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济世良方 > 第一卷 人生最好是少年
第七章 细说江湖恩怨事,此生漫漫行路难
作者:道一声珍重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9-09-19 08:54:59 全文阅读

第二日清晨,元不悔顶着个黑眼框走出屋门,丫鬟香儿早立在门口等待。

“少爷,昨晚没睡好吗?”香儿好奇的问道。

“是啊,翻来覆去想着我的香儿,想了一晚上。”元不悔坏笑的说道。

“少爷”香儿羞恼的跺了跺脚,“少爷,不理你了”。香儿转身进了屋子打扫房子。

元不悔没打算把昨日发生的事情告诉香儿,提起剑在院子里比划,一夜没睡舞起剑来东穿西刺,毫无章法可言。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剑一扔躺在藤椅上对着天空悠哉的闲云幻想。看那白云仿佛化成一身白裙,裙裾摇摆,佳人在笑,太阳穿透云层,元不悔看见一道神圣的光束照向他,浑身说不出的舒坦,他也傻傻的向着天空的云笑。这一幕正好被刚出门的香儿看着,香儿一愣,心道莫不是少爷一夜变傻了,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对着天傻笑。不行,得赶紧告诉夫人去,香儿来不及多想迈开步子就跑。

“夫人,少爷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吧”香儿一进门就急切的喊道。元夫人一听儿子出事了,慌忙放下手中浇花的壶,急急切切赶了过来,正好看到元不悔美滋滋的朝着天空傻笑,口水从嘴角留了下来。元不悔还沉浸在美妙的幻想里,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院子。

“儿啊,你怎么了”元夫人看着元不悔这样子,如针扎一般心痛,哭着喊道。

这一声哭喊把元不悔从幻想拉回了现实,入眼就看到母亲红着眼睛走了过来。

“娘,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元不悔不明所以的问道。元夫人看见儿子没事放下了心中的石头,拍着胸口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转过身去骂了一句香儿,你这死丫头。

元不悔问明其中的缘故,也是哭笑不得,当成小插曲,就此作罢。下午读书读不进去,心里渐渐烦躁,出了院子向村口柳家走去。让仆人打了声招呼,不多时柳三少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嘴里还啃着一个鸡腿。

“二蛋,喊我出来什么事,没什么大事的话我就回去吃鸡腿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话还没说完柳三少转身就往回走。

“三少,有一好玩的去处就在......”元不悔声音故意拉的很长。

“在哪,快带我去”果然柳三少转过身向元不悔走来。

“不远,就在后山处”

“快走,快走,我怎么不知道那里还有好玩的”

后山距此不远,只有一里路,二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元不悔一指山脚下那处清泉道:“就是那里”。

走到近前,发现那湾清泉清澈见底,约莫有一人深,而水的源头从山脚下一块岩石底下的小洞汩汩流出。泉子不大,丈许左右,几条鲫鱼悠闲地游来游去。元不悔让阿生搬来一口锅,锅下用两块石头撑着,吩咐他去捡柴火,然后用下人编的简易渔网整理了一下,坐在泉子旁的青石上开始捕鱼。柳三少坐在旁边,饶有兴趣的看向他,说道:“你不会让我来,就是让我看你钓鱼吧。说吧,有什么事?看你一脸憔悴的模样,莫不是有心上人了。让我猜猜会是谁?”

“香儿吗,肯定不是,嘴边的肉哪一天想吃就吃了”。

“咱村好看的姑娘也没几个啊,我家的丫鬟你都见过,肯定不至于此,难道看上我妹妹了?我说二蛋啊,你绝对不许打我妹妹的主意啊,要是有这想法,我就和你绝交。”看见元不悔一脸黑线,柳三少顿时住了嘴。正在这时,几条鱼进入网里,元不悔瞅准时机网一收一提,两条约有二斤的鱼钓了上来。这时阿生也回来了,手里揽了一捆柴火。元不悔将鱼交给了阿生处理,柳三少忍不住又打开了话匣子,“话说昨天我们遇见的那批女侠士真是肤白貌美,个个都是美若天仙,神魂颠倒啊,尤其是领头的那一个更是让本公子茶饭不思,日夜思念啊”,柳三少说完看到元不悔一脸沉思的样子,心里想难道他看上了昨天的哪一位仙子不成?

元不悔拆开纸包里的调料倒进煮沸的锅里,阿生将处理好的鱼切成段一一丢进去盖上锅盖,不一会儿热气腾腾,锅里溢出让人生馋的香气。阿生用大勺尝了一口感觉差不多了,给二人舀了两碗。元不悔端着大碗坐在青石上喝了一口鱼汤说道:“三少应该猜到了我的心思,不错,我喜欢上了昨日的那名女子。”

“恐怕这辈子你都没戏喽。”

“我知道,可我就是喜欢她。”

“也对,喜欢她是你的事,她不喜欢你是她的事,没什么问题。”

“不过要想追上她还是有办法的”柳三少神秘的说道。

“什么办法。”

“成为绝世高手,到时候她自然会仰慕你,你就有机会了”

“切。”

入夜,亥时。元不悔毫无睡意,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仰望星空。繁星点点,月光皎洁,无尽的相思涌入脑海,不禁念起了李白的一首诗: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接连四五日,元不悔每天无精无彩的练剑,读书,写字,日渐消瘦。这一日恰好常伯检查元不悔的功课,发现剑法不进反退。问道:“不悔,这几天怎么回事,人消瘦了不少,剑法也退步了好多。”

元不悔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说道:“常伯,我这里有几坛好酒,还没开封正等你品尝呢,另外还有些事情想请教您老,希望能帮我解惑呢。”

“你呀,请教事情是真,喝酒是假吧。”

“都真,都真。”元不悔忙点头道。

“好啊,这几天正馋着呢。”

屋里炕上,二人三杯酒下肚,元不悔脸上现出了红晕。

“常伯,您来我家已经十年了,还不知您老家是哪里的。”

“老家啊,我都快记不得了。十年前的幽州,还是燕国的天下,我家就在燕山脚下,没想到转眼间燕国就覆灭了。”

“常伯武功这么高,怎么没想过出去闯荡天下?”

“呵,我这武功顶多也就能横行乡里,称霸一村罢了,在江湖中只能算个小鱼小虾,那夜行窃的贼人武功都比我高出一大截,何敢闯荡天下。何况这里也不错,每天逍遥自在,后半辈子算是享清福了。”

“常伯,能给我讲讲江湖的事吗?”

“这江湖啊,不简单呐。这当今武林一流门派有九个,称作三宫六派,分别是少林、武当、丐帮、唐门、昆仑、五花盟、桐柏山宫、紫微宫、霍童山宫。二流门派那就太多了,什么庐山派、丹霞派、阴山派、天山派,不过要属凌烟阁最为瞩目,二十年前曾是一流门派,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夜之间掌门长老全部离奇失踪,慢慢就变成了二流门派。”

“那当今武林高手有哪些呢?”

“凌烟阁每三年排一次天榜、地榜。天榜罗列江湖前一百位成名高手,地榜罗列三十岁以下青年高手。十九年前最后一次放榜,桐柏山宫宫主手握摄魂宝刀一战惊动江湖,名列天下第一。少林空见神僧、武当独孤道长、丐帮萧帮主、唐门唐一针、昆仑程千里、桃花夫人、紫微宫宫主诸葛爽位列前十,还有二人非常神秘不知何门何派,但是武功非常诡异不像中原人。二十年了,不知这些人是否还在,如果还在,一定是当世绝顶高手。”常伯喝了一口酒,将江湖往事娓娓道来。

“不过就你小子这点本事,估计没出县城就横尸荒野了。”

“要是有本武功秘籍就好了,练成以后就可以闯荡江湖了。”元不悔幻想着说道。

“你以为武功秘籍是烂大街的白菜吗,武功秘籍都是各帮各派的宝贝,都放在密室暗格里,更高深的武功有些甚至是口传心授,偷,想都不用想。这一辈子啊,练个几招几式有自保的能力,对付一般蟊贼就行了。你现在这样的日子不是挺好吗?”

元不悔像是听进去了又像没听进去,只是一声不吭的喝酒。满满一坛酒,两个人喝的很快见了底。扑通一声元不悔应声倒地,醉醺醺的睡着了。常伯见此撇了撇嘴,摇了摇头,说道:“比起他爹来,酒量有点小啊。”

说完抱起酒坛将见底的酒倒完一饮而尽,一脚踢在炕下,看见剩余一坛未开封的酒,眼睛一亮,左手抱起揽入怀中,晃晃悠悠的出了屋子。

元不悔熟睡中梦见自己忽然有了绝世武功,仗剑天涯,天下皆知。那身穿白裙的年轻女子也对他一见倾心,缓缓走来,他心中一动,张开双臂一把抱住,却听嘭的一声一阵酸痛从胳膊上传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