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李炎登场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19-07-24 18:45:37 全文阅读

泯老眼神冰冷:“一个都别想走。”身形一动继续朝人群冲来。

初屹和烽浩跃出人群,眼中带着决然,迎上疾驰而来的泯老。

泯老神色微微一动,伸出五爪,拖着风声抓向李屹。

呼呼呼呼!!!……

利爪带着寒光,席卷向李屹烽浩,光华乱舞,短短几个呼吸泯老就挥爪不下百次。李屹和烽浩围绕在体表的灵气护盾被抓得开裂破碎,两人身体上皆留下不同长度的爪痕,隐隐有着血液渗出。

泯老冷哼一声:“凭你们还想阻我,本来想着留你们这些族长还有点用,现在不用了。”

说着泯老双爪齐出,如疾风骤雨。

“砰!”

初屹身形一震,胸口被泯老双掌拍中,胸口都凹陷下去。初屹跪倒在地上,吐出一口夹有破碎内脏的鲜血。

“父亲。”人群中,戴着月形面具的初月身体颤抖着。

介贤流下眼泪,痛苦地摇头叨念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其余学员一脸焦急,纷纷看向戴面具的初月。

“学姐。”

“学姐,放弃吧,再不快点就晚了。”

初月轻咬唇,从怀里取出一块晶莹的玉片,玉片上有着淡淡的光华在流转,初月使劲一捏,玉片被捏成无数碎玉。这是大衍老人和她的传信玉,捏碎后学院会立即派出老师前来支援,一般都只是在遇到生死危机是才会使用。

初屹胸口受了重创,他已经明白自己已经失去继续和泯老抵抗的能力了,他猛地抬起头,全身灵力涌动而出,看向泯老状若疯狂。

泯老本想再给初屹一掌,身体却被从后面过来的烽浩一把抱住。泯老勾手成爪,直接扣进烽浩手臂的肉里,出乎他意料的事,烽浩竟然没有闪躲。下一刻泯老感觉一股磅礴的灵力从身后的烽浩身上传出。

泯老一惊,“莫非,他们想自杀?”泯老的威风霸气被李屹和烽浩这翻举动给吓没了。他们这是要引爆身上的所有灵力,把灵气一口气全部抽掉出来。这种做法无疑是自杀,即使自己不被灵力炸得粉身碎骨,因为榨干丹田的灵力以后修为上也很难再有所提高,这样做简直是自毁前程。看着缓缓走来的李屹,泯老焦急了,这些野人不想活,他可还有大好前程还不想交代在这里。

“依邪,红刃,快来帮忙!”泯老焦急高呼。

宗堂上的血刀男子和依邪听到呼声飞了出来,当他们快落到大院的时候却看到李屹猛然抬头,发出响彻云霄的怒吼。

“暮河见!!”

歇斯底里,悲切的吼声传荡整个紫安家大院。

各族长老中当即有两名长老站了出来,全身灵力涌动,朝着血刀男子和伊邪爆冲而去。

“他们这是!”依邪和血刀男子看见两名身上荡漾着灵力的长老向他们扑来,两名长老满眼尽是赴死之意。看得伊邪和血刀男子怂了,两人眼中出现了惊惧,明白对方是想要跟他们同归于尽。

轰隆~~!!!

两名长老身上的灵力打开到极致,终于爆炸开来,大地都震颠,地上被炸出一个几十米的深坑。两名长老同血刀男子当场被炸死,尸骨无存,依邪用灵力护住身体捡回了一条命,但也身受重创,掉回落到宗堂上,捂着胸膛鲜血直呕。

应天院。

四名老师围坐在传送广场中央,在他们四周是矗立的一道道传送门。一名男子脚下放着的一堆玉片中陡然有一块玉片碎裂了。

男子脸色一变:“不好,有学员出事了。”

“是哪的学员?”立马有老师问。

男子食指挑去玉的碎片,一小块碎片身上写着一行小小的文字。男子的眼力何等犀利,一眼就看出所写的内容:“这块玉,是径溪镇。”

“执闵,你去吧。”男子拾起一小块碎掉的玉片递给一名女子说道。

“恩。”被叫做执闵的女子点点头,起身对着传送门吟唱出特殊的密语。传送门光华乍现,女子身子一跃进入了传送门中。

待执闵再出现时现身在一座缠满藤蔓的古堡中,她摊开手掌,掌心一块晶莹的碎玉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她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片刻后她眉目一动,察觉到和这块碎玉相同的气息出现在某个方位上。

“是这边了,只是有些远。”执闵手朝空一划一拉,四周空气荡漾,空间被撕裂出一道裂缝,她纵身跃入,裂缝又重新归合。一切恢复正常。

执闵从空间裂缝中穿行了数百里,再出来时周围又换了一个景色。她拿出碎玉再次闭目感受,确认方向后她挥手又撕出一条裂缝,投入到裂缝中。

……

豆珠大的汗水从泯老额头上滴落,心中焦急感丛生。如果初屹和烽浩同时引爆灵力自杀,他有把握不死,但难免不会被炸脱一层皮,而且他更害怕其他族长们也会发疯全都冲过来跟他抱着一起死,那结果就不好说了。这里的野蛮人是不能用常理来理喻的。

“初族长,住手。”一道喊声让正准备引爆灵力的初屹一住。只见李炎从人群中跳了出来,朝他们的方向大步走来。

初屹和烽浩看李炎犹如看一个呆子

“快回去。”初屹怒喝道。

李炎走得更快了,身上灵力陡然释放。下一刻,初屹愤怒的目光济住了,张大嘴巴一脸难以置信。

“气聚境!五重。”烽浩心中同样惊起波涛。

“恩?”应天院的学员们本来准备走了,此时纷纷转过脸来,感受到这股气息的散发者,惊呼出声。

“什么!李炎是气聚境!”

箐华也难饰心中的惊骇:“他什么时候……”

初月摘掉面具, 她的眼眉扬起,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微张着望着那道稍显消瘦,飞速跑动的身影。

李炎的到来让初屹和烽浩寻死的心波动了一下,攀升的灵力也停了下来。李炎冲到两人跟前一手一拽,把初屹和烽浩从泯老身上拽飞了出来。

泯老立马感觉身上轻松了,他对李炎的吃惊只是稍纵即逝。气聚境后越往后差距越大,在他看来李炎只不过气聚境五重,在他面前还构不成威胁。

泯老做了一个伸爪的动作,虽然他不惧,但他来这里之前仔细打听过,三镇一带不会有媲美他的强者。于是试探性地问:“以前没见过你,你是什么人?”

“打扁你的人。”李炎抬头看向泯老道。

“哼。”泯老脸色瞬间变了,不再废话,刀锋搬尖利的五爪对着李炎头部抓去。

李炎看到一道寒光一闪。他认出了这种武技,名为裂魂爪。修炼者每日于手中涂抹药水,再配合劈砍练习,日复一日双爪变得如铁似钢,配合上灵力对物可开山劈石,对人可开膛破肚。是一门非常凶狠的武技。李炎虽然自视肉体强悍,但也决不会傻到用身体去硬抗一个气聚境七重的对手的攻击。

李炎身体往左边一侧,泯老这一爪抓在了空气上。泯老眉目一跳,另一只手撕裂空气对着李炎的腰部抓来。李炎腰一扭,泯老又一爪扑空,抓在了空气上。

呼呼呼呼呼~

道道撕裂空气的声音响起,泯老接连挥出数十爪,李炎的身体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在泯老攻击到来前就能判断出泯老的攻击轨迹,众人只见李炎的腰扭扭摆摆,身体一蹦一跳,活像一只滑稽的兔子。泯老追着他一抓一爪,每次险而又险却又被李炎躲了过去,一番攻击下来李炎身上的衣服被撕掉了好几块,露出里面的肌肤,可身体依然完好无损。

“你只会躲吗?”泯老怒了,李炎那滑稽的动作仿佛是在取笑他一般。泯老手一摊,两只手臂上缭绕上了淡淡的灵力。

在泯老双臂缠绕上灵力的那一刻,李炎心道不妙。刚才泯老单用肉体攻击都险些伤到他,现在覆盖上了灵力攻击范围得到了增长,就更加危险了。李炎手一挥乾坤袋拿在手上,再一抖别云剑出现。李炎别云剑横于胸中。

“裂魂爪!”

空气撕裂的声音比刚才来得更狠裂,隐约还能听到空气被扯拉得爆裂的声音,泯老双爪伸展开疾冲至李炎身前。对李炎这个滑稽的小鬼头泯老是不认真不行了。

泯老人没到,李炎就感到强烈的气流压力逼近,把他头发衣服都吹得往后倒去,连忙横起别云剑抵挡。

“剑?给我碎。”泯老眼中透过一丝不屑。他的裂魂爪经过多年药水孕养,早以能做到开山劈石,刀剑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噹噹噹噹噹……

泯老的利爪不断抓击在别云剑上,利爪和剑身碰击,爆溅起一连串火花。气聚境七重的拍击力道非同一般,李炎双臂剧烈的颠抖。单是握着别云剑抵挡就感到非常吃力,当李炎手快握不住剑柄的时候,泯老突然手一停往后退开一步。

李炎惊疑地抬头看去,只见泯老把手放在嘴边呼呼吹着气。同时别云剑身上也传来一阵焦味。

泯老把双手抬放在眼前,他惊恐地看到,他的十只手指上的利爪断了八只,指甲和手指连接处血肉开裂,往外渗出血来。泯老的心在滴血,双手在发抖。自修习裂魂爪后,他一直以这一武技作为主要对战手段,手上尖利的指甲更是花了不知多少时月去孕养,可是就刚才短短一阵,十只指爪竟然断了八个。多少年呵护使用,才多久就没了。

惊愕看向李炎,这到底是什么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