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岳母看女婿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100  |  更新时间:2019-08-17 13:50:33 全文阅读

砰!

大门被狠狠踢开,洪管事跟着冲进来的两名护卫身后走了进来。护卫的闯入把趴在李炎身上的女子吓了一跳,停止了亲吻李炎,惊恐地跪伏在地上。

洪管事一扫跪在地上的女子,又看到整个人瘫掉的李炎,眼神当即冷了:“怎么回事!”

“奴婢不知,奴婢只是侍奉大人,不知大人为何大叫……”那女子吓得娇躯发抖。

“洪……管事,不关她的事,是我。”李炎缓了口气,征征说道。“是我不想和她那个,都是我的错,和她无关。”

洪管事在那女子身上收回了杀人般的目光,那女子当即如释重负,跪伏在地上停止了颤抖。

“李炎,这个女子不合你意?我可以再给你挑几个来。”洪管事凑到李炎耳边沉声说道。

“不,不用了。”李炎忙慌张推脱。

洪管事直勾勾盯着李炎,见他脸都憋红了,手在李炎脸色甩了甩,试图让他冷静下来,正色道:“李炎,你现在如果不休息会垮掉。”

“休息我可以,我现在就上床睡觉。”李炎保证道。一副宁睡不屈的样子。

洪管事沉思一阵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女子:“你确定不用侍寝吗?我可以让她陪你睡?”

“不用,真的不需要,还有,请你也别为难她。”

洪管事有些怪异看了李炎一眼,两名护卫却是偷笑,猜测是李炎没尝过那种滋味,好处放在面前都竟然不懂得要。

“好吧。我不为难她也不会怪你,你要赶紧休息,不然的话我会用其他方法来让你,休息。”洪管事后面两个字语调明显加重,挥手让那侍女退了下去。那女子临出门口回看了李炎一眼,眼中有感激同时也有一种别样的情绪,看完侧着头出去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李炎知道洪管事为自己做的事够多了,不敢再和他闹别扭,很识相地当着洪管事的面爬上床,被子往头上一盖,强迫自己睡去。

洪管事示意护卫们一起出去,只要李炎肯休息就行,他们也不会打扰。

心中虽然难以平静但只要一躺在床上,积攒的疲倦就铺天盖地席卷了他全身。李炎在被窝里挣扎了一番终于睡着了。

往后的日子依旧这样一成不变继续着,李炎养足精神后便再度投入到人偶炼制中,他制造的气聚境人偶达到了六具,但让他郁闷的是气化境人偶的制造也没能逃过第四次的失败。

一次工作中李炎观察发现自己掌心竟然生出一条细线,线呈黑色藏于皮肤之下,需要仔细观看才能发现。这是毒心草的毒,毒素会随着时间推移缓慢地从手掌向他心脏的方向蔓延,知道这一点后李炎踌躇了。到现在他是一点办法没有,没有造出气化境人偶他连逃出去的资本都没有。气聚境造得再多顶多也就只能跟府内的护卫对上,但只要华夫人一出手他这边必败无疑。

当然他也可以制造海量的人偶,但时间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估计黑线蔓延到他心窝位置的时候他的小命也就宣告没了,连同箐华也会一齐死去。时间,生命,悬着他的心。

来华府第二个月后的一天,洪管事遣人来告,说华夫人设宴请李炎过去一叙。

“一叙?”李炎一愣,一个主人叫仆人过去吃饭还用叙旧一词听起来不太妥,而且来华府这么久华夫人都没怎么在李炎面前露面过,突然设宴请吃饭也不知道里面打什么名堂。

“还有谁?只有我一个吗?”李炎又问。

来人答道:“还有箐小姐。”

“箐小姐……”李炎无语。不用问这个箐小姐指的当然是箐华了,李炎虽然很少外出,但华府内的事倒是不时听护卫和奴仆间谈起过。箐华来了华府后和华夫人同出同入,形影不离。本来只是随身婢女跟主人的关系,却还是给细心的老奴仆们看出了端详。有人发现华夫人比以前开朗了,和箐华在花园内遐逛总是不经意间露出笑容,箐华就像一个懵懂的女孩经常询问她各种问题,什么都问,华夫人也都认真聆听仔细讲解,还告诉她院内有玫瑰花,有紫红的也有白的,但也有一些是不能碰的,比如是为了迷惑入侵者散乱栽种在府内各处的血罗兰。

这些血罗兰种植的位置华府人都有标记,一般只要是华府的人都能辨认,只有外来的闯入着一无所知才会误入进去,一旦沾染血罗兰的毒素,就算是气化境高手实力也要打个折扣。

就这样每一天,箐华都不断提问,就像一个求知欲强的学生,提问起来喋喋不休,华夫人却也很乐意解答,看着箐华欢呼雀跃像个孩子似的围着自己跑,她笑得异常开心,身上盘踞的冰冷仿佛也被这种欢声笑语打破了。

华夫人还笑着告诉箐华,她这里还有一些新奇的花草,说是专门为了对付烦人的追求者而特地栽种的,并告诉她以后遇到纠缠人的男生可以送他一束花,她保证那男的收到后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

华夫人谈起,曾经某位势族的公子就因为收了她的花,本来那名公子还以为自己成功获得了芳心,正欢呼雀跃要和华夫人进一步发展关系,没想到后来却在床上躺了半年。

“哈哈,夫人你好坏,你怎么能这样。”

李炎没走近屋就听见里面传来箐华的嬉笑声。李炎分辨出这是箐华的笑,心中不由奇怪,自己和箐华相处这么长时间好像都没见她这么笑过,尤其是现在的声音听起来像个雀跃的孩子。

门口的门是开着的,李炎不用请示就进去了。华夫人正坐在餐桌旁,她身边是箐华,屋内还站着几名仆人还都是女子。

李炎向华夫人行了个礼:“夫人好。”

华夫人一改之前的冰冷,招呼李炎过来坐下。李炎找了一个靠箐华近的位置,还没坐下来就看着箐华,一副认真的模样道:“箐华你没事吧?”

“哈哈哈……”此话一出,本来还保持着一些威严的华夫人忍不住大笑起来。但她又没有多说,只是看着李炎和箐华两个脸上尽是笑意。

任是谁,就连屋内站着的女仆此时都是嘴角一抽,她们一看李炎瘦不拉几的,整个人看上去面黄肌瘦,而另一边的箐华,不仅衣着打扮得体,体型和肤色无一都彰显着富贵健康之色。可以说,男的就面黄肌瘦,女的就白白胖胖。而那男的却关心女的过的好不好,问她有事没事。不知是真傻还是假蠢。

箐华眼神涌动,她的玉指抑制不住在颠抖,强压下心头那种莫名的情绪,开口道:“没事。”

“嗯,那就好。”李炎这话直接对箐华说的,像是把华夫人和屋内的仆人都忽略了过去。眼中只有箐华一个。

“天啊。”有女仆感叹,确定了这个男子原来是真的蠢。

“行了,李炎坐下吃点东西。”华夫人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

李炎抓起食物就往嘴里塞去,嘴巴塞得满满地,一把没吃完手里又抓起一把。这副难看的吃相看得女仆们汗颜,直接有女仆认定李炎是真的傻了,因为华夫人距离他这么近,他却好像感觉不到似的,行为举止竟毫无避讳。

更另她们更看不透的是华夫人却没有生气。只见华夫人面带笑意,看着李炎流口水的样子,给她们的感觉就像是岳母在看女婿。女仆们都惊住了,尽管脸上极力保持平静,但内心已经泛起惊涛骇浪。有的奴仆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瑟瑟发抖了。

她们早就议论过华夫人对箐华的态度异于常人,仿佛就像是她自己的孩子,如今对李炎却更加出乎她们的想象。

对于屋内人的神色变化李炎丝毫没察觉,他着实是饿了,在工作的时候他每顿饭都只是凑合应付,两个月来还是第一次这么放肆地吃美食。

“咳咳,那个,李炎。”华夫人见李炎像只瘦狗抢食,自顾自的猛吃,面子有些搁不下了。

“婶麽,伏仁泥脱伸么……”李炎听到华夫人发话也不敢不理睬,可是嘴里填满的食物说话含糊不清,连他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在讲什么。

“行了,你继续吃,我来说。”华夫人是被打败了,顿了一下道:“洪管事告诉我你每次炼制气化境人偶后都会炼制另外一尊人偶,而那尊人偶所需要的材料是最贵的聚灵石,但你每次都失败。”

李炎吃东西的速度放慢了,紧张听着华夫人说话。

“洪管事推测你是在炼制一尊更强大的人偶。你这个举动很好,虽然你为华府制造不少气聚境人偶,这批人偶带出去都是一个不错的战斗力。但在肃三门,哪怕整个无法地带,气聚境能起到的作用还是有限的。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人海战术是没有用的。李炎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研制气化境人偶?”华夫人道。

李炎停住了,食物含在嘴里。华夫人目光此时正锁定了他,李炎有种感觉,如果自己说谎,华夫人就能看穿他的谎言。

李炎一口将食物吞咽下去,征征看向华夫人。气化境人偶是他最后的倚仗,本来是打算偷偷研制,等到成功就带箐华逃离这里,可屡试屡败终于引起华夫人注意了。坦白自己出逃的意图?这怎么可能,华夫人知道自己要跑腿都给你打断。编个理由撒谎?能瞒得过在肃三门混迹多年的华夫人吗?肃三门鱼龙混杂,能在这里发迹的都不是一般人,心智绝对强大地超出李炎想象。

怎么办?

李炎一只手刹在自己大腿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空气凝固了,整个房间出奇的安静,汗水打湿了李炎后背,他就这样紧张看着华夫人,看到对方一脸从容在等待他的回答,李炎半天说不出话来。

“气聚境和气化境是一个分水岭,踏出这一步境界就大不一样。修行者如此,估计人偶应该也是一样。”华夫人眼神暗光一闪,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到了这一步靠的不是技巧而是心,是心灵的开悟。”

李炎身子一颠,华夫人说的这话听着反而像是在提点他。万万没想到华夫人会突然指点他,一个强者的指点非常难得,李炎立马抛开刚才的纷杂思绪,凝神静听。

“李炎,你得到角斗场去,带着你的人偶去战斗,挑战强者。唯有在实战中你才能领悟你那一系的真谛。”华夫人又道。

李炎恍悟,对华夫人肃然起敬。他炼制气化境一直不成功,自觉得每一道工序都循规蹈矩没有错漏了,但还是不断失败,究竟问题出在哪里,他一直想不通。经华夫

人这么一指点,他才明白唯有去亲身实践体验实战才可能有新头绪。

“去吧,你们人偶系每一任至强者都是从杀伐中走过来的。包括其他任何强者也是,从没有听说过有谁是一头窝在家里闷头苦练就能成至尊强者的。你终究走得太少,看得不够。”华夫人道。

李炎起身朝华夫人恭敬一鞠躬:“请夫人指示!”

华夫人浅浅一笑,有礼貌的后生最能博得长辈的欣赏:“从明天开始,洪管事会送你去角斗场,你在里面每天战上十场,一来可以帮助你突破,二来能把我砸在你身上的钱挣回来。”

“一天战十场,把钱挣回来?”李炎一愣,或许华夫人让他去领悟提高只是顺带的,让他去挣钱才是真正的用意。本来前几秒钟还对华夫人充满感激,但这份感激听到后面这句话就淡掉了。

内心虽然鄙夷华夫人敛财,物尽其用,但李炎还是很恭敬,怎么说别人都给了他历练的机会。不然真成天呆在这里,不能说耗上十年八年李炎不会突破,但现实情况是他等不了那么久了。

“好了,先用膳吧,今天好好休息一番,明天让洪管事带你去角斗场。”华夫人语气强硬,她已经习惯了发号施令,刚才耐心和李炎讲解这么多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华夫人语气变硬,没人敢反驳,连箐华也收回笑容冷冰冰地不说话了。

在这种严肃的气氛中李炎觉得非常压抑,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好不容易把桌上的食物吃得七七八八,便起身以吃撑了为由向华夫人鞠躬告辞。

“李炎,先别走。”

“嗯?”李炎出了门口回头看到箐华跟了出来。箐华走上前来,李炎停下脚步,两人互相对视。箐华眼神闪动,张开小口又闭了回去,欲言又止。

“怎么?”李炎看箐华眼神闪烁,但一心在人偶身上的他,女性的微妙变化他根本没留心,也看不出箐华的异样。

“没有,小心点。”箐华眉头一皱,脸又冷了下来,这副说变就变的神情倒是和华夫人同出一辙。

本来她追出来是想和李炎多呆一会,毕竟华夫人说了李炎能有一天休息时间,也就是说今天两人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虽然这么想但她出来后看到李炎那懵懂无知的呆样子让她看后一下子就来气了,箐华素来骄傲,让她低下头来拉拢李炎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难道要她请李炎留下来今天陪着自己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可李炎又没有半点主动留下的样子,箐华唯有用眼神暗示,恼人的是李炎看到箐华眼神闪烁却还无动于衷,一脸懵逼。

“放心吧,没事的,等我回来。”李炎爽朗一笑,边走边向箐华挥手告别直到走出了箐华视线。箐华郁闷得嘴角抽搐,她都想破口大骂了,可不知为什么看到李炎爽朗的笑朝自己挥着手时她的心一下子软了,仿佛李炎每一个举动都能影响她的思绪,牵动着她的心。

箐华轻捂住心脏位置,她的心跳有些乱,呼吸使得胸脯微微起伏,她发现自己对这个呆头呆脑的男生是越来越依恋了。无论如何她都希望他能再次出现。

华夫人移步而出,玉手轻轻搭在箐华肩膀,有些心痛地道:“一个没有灵力的人,这辈子都没什么大前途了,就算他能造人偶,就凭这个年纪能造出气化境人偶吗?”

箐华眼中酸楚涌动,看着华夫人。华夫人眼中有着怜惜,她刚才让李炎去斗兽场不单单只是为了让他历练成长而已,确切地说其实是为了箐华。

华夫人初来到无法地带时才二十岁,因为爱上一名浪荡男子并和他生下一名女婴遭到家族的暴怒追捕。为了和男子在一起,为了保住两人的爱情结晶,华夫人义无反顾跟着他逃到了无法地带。当时华夫人已经是气聚境巅峰,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能和爱人在无法地带生活下去,可是脚跟没立稳就遇到了劫匪围杀,最终男子被杀害,女儿也不知所踪迹。

华夫人因为颇有姿色被劫匪保留了性命,打算将她卖给奴隶主,就在押送去奴隶市场的途中,悲愤欲绝的华夫人竟然突破到了最后一步一跃成为气化境。她癫狂屠杀了所有匪徒,冲回去发现爱人已死,孩子毅不知所踪。她跪倒在一片荒无中,悲愤的咆哮响彻天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