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奴隶市场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53  |  更新时间:2019-08-14 15:54:09 全文阅读

当即本是失望的修行者们又站了起来,精神高涨,对着拓骸又是嘲讽又是怒骂。

“混账东西,我们队长来了,有种别跑!敢和我们一战吗!”

拓骸无视谩骂声,只是目光朝远处一座瞭望台上一道身影看去,那道身影展开灵力翅膀正高速飞来,使得拓骸眼神顿时一凝。

“不能和这些人纠缠了。”拓骸当即不敢停留,脚一点身后羽翼一涨朝空中飞去。

在无法地带别说闯人领地,就算打家劫舍都是常有的事。但对方的暴怒拓骸根本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只要自己逃了,他们抓不到自己就不能拿他怎么样。弱肉强食,胜者为王。是这片土地定律。只要他能逃掉就是他赢。

“咻!”

安德候身体带着破空声飞身朝拓骸追去,他原本惬意地躺在营地大床上,还有小妞给他捶背揉肩,虽然组织将他安排在外围巡查。但他在这里逛了几天发现这里根本鸟不拉屎没什么好查的,索性就让人搭了个帐篷住了进去过起了山地旅游般的日子。开始时知道组织有人放求援信号时他并不在意,最低级成员的求援估计也是有山贼或者低级妖兽袭击,人手不够才请求支援而已。但当萧峰也放出求援信号的时候安德侯才重视地望向天空,中层干部求援声势比低层人员要大,辨认出来的安德侯也不敢再悠闲了,如果真的出了大事组织会怪罪下来。所以安德侯才从营地飞身而出,出来后的安德侯一扫前方跌倒的几名组织成员,气化境的视力非常可怕,他清楚看到一个瘦骨嶙峋的身影托着一大坨东西向山林飞去。

“干瘦的身材,气化境,出现在肃三门外围。”根据这些特征,安德侯马上联想到一个人。“剔骨狼,拓骸。”

“拓骸你闯我组织地盘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身上带的人是什么!你最好给我个说法。”安德侯紧追不舍,瞬间跟着拓骸飞入了群山之中。拓骸并不理会后面骂骂咧咧的声音,这周围大山其他人不太熟悉他可是每次做生意都路过这里,地形是最熟悉不过了,即使带着三个人也丝毫不显得累赘,身形在蜿蜒的山沟间穿来穿去,把跟在后面的安德侯转得晕头转向。

安德侯兴致盎然追了一通就不追了,因为他根本追不上,也不敢释放灵力攻击,他刚才追时就发现了,他之所以追不上拓骸除了对方熟悉山路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拓骸的修为在他之上,所以安德侯意识到了,拓骸只是不想多事,要是拓骸停下来他必败无疑。拓骸完全可以把他收拾了再接着走,安德侯本身只是来这里巡查打酱油而已,刚出来当着那么多人面自然声势要大,但发现打不过就不想再追了,毕竟出来追一下做做样子就行,干嘛要拼命呢。而且就算要拼命他也拼不过,他区区气化境一重本来就不受组织待见,不然也不会被派来这种不毛之地了。想到这里,安德侯放弃了追击。

回头确定后面没人追来之后拓骸咧嘴一笑,对于这些组织干部他是最了解了。凡是来到无法地带的一是求财二是被逼无奈,像安德侯这些人加入一方势力也只是为了在这里更好混而已,断然不会为了组织牺牲自己。至于那组织的高层,拓骸也并不担心,不过是毁坏他们两座前哨,那些高层人物精明得很,断然不会和他大动干戈。在一个隐秘的山沟,拓骸将李炎几个放下,这个山沟地势隐蔽,是拓骸专门找人探查得来的。身处无法地带这样的混乱之地,拓骸显然非常谨慎老练,他不排除自己哪一天就会出意外被人追杀,所以提前把藏身的地方都选好了,像这样隐秘的山沟山洞他知道最近的就有三处。李炎跟着拓骸经历一番奔波,将拓骸被另外一个气化境追赶,后面又躲进这里的全程都看下来了。

李炎不知道为什么拓骸停在了这里,后面的气化境也不知道有没在追。他知道的是,此时拓骸正用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

“小子,你们是什么来头。你最好老实回答。”拓骸抽出一把匕首,匕首架在李炎肩膀上,冷冷说道。李炎顿时觉得后背都湿了,从拓骸看他的眼神说话的语气李炎感受到了危险,或许拓骸不会杀他。但他能感觉到如果惹怒了这个人,或许不会被杀但对方不介意留下他一条手臂或腿。

“好狠的人。”李炎吞了一口唾沫,拓骸的眼神让李炎明白对方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坦白交代道:“我们是应天院的学员,这次来是接受考验,我们考验的地点分成……”李炎一五一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包括他们在学院分到牌子,然后一部分人传送来无法地带,自己和箐华一直认识,大个子只是路过顺手救的等等。李炎说得非常详细,让拓骸微微咋舌,一般被人逼供也不用说的这么详细吧,还将应天院内的情况也向外人透露了。

“这人是呆子吗?”拓骸收回匕首,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李炎一眼,发现李炎却目光炯炯看着自己,好像在像他保证他刚才说的都是实话。拓骸又在大个子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后他看向箐华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这妞倒是有点姿色,嘻嘻。”说着用干细的手指在箐华衣角上撩了撩。

“喂,你干什么!”李炎看到拓骸朝箐华露出猥琐的邪笑,爆吼起来。掘强地要挣脱绳索,但奈何绳索把他困得紧一紧,任他怎么使劲也也挣脱不开。李炎气急败坏的模样让拓骸一愣。刚才他还老老实实的,怎么一碰这个女孩子就怒不可赦了。看李炎的样子就像一头发疯的野兽,拓骸这才收回了亵渎的目光,绑匪直觉告诉他,如果不妥协的话这个发疯的少年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可这么做拓骸又生气了,堂堂剔骨狼怎么被一个小毛孩给威胁住了。拓骸眼光一冷,一只手掐住了李炎的脖子,灵力随着手臂灌输进去。

“啊啊啊啊!”李炎脖子被掐住,狂暴的灵力涌入他脑袋,李炎没法调动灵力试图用意志力抵抗那股涌入他脑袋的力量,但这股力量如洪流般不可阻挡,瞬间涌入他的脑海,他很快眼睛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嗯……这里是……头好痛。”李炎缓缓睁开眼,眼前是一片喧闹的大殿。殿内喧喧嚷嚷,各种吵闹声不绝于耳。李炎觉得脑袋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晃了好几下脑袋这种痛才缓和下来,也才集中精神观察到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个内圆中空的大殿,殿堂上方是空的,就像一个大烟囱抬头望去能看到外面的天空。皎洁的月光透过上方的巨型空洞透射下来,大殿中心的圆形站台有一个衣着华丽的主持人及两名衣衫破烂的少女。主持人神情兴奋地讲解着:“两名纯阴之女,起价为两百金币。”

围拢在站台四周的人群中,不少男子都露出了邪欲的神情,目光刷刷落在台上跪着的两名女子身上。两名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大概十七八岁,虽然衣衫破烂,但身体已经长成,身材凹凸有致,没有衣衫包裹的白长腿直接暴露在外。本身姿色不算差,再加上是处女吸引力就更大了。多少不法之徒睡遍了风月女子,那些风情万种的小姐已经很难引起他们的注意了,倒是场内出现的处女是勾起了他们尝鲜的心。

青涩,第一次,这些特征对兽性大发的人来说拥有绝对的吸引力,压倒一个女人的第一次对他们来说有难以逾越的胜利感。

“两百金币。”

“我出两百五!”陆续有人报价,台上的主持人看的满脸笑容,暼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少女就像是在看一堆钱。那少女怯生生低着头,不敢看他。不断有人报价,一个人的价格压过另一个,被压价的人敌视着压他价的人,两边人相互敌视,如果不是因为场面特殊说不定就要动手了。这场面看得李炎心惊,他赶紧环顾左右,发现箐华正绑在自己身侧才松了一口气,想起晕倒前那拓骸看箐华猥琐的目光,他多怕箐华也被抓上去被卖了。

李炎盯着箐华未苏醒的脸,自语道:“箐华应该也还是处女。”

最终台上两名少女被人以四百五十金币的价格收走。引来不少人嘘声,四百五十金币,这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哪怕是在肃三门最好的妓院都能包几个花魁玩几天了。而买走女孩的男子却满脸嘲讽看着刚才和他互相压价的另一名男子,看到对方满脸怨气的脸,男子脸上笑开了花,拉着两名女孩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大殿。

“咳咳。”主持人轻咳两声,缓解一下气氛,又开口道:“接下来,是本次卖会的重头戏。由剔骨狼捕获的三名奇异人士,具体由他本人来为大家说解。”

所有人看到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子大摇大摆走上了台,他干瘦的身材和宽松的衣袍十分不相称。

“是剔骨狼,这货又来了,你们看他这身子是不是被女人给吸干了?我倒是听说他很喜欢去妓院找一个叫风铃的女人,估计就是。”有人起哄,谈笑拓骸的身材。

拓骸作为职业绑匪,在奴隶市场出场率是很高的,时间长了也免不了成为众人口中笑谈。不管是出于讥讽还是其他原因,抛头露面的人总是免不了要承受流言蜚语的。哪怕你没有值得谈论的点子,也会有有心人给你创造一些污点。

指指点点的人不少,但拓骸他依然脚步昂然,毫不避讳众人的目光,出来混他早就适应了这些场合,甚至还有一套对付这些人的方法。拓骸眼神在场中一扫,顿时很多人被他那种冰冷凌厉的目光给震慑住了。议论声顿时压下去一大片。

拓骸冷着脸,朝后台打了个响指,几个粗汉把李炎和箐华还有全身被捆绑住的大个子带到了台上。

“诸位,今天我给各位带来一件特殊的礼物。这里两人是应天院的天子,另外还有一名肉体强悍的蛮人,他们都拥有一身神奇武技。”拓骸手指着李炎还特地在他脑瓜上戳了戳,“尤其是这个,他是一名控偶师,能制造气聚境人偶。”

拓骸的话回荡在大殿,后面那句话还特地灌注了灵力清晰地响在所有人耳边。殿内所有人,除了主持人之外其余人都惊讶了。应天院谁人不知,从那里出来的天子不说身怀绝技但绝对有非凡的武技,能施展各种武技的少年和控偶师,这两者都绝对难得一见,尤其是控偶师简直罕见。如果那少年真能制造气聚境人偶,那只要买回去当劳力让他给组织炼制人偶士兵,不出几年组织或许就能多出好几具气聚境的战力来。

想到这些好处,众人面面相觑,和周围人议论纷纷,时而朝台上看去。他们相信拓骸不会说谎,在这种场合要是敢卖假货那他以后就真的不用在这里混了,不说无法地带就光是在肃三门也不会再有人做他的生意了。在无法地带不怕你实力强,就怕你不讲信用。因为你再强大也不可能强大得没边,每个组织都有压箱底的高手,照样有人能压制你,但是如果没有信用,那就生意都没得做了。

既然不怀疑拓骸的信义,那众人又开始衡量利毙了。就算他是控偶师能炼制人偶,但是众所周知炼制人偶是很难的,看李炎的年纪不过十七岁左右,再厉害也有限度吧,要是买了回去人偶练不出来分分钟连材料钱都陪进去了。可转念一想,一个年轻控偶师也还是值得培养的,要是以后有所成长绝对能为组织源源不断提供战斗力。拓骸从人群眼中看出了他们犹豫不决,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幕,不然他也不用特地请主持人让他上台了。他刚抓到李炎时也有将李炎据为己有的想法,但他细想李炎的身份是应天院天子,制造人偶的技术也不明,从他耿率的性格来看未必会死心塌地跟他当匪徒去,况且从李炎嘴里他还知道如果李炎一年不回应天院他就会毒气攻心而死,一个短命的人对拓骸来说用处不大,所以他思索一番决定把李炎卖了,能搞多少钱就搞多少钱,至于以后李炎会不会给他的买家惹出来什么事,他就不管了。

当然关于李炎身上中了毒心草毒这件事他提都不会提出来,拓骸假装连自己也不知道。“小子,把你的人偶拿出来看看。”拓骸朝李炎使了个眼色。卖场的人此时犹豫不决,拓骸必须推波助澜,增加他们对李炎的兴趣。加一点料好让下面这群人做出决定。

李炎知道跟拓骸没有商量的余地,但还是咬牙道:“我和箐华,大个子必须一起卖出去,不然别想我帮你招财!”李炎知道落到这群人手里是没机会逃脱了,但掘强的他最后还是希望力争一把,最起码能和箐华两个卖到一块去。

很幸运,李炎赌赢了。拓骸一挥手李炎身上的绳子便尽数脱落,拓骸盯着他道:“好好表现,帮我卖个好价钱,不然你们不仅不能在一起,我还会把你小女友卖到妓院去。”

李炎瞪了拓骸一眼,揉了揉筋骨,被绑了这么久他身体早就不舒服了。舒展几下拳脚后李炎召唤出黑刀,黑刀一亮相,殿内无数目光顿时一亮。李炎并不打算逃跑,拓骸正虎视眈眈盯着他,他要是有一点异动拓骸绝对会瞬间出手将他打趴。况且拓骸刚才提到了妓院两个字,让李炎心里很不是滋味。

“黑刀去。”李炎一声令下,黑刀抽出腰间长剑朝空中飞跃而去,一个呼吸间又落回台上手中长剑闪电般地挥舞,速度之快看得无数人心惊,同时也心动。

“真的是气聚境人偶。这速度错不了,我两个气聚境三重的手下都看不清他的剑。”

“好家伙,这小子值得买!”顿时无数目光集中在拓骸身上,紧张地注视着他,有人已经把手伸入了口袋里。在场的人已经认可李炎的价值了,接下来的就是等拓骸报价。

拓骸浅浅一笑,朝李炎投入一个赞许的目光,观众的反应他非常满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拓骸深吸一口气,朗声道:“控偶师和这三人一起,起卖价二十万金币!”

哗∽

现场一片哗然,刚才还伸手摸口袋的观众手一下子软了。无数人也像倒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二十万这个数字对他们来说太庞大了,就算是一般的组织要拿出这样一笔钱都不容易。顷刻间超过一半以上的人都打消了购买的念头,还具备购买实力的则低头商量起来,刚刚还准备压价的他们此刻面对庞大的数目又陷入了犹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