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华夫人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62  |  更新时间:2019-08-15 09:36:09 全文阅读

“快去,传讯给首领,就说这里有一个能炼制气聚境人偶的控偶师。如果要买的话要话需要花费我们组织三分之一的积蓄,问他同不同意。”一个高大男子朝一名手下吩咐道,那人听完很快窜进人群中就消失不见。

场内叽叽喳喳,讨论气氛热烈,连主持人也吓了一跳。拓骸是他这里的老客源,他放心让他上台,但没想到他出价这么高,控偶师当奴隶固然吸引人,但价格太让人望而却步了。

果然,现场激烈吵闹了一番后,悉心等待的拓骸却没听到有一人报价。很快他的脸色跟着就沉了,如果没人买他就一分钱挣不到。

场内是有身份超然的大人物的,毕竟每次奴隶市场的拍卖都会吸引一些有头有脸的人来这里购物。拓骸也在场中看到了几个有实力的人物,但他们并没报价让拓骸很失望。或许是控偶师太罕见了,罕见得只是书本上有所描述而已,大家都不好确定一个控偶师的真正价值,毕竟近期大陆上出现的控偶师少的可怜而且普遍实力都一般般。更退一步猜测来说,李炎身边那个气聚境人偶,说不定是别人送给他的,凭他十几岁的年纪能制造出这么强大的人偶吗?

没什么人信。

拓骸急了,今天李炎这张牌没卖出去的话放在身边总不安全,无法地带的潜规则他最清楚了,说不定他带着李炎几个走出街去就会被人打劫硬抢。

“这小子今天必须脱手,实在不行就减低价格。”拓骸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观众怕贵就减价,少挣一点也是挣了。李炎的能力太招人羡,尽早脱手少操心。

半柱香过去,场内逐渐安静,但仍然没有人报价。拓骸看得脸色都冷了,向主持人打了个眼色。主持人看出了拓骸的言外之意,如果人卖不出去他们也挣不到回扣钱。无法地带这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越早促成交易越保险。

主持人假装神秘地在拓骸耳边叨唠了几句,才向大家宣布:“经过本会和拓骸的商议决定,价格压低在十五万金币,这是最后的价格。”主持人报出这个价格的时候拓骸脸色更加难看,仿佛是割了他一块肉。他目光像一只饥饿的野狗,疯狂在场内扫视,寻找他的买家。

场内又引出一番小骚动,拓骸眼光一亮,他看到一只女人的手举了起来。这只手的主人蒙着面纱,全身包裹在拖地长袍中只有举起来的手臂露了出来。尽管如此,但从她白皙诱人的玉手来看,众人大胆猜测这绝对是一名美人。

“十三万金币,我买下。”举手的女子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人听见。

“不好意思这位女士,我们报价低价是十五万……”主持人笑着,但主持人话还没说完拓骸一下子把他的话抢了过来,大声对那女子道:“成交!”

这一刻,主持人连同场内众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拓骸人品怎样他们早有耳闻,此人好事没多做特点就是极端小气,此时价格一降再降他竟然还表示成交。

“成~交!”拓骸斩钉截铁,用十分肯定的口吻拖长语气重申了一遍。

主持人嘴角抽动了一下,可也不好说什么,朝人群中举手那名女士赔笑道:“请这边来和我办理一下手续。”

看着女子被主持人带到后台,拓骸松了一口气,瞄了李炎几个一眼大步走向后台。现在交易算完成了,拓骸只要去后台等收钱就好,他并不是傻,他出名小气也是真。但他知道李炎等人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只有一年寿命。这个秘密他没有公布,要是真的公布出去的话估计一万金币也不会有人买,拓骸已经打定主意了,拿到钱后就去潇洒一番最好到其他城邦去,离肃三门远一点,好防止知道真相的买主找他晦气。当然就算那是真的找到他,拓骸也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不过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然最好了。

拓骸和跟她交易的女人去了后台,李炎等人被带下去后主持人接着又开始新一轮的买卖。拓骸一拿到钱就一股烟一样溜了,冲出拍卖会在门外等待的袁虎等人就迎了上来:“头领,怎样了?刚才可是有很多人从这里出去报信。忻琉斋,洪武门,等几大势力的人都有,全报信去了。”

拓骸猜的果然没错,他这次的拍卖品太惹眼了,此地不宜久留。拓骸挥手道:“弟兄们今天好好犒劳一番,明天我们离开肃三门避避风头过段时日再回来。”手下们一听可以犒劳顿时来了精神,簇拥着拓骸一行人大步朝外走去。

殿内,神秘女子处理完交易事务叫来手下把李炎三人抬上一辆马车。出于怕他们逃跑,李炎几个身上被厚厚的绳索缠绕捆绑着。车厢内只有神秘女子和李炎三人,女子翘腿而坐眼神微眯着,食指在另一只手背上敲打仔细打量着刚买回来的这三名奴隶。女子的目光看得三人很不自在,特别是她不说一句话,只是沉默眯眼看着他们,仿佛是要将他们看穿看透。

车厢内异常安静,只听得车外车轮滚动和马蹄音,气氛异常压抑。不知过了多久马车总于停了,女子下车后大概半柱香时间,李炎几人也被上来的几名仆人带到一座华丽古堡里。古堡走廊摆放着很多陶瓷工艺品,从外形看其形万类,手工精致,应该也是价格不低的收藏品。走进大厅阔然开朗,厅内很空旷屋顶垂钓着一盏大明灯,灯展内火光灼灼,灯光照地整座厅堂如同白昼般亮。

李炎一看这大明灯的阵势就知道不是凡物,惊道:“灯上燃烧的火焰不像是蜡烛,还能在罩中游动,到底是什么?”

“这明灯燃烧的是灵力之光,需要主人灌注灵力才能发挥作用。它不是一件装饰品,它实则是一件能杀人的宝物。”带李炎进来的奴仆看李炎一脸疑惑便向他解释。

“宝物还能杀人!”李炎更吃惊了,这样等于是把一件利器挂在屋顶,即使有高手闯入恐怕也会被杀个措手不及吧。这个买主到底是什么人?”

李炎对把他们买走的女子更好奇了,这种布置无不显示着对方的身份,绝对不是凡人。奴仆解了几人的绳索恭敬退了出去,李炎的目光落在大厅一道神秘的背影上。厅内除了退出去的奴仆还站着一个人,她全身包裹在长袍中,此刻正好转过身来,目光和李炎对视在一起。目光对面是一个摘去面纱,留着一头棕黄色头发的美妇人,妇人容貌很美,光洁的脖子上戴着一枚硕大的水晶宝石,宝石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好美,好奢华。

这是李炎几个对华夫人的第一印象。华妇人把长袍解开露出里面浅白绸缎制成的短袍,因为长时间被外套覆盖衣领和衣袖都折出了优雅的褶痕,装点在袍身上的小晶

片闪着萤火样的光芒,给人一种触目可见的优雅和高贵,气度超然。华夫人脸色冷淡,目光在李炎,箐华,大个子身上逐一落过。那冷酷的神态竟和箐华有几分相像。

华夫人目光停在在箐华脸上,看着箐华酷酷冷冷的模样微微错愕,开口道:“小姑娘,你叫什么?”

“我叫箐华。”华夫人又是一愣:“你站到我身边来。”

箐华不敢违抗,走到华夫人左边,一中一少两女站在一起。李炎眼睛一亮,太像了。箐华和华夫人太像了。这种相像不是样子像,而是气质,那种傲冷,生人勿近的感觉简直一模一样。

华夫人看着箐华,脸上的冷意去了几分,说道:“小姑娘,我叫华夫人,以后你就做我的贴身侍女。”

“至于你们。”华夫人目光转向李炎,神色又冷了起来。这种说变就变的冷漠竟又和箐华不谋而合,看得李炎一愣。“你给我在府内制造人偶,我给你提供材料和时间。你最好能证明你的价值,人偶炼制得好你就不用为奴,要是炼制得不好我告诉你,你会过的很惨。”

李炎听了华夫人的话有几分怒意,但被自己强行压制住了。他最讨厌就是这种命运被下安排的感觉,连一点反抗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但现在名义上华夫人买了他们就是主,他们是仆,主人的话自然要听。

华夫人给李炎下完命令就不再多说,吩咐人把李炎和大个子带了下去,才挽着箐华的手向卧室走去,她发现和这个跟自己相似的孩子有种亲切感,这种感觉让她不自觉地有种想和她倘开心扉畅谈一番的冲动。

李炎和大个子被安排在一间简陋的卧室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一个说是古堡管事的老头就找上了门来。

“谁是李炎?”老头一推开门就问。

“我是。”李炎老实应道。

“这是物品清单,你把你想要买的东西写在这里我今天就派人去买。夫人在你身上投了大价钱,给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制造人偶,你最好能好好完成任务,不然的话我也保不了你。”老头递给李炎一张羊皮纸,“我叫洪管事,以后有事直接找我,在这里写下你要购买的东西,快点。”

李炎接过看着空荡荡的纸面,华夫人意思很明显,就是说需要任何东西都给你提供但前提是必须造出人偶来,而且还得是气聚境人偶。

李炎知道了,想要在这里混下去的话那就得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李炎沉着脸挥笔在纸上罗列了几十行要购买的物品清单,洪管事接过清单后凝眼一看胡须一动,指着里面最贵的一种材料:“这也是你要买的东西?你可知道这是天价!”

“是的,赶紧买来吧,我赶时间。”李炎回答很平淡。既然人家要考自己那也不用跟她省了,李炎把现在需要的以后需要的物品都写了下来。反正如果人偶做不好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干脆尽情搞一把。

“如果是一般奴仆,没有能力顶多就降为下人,但是你不同。你花了主人一大笔钱,现在又开出这种天价单子,要是你造出来的东西不过关,到时候你连下人都没得做,真的会很惨。”洪管事叹息一声,拿着清单身子一摇一摇出去了。

从洪管事的态度李炎隐约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他也没有过分担心,有了这些材料他有信心绝对能把气聚境人偶造出来。至于洪管事指的那件天价物品名叫聚灵石,一种能吸聚天地灵气的神奇晶石。李炎打算把他用在之前失败的气化境人偶上,之前气化境人偶的失败就是因为装填核心时出了错误,现在有华夫人这个大款支持,李炎决定再博一把。

气聚境,气化境两种人偶他要一起造。

华府确实有钱,价值上万金币的聚灵石和其他杂七杂八的零件加起来近两万金币,价格昂贵不说各种配件还又多又杂,但洪管事用了一个下午就把它们全部一件不漏买了回来。让李炎吃惊不以。

洪管事把东西给买齐了,指令李炎立马开工。李炎没办法推脱,向洪管事保证会立马工作,将他请了出去后关上房门拿出从应天院带来的人偶图纸沉思起来。

气聚境人偶对李炎没有太大难度,感到压力的还是之前未完成的那尊气化境人偶。李炎坐着沉思,这一坐就到了深夜。

啪!

李炎手在图纸上一拍,把正在打瞌睡的大个子惊醒了。李炎目光炯炯,下决心道:“就这么干。”说完李炎开始动了,拿起堆在角落的零件拼凑起来,一件件零件,雕刻到连接,李炎完全沉寂在一道道工序里。

对于李炎这些举动大个子就根本看不懂,他只看到李炎像个机器人一样每日每夜摆弄着一大堆零件。每到饭点大个子会把奴仆送来的饭菜放到李炎面前,但李炎却视若无睹,只在极其饿的时候抓一把食物来吃,连筷子都不用直接徒手抓了就往嘴里塞,嚼着饭就继续工作。看的大个子直汗颜,这么卖力工作简直是疯子。

大个子每天看着李炎忙碌的身影他自己却无事可做,每天吃完饭就是躺在房间里打瞌睡。至到李炎工作五天后大个子才有了事情做,李炎让他给火炉看火。这五天过去,李炎一具人偶模型已经出来了,接下来就要进入浇灌灵纹的步骤。有了大个子的加入,李炎能分出一些心来投入到下一尊人偶模型中。他一开始就心里打了主意,他要以最快的速度造两尊人偶,向华夫人交差。之所以要快,是想空出更多时间来尝试气化境人偶。

在华府有华夫人的财力支持,李炎不会错过这个炼制气化境人偶的大好机会。

……

就这样过了十五天,期间大个子两次走出房间,在里面闷了十五天实在是把他闷坏了,和李炎这个工作狂在一起,每天从早到晚耳边都是窸窸窣窣雕刻人偶的声音,睁开眼睛就是李炎拼凑零件满眼血丝的样子,这种日子比囚困生活更让他难受。坐牢他都呆的住,里面实在不是不行了。

“嗯?”大个子在院外乘凉,突然感到天地灵力一阵暴动,下意识看向李炎所在的房间。同一时间高墙跃出来三五个护卫,气息都在气聚境以上。护卫同大个子一起涌入李炎房间,当他们进去时暴动的天地灵力陡然恢复了平静。护卫们疑惑看向满眼血丝的李炎,后者干巴巴看了他们一眼。

这四五天李炎连续工作共完成了两具人偶,就在刚才李炎试图融合气化境人偶的核心,但立马就遭到了失败,价值上万金币的聚灵石也化成碎片碎了一地。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核心无法顺利融合呢……”李炎喃喃说着,气化境人偶又一次失败了,他身心具疲,疲惫疯狂袭来,他眼睛一闭倒在了地上。

“嗯!”大个子发出一声惊疑,护卫却制止了他去扶李炎,告诉他李炎只是睡了过去不用担心。天地灵力造成的动静很快由下人传到了洪管事耳朵里。除洪管事之外,华府另外一名大人物也瞬间知道了事情发生,那就是华夫人。

华夫人修为强大,不用人通知天地灵气一异动她立马就有所察觉,发现震动来源是李炎所在的方位后华夫人反而期待地望向李炎的住所。

“怎么回事!”洪管事匆匆赶来,一进门便看到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李炎,眉头刚刚挑起来赫然发现屋子里站着三具人偶。这三具人偶有两具是李炎这半个月来完成,另外一具则是在应天院失败过的那尊气化境人偶。

“这三具人偶是他造的吗?”洪管事摸着下巴看了看地上的李炎,又围着人偶走小步转圈,目光仔细的在人偶身上琢磨,把三具人偶都看了一遍才问一名护卫。

护卫拱手道:“禀洪管事,我们一直守在外面十五天没见他出去过。只知道他一直在里面潜心炼制人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