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二卷 雨霖铃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死而瞑目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695  |  更新时间:2019-09-03 18:30:01 全文阅读

随着佩刀再次扬起,郭小九已经没有了丝毫怠慢之色,诗两行所言的一招,只怕不会是很简单的一招,毕竟他们算不上什么朋友。

太子殿下依旧立在皇城之上,今天他算是丢尽了颜面,可他不怕,只要是韩昌黎能死在皇城之下,别说是让他丢些颜面,就算是立刻拿走他太子的身份,他都毫无芥蒂。

他依旧对酒三两和诗两行两个杀手抱着一丝希望,这两个杀手的本事,他很清楚,能在他们的联手之下,接下一招的人,整个帝都城都没有几个。

那个叫郭小九的佩刀少年,他并不看好。

也就在这时,一柄折扇突然出现在了韩昌黎的身后,折扇的每根扇骨之上,都有一根半指长短的利刃,利刃是刺向韩昌黎的后心。

倘若是对郭小九出手,酒三两认为未必就会得手,可只是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酒三两觉得,这并不算的上什么难事。

也就在刹那间,郭小九察觉到了韩昌黎身后的异变,他便执刀,立在了韩昌黎身后,刀身之上寒芒闪过,已经迎下了这一道攻击。

此时才逐渐醒转,意识到刚才差点殒命的韩昌黎,胸口喘着粗气,他相信郭小九,也相信自己的命,他的目光依旧坚定,没有丝毫胆色。

扇骨之上的锋刃,与佩刀一触即退,毫不拖泥带水,生怕多呆一刻,都会玷污了手中的折扇。

郭小九却是得理不饶人,他既然寻觅到了酒三两的踪迹,就万万不会任凭他轻易离去。

佩刀在空中打了几个卷,他便再次寻觅到了酒三两的身影,一刀落下,又急忙转身,不得不迎在了韩昌黎的正面。

被郭小九一刀勘破身形的酒三两,没有再次隐觅起来,他没有再次出手,而是静静站在了原地,将手中的折扇,轻轻合拢,扇骨之上的锋刃,也转瞬间收回到了扇骨之内。

韩昌黎的正面,诗两行已经伸手抚琴,这一对江湖之上的双修伴侣,杀手锏永远不是擅长隐秘的酒三两,而是出自抚琴的女子。

十指扣琴弦,没有什么美妙的音调,只有随着手指轻舞的气机,化为一道道无形利刃,斩破了空气,向着郭小九和韩昌黎打去。

这是诗两行的杀招,每一道无形利刃,都堪比一柄道门符剑,当初能让宁不二栽跟头的伎俩,自然不俗。

利刃已经几乎近到了韩昌黎身前,郭小九才执刀而立,他眉头轻轻皱起,空出的手掌,已经扶在了身后的剑鞘之上。

单单凭借手中的佩刀,显然并不能够挡下所有的利刃,于是,身后的大道剑被抽出,一道锋芒,在这黄昏之中,格外显眼。

刀剑飞舞,与一道道利刃撞在一起,眨眼间,利刃尽皆被斩为了两段,郭小九收回道剑,轻轻吐息,佩刀依旧在手。

他的双手有些颤抖,毕竟刚刚接下了十几道无形利刃,凭借的都是单纯的肉体。

原本坐地抚琴的诗两行,已经起身,她将木琴抱在了怀中,对着郭小九撇撇嘴,似笑非笑:“你今天算是占了个大便宜。”

“还得谢过两位。”郭小九微微躬身,又扬起头来,对着诗两行挤出了一脸笑意:“在西市,我有一间酒肆,若是在帝都城闲着无聊,可以去那里找我喝酒。”

“那多没有意思,要喝酒肯定得去平康坊。”已经走到了诗两行身边的酒三两摇动着手中的折扇,缓缓说道。

“哎吆。”原来诗两行已经一手拧在了酒三两的耳朵上,佯装生气怒道:“呆子,你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想着去那地方风流。”

却在几句话之后,诗两行已经揪着酒三两,走向了远处。

郭小九体内的气机也已经转而平复下来,毕竟是两个入圣境界的出手,哪怕并不算真正的联手,依旧让他郭小九吃了些苦头。

看来上一次在白衣门遇到二人,单纯他或者宁不二,肯定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看着远去的诗两行和酒三两,太子殿下的目光,已经掩饰不住怒意,倘若他真有一天能够成为天子,必然要让这些不知礼数的江湖儿郎,都做他庙堂之外的鹰犬。

他低着头,俯瞰皇城之下,已经将目光逐渐落到他身上的二人,竟然一时之间,不知该从何下手。

“你就是太子殿下?”郭小九举起佩刀,遥指皇城之上,他伸手在韩昌黎肩头轻拍,已经与他并肩而立。

“是我。”太子深深呼吸几口气,强行将心中的怒火暂且压下,却也在同时,对身侧的神策军示意。

皇城之下的韩昌黎,今天绝对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不仅仅是因为他敢为宰相李林甫鸣不平,更是因为他韩昌黎活着,颜令宾的目光,便始终落在他韩昌黎的身上。

郭小九低头笑了笑,已经将手中的佩刀收回刀鞘,顺势手掌敲击在刀鞘上,伴随着手臂上的铃铛声响起,他冲着皇城上喊道:“敢问太子殿下,我今日带着韩昌黎离开,你可要阻拦?”

太子殿下眯起了眼睛,他认为这是郭小九恐吓,他连丢弃太子之位都不怕,连死都不怕,会害怕他郭小九的几句闲言碎语?

“是又如何?”太子说着,已经袖袍扬起,当即有数百名弓弩手,立在了皇城之上。

又有数百名神策军,走出了皇城,将他们围在了中央。

韩昌黎始终没有说话,他只是将手插在了袖管里,望着那具尸体出神,犹如想起了上一次拜访相府的情形,竟然让他发出了几声干笑。

却又有些惋惜,好像就在昨日,他还在相府与李林甫笑谈大唐风云,今日,他的尸首便被悬挂在皇城之外,不得善终。

此时的笑声,格外的刺耳,是在数百名神策军的弓弩之下,横刀之下响起的笑声,是对他太子殿下无能的嘲笑。

“就凭你一个人还想护住他韩昌黎,我今天就在这皇城之上立誓,今日不杀韩昌黎,誓不罢休。”太子殿下说着,已经扬手指向朦胧的天空。

直到此时,韩昌黎才微微醒转,目光上扬,是从李林甫的尸体上,望向了太子殿下,他微微撇过头去,在郭小九的耳侧轻声问道:“再带一个人,能不能离开?”

“能啊,韩昌黎呀,什么时候你做事情也这么婆婆妈妈了。”郭小九笑着,伸手在韩昌黎的胸前轻拍。

“那好,把他也带上,他还没合眼。”韩昌黎从袖管之中,抽出了手,手指所指,是李林甫,是悬挂在皇城之外的尸体。

已经明白了韩昌黎意图的郭小九,点头轻笑,扶刀开始快速前踏。

“拦下他。”猜测到了郭小九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子殿下急忙扬手,是对神策军下令。

数百弩箭便在一瞬间,纷纷离弦,郭小九宛若未闻,轻轻一跃,已经立在了道剑之上,佩刀出鞘,一刀落在了皇城城墙上。

数百弩箭,尽皆落在了空处,佩刀斩断了悬挂着尸体的绳索,尸体已经被暴晒得有些发臭,郭小九单手提起,道剑鱼旋而归。

转眼间已经近到了韩昌黎身侧,郭小九轻轻落地,道剑归鞘,他将李林甫的尸体轻轻放在了地面之上,眉头已经紧紧皱起。

韩昌黎俯身,他没有嫌弃李林甫身上的难闻气味,李林甫的瞳孔依旧挣得大大的,是对于这座朝堂的不满。

他的手掌,轻轻扣在了李林甫的额头之上,手掌落下,李林甫得以闭目,死而瞑目。

做完这一切的韩昌黎,在起身之后,这才察觉到了郭小九身上好像有些怪异。

没有等他发问,郭小九已经一把将他狠狠推了出去:“李三胖可在?”

一个肥硕的年轻胖子,从早先就停在了朱雀大街上的一辆寻常马车上探出了身子来,在车夫的搀扶之下,落在了大街上:“嘿嘿,韩昌黎在这儿,我肯定也在这儿。”

对着李三胖点了点头,郭小九紧了紧依旧没有归鞘的佩刀,他的目光望着朱雀门之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