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二十章 应天院前沿集结地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334  |  更新时间:2019-07-14 17:19:09 全文阅读

空中出现一缕光华,光华透过云层往外扩散,晨曦的阳光渐渐照亮天地,驱散了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众人清晰看见了岛屿的全貌,那是一座没有任何街道民房连草木也没有的荒岛,而此时那座岛屿上却集满了人,岛屿周边还停靠着数艘大船,每艘船上参插着各色不同的旗帜。

在岛屿中央人群最密集之处,矗立着一扇雄伟古老的大门,门上描刻着古老繁杂的文字,散发着远古的深浩与苍桑气息。再仔细环顾岛屿的全貌会发现岛屿的每个边缘地方都悬吊着一条人身粗的铁链,铁链底端深插进大地,仿佛和岛屿连成一体。铁链上部份则一路延伸向天空直高耸入云,仿佛连接天空。再抬头望又会发现天空中云雾缭绕,却有几座山峰漂浮在天空中,峰与峰之间都被巨大的铁链连接着。

“暮玛雷号主要负责宁县天子的接送运输的,在这里的其他船只应该是来自整个南陵国各地的。”有些有见识的天子看出了端详。

“你们看到的岛屿上密密麻麻的人海全是应选到这里来的天子,各种旗帜代表南陵国各方家族势力。总的来说吧,岛上的大部分是天子,其他的则是来送他们的亲友。”有银甲军向天子们解释。

“人好多,有这么多天选之子。”所有人眼前一亮,惊呼。相比之下他们宁县的三百多名人选和这浩瀚人海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你们县不过是边境小城,人口不足百万,物资资源都短缺怎么能跟其他地方比。”又有银甲军道。

“这就是应天院吗?竟然是在天空之中。怪不得书中对应天院的形象描写甚少,估计一般人还上不去,那个大门应该就是去应天院的通道。”李炎望着天空几座大山,感叹道。

“怪不得天子的待遇这么差,物以稀为贵啊。”天子中有人苦笑。说这个话的人立马被周围的人投来赞同的目光,这句话似乎正好道出他们的心声。

暮玛雷号瞭望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名女子,女子容貌极美,暮华在瞭望台上和她们谈论着。其中一名女子向暮华点了点头,往身后一跃跳出了瞭望台。

众目睽睽之下,那女子身着长袍,袖子一甩,身体爆射出淡蓝色的火焰,部分火焰在身后化作火焰翅膀划过长空。

“实质化的灵气!这是气化境强者!”

岛上无数人群中除了应选的天子还有随同他们到来的各势力家族成员,其中不乏修为高深的修行者,此时他们都不约而同望向天空,看着那道蓝色火焰的女子身影,深深被震撼。气化境,代表着什么?除了洞天境之外就是南陵国最高战力的象征。

下方无数人哗然。

女子看着下方无数看向她的人海,声音传荡整个岛屿:“我将开启传送门,所有天选之子进入传送门内接受第一轮考验。”女子咬破手指,在半空中用一丝鲜血绘画出一个古老的符文图案。悠悠的声音响起在周围海域每个角落,岛屿上的人们,战船上的人们全都抬起头,看着那道蓝色身影,女子嘴中吐出的每一个字仿佛深深轰响在他们心头。

“地令九章。以吾之令……”

“彼方之门。”

“开!”

当最后一个字节落下,女子指尖绘画的古老图案迸发出万丈光芒,光芒四射如同太阳,最终光芒没入岛屿中央巨大传送门里。“吱呀~”古老厚重的大门打开一条门缝,即使是门缝也大的足以让几个人并肩进入,门的里面是暗黑流转的空间隧道。

人群喧嚷起来。

“周伯,这就是应天院入口了吗?”一名扎着黑色马尾辫的女孩对身旁站着的一名老者皎洁笑道。那是一名极廋极廋的老头,廋得几乎找不到肉,两只眼睛深深凹陷下去,和女孩形成鲜明对比。

“对,小姐先和我族子弟进去,过了第一关就能上应天院了,在里面可千万小心不可调皮。”

“还要过一关啊。”女孩撇撇嘴。

靠近传送门人群中,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对他的儿子讲道:“枭儿,一切小心。”

“是,父亲。”回答的男儿五官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卓尔不凡之气, 脸上噙着一抹微笑,目光锐利深邃,让人隐隐有种压迫感。

……

人群朝传送门涌动,无数年轻男女成群结队踏入到传送门暗黑的空间裂缝中。暮玛雷号宁县的天子们见状也开始骚动了。天子间互相议论纷纷。

“我们是不是也要去。”

“怎么办?”

“现在就要去应天院了吗?”

议论间,夹板上的银甲士兵朝天子们迈步而来,接着人手逮住一个天子,拉着他们就往船下跳。一个个天子或抱住或被背住,被银甲军带着跃下船。

这混乱来的太快,天子们完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被抓了起来。

非常迅速的一个个天子从夹板上被带走,李炎在混乱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冰冷冷地走来,朝他伸出爪手,当即暗呼倒霉,竟又是红巾老者横凌盯上了他。

“啊~~~”这次横凌没有抱起李炎了,而是直接将他从船上抛飞了出去,李炎身体从船上坠落,身旁有一个个提着天子的银甲兵从他身边飞速略过。

“李炎!”柳三目在船头高喊。但马上他就被一个士兵提了起来。

李炎眼看着自己头朝下朝地面坠落。暮玛雷号船身可是有山峰高,李炎对自己的身体再自信也不敢保证说掉下去能完好无事。就在他闭眼等死时感到身体猛的一巅,下坠的速度竟一下子止住了,李炎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扣在怀里,睁眼一看气的手脚乱蹿,他首先看到的是横凌那张讨厌的老脸,扣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横凌在半空中把他接住了。

银甲军做事真是干脆直接得令人抓狂,而且这个横凌更是让李炎生厌,李炎明白了,就因为自己在村口落了他的脸把他打成落水狗,所以别人现在就这样一直针对他了。

横凌踏着空气朝下方落下,暮玛雷号离岸边并不远,只要脚力强劲的都能从空中跨过海岸线到达岸上,横凌更是直接踏着空气往外越去,李炎不安分地踢打手脚是要从横凌手里挣脱,离地面近在咫尺,横凌冷哼一声,一下子松开手让李炎掉落到下方涌进传送门的队伍中。

进入传送门的人太多,以至于李炎落地时被好几个人踩了一下,站起来的时候还又被撞翻了,不知有多少人搭了他的肩膀摸过他的头。李炎被前进的人推着挤着,眼前尽是一片混乱,完全看不清暮玛雷号上的情况。

“三目!箐华!”李炎大喊着,眼看自己就要被推入传送门了却还没见其他同伴的身影。

但回答他的只有周围不耐烦地催促声:“快点,快点,别挡道。”

拥挤不堪的人群中,一名姿形秀丽的女子被一群身着同样服饰的天子簇拥着朝传送门走了过来。周围其他人是拥挤不堪,但这女子行走起来却如若门庭踱步,因为她身边有一圈人围着她,这些人与她年纪相仿统一深灰色的长袍,右臂纹着一个兽形图案,一条褐色盘着身子的大蛇。他们所过之处或者向她们靠近的人都会被无情推开。被推开的人中也包括了李炎。

女子脚步轻扬,黑色马尾辫子一甩一甩,在经过李炎身边时目光和抬起头来的李炎短暂双撞,但她只是瞥了李炎一眼。

马尾女子刚刚走过,又有另一支队伍走来,这次是清一色白衣装扮的少年少女结队而来,队伍中间同样空出来一个小圈子,一名俊美的青年在圈子里行走,青年白衣黑发,头发飘飘逸逸,气质出尘。白衣队伍也是无视其他人,任何挡在他们前面的人都会被推开绊倒。李炎只得让路让他们过去,心中却记下了他们手臂上的云形图案,记忆迅速搜索着。

“这是哪一个家族的纹绣,好厉害,竟然这么霸道。”

在南陵国,各家族之间是有自己的族纹和纹绣的,就像每个国家势力会有不同的旗帜一样,各家族间的旗帜和族纹纹绣都会不一样。像刚才遇到的两批人,他们手上就有不同的蛇形和云形纹绣。

李炎想起来,在海南山读书的时候就有读关于南陵国有名家族的介绍,其中就有一个以蛇为族纹的赫连家。赫连家起源于三百年前,那时大陆还处于混乱的时代,南陵国也还没一统,分裂成各个小国,赫连家的的创建人赫连逸在某小国身居官职为家族做了大量贡献,但却在晚年死了妻女,遭受打击的赫连逸心力交瘁身体虚弱。

族中到处为他寻医问药,出发去了当时的巴耶国。在那里带回来一个叫伊丹的女子,女子竟然和赫连逸去世的女儿长得极为相像,带她回来的人起初都以为她是赫连逸的私生女。

已经患病的赫连逸第一次看到伊丹时仿佛看到女儿的影子从眼前掠过,泪流满面抓住她的手。即使知道她的来历后也不住地恳求希望伊丹能留下留在他身边。族人们见赫连逸这样在意伊丹,也决定满足他这个愿望,在赫连逸不住的央求和族人的帮助下依丹就留在了赫连逸身边。

从此后这个年轻的女子成了赫连逸老人心灵的一种寄托,也是他继续活在人世的一种理由。赫连逸对伊丹很是纵容,不仅尽能力满足她的需求还允许她动用家族的资源。可是好景不长,年轻的伊丹长的楚楚动人,她放荡纵欲、花天酒地,大量大量的挥霍赫连家的资产。

刹时间赫连家因为多了一个挥金如土的依丹而声名大噪。人们互相传言着赫连逸与伊丹这种微妙的关系。就连赫连家的子弟们都对赫连逸和依丹的这种关系议论纷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