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慕元珊的逼问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86  |  更新时间:2019-07-29 21:52:13 全文阅读

赫连婉琴不愧是赫连家首领人物,短短一个下午她就把李炎,凌羽,周庄几人的行踪打探得一清二楚。从她那里初月得知凌羽没有回集体宿舍,而是跑到外面找凌家头目凌墨去了。在应天院任务点数多的学员是可以搬到外面去住的,作为凌家头头,凌墨也很懂享受,包下了整一栋阁楼供自己和几名家族子弟共同居住。

应天院天子中,势力最大最有威慑力是雷枭为首的雷家,再之下就是赫连婉琴为首的赫连家,旭恒为首的旭家,凌家,枫家等其余一些小家族。学院内部,学员间家族间常有争斗,不管是天子之间还是学院外收的学员,打架这种事是司空见惯。甚至有时会因为一两个成员之间的矛盾就爆发混战。但学员间的争斗,只要不违反学院规定,不出人命,老师几乎是放任不管的,老师们还很乐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学院老师看来,适当的竞争更有助于学员的进步,尤其对于天选之子来说,更是这样。

凌墨住处大门外,两名凌家子弟坐在门口嬉声交谈。凌羽气冲冲走过来,对他们道:“墨哥回来了吗?”

坐在门外的人一眼就认出了凌羽,当即一名男子较为客气地道:“还没有,估计要后天。”

“后天?”凌羽握了握拳头,走进了凌墨的住处。心想,后天就后天,不请凌墨出来收拾一下李炎他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果然凌羽在凌墨的住处等了两天凌墨才回来,凌羽一见凌墨就向他诉苦,说自己给某人在公众场合出丑,还在自己心怡的女孩子面前落他的脸,凌羽说辞非常激动还掉下眼泪,把准备好的说辞很生动的讲了一遍,还说李炎瞧不起他凌家,不把他这个凌家带头人的表亲当回事等等,说到后面差点还翻了桌子,及时被身旁的族人制止了。

凌墨听了也愤怒,他和凌羽两人共同长大又是表亲,不管是出于友谊还是亲情他都不会坐视不管。

“啊羽,那个打你的人叫什么?是哪家的人?”凌墨冷声道。

“一个姓李的。”凌羽道。

“姓李?”凌墨怒气十足,咋喝道:“哪个小家族,闲修散士也敢欺负你。是不知道我们凌家么?”

“混账,真是混账,敢挑衅我凌家人!凌风,去把我族的人叫上来。”凌墨骂着指向一个门外站着的族内弟子,吩咐道。

那叫凌风的男子应声而出,不一会凌墨的住处就被他带上来了十几人,凌墨愤怒的目光扫视向众人,“你们去把我们家族气辅境以上的人都召来,我要让那个家伙知道凌家是不好惹的。”

“是。”十几人齐声应道,随即迅速散去,各自分开去搜索学院内的凌家子弟。

看着这番情景凌羽总算松了一口气,心中兴奋。有凌墨出面,这回李炎是再也跑不掉了。

应天院内院,应医坊。

李炎如平日一般浸泡在小周准备的药液中,半睡状态中听见庭院外传来脚步声。脚步声一停,一个中年女人稍带怒意的声音迎耳而入。

“小周,把他们先叫出去。”

“为什么呀,师尊。这些人时间还没到。”小周的声音带着恐惧和委屈。

“快去,等下再补上。”女人的语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哦~”接下来听到的是小周很不情愿的应允声,和几个学员被叫醒走出木桶荡起的哗啦水声,当李炎以为轮到他时,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小周,映入眼帘的却是慕元珊俯视他的怒容。

“起来。”慕元珊俯视而下,用命令地口吻对李炎道。

李炎光着膀子走了出来,面对慕元珊直勾勾的眼神很不自在,搂着双臂怯怯地道:“我能不能先去穿件衣服。”

“就在这里穿,谁看你!”慕元珊喝道。李炎不敢反驳,捡起自己的衣服穿起来,眼睛不时斜去看到慕元珊正直直看着自己,仿佛生怕他会跑掉似的。

“不是说不看么,又死死盯着我。”被一个女人盯着穿衣服李炎觉得非常别扭,更奇怪的是那看他的女人好像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这让李炎觉得她一定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下流的事,应该不是一个检点女人。穿衣时李炎身形不住靠后,对慕元珊有些忌惮。

“李炎。”待李炎穿着完毕,慕元珊又开口。

李炎皱眉,看向慕元珊。

“我问你。”慕元珊神情严肃,“你师尊是不是提壶?”

轰!

李炎脑袋一响如遭雷击,看向慕元珊的目光全变了。

“是不是?”慕元珊厉声道。

“不是。”李炎十分警觉。他答应过提壶不能透露他的身份。

“不是?”慕元珊忽然把手立掌成刀势,隔空对着李炎横劈竖砍挥手三下,顿时三道尖锐的灵力化作弧形剑光扑向李炎。银白色剑光如潮水,剑气吹得飞沙走石,李炎本就正对着慕元珊,此时他踮起脚身一转,像一道影子从三道剑光的间隙中一闪而过。

“秋叶刀!?。”李炎一站定,惊看着慕元珊。从刚才的剑光来看十分形似他唯一会的那招武技。

“真的是秋叶刀。”李炎定了定神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一招他来来去去使了何止有上万遍,这种清冷的银光只有秋叶刀才有的特征,不会有错。而且空手就切出三刀,威力弧度比李炎用别云剑时还要强。只是,这一招慕元珊为什么会用?李炎看着慕元珊的目光充满惊惧。

慕元珊看着李炎有些惊讶:“你竟然也这么能躲。”

“你为什么会这招?”纪宁语气变得很软,他心理已经直接投降了。慕元珊刚才出手已经彻底把他震撼住了,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他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心。

“我告诉你,当初是我送给他记录石,他才学会这招。这个没良心的混账东西。”慕元珊轻咬着呀,一只手扯着自己的裙摆。

“他?”李炎眼睛瞪的老大,他能联想到的只有提壶,这个图像比刚才慕元珊对他用秋叶刀还让他惊骇。

“你不用隐瞒了,这一招还有你特殊的体质,你师傅就是提壶!”慕元珊怒视李炎,脚踏前一步。

“你,你想怎样!”李炎后退几步,身子撞到一片硬冷,伸手摸摸已经退到了墙壁上。眼看退无可退,李炎反执别云剑,做戒备之势。

“你不要害怕。”慕元珊脸色缓和下来,眼中浮动着忧伤,“是提壶让你不要说的吧,也对,这样同时也是在保护你。但是对我,你不必隐瞒。”

李炎神情一动,在慕元珊身上她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情绪,这种情绪只在自己亲人身上出现过,这种感觉只有担忧某人的未来和关心他的现在时才会表露出来的情感。李炎的手不自觉松了,他突然感到,面前这个女人值得他信任。

看着慕元珊像看自己亲人一样看着自己,李炎良久难语。慕元珊同样不说话,眼中有着酸楚涌动。沉默许久,李炎终于开口,“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我师尊是谁?”

慕元珊从袖子里取出一块记录石,石中影像跳动,年轻的一男一女相坐在山上,花草在他们身边摇动。男子手中捧着书本面带微笑,翻动着书页指着书中对女孩兴奋地讲着什么,女孩把头靠过去聆听着男孩的话语,浅浅一笑。

李炎一愣,恍然大悟。不难看出映像中的女子就是年轻时的慕元珊,而那名男子赫然就是提壶年轻时的样子。

“我知道你不想说,提壶也一定让你这样做。但你能简单告诉我一下,他现在过的还好吗?”慕元珊言语中满是柔情,透着浓浓的思念。此时李炎已经确定这个女人是和自己师尊有着不一般的关系,终于不再隐瞒:“师尊他挺好。”

见到李炎承认,慕元珊露出十分欣喜的神色。慕元珊朝空一划手,李炎顿觉周边的灵气凝固了,自己和慕元珊所站处仿佛和外界分隔开来。

“现在你可以说了,没人会听到我们的谈话。你是怎么认识你师傅的?”慕元珊期待道。

李炎点点头。将自己如何去海南山然后通过提壶的考验,在提壶指点下修炼两年多这段经历简单地叙述了一遍。慕元珊认真地听着,当听到提壶单身一人居住在山上时她大松了一口气,催问着后面的事,李炎将自己下山随天子队伍入应天院的事也简略说了一便。

听完,慕元珊对李炎的诚实顿生好感,但听到李炎是天选之子时脸色又难看起来。李炎不解,不明白为什么慕元珊突然紧张起来。

“你是说你是天子?”慕元珊确认性地问。

“是。”李炎不假思索就道。

慕元珊突然不说话了,一脸凝重盯着李炎:“身为天选之子要经历重重考验!”

“这我知道。”经历过入院考验的李炎当然明白这一点。

“第二次考验还有两个月就开始了,到时候你们的对手会是气化境的灵兽。”慕元珊郑重道。

“气化境!”李炎惊讶,据他所知和其他学员的传言,大部分天子都停留在气辅境,只有少部分是气聚境,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达到过气化境的。气聚到气化,差了一个字但境界却是天差地别。李炎可还记得当时怪物广场上仅仅气辅境的灵兽就屠杀了不少天子,如果面对气化境那后果难以想象。

“怎么可能,学院天子中有人达到了气化境吗?怎么要我们去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李炎怒急。

慕元珊摇摇头:“你们这一届天子和往年的不一样。如果是以前难度还会降低一点,但你们不同。”

“为什么?”李炎追问。

“哎~现在的你是不会明白的。等你过了第二个考验就会知道答案了。在这期间尽力去修炼提升实力吧,我们间的谈话一切保密。”慕元珊叹了一口气,深深看了李炎一眼,尔后朝空一挥手使周遭的灵力波动再度恢复正常。

“以后每天继续来这里,我会尽力帮你恢复修为。”慕元珊像嘱咐自己小孩似的嘱咐李炎。

听完慕元珊的话李炎心中乱糟糟的,带着满腹忧虑仿徨出了应医坊。正走在回宿舍的小道上,路上很幽静,一路上没见几个人影,当靠近宿舍时却听到路边林园内传来一阵频乱脚步声。

“前面那人你站住!喂,你看下这个人是不是李炎。”两个满脸凶光的男子夹持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人从路林走了出来。

李炎一看被挟持那人呆眼了,那个正是睡在他隔壁铺经常和他聊天的那位仁兄。李炎知道他叫方准。

一个挟持方准的男子伸手指向李炎,方准面露苦色开口道:“是他,他就是李炎。”

两名男子一把将方准推到一边,方准捂着后背跑开了去。其中一名男子拍拍手喊道:“找到了,出来!”话音落下,路林间不断有人头冒出,一时间走出来十几二十人。

“你们去把墨哥他们叫来,就说人找到了。”

两个男子应声跑了出去,其他人呈包围之势朝李炎缓缓走来。跑出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带来了凌墨和凌羽,在他们身后挤压压跟着一大群人,看不清数量,路林间还不断有人冒出来。

李炎一看情况不对,鱼贯而出的人群都数不清是有多少人,而且从气息判断来看每个都至少在气辅境中期,到底什么情况搞这么大动静,自从入院以来他还没见过这种场面。

包围李炎的人群分出一条道来,凌墨和凌羽从人群中走出。凌羽脸上带着讥讽,对凌墨道:“墨哥,就是他。”

“嗯?”凌墨瞧着李炎,似乎有点眼熟。

李炎可认出了凌墨,全身紧绷起来,心中大道不妙。他再傻也能猜出是凌羽带人来报复了。早就听闻凌家凌墨天赋异禀,境界早就远超他,况且对方还有这么多人,真动起手来李没有一点把握。

见凌墨犹豫的样子,凌羽有些着急:“怎么了墨哥?揍他啊。”

宿舍内允许私斗,但宿舍外就没人管了。凌家的人一整天都在搜索李炎,但怎么也找不到,无奈凌墨唯有带人守在宿舍附近,熬了半天抓了几个认识李炎的总算把李炎给等来了。听到凌羽这么说凌墨也是窝了些火,当即体内灵力波动起来,缓缓朝李炎走去:“不管怎样你都要付出代价?”

宿舍楼上,扶满了看戏的天子。大家都在围观议论着是哪个倒霉蛋招惹了凌家的头目。不少人摇头,如果是其他家族的人就算了,凌家或许看在别人家族的面子上不至于会怎样,但看李炎的穿扮完全是一个没人管的散士,谁会出手帮他呢。

眼看凌墨接近,李炎顿觉压力大增,跑是不可能的了,这么多人包围下根本跑不掉,说道:“他向我挑战,输给了我,我有什么错!”

凌墨脚步一顿,反看向凌羽,挑战这件事凌羽可没怎么跟他说过,只见凌羽脸皮抽搐,喝道:“如果不是他让我出丑我怎么会挑战他,都是他的错!”

“你两个挑战我一个还不准我赢吗?”李炎反驳。

凌墨眼神闪烁,看着自己羞怒的表弟,心里隐约有谱了,或许是凌羽借被人欺负的名义让他来出头了,从小一起长大,凌墨多少是对凌羽了解的,届时凌墨朝凌羽投去一眼失望的眼神,看得凌羽一阵羞愧。

凌墨又看向李炎:“不管怎样,我凌家的人是不能随便打的。但对你我可以下手轻点。”

眼看和解不成,李炎下意识握紧了腰间的别云剑,正后退时却撞上围上来的凌家人。正在凌墨准备动手攻击李炎时,身后却突然跑出来一个人在他耳边道:“墨哥,赫连家的人来了。”

“赫连家?”凌墨手一停,惊讶看到不远处数名少女簇拥着一个马尾辫子女孩朝这边走来,在她们身后不断有人头冒出。

凌墨脸色微变:“赫连婉琴,她来做什么?”

“让开!”

“通通让开!”

臂上纹绣蛇形图案的青年男女推嚷着将凌家的人往两边推赶,当即站在最前头的凌家人被嚷散开去,那些被推散的凌家人并没有动手,只是不悦地把目光都放在那些推嚷他们的人身上。

凌墨看着旁若无人向他走来的赫连婉琴,不满道:“婉琴,你起什么哄。”

“哦?本小姐是看不惯你们人多欺负人少啊。一个气辅境也要你们这么多人出动吗,难不成就是因为你表弟比武输给了他?”赫连婉肆无忌惮手甩着自己的马尾辫子不屑地说道。

凌墨又瞪了凌羽一眼,现在他是彻底确定是凌羽输了比试所以借他出头了。凌羽被看的脸红地低下头去。

“婉琴,那这又关你什么事!”凌墨知道自己家族势力是不如赫连家的,但既然已经带着家族子弟出来了,就这么灰溜溜走了实在不好看,所以他还是想和赫连婉琴据理力争。

“本来是不关我的事,或者会关我的事也说不定哦。”赫连婉琴笑容皎洁,把凌羽气得胸中翻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