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围攻紫安家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316  |  更新时间:2019-07-22 11:49:11 全文阅读

过了一夜,各族开始行动。昨晚各族长老和家主通过商议,决定与今天尽三镇所有部族之力向外来者发起不计生死的总攻。

布尔族,巴萨族,维震族,铁岭族各族的巫师端着泥盘子,手指点上泥浆在每一个族中战士脸上画上特殊的图形,这种图案代表他们族群。画完图案的族人拿着武器走向那座铁城,棍棒剑戟在阳光下闪着寒光,投映在一张张描绘了图案的面孔上。

初月脸上戴着一张月亮图案面具,学员们站在她身后。

“对不起,把你们卷进来。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的父亲告诉我时我以为只是一般的动乱,没想到现在竟然是关系到了三镇的生死。要是情况真的无法控制的话我会捏碎玉片送你们回学院。”初月略带伤感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来。

初屹和几位族长带领族群从城门出发,队伍如龙,前头一直延伸到城外两公里,末尾的队伍还在准备着,不断有画完图案的人加入进来。

柳西镇,紫安府。

几名男子正在宗堂把酒享受美食,堂上族长的位置坐着一名形态惬意的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衣领微微敞开,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献舞的几名紫安家女子,邪恶地舔了舔舌头。

“茂役,你觉不觉得今天紫安家的长老对我们客气了几分,还给我们供上了上好的酒肉。”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抓起一块兽肉,放到嘴里嚼起来,肉汁流了一下巴。

“墟诃,他们早该这样客气我们就不用动武了,哈哈。以前可是掘得不行啊,要是早点会做事我们也能舒服多了。”

“糟了糟了,大哥,镇外聚集了好多荒野族人,两大家族,几个部落的人都来了。”一个男人闯了进来,对着族长位置上的那男子慌张道。

“恩?”座位上的男子把目光从跳舞的女子身上收了回来,他的雅兴被人打扰使他非常不满。

男子从座位上爆射而出,跃到院外跳上一座建筑物上,站在屋顶他放眼望去城门的方向,只见人海如潮水般涌来,大街小巷四处穿梭着各样服饰的异族人。

“哄~~~”幽古低沉的号角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混账!造反了。”男子怒喝。

“伊邪,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紫安族大长老站在院子里对着高楼上的男子喊了一声,喊声中满是杀意。那紫安族大长老喊完后拐进一条巷子里消失不见了。

伊邪眼中寒光闪烁,冷声喝道:“本来迟早也要灭了你们,现在提前一点也无所谓了。”伊邪的话远远传荡开去,让听到这话的紫安族大长老跑动的身体为之一顿。

“依邪!”紫安族大长老拳头握得噼啪作响,满是愤怒。他昨晚就和其他族长家主们商量好,让他在院中拖延时间,等待各族队伍过来。他现在恨不得手刃了伊邪,但他现在需要等待,等待其他族长和家主。

依邪向宗堂内传音道:“部落野人要造反,茂役,虚诃,带人过去挡住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闯进后院。鬽林,去把兄弟们全请出来,还有把泯老也请出来。”

“好的,大哥。”

“要不是泯老要留着他们,早就应该把这些野人都杀了。”

茂役奔出紫安大院,院内聚集着一群斗篷人,斗篷人全身裹在斗篷里只有眼睛鼻子裸露在外,模样非常神秘。

“快去,把门给我把住。”茂役一指大院大门,那里是进入这里的唯一出入口。

接到命令的斗篷人向院门跑去,刚到门前,门就被自动打开了,明晃晃的刀剑当头朝他们劈了过来,走得最近的几名斗篷人血溅当场。三镇族群的子弟兵跨着斗篷人的尸体一窝蜂冲了进来,看到斗篷人就砍,斗篷人招架不及一会儿就被砍倒了一片。

茂役没找到敌人攻来这么快,随即冷哼一声:“哼,人数再多也是平凡野人。”

茂役催动天地灵气,冲过去一肘一拳打倒了两名部族士兵,对着大门轰出一掌。掌风爆炸,挤在门里的族兵顿时倒了一堆,鲜血溅潵在空气中,血雾中冲出来一道矮瘦身影,五指携带雄浑灵力对准茂役。

“混账,你的对手是我。”铁岭族长怒喝着朝茂役冲去。

茂役拍出一掌和铁岭族长双掌交击,两人皆退后三步。茂役稳住身,看着铁岭族长:“敢违抗我们,你知道后果。”

“就算不反抗我们也知道以后的后果!”铁岭族长脸一冷,大喝一声:“长老们出来!”

咻咻咻…

十几道异装打扮的身影落在铁岭族长身后,面露凶色,身上的气息毫不掩饰。

茂役脸色微变,看着出现的十几道身影:“十四个气辅境,这就是你们这些野人最强的战力了吧。等我们的人到了所有人的命都要留下。”

铁岭族长冲出又是一掌:“不用等他出来,我现在就要你命!”

茂役躲过铁岭族长一击,但那十几名长老立马朝他包围了过来,长老们毫不吝啬灵力,对着茂役就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攻击。茂役奋力抵挡,气辅境后期的实力完全爆发,但面对十几个气辅境初中期的合力进攻也只能逃跑自保,跳出十几名长老攻击范围的时候,茂役身上已经留下了几道明显的伤口。茂役捂着伤口朝宗堂内狂奔而去,嘴里还喊道:“大哥救我!”

依邪站在高楼上,看见茂役被围攻,欲要动身营救,却被两道急驰而来的身影挡住去路。依邪气息从两道身影上一扫,心头一动。

“两个气聚境二重。”

来人满脸煞气,赫然是初家家主初屹,烽家家主烽浩。

“受死。”初屹和烽浩同时动手,一个呼吸间连打出二十多掌,楼顶震颠,建筑碎裂崩塌,离得近的斗篷人直接被掉落的大量木板石块砸成了肉酱。

依邪从废墟中飞了出来,但等待他的又是初屹的隔空十几掌,伊邪灵力爆发,飞窜出去十几米躲过了初屹的再次攻击。

伊邪往下看了一眼下方被长老们追击得节节败退的茂役,愤怒无奈。虽然身为气聚境三重,但同时面对两名气聚境两重的联手一时间也腾不出身来去救援茂役。

“啊。”身上多处受伤的茂役,跑动的速度明显慢了,一名长老击中他的后背,使他整个人抛飞出去。茂役重重摔倒在地上,狼狈不堪。距离茂役最近的族兵对准他的手臂一刀划落,鲜血从他肩膀喷洒而出,茂役被生生砍掉了一只手臂。

茂役哀嚎着一掌拍死了那名断他一臂的族兵,却被飞速追来的铁岭族长当头一掌。他的脑壳发出骨头断裂的噼啪声,昂起的头眼神变得呆滞,鲜血从他脑后流出,身躯一摇,跌倒在地上。

“啊~~”茂役临死前的哀嚎传到了每一个有气辅境修为的人耳朵里,他们有灵力加持,听觉异常灵敏。

“茂役死了。”正在混战的墟诃墟诃把冲上来的几名族兵打死,朝一个方向看去,见到茂役断手的尸体躺在地上,鲜血把他周围的地面都染红了。

茂役一死,那长老们下一个目标就是。

“混账!鬽林怎么这么慢。”墟诃急了。

族兵好像根本不惧死亡,倒下一批又冲上来一批,他们画着图纹的面目显得异常狰狞。墟诃看到那些长老也动身了,正向他的方向奔来,他双手在发抖,感觉死亡正在向他逼近。

紫安家后院修有一条地下通道,自从外来者接管这里以后这里就成了禁地,没有人真正见过里面的情况,只知道每天都会有外来者把死去族人的尸体搬运到里面去。

此时的紫安家后院,二十名气辅境修行者从一条地下通道中走了出来。他们仰首眺望,只见远方的紫安大院人影涌动,喊杀声震天。

“鬽林说三镇的族群造反,我开始还不信。这些野人不是相互斗争,世代都结有仇的吗,怎么突然联合起来了。”一名肥胖的男子道。

“那群野人族能有几个气辅境,唯一达到气聚境的只有三个家族的家主,还被我们除掉了一个,剩下的只要我们合力,再加上泯老出面他们必败无疑。原本还差活人练丹,附近能抓的都抓得差不多了,现在刚死的人拿去也一样。”一名拿着血红大刀的男子道。

“嘿嘿,只是可惜了那些部落小妞。”一名满脸邪意的男子抿了抿嘴巴道。

此时在紫安后院的地下通道内,鬽林穿过分叉的通道口,通道两边是一间间囚牢,里头关押着衣衫褴褛的紫安家族人。最尽头的一个房间里,放着一尊大鼎,鼎里翻滚着墨绿色的液体,上面漂浮着深深白骨。鼎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大鼎旁边蹲着一个干瘦老头,正往火堆里添加木材,每一块丢进去的木块体积都不大不小,刚好适用于调控火候。这个被称为泯老的老人每天都会在这里给炉鼎烧火,其他同伴则按时给他提供需要的物资。泯老的地位在外来者之中地位最高,除了因为泯老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懂炼丹术的人外,泯老本身的修为也是这群人中最高的。

泯老每天的时间都在炼制丹药上,其余时间不与人接触也不准别人打扰。不知道这个是炼制这个丹药的难度太大还是泯老本身技术不过关,从炼制起他就频频失败,最后炼制出来的丹药都成了废丹,甚至有一次还差点使得鼎炉爆炸。从此后泯老很重视火候的调控,连木材都要吩咐人仔细砍成小段。泯老并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好在这里有大批的族人供他作为材料来炼制,他发现用这里族人的血肉炼制出来的丹药成功率会提升,并且最近隐隐有成丹之势。他正还准备让手下增加每天给他送来的族人数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