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老师赶到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490  |  更新时间:2019-07-24 19:02:10 全文阅读

“你……”泯老看着李炎,眼中满是杀意,同时看向李炎手中的别云剑时有了一丝畏惧。

“噫?”李炎也惊奇。他和泯老两人离得没有多远,自然也看到泯老被削断掉的指甲。低头看看别云剑,剑身丝毫无损,李炎不由惊奇,他先前只认为别云剑攻击力强,没想到抵抗攻击的能力也这么强。他刚才可是看到那个泯老徒手就把气辅境的长老撕成两段的,但此时竟然奈何不得别云剑丝毫。

李炎再看别云剑的时候像是在看宝物一般。

“给我死!”泯老双掌心爆出一道道灵力,刚才他吃了亏,看到李炎手中的别云剑时不由忌惮,选择了远距离攻击。

一道道灵力轰向李炎,他脚下的大地被轰得炸裂,碎石飞溅,他虽然闪躲能力强,但也闪不过这种大范围攻击。面对泯老发狂不惜用最消耗灵力的攻击手段,只能到处逃窜。

紫安大院被泯老喷射的灵力轰得破裂不堪,损坏的范围不断旷大。各族的兵士为了避免波及往后退去,他们只见大院中心烟尘滚滚,难以察觉里头情况。普通兵士看不到,可气辅境的学员们对里面的情况还能琢磨个大概,凭灵力感知他们知道有一股强悍很多的灵力在压着令一股灵力打,所以他们知道在混乱中李炎是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李炎为什么不还手啊。”周德不解,既然近身战被压制,那李炎应该远距离用武技还击才能取得优势。

“咳咳。”烟尘飘荡,使得李炎呼吸很不顺畅,他很想还击,可惜他除了会躲真就没有别的什么技能了。唯一会的一招就是在海南山苦练了两年多的秋叶刀,无奈离泯老距离太远想施展也施展不了。

泯老暂停了灵力轰炸。放眼望去一片烟尘,可即使四面都是浓烟沙屑他也能通过灵力辨别李炎的位置。他很清晰地感觉到在他侧面的烟尘中有着一股灵力波动,除了他以外就数这股灵力波动反应最为剧烈也最强大。

缓缓抬起双手,泯老锁定了烟尘中央一道提剑的影子,接下来他要下蓄力一击。

远处的天边,执闵撕裂空间赶来,终于看到远处一处地方硝烟弥漫炸声满天,急忙忙飞了过去。

李炎前方的烟尘被一股强大劲力冲散,下一刻一只指头残破的大手找上了他。大手五指一缩,牢牢抓紧李炎的头。这一次,李炎没能躲过去。

“看你往哪跑。”泯老看着挣扎的李炎,露出邪笑。李炎被提到半空,剧烈的痛从他脑壳传开。

“啊呀呀~~”李炎痛得踢腿。

砰砰!

李炎两脚踢在泯老肚子上,泯老感到腹中一痛,立马觉得肚子翻涌想吐。

“臭小子这么强的脚力。”泯老暗道,一掌将李炎击飞出去,躬身捂着肚子,面容看上去很是痛苦。

李炎摔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手中别云剑掉了出来。泯老忍着腹中的难受,手对着空气一握,别云剑剑身一颠,朝他飞了过去,落到了他手里。

李炎手里空空的,翻身起来一看,泯老正拿着别云剑,眼中还露出贪喽之色。

“别云剑。”李炎焦急万状,自得剑以来别云剑从不离身。“还给我!”

“哼,这把剑还是我帮你用吧。”泯老提起别云剑就要对着李炎劈去。强力的剑风将紫安大院上的尘烟都吹散了去,围观的众人远远可见两个人影,一老一少。泯老正挥剑向李炎迫近。而此时大院上空,正有一道淡蓝色身影急速呼啸而来。

在实质化的淡蓝色灵力包裹下是一名长袍女子,正是执闵。她神色间带着倦意。她朝下看去,眼睛一亮,她能感受到十几名相似的应天院学员气息。

“住手。莫要伤我应天院学员。”执闵的声音从天空幽幽传来。

泯老抬头看去,看到天空中多了一名被淡蓝色灵力包裹的年轻女子,心中一震。

“实质化灵力,气化境高手!”泯老前行的身体猛然刹住,眼睛朝李炎看了看。“应天院学员?”

执闵轻飘飘降落到泯老跟前,身上飘荡的灵力也收回身体里,看向泯老直接道:“今天之事到此为止。”

“这……”泯老沉吟了一阵,看着执闵,对方也看着他但眼神却非常平静。

“到此为止?他毁我寒爪,杀我部下,这事就这么算了?至少也要拿这把剑来补偿我。”泯老看着执闵,指了指李炎,又指着手中别云剑。

应天院名声在外,泯老当然也有所耳闻,也知道其中的规矩。在南陵国一些大宗派都会派弟子外出执行任务,一来帮宗派挣取收入,二来可以磨砺弟子,是一举两得。但到了外面闯荡,难免有弟子受伤甚至死亡,要是放任不管,弟子们就会对宗派失去信心,所以所有让弟子外出执行任务的宗派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当弟子学员们遇到大的危险会立即派老师出来救援,伤害学员的一方看到老师出面一般都会给老师面子,如果事情不能妥善处理,至少也能保存弟子学员的性命。

“老师,不能给他。”李炎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

执闵看了看李炎,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李炎的修为一眼就被她看穿了,气聚境五重,在学员中资质也算不错。执闵对李炎淡淡一笑。

“老师,老师。”应天院的学员们喜出望外,见到执闵仿佛有了靠山,胆子也大起来。

“老师,那个死老头想杀了我们。”有学员喊道。

执闵看向泯老,眉头一皱。

察觉到执闵目光不善,泯老心里扑通一下,他一个气聚境可承受不了气化境境的怒火,即使应天院的老师有学院的规矩束缚,但也说不准别人动手就把他给做了,在这种偏远地区只要学员们回去不说,估计也没人会知道。泯老连忙道:“你们学员外出历练,老师是不得过份插手的。有死伤也是难以避免…呜!”

泯老话没说完,只觉双眼一黑,脸一痛,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打中,身体像破麻袋一样抛飞了出去。

泯老重重跌落到地上,捂着脸痛嚎了一会,在他脸上还印着一个鲜明的脚印。

执闵抬起的长腿缓缓收了回来,刚才她是给了泯老一脚,把他踢了出去。但她出脚速度太快,泯老根本没看到。

泯老他满脸的皱纹扭曲着,神情很是痛苦,但他还是压制住了怒火,瞬间明白眼前这个女人绝不是他能招惹的种。

“好,那今天之事到此为止吧。”泯老老实了不少。

李炎走到执闵身侧,央求道:“老师,我的剑呢?”

没有等执闵发话,泯老冷哼一声将别云剑往地上一插,半个剑身都陷进了地里,剑身发出一声轻吟。

“还给你!”

泯老板着脸,朝宗堂方向走去,在堂上等待的依邪及几名气辅境见泯老脸上难看,脸上还挂着一个女人鞋子的脚印,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跟了上去。

看着泯老一行人消失后,执闵转过脸看向学员们,柔声道:“我们回学院去吧。”

学员们庆幸又失落,虽然逃过遭泯老毒手的危险,但他们这次的任务算是彻底失败了,回去之后自然也得不到奖励”

“老师请等一下,能不能请你留下来。”初月鼓起勇气,用哀求的语气对执闵道。

执闵淡漠地看着初月:“刚才捏碎传信玉的就是你?”

“是。”初月眼中神光淡了些,她低垂下眼帘,不敢直视执闵。

“老师不能怪学姐,来之前没听说过会有气聚境七重的。”周德劝解道。

执闵轻呼一口气,淡淡道:“情报有误,这也不怪你。但我必须要走,这是规矩。”

一旁,初屹和各族长长老交头交谈,很快他们达成共识,相互一点头。

“且慢,伟大的强者。”初屹协同各族首领,长老一同走来。

“能否请你拯救我们的族群,替我们铲除外来者。”初屹和烽浩,布尔族,巴萨族,维震族,铁岭族的几位族长朝执闵深深弯下了腰。接着,各族长老皆跪下,朝着执闵行跪拜之礼。

各族战士都被着一幕惊住了,在他们族群里首领是最高领袖是决不向人低头的,部族的精神更是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宁可战死也不会弯下腰杆。

“请求你,我族定会记住你的恩德。”各族长请求道。

执闵淡淡地俯视着各族长老,开口道:“我只负责保证我院学员的安全,其他事我不能插手。”

听到这句话,各族长老的身体僵住了,头埋得低低没有再央求。对大宗派的一些听闻他们也有所了解,他们实际上心里也明白,凭他们确实无法请动一个气化境强者。

李炎怔怔地看着跪伏在地上的长老们,此刻他们不像是这片地区的领导者,让族人敬畏的修行者,只像是一个白发婆娑的老人。弱者向强者低头,弱肉强食这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如果此时跪在这里的人是自己呢?李炎想,如果他没有被踏上天子之路,没有冒险去拜提壶为师,没有入应天院,他的命运会怎样。如果他出生的家乡也遭到别人的侵占,他是不是也会这样卑躬屈膝向一个不认识的人请求帮助。

执闵依旧无动于衷地朝院外走去,没有一个人阻拦,执泯带着学员们出了大院,只剩下初月还陪在她的族人身边。李炎看着还留在初屹身边的初月,她似乎是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初月也看向他,神色复杂。

李炎提醒似的说道:“老师,初月学姐还没走。”

执闵却很平静:“选择留下来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把放弃任务的学员接送回学院去。”听到这话的学员的相视一眼,他们不自觉间已经选择了放弃,从对方眼中也没有看出要留下来的感觉。

执闵带着学员们来到街市,街上的人早就疏散了,门店几乎都没有人,执闵和学员就近挑了一间旅舍便住下了。找到自己的房间后,她轻抚额头对学员们道:“我有点累了,不要来打扰我,明天一早我们再启程。”

学员们也陆续回房休息,今天他们的消耗都不小。

另外,三镇各族联军并没有退去,而是包围了整个紫安家,为了洗刷族人的仇恨和维护族群的尊严,他们不允许自己就这样离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