捕获它。李方坤教授是国际著名的地球物理学专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排名第一位的中国天狼矿业首席专家,凭借企业强大的科研实力,他带领一个十几位国内外顶尖专家组成的科研团队,经历十余年的努力攻关之后,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捕获息壤的超导体合金,以及特殊的电流发射器,但是他们的航天器在随后的地球轨道跟踪过程中,却再也没有看见那两个飘忽不定的息壤的影子。

  全球数百颗探测卫星经过了几个月的搜寻,除了在水星轨道上一颗擦肩而过的超大黑洞外,最终一无所获,在世界各国专家的一片失望和叹息声中,天狼矿业发射的天狼号能量观测卫星,意外发现了南极冰川下面的超常辐射,并确定这种异常的射线就是息壤。李方坤带领科研团队乘坐龙神号科考船前赴南极,经过三个多月的奋战,终于在冰盖下面一个磁矿石组成的巨大空间里,找到了这块绝无仅有的远古的息壤,并把它成功地捕获。

  而今这个举世瞩目的稀世能源,就在这艘轮船的密封舱里,装在一个超导体合金制作的盒子里,它是这个高智能技术控制的轮船上,十几名科考专家和二十多名船员的最大的收获和喜悦。作为这次科考行动的领队,李方坤教授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上眼睛了。龙神号离开南极,穿越冰山和海洋风暴,终于进入南海海域的时候,李方坤终于支撑不住,回到自己的休息舱,这一睡就是两个小时过去了。

  林晓曼拿着手里的传真,很快走到了李方坤的舱门前,面对门口上方圆形的玻璃窗口,她忽然犹豫不前,不知道是现在叫醒李教授,还是等他多睡一会再说?

  李方坤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像是触了电一样,全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李方坤瞬间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一定是要出什么事情,这一路上他最怕的就是出现什么意外,如今真的受到了潜意识的启示。年近六旬的他,已经很多次经历过这样的启示,每次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每次都是意外事件的预兆,他已经对自己的经验深信不疑。

  李方坤躺在床上,大口地喘息着。这时候就看见门口圆形的窗玻璃上,林晓曼的那张熟悉的脸。林晓曼推门进来,站在床前焦急地看着他,“怎么啦?哪儿不舒服?”林晓曼赶紧把李方坤从床上扶起来,惊慌失措的样子,“做噩梦了吧?”

  林晓曼是李方坤的学生,两人在一起工作已经十年啦,三十多岁的她始终在李方坤的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喝点水……”林晓曼把手里的传真丢在床上,拿起桌上的水壶往杯子里倒水。

  “这是什么?”李方坤慢慢平定了喘息,拿起传真,很快看完了所有的内容,“这次行动属于公司最高保密级别?难道还能出现泄密?”

  “天上有卫星,地上有雷达,哪儿还有什么秘密啊?”林晓曼把一杯水递给李方坤,“进了南海,终于算是到家了,进了自己的家门就算是安全啦……”

  “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李方坤喝了一口水,然后下了床,把水杯放在桌子上,“毕竟世界各国都在盯着呢,谁拥有了息壤,谁就拥有了未来能源。”

  “我可不信,谁还敢跑到咱们国家的领海里来抢劫不成?”林晓曼乜斜着双眼。

  李方坤脱下睡衣要换上白色衬衣,放在桌上的银牙耳机发出两声清脆的铃音,随后就出现了全息投影,是李方坤的老婆,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老东西,在外边跟狐狸精好好过吧,永远别回这个家……”

  李方坤立刻伸手把银牙耳机关上,继续解开睡衣上的扣子。李方坤老婆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文化水平不高,李方坤年轻时候,经常去一家酒吧,就认识了女招待,时间一长两人越来越熟悉,后来有一次李方坤喝醉了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女招待和自己睡在了一起。事后女招待就声称自己怀孕了,李方坤无奈只好跟她结了婚。

  婚后几年还算是幸福,女招待除了文化不多,缺少交流,对李方坤还是很体贴的,以后又有了一个儿子。自从李方坤跟林晓曼产生了感情,老婆就开始变了,变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三天两头到李方坤的单位去闹,李方坤忍无可忍,决定跟她离婚,没想到她不知道什么关系,竟然弄到了一张精神分裂症的诊断书,这就彻底打消了李方坤离婚的念头,毕竟这种情况下,法院是不会支持他们离婚的。

  那几年,女招待天天跑到李方坤工作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去闹,看见李方坤跟任何女人说话,就会立马冲上去大打出手。搞得李教授声名狼藉,斯文扫地。李方坤最终决定离开了中科院地球所,被高薪聘请到天狼矿业集团,担任地球物理研究所副所长。林晓曼随后也跟着他到了企业做研究所首席专家。最近几年,儿子出了国,老婆更加肆无忌惮,好像真的患上了精神病,变得异常的粗暴无耻。

  银牙耳机再次打开,老婆的全息投影,正倒在地上撒泼打滚,“李方坤你个王八蛋,你喜新厌旧忘恩负义啊,林晓曼,抢我的男人不得好死……”

  李方坤赶紧伸手再把耳机关上,转脸看着林晓曼。林晓曼忽然抢过耳机,打开来挂在李方坤耳朵上,眼前立刻出现他老婆的全息投影。林晓曼一下扑进李方坤怀里,娇滴滴的撒起娇来,还一脸坏笑地看着投影视频里的李方坤老婆。

  李方坤老婆已经精神崩溃一样,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不要脸……林晓曼……你不得好死……”

  忽然一阵剧烈地摇晃,林晓曼赶紧停下来,朝门口看去。

  “出事啦……赶紧……”李方坤推开林晓曼,慌乱地往身上穿衣服。林晓曼也马上回过神来,快速地穿上自己的衣服。李方坤关上耳机,两人开始往门外跑。沿着狭窄的走廊,两人一直跑到了会议室,这里是紧挨指挥室的一个很大的船舱,用做了科考队的办公室。

  会议室空无一人,李方坤站在门口稍作迟疑,马上转身就看见了舰桥上层甲板上,十几个科考队的专家和几个水手,正聚集在那里紧张地谈论着什么。李方坤和林晓曼来到上层甲板,轮船摇晃的更加厉害,两人抓住了护栏,把身体紧紧地靠在了上面。

  “教授,好像是海底地震引起的旋流,应该会有海啸……”一个中年船员看着李方坤。

  巨大的旋流在海面上盘旋,轮船沿着旋流的边缘,凭借自己的惯性力量滑行盘桓,海流经过一个短暂的盘旋,瞬间停止了旋转,轮船终于停歇下来,在深陷的波峰浪谷里摇晃。一座巨大的海水的山峰忽然从远处腾空而起,瞬间扑向高空之上,那是上百米高的巨大海浪,排山倒海一般碾压过来。

  “教授,快穿上救生衣……”一个年轻水手从舰桥方向跑过来,把手里的两件救生衣交给李方坤和林晓曼。

  这种新型的航海救生衣,不仅可以漂浮水面,还有无限的氧气供应能力,只需把衣领上纽扣大小的吮吸喷嘴含在嘴里。李方坤和林晓曼刚把救生衣穿好,海浪已经席卷而来,铺天盖地一样从轮船的上空砸了下来,所有的人立刻抓紧了护栏。

  海浪过后,李方坤第一个跑向指挥室,林晓曼跟在他后面,剩下的人也不敢再停留,一起跑向舰桥驾驶室。李方坤走进指挥室,与匆忙之中的船长撞了个满怀,船长赶紧把他拉到椅子上坐下,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

  “教授啊,去哪儿啦找你半天啦……”

  “怎么样?多长时间离开这片海域?”

  “正要跟你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事情真是太蹊跷啦……”

  “到底怎么回事?说嘛。”李方坤有些焦躁起来。

  “我们明明是在安全的航线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船长脸色蜡黄,“怎么就进了魔鬼三角区?”

  “什么魔鬼三角区?我们要尽快离开啊?”李方坤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没办法离开……”船长神情沮丧,“我们的轮船已经失去动力,这里的整个海域变成了巨大的漩涡,我们就要被吸进去了……”

  “求救……晓曼,赶快请求南海氘气基地救援……”李方坤有些语无伦次。

  上次南极考察的时候,李方坤就在船上听到过关于南海魔鬼三角区的传说,从20世纪70年代1979年以来,在这个海域已经接连发生了二百多起货船和飞机失踪案,每一起灾难不仅来得突然,而且事后没有留下任何关于失踪的货船以及船员的痕迹线索。曾经有一次有关部门收到过船员的紧急求救信号,但信号很快就中断了,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救援人员到时,海面上风平浪静,空荡荡的,平静得令人恐惧,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关于南海魔鬼区的传说,李方坤也曾经做过攻略,早在700多年以前,南海中存在魔鬼三角区就已经被古人发现并记载下来。南宋周去非所著《岭外代答》一书中写到:“海南四郡之西南,其大海日交趾海,中有三合流,波头喷涌,而分流为三,其一南流,通道于诸藩国之海也;其一北流,广东、福建、浙江之海也;其一东流,入于无济。苟入无风,舟不可出,必瓦解于三流之中。”意思就是说,南海魔鬼区的下面交趾海域有东、南、北三股合流,海上无风,也会波浪翻滚,船只无法前行,结果往往酿成灾难。

  李方坤还研究了《水经注》和《山海经》等历史书籍,发现多处记载南海海底暗流的文字史料。对于南海魔鬼三角区的研究,很多国家都组织过专业的科研团队,最终也没有一个能说服所有人的合理的结论。在所有的研究理论中,李方坤倒是觉得天体引力波原因更加靠谱,他们认为,当太阳、地球和月球三体成一线时,或者月球、地球与一个强宇宙射电源星体成一线时,能对地球产生各种物理效应,会引起地球局部地区瞬间的引力增大。南海魔鬼三角区正处在这个引力点上,巨大的引力导致了船毁人亡。

  “已经向南海基地发出求救,他们的救援舰,正在最快的速度往这里赶来……”船长目光里满含焦灼,“可是这么大的旋流,他们就是来了恐怕也无法靠近……”

  “教授,总经理余有仞要跟您说话……”林晓曼把李方坤拉到自己的电脑前。

  电脑显示器上,世界最大企业的中国天狼矿业集团总经理,余有仞的对话视频,“老李啊,你们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它现在怎么样?”

  李方坤知道,余有仞问的是息壤的情况,“放心吧,它在密封舱里,应该很安全。”

  “氘气基地的救援船马上就到,总部卫星控制中心,会尽一切力量位你们保驾护航,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务必保证息壤的安全。”余有仞还是一副自信满满的言行风格。

  船体再次剧烈地晃动,林晓曼伸手扶住险些摔倒的李方坤,“快看……”

  李方坤透过剑桥的舷窗,看见乌云密布的天空里,电闪雷鸣之中,无数的电光甩出长长的火舌,劈向海面上滔天的巨浪。轮船在冲天的海浪里颠簸抖动,似乎瞬间就要被撕裂开来,指挥室里的人们开始在地板上跌倒翻滚。

  “请余总放心,人在息壤在,保证不辱使命……”李方坤还没有说完,联络就中断了,所有的屏幕一片雪花。

  李方坤和林晓曼相互搀扶着冲出指挥舱室,踉踉跄跄跑到了舰桥最上层的甲板上,抓紧了护栏,冲天的巨浪迎面袭来。天空里闪电上下飞窜,雷声骇人心魄。剧烈的震动之中,一道闪电火花准确地击中了密封船舱,息壤忽然腾空而起,飞速地旋转着,无数的烈焰环绕在它的四周。烈焰蒸腾之中,息壤忽然消失不见,下面的海底深处瞬间爆发出血红色的强光,染红了天地之间的一切,融化一切的强烈的光芒。

  强光过后,轮船和所有的人员,消失的无影无踪,除了巨大的海流形成的漩涡。

修改章节 删除章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