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箐华的眼泪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167  |  更新时间:2019-08-11 11:26:44 全文阅读

箐华和李炎这一段小小的闹剧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天子们仍然逐个走到银甲军的箱子前,手臂被点上花纹后领了牌子然后到广场后方待命。

终于箐华也走了上去,最后轮到了李炎。李炎跟着其他人的动作朝前伸处手臂,当毒心草的花朵点在他皮肤上的时候他感觉身上似乎被什么恶毒的东西扎了一下接着这种恶毒的东西就深深扎根在了他身体里。那东西融入他身体时的一瞬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尽管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但李炎还是清晰感受到了它的可怕。

“好了,大家都拿到了自己的牌子,按照上面的名字去各自的传送门吧。”慕飞花发令道。

话音一落,聚集等待的的人群相继动了起来,朝各个传送门涌去。

在太平镇,雾都等几个传送门前,拿到这几处平安之地的天子们毫不犹豫就跳了进去,对于他们来说这场考验已经没有悬念了。相反的,拿到无法地带等几处险地的天子们脚步却僵住了,握着手中的牌子不住发抖。

“啊~我不要去那种地方!”一个拿到无法地带牌子的男天子绝望地吼了起来。看他的装束非常普通,没有族袍也没有族纹,应该是一个没人管的散士。但当他刚喊出这句话时应声而来的银甲兵士便将他整个人扛了起来,不顾他的挣扎将他连人带牌子丟进了传送门内。

其他拿到无法地带牌子的人看到这一场面狠狠吞了一口唾沫,将反抗的念头压了下去,硬着头皮走近了传送门。

“太平镇。”李炎看着自己手中的牌子,回头看向那些在无法地带传送门前挣扎的天子,不禁暗道自己运气不错。

“咦?”李炎看到无法地带传送门前正立着一个熟悉的背影,这个背影此时双肩耸起,老远就能看到她的身躯此时正在微微颤抖。

“是箐华!”李炎一惊,大步朝那颤抖的人儿走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箐华握着牌子的手指没了血色,她脸色惨白。她非常清楚以她一个人气聚境一重的实力进去无法地带是九死一生。一滴泪从箐华脸颊划下,打落在手中的牌子上,箐华整个人都在颤抖喃喃自语:“对不起,母亲,再也不能见你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突然一只大手搭在了箐华香肩上,箐华感到那手上传来的温暖娇容一震,泪水溅了出来。

“干嘛呢?你拿错牌子了吧。”李炎靠近箐华的身子,两人的肌肤接触到了一起,要是在平时箐华一定会为李炎这种吃豆腐的行径大怒,但此刻她全身上下仿佛都失去了力气,没有任何反应地任由李炎换走了她手上的牌子。李炎把自己太平镇的牌子换给了箐华,接而自己拿了箐华去无法地带的牌子。一旁监视的女性银甲军也看到了这一情景,不知为什么却没有丝毫表示,像是没看到一样。

“还不快走,你的门在那边呐。”李炎冲箐华一笑,还特地做了一个调皮模样,头一甩朝无法地带传送门迈步而去。

轰!

在箐华心中此刻如同星辰爆炸,她看着李炎略显单薄的身子朝传送门走去,记忆中李炎曾经挺身而出保护她的一幕幕场景如涌泉般浮现。

……

“你放开箐华!”

“我会保护你的!”

……

“不要!”箐华惊恐着,生怕这个单薄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了。她冲到前去,猛得抓过一个正在发呆的天子将他手中无法地带的牌子换了过来,将自己太平镇的牌子塞了过去。

抢过牌子箐华直奔无法地带传送门,因为她看到李炎已经准备夸入门内。被箐华抢了牌子的人先是一怒,接而他翻开牌子一看顿时大喜过望,看向箐华的背影无限感激。

如果说李炎刚才和箐华换牌子的动作较为隐晦,那箐华这种抢牌子的举动就太引人注目了,边上的银甲军立马有了举动,就要上前抓拿。当银甲军刚准备行动的时候却已经晚了,她们看到那个强了牌子的少女一跃扑倒在另外一名男生身上,两个人撞在一起一齐掉进了传送门内。

“怎么回事!你傻了吗!不是给牌子你走的吗,还回来干嘛!”李炎被箐华撞了一下脑袋生痛,看着扑倒来的箐华破口大骂,箐华刚才最后那一下俯冲是使尽了全力的,这一击可把毫无防备的李炎撞得内脏震荡。

箐华面上闪着泪花,眼中神色涌动,声音抽咽着嘴上却不留情:“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只是我生怕你就这样死了,因为我而让你死我会过意不去,其实你这样的人渣流氓早就该死了,但是我……但是我不想,不想欠你人情……”箐华嘴上不断地编着理由,为她的突然闯入而解释,说着说着却又哽咽了,头埋在李炎的胸膛呜呜哭了起来。

李炎感到胸口一股温暖流淌开来。

“眼泪?!”李炎从未遇到过女孩子哭,此时是不知所措,更没想到一向都是冷冰冰的箐华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任由箐华把头埋在自己胸口上抽咽。

空间隧道中除了李炎和箐华外还有其他人穿行着,他们投来诧异的目光。

终于,传送通道的尽头光芒一闪,李炎等人从空间裂缝中出来了。

张眼望去四周一片陌生之景。他们和其他传送而来的天子们站在高山之巅,遥遥望去一座建筑物连绵的城市坐落在不远处的山下。连绵起伏的各式建筑中,一座锅盖一样的椭圆形建筑最是显眼。“各位,这里应该就是无法地带的肃三门,相比大家也知道肃三门镇是干什么的了。我们先走了,各位保重希望一年后应天院再见。”传送过来后身上有雷族图纹的天子们聚集在一起,观望了周围地形后一人向在场的人拱手说了一句,随即雷家的几十号人便集体朝山下跃去,没有再看山上的人一眼。

“我们也走吧。”被传送来的人,人数总共不过两三百人,寻找同伴很容易,相同族纹的人都走到了一起然后结伴离去。

这里人生地不熟,要是两百多人一起走绝对会引人注目,要是稍有差池分分钟被团灭也说不定,显然分开走是最好的选择。

各个家族的人都集合按小队形势离开了,连几个落单的散士也筹到了一起,嘀咕着讨论一番后他们向李炎招手是希望能让李炎也加入进来。但李炎还将箐华搂在怀里,箐华脸低着看不到喜怒。

见李炎没有立马回应,那几个散士向李炎投来怪异的眼神随即转身朝山下奔去。

“哎,等……”李炎叫了一声,但那几名散士依旧朝山下冲去,窜入灌木丛中不见了。李炎暗道糟糕,自己这是被大部队都抛弃了。

肃三门,这片地区李炎就算没来过也是有所了解的。因为它太特殊了,名声也最大。凡是提到无法地带的没人不知道肃三门。有无法地带最大港口之称的肃三门靠落在沿海边上,这里除了有从各国涌来的逃犯还有许多黑商通过水路跟这里的地头蛇们做着各种不见得人的生意。如果整个无法地带是没有法律约束的,那肃三门就是罪恶的天堂。在这里你只要有本事想做,就能从事任何无法无天的勾当,当然这得建立在你自身实力很强的前提下,不然很容易被人捅刀子。在这里,黑吃黑也是很常见的。

“不管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吧。”李炎拉着箐华就要离开,继续留在这个山头还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还不如先下山去。

箐华侧过脸去擦拭完脸上的泪痕,又恢复了之前冷冰冰的态度。李炎也不多说什么,对于这个女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本来他是打算靠着自己气聚境五重的实力以及一身逃跑的技巧,再加上三尊人偶只要不是遇到气化境强者他都有一战之力,哪怕再倒霉真的遇到高手他也可以溜,打架不是他最擅长的逃跑倒是他最厉害的地方。所以他才有自信换了箐华的牌子,一来是不忍心看到一起从家乡走过来的箐华出事,二来是对自己有一定的信心。

但现在这些想法却被箐华后面的莽撞给搞乱了,他真的是完全搞不懂了,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事已至此李炎也没有责问箐华,他怕对方发起脾气来前面的路就更难走了。

一路无话,李炎和箐华一前一后走着。走到山脚李炎突然脚步一停,这一停不要紧,箐华却没刹住脚柔软的身躯直接投怀送抱撞在了李炎身上。箐华脸上一红正要发怒,李炎却一脸郑重向她竖起食指:“下面有情况。”

透过草丛两人看到十几个天子正被人团团围住,看他们手臂上的族纹李炎猜不出他们是哪个家族的人。

“是柳家。”箐华猜到了,脸色郑重,“柳家在学院势力不强,没想到才刚下山就被逮住了也真是倒霉。”

只见那十几个柳家天子脸上有着惶恐之意,围住他们的有数十人,明晃晃的刀剑在他们面前闪烁。

“看你们的样子是什么来头?倒不像是从大陆逃难过来的罪犯。”一名身穿华袍的干瘦男子斜坐在马车上,干瘦的躯体连眼睛都是凹陷的,乍一上去像是一个带皮的骷髅披着一身衣服和他华贵的服饰毫不相衬。

干瘦男子两只枯细的手指不停撩着下巴,看着柳家天子的眼色满是邪意,咧嘴笑着好像在思考什么。李炎注意到,枯瘦男子所坐的马车没有车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铁笼。铁笼被一张大帆布遮盖着,但李炎还是看到了一只从铁笼内伸垂下来的人手。那是一只受尽虐待满是伤痕的手,无力地伸出铁笼外似乎想逃离这个囚困他的牢笼,但他明显已经失去了逃生的力量,手伸出窗外也只是对自由渴望的求生本能而已。

“李炎看。”箐华食指在李炎肩膀上点了点,指向枯瘦男子身后的马车。李炎看去呆住了,那男子身后还有六七辆同样的马车,同样是大铁笼覆盖着帆布,有几只无力地手试图挣扎地伸出牢笼外,胡乱对着空气抓摆着。

“人贩子!”一个罪恶的组织名字从李炎脑海闪过。

确实绰号剔骨狼的拓骸是无法地带有名的人贩头目。十多年前他曾逃命到这里,流亡生活里他杀人越货也四处流离,厌恶了这种流浪奔逃的日子后,机缘巧合之下他做起了贩卖人口的买卖。在无法地带各方势力盘踞,秩序混乱不堪,无论从事哪一行都会遭到无数对手的攻击打压,唯独贩卖人口这一条不会有人和你争,因为贩卖而来的人口都是从外地带来的。无法地带长期处于混乱甚至混战状态,这里非常需要有新鲜血液的加入,而一些有势力的贵族人士们也需要购买奴隶以供日常娱乐。所以干起了这份很受大众欢迎工作的拓骸没几年就做得风声水起,摆脱了以前孤独流浪的日子,成了绑匪老大名利双收,人送绰号剔骨狼。

拓骸戏谑看着那十几个柳家天子,擦擦鼻子道:“这样吧,我的马车队正好被人打劫了,死了不少人,你们就留下给我当两年短工,两年后我放你们走。”

柳家天子们相互一看,两年?他们是一年都等不到了。皆抽出长剑武器,要是谈不来就打,经历过两场考验的他们也不是软柿子任人捏得了就捏。

“哈哈哈,好勇气啊,你们中最强才气聚境三重也敢和我打。”拓骸见柳家天子全部面目严肃,拔刀备战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嘴巴笑得把眼睛都看不见了。

柳家子弟们本来就箭在弦上,受到拓骸嘲笑再也按耐不住主动朝包围他们的人发起进攻。

“光影剑!”

“疾影旋风斩!”

柳家天子们冲进人堆里就接连释放武技,那群包围他们的人有好几个实力都在气聚境四五重,但一下子看到十几个人冲来还个个会武技一时间也怂了,被炫彩斑斓的灵气武技逼退了好几步。

场面瞬间混乱,天子和绑匪们绞成一片,绑匪们看到七彩斑斓的武技眼都花了,还没打起来气势就弱了几分不断往后退。

“这群人年纪不大,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还每个人都会武技到底什么来头?莫非是大家族出来历练的子弟兵?”一名匪徒身体退后躲避着天子的攻击,同时喊起来。

众所周知,灵力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修炼的,但武技就不是了,武技是强大修行者智慧的结晶,一般只是师傅传徒弟或者出现在某些宗派家族里,普通人是根本没法得到的。所以同时出现十几个年纪相仿而且都会使用武技的年轻人确实吓人一跳。这名退后的绑匪后背一痛,撞上了拓骸所坐的马车,退无可退了转脸看向拓骸谁知拓骸却一脸阴沉看向他。

砰!

拓骸一脚将那名退后撞到他车前的匪徒踢飞了出去,踢到了两名追来的天子身前,那两名柳家天子立马将那匪徒按在地上暴打起来。

“这里是无法地带,管他们是谁,哪个家族都一样!全部逮住,拖进城里当奴隶卖了!”拓骸从马车上一跃而起,看柳家子弟如同猎物。这群会武技的少年若是当奴隶卖出去绝对会大受欢迎,到时候他也能大挣一笔。

拓骸瞬间加入混战中,只是空手两下就击倒了两名天子,那两名天子昏晕了过去。其余柳家人大惊。“这人什么速度,攻击如此迅猛!”

“快撤!”当下就有柳家的人喊起来。拓骸的进场太震撼了,众人很清楚留下绝不是对手,只会被这个身手敏捷的人逐一击破。

“想跑。”拓骸追上去,朝后撤的一名天子又挥出一掌,那天子逃跑的身子一震停下来昏倒在路边。

“快跑。”箐华推了推李炎。刚才拓骸展开攻击表现出来的身手她也看见了,知道留在这里绝对不是对手,说不定跟着柳家的人一起遭殃了。

李炎呼吸变得急促,看了一眼不断朝柳家天子追打而去的拓骸,心里也知道没戏了,李炎猛地一扭头,和箐华朝着马车后方潜伏而去。虽然拓骸没有完全显示出实力但从如此迅猛的攻击身法看来,不难推断实力绝对在气聚境八九重,甚至还要高些。

混乱正是逃跑的好时机,果然李炎和箐华一路溜到车队后面也没被发现,路过有几个看车的匪徒也被前方的战斗吸引了,根本没去注意他们。

“嗯?”李炎和箐华就要走过最后一辆马车,在他们前面就是茂密的灌木丛完全可以借着丛林掩盖行踪而逃跑。但就在这时李炎看到了后面马车上关押着一个人。这个人一身古铜色皮肤,全身都是肌肉,给人一种超级猛汉的视觉冲击。最冲击眼球的不是这里,更奇怪的是这个人此时却是坐着的,在前面爆发混战的情况下他却还有闲情在铁笼子里打坐修炼。

“喂。”李炎轻轻敲了敲铁笼子,又生怕惊来匪徒所以压低声音对笼子里的人喊了一句。见里头的人没有回应,李炎迟疑了一阵,他想走,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笼子里的人却有一种要出手救他的感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