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战局突变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661  |  更新时间:2019-07-23 17:07:06 全文阅读

鬽林一靠近这个小房间就闻到一股恶心的恶臭,泯老却像没事人一样躲在地上眼睛一直盯着火堆。

“泯,泯老。”鬽林有点惊慌,毕竟泯老的怪脾气在他们之中是人尽皆知,他生怕稍有不慎就会得罪这个不能得罪的人。

泯老脸色一沉看向房间的入口:“现在还没到送人进来的时间,你来做什么!”

“泯老…”,鬽林说话非常谨慎,免得惹这个怪老头不高兴:“那些野人族造反了,派了大批人过来,兄弟们都出去抵挡了,只是怕顶不住,让他们闯进来就不好了。”

听到后面那句话时,泯老脸色变了。“你给我守在这里,我去外面看看。”泯老说完走出房间朝通道外走去,他的炼丹正在最紧要阶段是绝对不允许受到破坏的。

鬽林送了一口气,刚才和泯老对话他可是非常的紧张,但既然泯老出去了那外头的事基本就可以解决了,他对泯老的实力很有信心。

紫安家大院。

各族的联合队伍已经占领了紫安大院,地上除了还在带领少数斗篷人顽抗的墟诃及屋顶天空中和两位家主激战的伊邪外已经没有了抵抗者,各族子弟已经把大院团团包围。

密集的人群中,应天院的天子们在初月的带领下混入了人群队伍中,借着人海掩护隐蔽了起来。初月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大院内的情景。

“你们看啊,我们这不是在执行任务了,简直是在打仗。”周德扫了一眼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和几名学员低声交谈。

“不怕,我看战斗已经结束了。”有学员扫了一眼院中的遍地尸体道。

“你太天真了,看那边,还没完呢。”周德看向大院中央。

在那边,铁岭族长抓住墟诃躲避其他长老的空隙,一把将他抓住,经过一番打斗墟诃斗灵力已经消耗殆尽,面对铁岭族长的擒拿手再无还手之力,选择闭眼等死。

正准备下手的铁岭族长突然感觉周围天地灵气一阵波动,长期在荒岭生存的铁岭族天生就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野兽一样的灵敏,铁岭族长把脸一侧,看到一道红色风刃朝他疾驰而至。

铁岭族长双臂交叉胸前硬抗下了这道风刃。呯噹一声,随着风刃消散铁岭族长捆扎在手上的钢圈也裂成了碎片,他自己则被震退十几米。

朝风刃袭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二十名手持各式武器的人从紫安家的宗堂内走出,站在最前面一名扛着红色大刀的男子特别显眼。

“是那群外来者。”达到气辅境的长老们立马识别出了那二十人的身份,放眼整个三镇一带能拥有如此多气辅境的也就只有那群外来者。

外来者们一出现,看到遍地的尸首立马搜寻气息马上就发现少了一个熟悉的同伴气息。

“敢杀我们的人!”

二十人拿出武器,对着铁岭族长和一众长老挥出一剑。二十道光华在铁岭族长和长老们的眼中放大,铁岭族长保持着刚才的防守姿势,长老们同时催动灵力,一个淡淡的光罩升腾而起将他们笼罩。

不用一秒时间光华已经到了,接连撞击到光罩上,光罩承受完最后一击时终于破碎,铁岭族长和众长老被轰得倒飞了出去。

“先灭掉他们。”抗血剑男子跳到大院中心,要给受挫的长老们补上一剑,剩下的十九名气辅境也相继跃到场中。

“就是这时候!”

“外来者受死!”

在人群中埋伏等待的初月突然站了起来,随着她从人群中跃出,十二名应天院学员协同布尔族长,巴萨族长,维震族长三大族长,也都紧随其后破空而出。刚才他们一直没有露面,为的就是引出其余外来者,初月动手就是给他们出击的信号。

“不好。”二十名外来者抬头望去,只觉强劲的气压朝他们碾压过来,不由心惊。

布尔族,巴萨族,维震族三大族长刚才一直隐忍着观战,此刻愤怒爆发到极限,三大族长咆哮着所有灵力倾泻而出,一群外来者竟然到他们的领地肆意屠杀他们的族人长达一年多,身为族长的他们早以怒不可遏!

天空五色光芒交错,色彩斑斓,应天院学员们也使出了在学院中修行的武技。

“火焰剑。”

“长沙奔雷。”

“雾水连幕。”

“烈焰掌。”

……

“什么!”

二十名外来者惊愕地看着天空中绚丽的武技,心中的惊骇程度比看到三个暴怒的气辅境后期的三大族长还要惊骇。在这偏远的三镇一带他们没听说过传承有武技的部族,那也就是说突然出现的这群人很可能来自某个大门派或大家族。

“挡住!”二十名外来者剑指头顶,道道灵力灌注而入。灵力化作刀刃直扑向天空,但和色彩斑斓的武技比起来,这些刀刃显得逊色许多,两股灵力在空中接连碰撞爆炸。

“杀!”铁岭族长虽然刚才被震退,口中还留着鲜血,脸色煞白的他杀意仍旧不减,调动起全身灵力又冲向外来者。

“杀。”长老们一咬牙,疯了一样调动灵力,也扑了过去。完全不顾生死。

“啊!”十多个正抵御天上的攻击的外来者,又受到扑来的族长们的全力一击,根本分不开身去抵挡,当即有十来人中招,有的还被长老们当头拍中头盖骨被拍得头骨尽碎,当场没了气息。

“怎么会这样!”拿血刀的男子见到同伴瞬间倒下一批,当机立断喝道:“退回去!”

血刀男子和几名剩余的外来者跃回到宗堂大殿,他们一离开,没有人阻挡天上爆飞过来的灵力,地上或死或伤躺着的十几名外来者当即被狂暴的灵力撕成了碎片。

伊邪见到己方损失了十几名气辅境却无能为力,他被初屹和锋家家主阻拦根本抽不开身,现在己方损失太大他也不得不退了,下一刻伊邪就朝宗堂方向跃去。这回初屹和烽家家主没有再出手阻拦,激战这么久他们也消耗不少,如果依邪和其余外来者会合那他们贸然进去也有危险。

初屹飞落到铁岭族长旁边,如今铁岭族长和十几名各族长老已灵力耗尽,再无力战斗之力。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才能继续对付外来者。

“没事吧。”初屹挽着铁岭族长的手。

铁岭族长用颤抖的拳头锤击了一下初屹胸膛,这是他们族群对待同族战友的族礼。

学员们和各族长也降落大院,很多学员松了口气,只要再解决完宗堂里剩余的敌人那任务就算完成了,也不用做最坏的打算。

李炎同样松了口气,从开始他就没有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因为看情况也没有必要了,三百任务点妥妥到手,回了学院又能继续混了。

宗堂上依邪环视院外密密麻麻的各族兵士和首领,不甘地道:“先退回后院。”

“退什么。”

只听身后传来幽暝鬼魅般的声音。听得依邪心头一跳,回头看见泯老那张枯瘦恐怖的脸。吓得他连忙退开去,微躬身恭敬道:“泯老。”

泯老只看了他一眼便缓缓走出宗堂。

众人只见一个干瘦的老人从堂内向大院走来,他眼睛凹陷整个人看上去仿佛没有生气。

泯老看到几乎成为废墟的大院,和地上伏躺着的尸体脸色难看。这里可是他重要的炼丹实验所,可却被眼前的这些人毁了。

巴萨族长看向紫安家大长老,问道:“这个人是谁?”

大长老摇摇头:“我之前也一直没见过这个人。”

众人虽然没见过泯老,但从依邪都对泯老恭恭敬敬的态度来看也猜到这个人不可小觑。

泯老淡漠地看着众位族长,长老,学员们,缓缓朝他们走去。族长们不认识他也理所当然,因为泯老平时做事从不亲自出面,一直以来他都静悄悄的躲在暗地里炼丹,其他事情则交给依邪和其它人等,如果这次不是几大部族联手,估计泯老也还不会出来。

“不许再靠近!”

几名强壮的族群战士,提起长枪,遥遥对准了远处走来的泯老。泯老脚步不停,手对着前方隔空一握。挡在他身前的几名战士手中的钢制长枪噼啪断裂,战士们身体猛的一阵抽搐,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他们抓住,要把他们硬生生捏碎。连他们的骨头都发出摩擦的咯咯声。

“糟了。”初屹想去救援,但已经来不及,那几名战士身体剧烈的震抖之后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没有了声息。

“各位小心!”铁岭族长用最后的气力大喊出一句,天生野兽的直觉告诉他危险正在临近。

泯老继续朝前走着,身上的气息陡然释放。所有长老族长,以及学员感到他身上的灵力不断攀升。

“气聚境一重。”

“气聚境二重。”

“气聚境七重!”

“什么!”众人脸色剧变,无比惊骇。

在三镇中公认最强的是三大家族首领,但最高的也才气聚境两重。到了气聚境,越往后的差距越就会越大。感受到这股强大气息,许多长老心一下子凉到了极限。

刚倒下了几名战士,又有族兵喊杀着朝泯老冲过去,同伴的死亡没有让他们产生丝毫的胆怯。

“你们退下!”李屹的喊声从他们身后响起。

族兵们停了下来,看向身后扶着铁岭族长的李屹,在部族里首领的命令是必须遵从的。他们早以习惯了听从首领的命令。

“哼!”泯老冰冷盯着前方,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初屹以及众长老。

“不好。”初屹抱着铁岭族长爆退十余步。

一瞬间泯老的身影已出现在初屹原来的位置上,他一掌扑空了初屹,五爪如勾又立马朝聚集最近两名长老抓去。

泯老低喝一声:“裂魂爪。”

手爪带起两道划破空气的呜声,以惊人的速度来到两名长老身前。

噗嗤~

两名长老的身体直接被划断成两段,截断的伤口溅洒着鲜血。

反应过来的几大族长及长老,应天院学员们看到此翻情况,此时脑海中蹦出来的想法只有一个。

“快退!”

泯老不给他们机会,双爪一挥一抓,又有退得慢的两名长老立马被撕碎。

“烽浩,我们走。”李屹把铁岭族长交到族兵手里,对一旁的烽浩喝了一句。这句话从初屹口中蹦出来时,仿佛带着无比的决然和沉重,隐隐透着决死之意。

烽浩意领神会,眼中露出决然之色,向族中一个族长幽幽吩咐道:“带着本族族民逃亡,不要再回来。”

“家主!”那名被嘱咐的长老瞪大眼睛,身体发抖。他明白烽浩这句话里面的意思了,烽浩是准备自己留在这里抵挡敌人给他们和其余族人争取撤退时间。

这位长老脸上神情变换,他很想阻止烽浩,但他又找不到理由来制止烽浩,因为眼前这形势如果两位家主不留下来的话,真的就所有人都得搭上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