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九章 奇怪的修行方法,别云剑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419  |  更新时间:2019-07-04 20:01:50 全文阅读

回到山顶第一天,李炎发现他泡药浴的地方凭空多了一间茅屋。师尊提壶正坐在石板凳上翻阅书籍,堆积起来的书本摆满了整个桌子。从这天起李炎被要求读书。每天太阳升起便能听到少年尚稚的朗读声回荡山间。

“乾坤扭转,大道漫漫。。。”

“南陵111年,殷王兴兵作乱,太皇太后命。。。”

“欲练此功先修其心,剑道不名,为心可明。。。”

在提壶监督和要求下,不管是功法还是历史甚至诗词和歌赋李炎都要读。李炎终日沉浸在书海中。

读书声停止,李炎放下书本,怯怯地问:“师尊,我什么时候能不读书?”

“哼。”树上传来掺杂着怒气的轻哼声。提壶从树干上的椅子上下来,拿拐杖敲了敲李炎脑壳。说道:“只明其法,不明其理。想急功近利,又不下苦心能行吗!”

“哦。”李炎埋下头继续读书,但声音中带着苦涩。自从提壶正式收他为徒后就变得格外严厉,如果李炎没有完成每天的学习任务提壶甚至都不会给他好脸色。

“哎~”提壶甩甩手,看到李炎那副苦涩模样他又骂不下去了,从随身的乾坤袋拿出一个白色晶莹的水晶球。

“你看看里面有什么。”提壶把水晶球放在李炎面前。

李炎多天研读书籍,对外界各种事物也是越发了解。这是一种叫记录水晶的水晶球,能把一段时间内发生的影响记录下来,一般人们把它用来记录重要事情或者功法,还有一些强者高手间的比试有心人也会去记录。

水晶球中浮现出一幕场景。

在硝烟的战场上,尸横遍野的大地有一男子背剑而立,在他对面是一道曼妙的身影。清冷的月光洒在女子的脸庞,她的面容俏丽而冷峻,淡漠地扫视眼前的一切。

女子缓缓拔剑,身体摇摆着迷人的弧线朝男子走去。风吹过,飞沙走石,剑气环绕。视乎天地间都弥漫着凄冷的杀意。

男子拔刀抽剑,交叉横立胸前,咆哮着。透过映像,李炎只能看到,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此刻那女子笑了,笑的寒冷,笑的寂寞孤傲,笑得让人心惊。

下一刻,剑光一闪。只见满天光华,紧接着男子双剑便断落了,断剑上能看到平滑整齐的切痕,男子身体一震,鲜血从他胸口喷洒而出。

一剑,倒地。

映像播放完毕。李炎咂咂嘴,惊叹不以。

“怎样,你看到了什么?”提壶问。

“这个大姐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女人了。”李炎闪烁着大眼睛。

“恩?你就看到这个!”提壶眉头一皱,但看到李炎纯真无邪的表情,心中的怒火又压制了下去,扬起来的拐杖又重新放了下去。

提壶指着园田外的树林:“你,去那里给我练习里面的剑术,练一次给我喊一句刚才说的话。”

“啊?”李炎愣了下,但不敢违抗提壶的话,抱着记录水晶走到一颗巨大的梧树下便照着里面的小人映像,对着空气模仿着舞出里面挥剑的姿势。提壶原本就在山上辟有一片小田园,所以他平日里除了陪李炎读书偶尔还会料理花花草草,李炎此时就站在园边上。

“这个大姐……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女人了。”

“这个!大姐……是……”

李炎一遍一遍跟着水晶里的影像,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费劲的喊着同一句话,直到满头大汗,汗水沾湿了衣襟,但他还是坚持一下一下的朝空气挥动着手臂,一边挥还一边喊着那句让他受到惩罚的恶语,因为提壶还没叫他停下,他便不敢停。

实在是累了,李炎回头望去,只见提壶在田里抱着一把无香草,好像是知道李炎会往这边看似的,提壶竟还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李炎赶紧转过头去,无奈只能继续练习,眼眶都飙出了泪水。虽然和提壶相处的时日还不长,但对提壶的教学方法李炎是深有体会了,提壶要求一向是极其严格的。如果不将训练做完以后将会有更严厉的训练被加入进来。

提壶就这样在田园里摆弄着花草,但他的注意力始终放在李炎身上。无香草,长的好看,却和其它美丽的花朵不同,全身没有香味,不惹昆虫的骚扰。却可以食用,在提壶上山后细心栽培出来后竟发现味道还不差,还常常摘来烹饪,把它当成饭桌上一碟小菜。李炎听提壶介绍时所说这种草还有滋养身体,强健体格的作用。自从山上多了李炎后这小田园里新种的无香草的数量占了很大一部分。

晚饭,李炎终于结束了痛苦地练习,狼吞虎咽吃完两盘刚煮好的无香草。吃完后提壶拿给他一把刻着云朵图案的银色长剑。

“这叫别云剑,吃完之后就拿它来练吧。但那句话就不用你再说了。”提壶道。

“别云剑?”李炎好奇拿起剑观看了好一阵。说也神奇,每次李炎吃完无香草做的饭菜都会感觉身上的疲劳去得特别快,刚才他还累得要死,现在一顿饭下来竟然感觉身上又有力气可以继续练了。

皓月当空,借着月光,李炎继续练习。但这时的感觉和白天起了一丝微妙的变化,是什么变化他也说不清楚。他回忆着记忆水晶中场景,晚饭时提壶跟他讲。场景中的女子叫李秋叶,她使用的武技是她自创的秋叶刀。

“秋叶刀秋叶刀,秋风扫落叶。”李炎心中低喃着,月光撒在他脸上,正如水晶球中的一幕。他开始蓄力,白天挥舞了一天手臂现在已经逐渐适应这种力道了,挥剑的力道已有所加强,一剑挥出,仿佛带着淡淡的白色光华,脚上的落叶被吹的迎身飞舞。

“咦。”这一剑让李炎惊奇,他没想到刚才不经意间挥出的这一剑竟和之前的有如此大的差别。这是因为手中的剑吗,不不,应该不是,到底是?一边想李炎又一边挥剑,惹得落叶纷飞。

远处,默默观察着这一切的提壶见到这一幕场景,微笑着了点点头。黄云在提壶身边看着对面树叶中舞动的人影,对提壶道:“这娃子,这么快就领悟了剑意?”

提壶背手道:“也不能算是完全领悟了,但还算有些天赋。”

“以前的那个弟子不也是很有天赋么。”黄云看了看提壶。

听到这话时提壶黯然伤神,指甲扣住拐杖“咯咯”吱响。黄云见提壶神情不对,发现自己是讲错话了,轻轻叹气然后离去。

一夜过去,第二天,李炎一早照常读书。到午饭时间,只见提壶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人形木偶摆放在桌旁,木偶脸上刻着露齿滑稽的笑容,一手握着一条鞭子,木偶立在那里,仿佛有黑气包裹,从上到下散发着无息的恐怖。

“知道他是什么吗?”提壶指了指人偶。

“是人偶系中的人偶。”李炎答道。通过一段时间的读书,李炎对洞天大陆的修行体系都基本了解。洞天大陆踏上修行路后会有很多选择,比如有人善于练剑极可能会选择以剑术为主导的剑系,热衷于魔法咒语的则会主修魔法系……而在众多学系中有一个职业非常特殊,那就是人偶系。

人偶系是属于十分偏门加冷门的职业,可以这样说,全大陆所有学人偶的人偶师加起来也不够任何一个其他学系的人多。论战斗力,也是全大陆最低,甚至还有人评价说若是将大陆上所有学系的人集中起来,任何一个学系都能轻松灭了人偶系。而这人的观点,也得到了其他听众的认同。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出在人偶系本身。人偶系本身是要通过制作各种人偶来辅助帮助战斗,成为一名御控人偶的控偶师。但成为控偶师所需要的条件是非常苛刻的,首先学习者需要有超越常人的精神力,这样才能完成人偶繁杂的制作流程,平常人即使有毅力去制作人偶也会因为容易在制作工序上出现漏差而导致功亏一篑。所以强大的精神力是学习制作人偶的首要条件,就光是这一前提条件就将大部分学子挡在了人偶系的门外。

除了精神力要过关另外还有一条苛刻条件,就是人偶的制作材料,越是制作厉害的人偶所需要的材料就越难寻找,不是造价不菲的贵重材料就是罕见的天材异宝。所以哪怕你具备了成为控偶师的资质,想要制作出强大的人偶仍然是很难的,一来可能因为没钱而买不到所需材料,二来即使有钱有些特异材料也是有价无市找都找不到。

这两个条件将无数人挡在了人偶系的门外,所以导致不仅没什么人报考人偶系,就连许多大家族大势力的家主和长老们都不愿意将后辈子弟送去人偶系,他们普遍认为,首先去人偶系难有大的作为,因为对精神力要求太高了并且后期制作强大人偶的成本太大,用在这方面的投入都够他们再培养一批后辈了。

一句话说完,划不来,不顶大用,怕不值。

这就是造成人偶系冷门的主要原因,有些学院甚至还出现了整个学系只有师生一两个人的超尴尬局面,可即使人偶系如此冷门,各大学院也没有说要关闭人偶系的想法。因为人偶系,曾经也有过至尊强者出现过,千年前就有人靠着人偶修炼到了洞天之境,从此一怒而天下惊。

洞天大陆的修行阶级分为,气辅,气聚,气化,洞天几层境界。最强即为洞天境界。

无数年来每个学系都有人达到过洞天之境,但唯独人偶系据史料记载万年来突破到过洞天的也才两人。可偏偏就是这两人,却让后世惊叹了万年。

洞天境的控偶师不同于其他职业,他可以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强大人偶,包括气化境人偶还有洞天境人偶。常年累月积淀下来,一个控偶师甚至能拥有纵横大陆的实力。这是其他任何学系的强者都无法做到的。所以哪怕时至今日,人偶系冷清到这种境地了它的影响力仍在。谁也不敢打包票说在以后会不会再出一个纵横大陆的控偶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