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往圣无归 > 正文
将死未死快要死
作者:木子文铃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2019-07-12 11:14:56 全文阅读

李长安身上已经又多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伤口之中只见连森森肋骨都已经显露出来。

  李长安已经咬着牙快要痛到晕厥过去了,只是强大的执念让他一拳一拳地挥出。可以说李长安已经是在拼命来求命了。

  ……

  终于随着李长安最后一拳挥出,便彻底昏厥过去了。

  在怪物想举起人烛盏一拳抡死已经昏厥的李长安之时,只见横空出现了一柄长剑,将怪物的一拳当了下来。

  那把剑全长三尺八寸,铸有鸟篆体铭文“贺小凉”三字,刃部不是平直,背骨清晰成线锋,其最宽虚约在距剑把半尺许处,然后呈弧线内收,至剑锋再次外凸然后内收聚成尖锋,浑体寒光茫茫,给人寒如冰雪、又吹毛可断的锋快感觉。

  是贺小凉的剑到了,剑一到,人已至。

  生死关头之间,贺小凉赶到了。运转身上所能用的剑气,将怪物一剑枭首。

  贺小凉有些作恶的看着眼前的的四周,血迹遍布此处,其中已经凝固的,李长安身上刚流的,皆有之。

  怎么伤成这样,不会逃么?!

  贺小凉看了一下身旁的邵寒秋,见他虽没死也没有昏迷之后,虚拍了一巴掌之后,彻底晕死了过去。

  当贺小凉感到之时,邵寒秋赶感觉自己有救,不料贺小凉要对他下手?

  带着惊惶,邵寒秋便晕了过去。

  贺小凉见到了这番凄惨的场景之后,皮肉不笑地看了看李长安。蹲下将李长安扶起靠着自己的大腿,然后小心翼翼地查看着李长安的伤势。

  只见贺小凉将李长安穿戴的藤甲结下之后,看到了李长安的身体。

  其实说是身体,倒不如说是尸体会好一些。

  只见李长安的身上布满了伤痕,有旧的、新的,愈合的、淌着血的……

  李长安独自一人的生活,并不轻松。年纪极小的时候,便已经要懂得如何去工作,如何去寻东西吃。

  早上他要想着如何填饱肚子,晚上也在担心第二天的生活。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李长安从小就要学会去经营着仅剩他一人的家。没有多少亲情的温暖,久而久之,李长安已经都快要忘记了自己的父母。每到晚上做梦的时候,他拼命的想着父母冲去,拼命地想看清父母的容貌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眼里浸满了泪水。

  他身上的这些旧伤,就是他这些年中最真实的写照。锄地时碰到的、采药时摔到的……甚至是被人打骂而受的伤,都留在李长安的身上。

  疤痕几乎布满了李长安的全身,无法想象他这些年是怎么靠着自己顽强的活下来的。

  痛么?痛的!

  只是痛又能如何,为了活着吃点苦算的上什么?李长安这些年也会在想,自己的目标在哪?为了什么而活?

  可这个答案李长安还没有想到,所以他还不能死。

  贺小凉见到了刚才李长安与怪物搏斗的伤口,只见李长安的肋骨已经有些露出在了身体外面。而肚子上原本的伤口已经裂开了,甚至比原来的时候更加大。

  原本,李长安肚子上被贯穿的口子也就不到一寸的大小,此时伤口已经有了差不多两寸的大小,而伤创程度也大为不同。原本李长安虽然开了个口子,但压根就没有伤到内脏,现在李长安受了怪物一击之后,有些肝脏已经多少受了损伤。

  此时再加上失血过多,李长安已经快到油灯枯竭的境地。

  只见贺小凉在怪物之中拿到人烛盏之后,手里还结着一个看不懂的印。

  然后在手掌上划了一个口子,顿时血液便从中流了出来,不过血液已经被贺小凉引渡到了李长安的体内。

  而原先已经熄灭的人烛盏,此时已经被贺小凉通过一些方法重新点燃了起来。

  骨质的人烛盏重新燃烧蓝色的火焰,而李长安的血是已经止住了,此时通过贺小凉引血入体,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起色。

  只不过,李长安现在的情况照样是在鬼门关前徘徊,是死是生就连贺小凉本人也未必说得真切。

  关于李长安为何会如此,贺小凉已经大抵可以猜出来了。

  人烛盏确实有理于修行者的顿悟和理解天地本相,人烛盏却有着一份风险。那便是阴神,大修死之后如是带有执念,在执念够强的情况下就有可能会化作阴神。而阴神的诞生大抵都归于怨念以及仇恨,故而极具攻击性。见了生物便杀,然后吸食杀人的生物的血肉精气以壮大自身。

  所谓的阴神,是大修死后的精气所化。乃至邪至阴之物,寻常之力难以消除。最可怕的是阴神乃是虚灵的存在,并没有完全的实体。可以控制一些人的身体,然后攻击别人。

  所幸的是,这个阴神的原有修为不是很高,至少不是那种高的可怕的那么,加之多年未有血肉滋养,故而已经是出于一种虚弱的状态下,否则就李长安和邵寒秋等人可坚持不到贺小凉的到来。

  都说阴神是没有灵智的,至少眼前神消俱散的这尊就是如此的。

  没有灵智的到还好说,若是有灵智,那才是最恐怖的。据贺小凉所知,曾经她所在之处就出过尊近乎妖孽一般的阴神。先天便拥有灵智,懂得驱凶避难,故而其一直偷偷摸摸地壮大着自己。

  直到被人发现的时候,它已经成为了一尊阴神大修。为了剿灭它,听说都惊动了上面的人。而其中这尊阴神的由来甚至触及到了一些山头的事情中,由于涉及太广使得一些山头都同意封锁了信息,只有少有的人知道事情的内幕。

  李长安在贺小凉渡血之后,情况稍微稳定了一点。而贺小凉因为渡血过多,脸色也已经有些发白。

  这尊人烛盏在此处被贺小凉极力的修复着李长安的身体,但李长安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已经进入假死的状态了么?”

  贺小凉探查李长安脉搏喃喃地说着。

  “李长安,我告诉你。如果你死了,我就会出去杀了稚圭给你陪葬。”

  贺小凉在李长安的耳边低声说着,只是语气之中带有不能质疑的杀气。

  “听清楚,李长安!如果你死了,那稚圭也要陪着你一起死!”贺小凉在李长安的耳边叫唤道。

  连续几次之后,贺小凉已经有些失望了,大概做好了准备。

  但正当贺小凉想带着他的“尸体”走的时候,贺小凉突然见到李长安的左手食指懂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贺小凉又继续在李长安的耳边一边重复着刚才的话,一边紧紧地盯着李长安的食指。

  果然,李长安还有一些意识,只不过已经很模糊了。

  “李长安,你最好快醒来,稚圭还在等着你。”

  “如果你死了,稚圭就教不了你识字了,你也就再也见不到稚圭了!”

  贺小凉在一旁对着李长安说道,希望一次吊起他的一口气不散。

  而李长安此时的感觉已经很模糊了,在潜意识里还能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还有稚圭!

  “我已经死了么?”李长安疑惑地想着。

  “好舒服呀!就这么一直下去吧,好想好想父亲和母亲呀!你们还认得长安么?长安好想见到你们啊!”

  隐约之中,李长安好像看到了父亲和母亲。他们就在李长安的前面,想着他伸出了手。

  “长安,我们走吧!”

  是母亲熟悉的声音!

  李长安瞬间就想着要去抓住拿双手,要去见父亲和母亲。

  只是李长安感觉有人在扯着他,仿佛在不舍。

  “听清楚,李长安!如果你死了,稚圭也要陪着你一起死!”

  “如果你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稚圭了!”

  ……

  稚圭?是稚圭!

  稚圭不能死,她不能有事!我还要见到稚圭,我也还不能死!

  李长安看向眼前父母所伸出的手,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他时隔那么多年,终于又见到了父母的脸,那张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的脸。

  父亲,母亲,对不住了!长安还不能跟你走,长安还想多看看她。

  李长安歉然地看着父母的样子,尽管他已经知道那并不是真实的,但还能见到他们,真好!

  “稚……圭,我还……”李长安浑身颤着,竭力将眼睛打开。

  “李长安,你的命还挺硬的哈!”

  贺小凉见李长安已经醒来,有些兴奋的笑了笑。

  这样子,很美!只是,不是稚圭!

  李长安想站起来,只是有些乏力。在贺小凉从芥子物中取出一些药物,给李长安喂了一口药之后,李长安恢复的速度倒是快了些。

  此时李长安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上身的衣服已经被贺小凉脱了下来,而自己还枕在贺小凉的腿上。不管那身上的柔软,李长安顿时又想起开,只是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浑身无力发软。

  虽然李长安也知道贺小凉只是给自己疗伤,可还是抹不开那个脸,只见他此时已经涨红了脸,又不好说。

  贺小凉像似看出了李长安的尴尬,帮着李长安穿好衣服之后淡淡地说:“你最好静下心恢复体力,否则待会儿的路你可不好走。”

  在没有人察觉的时候,可以看到贺小凉的耳后根也已经爬上了一些晚霞。

  “运气倒是不错,恰巧还能赶上被救了!”

  外面四圣查看着洞府里面的情况,每个人的行动也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中。

  其中圣人冠离冷声说到,而吴礼月在一旁看着古定无波,瞧不出来悲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