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人偶系的辉煌过去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80  |  更新时间:2019-08-08 21:30:35 全文阅读

学院内不仅有供学员修炼学习的地方,还有休闲娱乐的场所。当然这些场所也只是简单的买卖日常用品的地方,上次李炎制造气化境人偶就是在这里买的零件。不过上次李炎来这里是和淑芳一起,当时淑芳的美貌引来不少嫉妒的目光,这次和初月走在一起同样又是吸引了不少回头率。

路过摆卖人偶配件的店铺时,那里的店铺老板是一名中年妇女,她看到李炎同一名妙龄少女走来,少女和李炎走得很近,脸上还洋洋着淡淡的笑容,眼光毒辣的店老板一眼就看出了端详,老板眼皮一抬道:“哟小朋友你回来啦,这是你换新女朋友了吗?男孩子要专心一点呀。”

说着店老板还向初月使了个脸色,好像在说,这个男的不靠谱,你小心点。

李炎被老板说得脸色发红刚想解释,初月却轻盈一笑拉着他拐进了另一条巷子。店老板看着二人消失的背影愤愤摇头:“看起来也是个好姑娘,却愿意被人占便宜,哎。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

“夫人,饭好了,过来入席吧。”房间里走出来一个消瘦中年男子,男子笑嘻嘻小心地对店老板说道。

“都是你,现在的小年轻跟你一样坏!”店老板怒骂了一声,气冲冲走进了房间,留下那个中年男子一脸懵逼。男子一时间不敢进去,正调用他大脑最强的一面快速运转把这几天所有发生的事情细节都想了一遍,可惜他想了几回都没有发现自己到底是哪里触怒了他的夫人。“跟我一样坏?我都恨透方面坏上你了。”

买卖服装的箱子要比其他地方要人少清净得多,来这里挑衣服的大都是女孩子。就算有男生也多是因为族袍破损了才来这里,毕竟男人总没有女人来的看重打扮。

这条巷子可是专门有人裁剪族袍的。初月找了一家专门定制衣服的裁缝店。帮李炎换了好几身衣服,李炎穿上全新的布料顿觉得全身舒爽,那衣服的质地柔软决不是他以前穿的麻木衣能比的。李炎摸着滑溜溜的衣角,兴奋之余却高兴不起来。心想,这么好的衣服肯定不便宜吧。

果然,他看到初月在跟店铺老板讲价还将自己身上一件首饰押给了老板。李炎一惊立马上去一把抓住初月的手,向她摇摇头:“学姐,我出生的村子很小,穿不惯这种衣服,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李炎当即把衣服脱掉,一脸倔强就是不要的模样,初月狡不过李炎只能转身出了店,两人最后来到另一家做族袍的店面。李炎决定就在这里做了,因为这个地方一看就知道,便宜。

族袍跟华丽的衣服比相对简单,因为族袍代表的是一个家族蕴意,装点地富丽堂皇了反而太招摇不像样子。重要这里的布料是可以有很多选择的,李炎当然选择了最差挡的料子。

店老板给他量了尺寸,又问他族纹是什么。李炎一愣,他根本就没有族群哪来的族纹?但店老板正认真盯着他看,他总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贪小便宜才来这里做衣服的,要是传开了恐怕会成为笑柄。不知所措时李炎脑海中突然浮现一抹图案,他师尊提壶腰间挂的小葫芦。

当即李炎就用手在布料上画了个葫芦图案,肯定道:“就它了。”

店老板做衣服的速度很快,灵力灌注在双手上宛如独自有了生命般三两下将衣服裁好,最后手在衣服上一抹而过,多了一个葫芦图形。看得李炎和初月都呆了。

店老板将衣服递给李炎,平淡道:“十个任务点。”

李炎欣喜,这个价格和他能接受的层次刚好差不多。有些得意地穿起衣服。初月故意走在李炎身后,轻捂着小嘴笑起来,李炎回头望去,初月掩嘴嬉笑的姿态也很美,尤其是这种半露包掩的动作最能勾起男人的心,李炎看得一时愣了神。

“你做成这样子,不怕别人笑话你吗。”初月笑道。

李炎被初月的嬉笑惊醒,才发现周围的学员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自己还交头接耳不知讨论着什么。李炎恍然大悟,自己自制作的族袍根本没人见过,别人是猜测他这个东西是哪来的,从没见过这个家族。不过衣服都做好了,李炎也没有办法,只能迎着别人怪异的目光和初月走了出去。

两人走出去不远李炎就表示自己一个人回宿舍就可以了,不用初月再送,初月一笑也不勉强,食指在李炎额头上轻弹了一下便双手附在身后移步退后,转身而去。

看着初月漂亮的背影,李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生怕打破这一副美丽的画面。这一切多么美好,可想要拥有这份美好就必须活下去。直到初月的身影远去李炎才抬头望着天空,拳头握得紧紧的。“老天爷,我不会让你剥夺我生存的权利,我一定要活下去。”

……

应天院大致分为三个区域,内院和外院还有禁地。应天院禁地区域,平时是一律严禁学院进入的。此时禁地一坐尖塔上,两个人相坐在一个雅间内。两人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酒水和食材。慕飞花端起酒杯轻轻在鼻尖嗅了嗅,对着他旁边的一名身着华丽外袍的美妇人赞叹道:“院长,这次您从帝都带回来一壶好酒啊。”

身为应天院院长的暮无痕,乃是圣皇后钦点的应天院院长,在整个南陵国地位都举足轻重。暮无痕虽然身为院长,但却极少在应天院内出现,所有事物一般都交给老师们和慕飞花等几个学院高层。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慕飞花对暮无痕可是非常清楚,暮无痕之所以不回学院是因为圣皇后经常留她在身边商议国事。

对于一个能经常呆在国君身边的人来说其影响力可想而知,慕飞花即使平时在学院内随性惯了但面对暮无痕时她的时候言行举止时刻都表现出恭敬态度,连说话都称您,是生怕有任何冒失的地方。

“院长,国都那边还好吗?”慕飞花压低声音问。

“陛下最关心的还是天子选拔,你也知道第一代始皇帝死前创造紫白金星,用金星之力每隔十六年就培养一批天子,除了培养他们日后为国家效力抵御它国的侵犯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暮无痕平淡开口,但她的眉头此时却微微皱起,可见她此时心中实则忧虑。“这么多年,紫白金星的能量已经走到尽头了,如果不能再培养出一名真命天子,继承始皇帝的遗物。那紫白金星就会崩毁,一直以来作为强大战力供应给国家的天子,也不会再有了。国家将会失去一批强有力的保卫力量。”暮无痕继续说道。

“可是院长,这么多年来优秀的天子我们倒是培养了很多,他们都走出了应天院为国效力。但是,所谓的真命天子,却从来没有人有资格成为过。”慕飞花说出心中疑虑,她最清楚,紫白金星的存在是为了选出天选之子,而应天院则是培养他们,让他们成长然后进入朝堂成为国家的护卫力量甚至顶梁柱。但这之外还有一个隐藏的真正目的,就是培养一个能继承始皇帝遗物的人,这个人被圣皇后和皇族称之为“真命天子”。

只有真命天子继承了始皇帝的遗物才能保证紫白金星不会消亡,每十六年一次的天子挑选也才能继续下去,国家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才流入。

但现在,似乎是紫白金星的能量已经走到了尽头,濒临枯竭了。

这也是暮无痕频繁呆在国都的原因,圣皇后对这件事是忧心忡忡,务必令她一定要把握这最后一批天子。

慕无痕面色有着凝重,慕飞花也不敢说话一杯一杯闷头喝酒。好一会,暮无痕才语气沉重道:“这一批即使在二次考验中也能存活大半资质不错。”

“是的,大部分学员都达到气聚境,更有好几个达到气聚境九重,九重巅峰的都有。”慕飞花应声道。

“哦?”慕无痕眼睛一亮,锐利的眼神无怒自威,“很好,这一批果然不错,下一次考验加大难度!”

“加大难度?上一次选霄魇山就已经加大难度了,如果这次还加,那剩下来的天子就没几个了……”慕飞花一惊,嘴边的酒杯一颠,撒了一些酒水出来。

暮无痕一笑:“唯有生死磨练才能出英才,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去准备吧,如果第三次没有出现真命天子那就第四次加大难度,哪怕这一批天子死绝了我也要拼一把!”

慕飞花愣了一阵,随即心头叹息一声恭敬说了句:“是。”便退了下去。暮无痕陡然散发的气势让她心颠,两者的境界相差太大了,她是一刻都不想在呆在这种状态下的暮无痕身边了。而且,对于暮无痕的决定她也根本无法改变。她亲眼看着应天院中的学员成长,即使是天子也是她的学员,她并不希望天子们有事,可现实让她无可奈何,她只能祈祷,希望这群天子不要死绝。

……

和初月买完衣服,第二天李炎打起精神来早早去了万宝楼。现实虽然残酷,但生活还得继续。他现在急迫要让自己变强,但修炼灵力他是没指望了,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人偶上下功夫。

如果能制造出强大人偶那他也就有了自保之力,甚至凭借人偶站在强者行列。李炎又看到了那位人偶区的守门大爷,锦毅。

锦毅负手而立面朝对着他,好像知道有人要来似的。锦毅满是皱纹的老脸勾起一抹笑容,开门见山道:“听说你尝试着制造气化境人偶?”

李炎顿时佩服学院老师的消息灵通。

实际上他闹出那么大动静,只要稍微关注他的人一查就知道了,而不是锦毅神通广大。

李炎恭敬向锦毅弯身行一礼:“学生失败了。”

锦毅轻抬脚步朝李炎走过来,走路竟然没有声音,这把李炎吓了一跳,学院中的老师是一般不会主动亲近学员的。但李炎还是选择了沉默,他相信学院内他是安全的,锦毅应该不会打他的坏主意。

锦毅眼光好奇地在李炎衣服上的葫芦族纹上一扫而过,一只手搭在李炎肩膀上,几个呼吸后他叹了一口气道:“傻仔啊,你完了,经脉受损如此严重,怕是这辈子修炼都和你没什么缘分了。”

李炎低头不语,内心却是狠狠一痛。

“不用猜也知道你这是因为繁天决练的。”锦毅又道。

“您老知道繁天决?”李炎抬起头。

“怎么不知道,只有你们这群新来的不知道而已。这部功法在我们学院可有名了,哪个导师不知晓。”锦毅道。

“老师,请您告诉我好吗!关于这部功法的事!”

李炎急迫掘强的神情让锦毅神色一动。此刻的李炎仿佛抓住了一丝线索,而这丝线索却可能对他有希望,哪怕只是一线希望。他想,锦毅这番话或许能解开他对繁天决的疑惑,这样他就能明白自己为何经脉受损,死也死得明白了,而且说不准还能找到治疗的线索。

锦毅迟疑了一阵,不是因为将要说出答案,而是因为李炎的神情,他在这张稚嫩的脸上看到了一股不屈的意志。修行者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唯一能超越这种天赋的因数就是倔强,不肯向命运低头的强者之心。

锦毅微微叹息,心想:“此子若不是经脉受损日后定有所成就。都是暮院长这个混球!”

锦毅这句话是在心里骂的。随后缓缓跟李炎道:“繁天决实则是上一任院长留下的修炼法门,是一门十分强大的修炼之法,可惜它不知道是残缺还是过于怪异,每一个修炼它的人到最后不是因为经脉残疾就是中途放弃了。在你之前都不知道多少天才因为修炼这部功法而毁了,我们让院长把这部功法给撤了免得害人,但她根本不听,她还一直妄想着能有人修炼成功掌握这功法的奥秘,这样学院就能再出一个绝世强者。”

“哼。”锦毅苦笑,“强者倒是没出,残废倒是出了一大堆。”

李炎眼睛睁得大大的,这其中竟然还有如此新密。

“院长?”李炎脸色沉了下来,听了锦毅一番话,加上锦毅一副对院长咬牙的神情,李炎当即也将素未谋面的院长当成了间接造成他经脉受损的罪魁祸首,心中悄然留种下了一丝恨意。

“跟我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锦毅拉起李炎的手,李炎没有反抗也没有过问。‌任由锦毅拉着李炎来到一座小偏殿中。

锦毅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殿内道:“你看看这里。”

李炎放眼望去。陈旧的墙壁上雕刻着一幅幅年代久远的图画,还有一行行深刻入墙的字迹,讲述了这个地方曾经的辉煌。

李炎念着上面描述的字迹,惊讶之色越来越浓。

“人偶天尊,善造人偶无数,取暴龙王菱角为零件,挖火焰魔王心脏为核心……制造强大人偶无数,威震天下,各方强者无不忌惮……”

“人偶之皇,霏羽。引天地星辰之力制造人偶,身边气化境人偶为士兵,洞天境人偶为护卫,横行大陆,无人敢予之抗衡……”图案旁边的大字简单介绍了这些图案主人的生平,下面则是一排排小字记录了他们一些生平事迹。

李炎看得身体震抖,继续读着。 

“xxx年,人偶皇帝霏羽爱人被擒,霏羽随带三百气化境人偶士兵,同蔚龙国众强者战于蔚龙城,最终城池被毁,蔚龙国强者纷纷陨落战死。霏羽名动天下,一战成名,世人封号人偶之皇……”

李炎眼睛瞪得滚大,看着一个个无比震撼的事迹,冷汗直流。

“控偶师……能这么强大吗?”李炎激动地颤抖。

“哼。”锦毅得意一笑,看向墙壁的两张壁画,顿时生出豪气万丈。“小子,我们人偶系才是最强的,看看这两个前辈,无一不是让天下颤抖的超级强者。其他系那些家伙怎么和我们人偶系比,他们算个毛啊!”

看着锦毅不可一世的豪意,李炎保持冷静又看着石壁上的壁画道:“看年月这两位强者都已经逝去很久了,后面呢,就没有出过强大的人偶师了吗?”

听到这话,锦毅的笑声卡住了,他脸上又恢复了愁意,沉声道:“人偶之道,太难了。继人偶之皇后大陆再没有出过此等人物。整整两千年了,都没有再出现过。”

“两千年!为什么?”李炎心里一抖,他刚才知道了人偶可以成为强者,可是这一刻感觉又是那么飘渺,遥不可及。

“这条道太难了,难以入门不说,对人偶的制造要求更是苛刻。要制造强大的人偶就必须要有宝物作为零件,这可能是强大魔兽的身体,或者是天地灵宝,但人偶师一般修为都不高,没有强大的实力又怎么去收集这些零件呢,况且哪怕收集到了,因为炼制难度太大,也很难成功……”锦毅摇头,不住地叹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