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需扎下毒药的考验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40  |  更新时间:2019-08-10 19:09:52 全文阅读

李炎脚步一停,回头看向锦毅。

锦毅嘴角抽搐,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在做某种艰难决定。但很快他颤动的身体就止住了,眼中有着精光,看着一点都不像以前趴在藏书阁门口蒙头睡觉的颓废老人。看得李炎一愣。

“这个你带去。”锦毅忽然一挥手,身前凭空出现一尊黑色人偶。人偶通体黑色,手脚具备和人没什么两样,头颅低垂着看不清面目,但是全身装带着精钢铠甲,身材威风凛凛。乍一看上去就算战斗力不惊人但给人得感觉就是防御力绝对不弱。

人偶后背还挂着两柄战刀,战刀同肤色一样的黑色。

“这是……”李炎看着人偶呆住了。

“这是我最好的一尊黑刀,实力在气聚境巅峰,现在把他送给你。”不顾吃惊的李炎,锦毅伸手搭在黑刀肩膀上闭上眼睛沉吟了一阵。好一会后锦毅睁开眼睛,眼中有着倦意,同时收回手朝发愣的李炎叱喝道:“还不过来练化它!”

“是!”李炎才知道锦毅要送他一尊气聚境,一时吃惊得难以接受,本想拒绝这么珍贵的礼物,但是锦毅的样子告诉他这个人偶是非要给他不可了。

李炎就不敢违意,走到黑刀面前像刚才锦毅的样子一只手搭在黑刀身上。炼化人偶的方法李炎很早就知道了,只要人偶的前一个主人解除了对人偶的控制权,任何一个人偶师都能练化它。沉吟一会后,李炎收回手,同时黑刀低下的头颅跟着抬了起来,一双漆黑的瞳孔正好看向李炎。

此时此刻,李炎感到脑海中似乎多出了一个东西,这就是和黑刀的精神联系。现在的黑刀已经完全认李炎为主,他随时心念一动就能操控黑刀做任何事。

把黑刀收入乾坤袋内,李炎又深深向锦毅鞠了一躬。“大恩不言谢,李炎若是有命回来,日后定会报答。”

说完李炎转身头也不回离去,事情到这个份上说再多客气感谢话都没有用,唯有前去考验活着回来才能不辜负锦毅的一片心意。

锦毅久久看着前面少年离去的方向,神色迷离。此时不是因为觉得李炎是可塑之才,而是由衷希望那个寄予希望的年轻人能重新站在他面前。毕竟他孤独得太久了,他不希望这个独守的偏殿里永远只剩下他一个人。

广场上。天子们再次被聚集到一起。

“各家族的人都开始集齐了。这次又不知道传送我们到哪里去,我真他妈受够了,这种不知何时危险,前途迷茫的日子。”

“你看那群大家族的子弟,还很是听从他们首领的号召,乖乖在这里排队等候,要是我们有这么多人干脆就溜之大吉。”

谈论的是两个散士,他们对考验很是不满。他们出生在偏远村落,没有家族使命,来这里也完全是被抓来的。每一场考验对于他们来说都充满危机,即使活着回来除了等待下一场考验外他们也没有别的其他选择,这种不知未来前途的感觉,黯然得让人抓狂。

不过虽然不满是不满,但他们说话间也是故意压低声音,刚才那人说是溜之大吉也仅仅只是气话而已,在众多强者云集的应天院内想跑简直是做梦,别说是他们人多不多,哪怕是全体天子集体造反也是不可能的。

低头埋怨了一阵,发泄完不满情绪后这两个人又只好挑了个人少的队伍排了进去。

人群中,几大家族首领站在人群中央很是显眼。他们走在一起交谈着。这些家族首领无一不是原本家族的精英人才,虽然被选到应天院中可身上还是背负着家族的期望的。历届天子最终走出所有考验的人少之又少,但走到最后的无一不被南陵国所看重,赋予官衔职位。如果说乡村来的天子是为了应付考验而来的,那这些大都城的贵公子们就是为了平步青云而来,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在自己族群和朋友的帮助下走到最后一步,争取入朝为官,再不济也能被赋予某种职位,无论哪一种都能为他们家族某来福利和更大的发展。

以往应天院的历史中,曾经还有天子因为通过所有考验而被册封成为一城之主,掌管一座城的。对于任何家族来说,族内出了一个城主无疑是天大的喜事,无论是族中的地盘扩展还是经济,人才再培养都大大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比如,暮华以前就是天子出生,因为通关所有考验被赋予了银甲军统领一职统领万军。

总之平步青云是有可能的,不死就能出头。这也是为什么在得知自己子嗣被选做天子后,各家族没有把他们放弃反而大力培养的理由,就是为了让他们有朝一日为家族建功立业。比如雷枭的父亲,就是从小对他严厉苛刻,赫连婉琴的家族更是赋予赫连婉琴血脉之力,好让她在天子考验中自保。

期望是要有,但现实并非那么容易实现。但不管怎么说天子首领们成功的几率都是最高的,身为族中最优秀者,其他普通子弟来这里之前被赋予的首要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力辅助天才子弟完成考验,这个天才子弟自然就是指的各族的首领了。

各族首领们有了这些子弟作为倚仗,通过几百人保一人,甚至千人保一人,通常一族的首领还是很大机会能通过所有考验的。

另一方面,尽管这项使命对于普通家族子弟来说充满残酷,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最终更多的也只是为了成就自己族中的天才上位,但他们并不懊悔,从小到大家族的熏陶让他们认为这也是他们活着的一项使命。

雷枭和赫连婉琴,枫天等几个最大家族首领以及一些中等家族的首领们都聚在了一起讨论着。旁人猜测也是计划如何在这一关中互相协助之类的问题。

对于各族首领来说,自己脱颖而出固然最重要,但最好也能最大限度确保族人的安全。达到这一点除了要他们自己自觉外还需要其他族的配合。

天子们讨论间,有人从学院四面八方或是跳跃或是飞行疾驰而来,这些人大多数身穿导师服,一小部分腰配长剑穿着盔甲。仔细一看会发现那些穿戴铠甲而来的清一色全是女人,她们围广场散开,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从她们中走出,行走间透着傲贵气息。

这些到来的士兵和导师们无一例外,尽皆一脸严谨,没有一人脸上挂着笑容。天子们看着他们这副严肃模样,顿时紧张得通通安静下来。

此时季已入秋,萧瑟的秋风在广场上萧萧瑟瑟吹着,天子们的衣服随风而荡,心不禁也凉了几分。

“好了,各位。接下来是各位的第三次考验。很不幸这次的难度比以往的要高,但我相信难不倒你们的,希望这次之后还能看到各位精神抖擞,活蹦乱跳的样子。”慕飞花从天而降,看了广场上排列的众天子一眼,向银甲军挥了挥手,马上有银甲军抬着一个个木箱子出现在人群视线中,朝着广场走来。

砰砰砰!

银甲军将抬来的箱子放在地上,并呈一字排开,每个箱子旁都配备有两名军士,一共二十个箱子四十名军士曾一条线横排在天子队伍前头。紧跟着还有士兵抬来桌椅板凳,给每个箱子旁的军士都配备了桌椅和板凳。

“第三关的规矩很简单,各位会被随机传送到南陵国某一处地方,大家只需要从那里找到回来应天院的路,一年之内回到应天院的就算过关。”慕飞花朗声道,“当然为了防止有人逃跑,你们每一个出发前都要下毒心草的毒,毒心草的毒会潜伏在你们体内但不会立马毒发,如果你们一年内不回学院拿解药的话就必死无疑。毒心草是应天院秘密栽种的毒草,所以别指望外面有人能解你们的毒,除了回来应天院你们没有任何办法,哪怕你们家族中有洞天强者出手都不行。好了开始吧,从前面开始一个个按顺序过来。”

天子们听着倒吸一口凉气,下毒!而且还是一年内不回来必死的毒药,要命的是这种毒药还不会立马发作,而是会慢慢潜伏在你身体里,这种整日和毒相处的日子,光是想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人群骚动了一阵,但很快被他们家族中的首领镇压了下去。站在最前头的天子犹豫了一阵,终于不太情缘地朝前面坐着的军士走去。

“奇怪,李炎怎么还不来。三个月都没见到他,不是和老师潜修去了么,现在也该回来了啊。”柳三目左右环顾了几圈都没发现李炎的身影,低声向应昭说道。

应昭也奇怪,他从宿舍过来的时候就一直开始留意,但一路上都没发现李炎踪影。应昭怪里怪气地笑道:“不来更好,或许他是迟到了也就不用去了呢,不去也就不用被下那什么毒药了。”

柳三目苦笑一声,他也希望李炎能逃过一劫,但显然这不太可能。只见坐在箱子旁的军士各从箱子里拿出一株纯黑色的花朵,花朵通体透黑连花枝花瓣都是纯黑色。花朵一拿出来立马散发出一股幽幽清香,这股香味沁人心脾,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种特殊而美妙的花朵。

每一个走到箱子前的天子都会被军士用黑色的花朵在手臂上沾上一点,花朵一接触到他们的皮肤,皮肤上即黑光一闪,手臂上清晰出现了一小朵花蕾图案。花蕾也是黑色,非常美丽。

点完黑花的天子看着手臂上的黑色花纹,这花纹美丽,而看着压抑,此刻这朵花正安静地躺在手臂上潜伏着,静静地沉睡,似乎在等待着某一日含苞待放,取人性命。黑色花朵每点过一名天子的手臂,身上的光泽就会暗淡一分,直至到失去了全部黑色后,花朵也在军士手中枯萎了,随即军士又从箱子里重新拿出一朵新的黑花继续给天子们点。

细心的天子发现,在点的过程中,不知觉间拿黑花的军士手腕上竟也多出了一个花形图纹,图纹通体黑色美丽而压抑。显然在给天子们点花的时候,他们自己也中毒了。

不断有人前去朝军士伸出手臂,那人被黑花在手里点过的人,接下来会由另一个兵士给到他们每人一块牌子,拿着牌子的天子继续朝前走去。

广场上天子很多,前面的天子们一个个点了花纹拿着牌子离开,而后面还在排队的天子们气氛则更加压抑。

“雾都。”

“墓襄岭。”拿到牌子的天子们翻开一看,牌子上写的是南陵国内各个地区的名字。

“太平镇,我要去这个地方吗!”一名天子翻开牌子一喜。太平镇地如其名,确实十分太平,那里有帝国军队驻扎把守,即使再乱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到时候只要去了表明自己是天子的身份,估计再怎么样也不会出什么危险,说不定还会被军方帮助下回到应天院。所以抽到这个地方就等于这次考验是去了一个福地了,所以这名拿到太平镇牌子的天子紧紧握着牌子捂在胸口,满脸笑容长出一口气,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恨不得在牌子上亲上一口。

“无法地带!”一名天子翻开牌子看到上面的名字,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无法地带他清楚,南陵国有名的危险之地,不是说那里有很多妖兽,而是那里位置特殊,属于南陵国边境又和其他国家交界,所以这里治安极差,各国都不插手去管这里。使得这里便变成了罪恶的逃亡地,各国的罪犯,逃难者,往往都会隐藏在这里,还有各国人贩子,追捕者也都纷纷涌入这片地区。造成无法地带很乱,乱,是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节奏是缤纷多彩的,可往往也深藏杀机。

这名拿到无法地带牌子的天子顿时眼中黯然了,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被乱刀砍死的样子。在他心里他此刻已经如死了般,未来对他来说已经幻灭了没有一丝希望。

“噫?你看那是谁?”后排的天子看到一个身穿葫芦族袍的少年正朝队伍走来,不禁疑惑。“那人是谁,身上的族纹怎么没见过。”

“怎么回事,他迟到了?”

李炎仿佛没有听到众人的议论,脸色平静走进了天子队伍中,排在最后一排。广场突然出现一名学员并没有引来银甲军的过度注意,看到李炎中规中矩地走入人群排队也就没说什么。

天空中,暮元珊身躯一颠:“臭小子,终于出现了。”暮元珊本想叫出来,但众目睽睽下她还是把话咽了下去,眼睛随着李炎移动,生怕他再从自己视线内消失。

柳三目和应昭见队伍后面有动静,探出头来正好看到李炎一脸平静走来,忍不住挥手压低声音喊了几声。

李炎环顾一望,见到了朝自己挥手的柳三目和应昭,向他们一笑点头示意便走入了后面的队伍。这让柳三目和应昭一愣,按正常来说李炎看到他们应该也会比较热情,但李炎表现出来的平静却让他们难以理解。不是说李炎不理会他们,而是他们看此时的李炎竟生出某一种感觉。李炎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是实力有了飞跃性进展吗?还是已经知道完蛋了干脆看透生死?”柳三目嘴里喃喃着猜测起来,应昭听到不悦地在他头上锤了一拳。

李炎在队伍后面站定,在他面前是一名少女,少女秀发如瀑布一样顺垂而下。一阵风吹来,少女的头发抚过李炎的脸颊。李炎顿感一股清香缭绕他的鼻尖,颇是享受地闭上了眼睛。在去刑场前还能享受少女的柔情还真不错呢。

“流氓。”一股熟悉的甜甜声让李炎从享受中回过神来,睁眼一看立马像见鬼一样。原来站在他前面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认识时间最长的女子,箐华。

箐华原先看到李炎一副享受的恶心样子,现在又表现出一副活见鬼的模样顿时气得汗毛耸立,不顾周围好几双眼睛盯着他们看。运转灵力聚集在脚上朝着李炎的脚尖就狠狠踩去。

砰砰砰!

箐华连踩了几脚方才解气,出乎她意料的是李炎的惨叫声并没有响起。李炎还像没事人一样,一脸懵逼看着自己。李炎肉体强度可以比气聚境五六重,而箐华才刚进入气聚境不久,那几脚根本对李炎造不成影响。

见踩脚趾没用,箐华气又来了,指甲在李炎衣服上那个葫芦族纹上划了一下这才猛地转过头去。看着被划破的新衣服,李炎无语。

难道就因为自己以前在马车上偷看过暮华的身材被她撞见了,所以现在箐华还觉得自己是个流氓?心想,人家暮华她本人都没意见,你一个外人逞什么气。不过他刚才确实是做出了猥琐的事,竟然对着女孩子的头发来闻,想到这里李炎的怒气也消了,反而觉得是自己不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