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初月的决意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385  |  更新时间:2019-07-25 22:15:33 全文阅读

族兵们在紫安家后院发现了一条密道,据紫安大长老所说,这里是那些外来者的藏匿之所,平时被他们虏来的族人就是被他们带到里面去的。刚才有侍从看到泯老就是带着剩余的人逃到了里面。

几个族长商量,本想把洞口封死,但不知里面是不是还有活着的族人,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初屹烽浩和所有还活着的族长长老盘坐在入口周围恢复灵力,族兵们往兵器上涂抹了一种墨绿色液体,这是一种毒兽的毒液,涂了毒液的兵器普通人触之即死,即使不能使气辅境气聚境的强者受到致命伤,但也能造成一些伤害。还有族兵在自己身上绑上了炸药,为了族群他们都做好了觉悟的打算。

各部族所有人都积极准备着,等待最后的外来者露头。通道内,泯老愤愤走向自己练丹的房间,他苦心炼制的丹药马上就要成形了,要他现在离开这里他是决不甘心的。等待在这里的鬽林看到泯老,笑嘻嘻地朝泯老走去,在他看来泯老一定是把外头的野人族给摆平了,虽然鬽林也看到泯老身上有伤,但也只是一掠而过,没有在意。鬽林笑着说道:“泯老,您老人家回来啦,您老人家出马果然马到功成……”

“哼。”泯老脸色一变,掌风一甩,抽在鬽林脸上。鬽林这才知道自己讲错了话,当即不敢停留,捂着脸退了出去。泯老围着炉鼎走来走去,思索着:“那个气化境应该很快就会带着学员回去,等她走了我就没问题了,到时候哪怕我要逃,这里的土著人也奈何不了我。”这样想到,泯老的心也平复不少。毕竟,只要执闵一走他就没有威胁了。

这天夜里,整个紫安家点起了火把。火把如龙,里里外外把整个紫安家照得通亮,各族的兵士坚守岗位留意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只要一发现外来者他们就会立马发出警报。

“黄云,黄云你在吗?”李炎在心里呼叫,经过在紫安家的战斗后,他有种说不出来心绪不宁的感觉,也没办法修炼。很想找一位熟悉的人倾吐心声,可是自从黄云窜入他的身体后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他这一次呼唤也犹如石沉大海,

因为没有得到回应,李炎坐在床上有些失落。这时房门缓缓开了。

“谁?”李炎望去,见初月走了进来。

“初月学姐。”李炎惊道,李炎原以为这时初月应该会留在族群那边。初月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李炎跟前拉起李炎的手,李炎感觉一双清凉的手搭在自己手上,身体一颠。“学姐?”

“李炎,我能不能请你留下来,你不要回去学院好么。你留下来我们才有把握击倒那些外来者,请你救救我的族人。”初月一只手抓住胸前的衣服,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看了李炎一眼,又避开,侧头望向窗外。

李炎看到初月的脸,耳朵,都变红了起来。那一种娇羞带着痛心,难以形容的神情让李炎愣住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万万没想到初月竟然会有这番举动,想到白天初月的族群和泯老等人一战,要不是他出手阻挠估计初月的父亲和烽浩两个三镇唯一的两个气聚境就身死了。眼下老师要带着学员们离去,学员们一走各族想赢恐怕很难了,想要扭转局面就除非把能和泯老匹敌的李炎留下来。

李炎明白了,初月是想用自己让李炎留下。

初月低下头,渐渐向李炎靠近,李炎嗅到她发丝间的清香,精神一振。初月越靠越近,半个身子压在了李炎身上,李炎被初月的肌肤顶住了胸膛,立马觉得血液流速加快,双手不听话地缠上了初月腰间,他觉得自己的心理防线要被冲破了。李炎再蠢也明白了,学姐是想要和自己行男女之事。想用某种方法来留住李炎,即使这种方法需要用她身上很重要的一样东西去交换,她也义无反顾。

一阵风从窗户吹来,轻吹起初月的头发,她的大眼睛带着泪珠,眼看就要撑破眼眶滴落而下。

“这是,眼泪…”李炎不听话的手一止,他心头震动,想起了很久以前在海南山练剑和提壶的一场谈话。

  ……

“师尊,你怎么知道秋叶刀的创始人叫李秋叶呢?”李炎挥舞着别云剑,大汗淋漓,使的正是提壶让他学的武技也是唯一的一招,秋叶刀。

提壶放下手中的书本,眼中有着追忆之色道:“李炎啊,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伤害,但千万不能伤害一个女人的心。”

“不能伤害女人的心…”李炎似懂非懂,把这句话记下。

  ……

“我,我在干什么,在学姐最悲伤痛苦的时候竟然还垂涎学姐的身体。”李炎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顿,一下子推开初月。初月被推开很是诧异,以她的姿色样貌李炎应该不会拒绝,再者两人相处十几天里,她也感到李炎是对她有好感的。

“学姐,不要这样。”李炎神情严肃。

初月的脸上刷变的青白,她把脸一转就要离去:“对不起李炎,我是想让你留下,为了补偿你。学姐,真是一个不好的人。”

李炎猛地摇头:“不是,学姐你很好,真的很好很好。可我师尊说过,不能伤女人的心,学姐你刚才哭了,你很伤心,你一定很痛苦。”

听到李炎这直直率的回答,初月愣了一下无奈挤出一丝笑容:“谢谢你李炎,再见了。”最后几个再见,仿佛是交待后事般,说完初月起身离去。

李炎坐在床上看着初月渐渐离去,一股失落之感又油然而生,好像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东西要离开自己了。初月离开了,关上了房门。李炎呆呆坐在床上,直到夜深他小睡了一会后就再也无心睡眠了,直睁眼到天亮,直到有学员喊他出去集合。

李炎走出房门的时候,发现执闵和其它学员都已经在街上等着他了,他是起来的最晚的一个。李炎快速下楼并眼睛快速从人群中找到执闵,坚定的说:“老师,我想了很久我决定留下来。”

其他学员一惊,皆是疑惑地看向李炎。执闵也是一愣,但随后她则表现得很平静,朝李炎点点头道:“不经历波折险境就难以成长,一切都是等价交换的。以你气聚境五重修为哪怕不敌,至少也能逃命,去吧我期待在学院再见到你。”

李炎没想到执闵答应得这么爽快,向执闵道谢后就往城中心的紫安家奔去。执闵说得对,毕竟他是气聚境五重,而且昨天他还没有发挥出完全的实力,除踢了泯老两脚他还一招都没出过,加上泯老的指爪已经毁了,这一战,有得打。李炎走后,执闵回过头来问剩余的学员:“你们还有要留下的吗?”

学员们面面相觑,都不作声。最后只见箐华弱弱地抬了抬手,大家都很好奇看向箐华。箐华说了句震惊众人的话。“我和李炎是同乡,我去观战,要是他死了后面我也好顺便给他收尸。”

执闵愣了一下,看向箐华一笑,随后点了一下头。

“谢谢老师。”箐华向执闵一致谢,朝着刚才李炎消失的方向奔去。看着箐华的背影,学员们心中充斥着某种莫名的情绪。他们山长路远,赶到这里,难道就这么空手回去了吗,仔细一想刚才执闵的话或许他们还真有把握能赢。

“老师我也留下。”周德举手道。

“我也留下。”说话的是一名女学员。剩下的学员犹豫了一阵,纷纷表态。

“我也留下。”

“我也是。”最后一名女学员见所有人都举手,也怯怯地举起手来。执闵见到一只只齐刷刷举起的手,内心欢喜,往往敢于面对困难的学员才能成就无限。

“好好。”执闵连说两个好字,手一番一块传信玉出现在手里。学员们看到执闵拿出传信玉时,心都兴奋起来,一般每一批学员出去执行任务只有一块传信玉,也就是只有一次放弃任务的机会,可执闵竟然又给了他们一块。执闵拇食指捏着玉片拿到周德面前,笑着说道:“要是真的承受不住了,叫老师。老师还想看到活蹦乱跳的你们。”

周德双手接住传信玉,如获至宝似的看了一阵,这可是必要时候的救命符。

“谢谢老师。”众学员齐向执闵鞠躬,随后奔向城中心区域。

此时,紫安后院的密道口,闭目而坐的两大家主和几位族长以及一众长老双眼陡然睁开,对着通道口跳出来的三道身影轰出一道灵力。

“啊!”一声惨叫从通道口传开,几名家主和族长还有长老们一出手就用尽全力,那三道人影被四面八方击来的灵力炸得粉碎。各族人们目光冰冷,死死盯住通道口。

“泯老,外面有埋伏,我们三个同伴出去一击就死了。”依邪对泯老焦急道。

泯老神情思索,问:“有没看到那个气化境境的女人?”他最忌讳就是执闵,还没搞清楚状况前终究是有着忌惮。

依邪低下头:“没有。”刚才派出去的几名手下都一下子丢了性命,他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形。泯老眼对着依邪一斜,冷声道:“你出去看看。”

不管怎样外面的情况都是要知道的,不然窝在这通道里也不是办法。

“不行啊,不行,以我的修为出去一定会被打成渣的。”伊邪满脸恐惧,他昨天受的伤还没恢复,如果此时出去遭到围攻他几乎必死无疑。

“哼,我自己去,你们在后面跟上来。”泯老将灵气运转到他皮肤四肢四肢百骸上,他的裂魂爪已经毁了成了残爪,所以他得用其他攻击手段。

一道身影快如闪电,从通道口飞出,在他身后还跟着四道身影,看身形移速每人修为都最少达到了气辅境。

一众长老们惊呼:“来了!”

四面站着的族兵立马对着最前面出来的身影抛出武器,各族长老族长也对准那疾驰而来的身影甩出灵力波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